首页 >名作赏析 >《北京爱情故事》热播成因及创作解析
《北京爱情故事》热播成因及创作解析

《北京爱情故事》热播成因及创作解析

       2012年1月39集电视连续剧《北京爱情故事》(以下简称《北爱》)从谍战剧、家庭伦理剧等热门类型电视剧中突围而出,拔得收视头筹,成为新年以来的热播电视剧。首先《北爱》的投资方是事业蒸蒸日上的新丽传媒,其专业实力不俗,在业内已经获得了良好口碑,正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影视公司为《北爱》提供了从制作到发行最大的专业保障。其次,演员出身的陈思成对这部电视剧投入了巨大精力,从兢兢业业的剧本创作到一丝不苟的实际拍摄,最终呈现给观众的不仅仅是优良的影像品质。如果说制作上的投入与努力是其热播成功的基础,那么其高质量的艺术品质及表现出来的具体的艺术形态来说,主旨的关照现实、艺术创作的写实态度、类型与生活并重的角色构思以及幽默智慧的台词设计则是其成功的关键所在。

  一、主旨表达:“80后”的理想与现实
  自2007年电视剧《奋斗》开播至今,中国电视屏幕上开始出现了一批以“80后”的生活为题材的电视剧,几乎都保持了较高的收视率及持续不断的热度讨论。从青春洋溢的《奋斗》开始到被称作“80后”的一面镜子的《北爱》,能清楚地看到这些电视剧作品在对“80后”生活及情感上关照方式及表现轨迹的改变。
  赵宝刚导演的电视剧《奋斗》以爱情能战胜一切为剧作核心,尽管剧中大学毕业的“80后”大学生面临着毕业后的一系列现实难题,尽管剧中主人公面对现实理想也遭遇了破灭,也为爱情挣扎痛苦,但最终这些年轻的“80后”几乎没经过奋斗,就过上了各自想要的生活,剧中所展现的那些现实困难变成了被虚化了的背景,与处在社会中心的“80后”若即若离,现实放在被遮掩的后台,前台主体依然在香车美女、灯红酒绿中构建自己的爱情、生活美景,剧中的“80后”的处境与现实相比显得虚假、空乏。
  随后的《蜗居》《裸婚时代》与《奋斗》在主旨表达上有很大的不同,不再以爱情为核心,而是直面当下最敏感的“80后”的住房问题,表现出了“80后”在高物价、高房价的大环境的现实压力下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现实生存状态。对于观众来讲,《蜗居》《裸婚时代》让观众看到了“80后”的成长,尤其是同为“80后”的年轻观众群体,体会更加深刻,面对青春的尾巴以及现实生活的焦虑和不安,再大的个人能力依然无法与社会大环境所施加的压力相抗衡,敢于直面现实之后才发现爱情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至此,以“80后”为主题的电视剧已经开始从理想主义走向了现实。
  到了2012年,《北爱》进一步从现实表现转向直面残酷的现实,已经从香车美女、虚假美好的自我麻醉和包裹中蜕变出来,面对残酷现实开始疗伤与自省。《北爱》已经毫不掩饰,在现实里摸爬滚打的“80后”认识到爱情与现实是并置关系,爱情可以与金钱互换,人生的交易远不止一桩,每个人都有自私与欲求的一面,抛开金钱的诱惑,爱情没那么简单是因为每个人最爱的其实是自己;奋斗很残酷,身处职场,蒙头拼命工作并不一定就能蒸蒸日上,美德与良知并不能换来赞赏与成功,职场如战场,没有温度的理智与懂得杀戮的狼性才是摆脱困境的关键。更为重要的是,《北爱》不再以年少轻狂、不识世情为借口,迫使在奔三的节骨眼上还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挣扎的“80后”观众正视自己所遭遇的现实困境,正视自己甚至是集体性的性格软弱。
 
  二、艺术创作:幻象与真实
  作为中国电视剧市场上反映“80后”的第一部电视剧《奋斗》,饱受诟病的地方就在于剧中的主人公们几乎没有经过个人奋斗就迎来了美好生活,而且表达了爱情可以战胜一切的理想。后来以房子为切入点的《蜗居》与《裸婚时代》尽管已经将主人公推向了现实困境,但漂亮的空间设计以及主人公鲜活而亮丽的造型,仍然缺乏现实质感。由此可见,从《奋斗》到《裸婚时代》皆是以收视率为成功标准的好莱坞式的类型创作思维。另外,从赵宝刚到滕华?允?怠⒘??约疤菩捞竦摹堵慊椤??0后的新结婚时代》原著小说的改编来看,其艺术创作材料均来源于间接,尤其是导演赵宝刚和“80后”之间的较大的年龄差距,则直接导致创作与“80后”观众群体之间理解及交流障碍,这一切就决定了其从幻象出发,营造出来的必然是虚拟的理想世界,美好的大团圆结局更是这类电视剧商品属性的鲜明标签。
  而《北爱》以现实为艺术创作的动力。电视剧里的北京城褪去了惯有的梦幻色彩。导演陈思成想在电视剧中呈现一个真实的北京,真实的故事环境的营造才能给情节的展开提供基础。石小猛的出租房,程峰的豪华别墅,为了真实的环境质感,都是摄制组踏破铁鞋在北京细致找寻的,这两处重要的内景拍摄点也在剧情上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剧中第二集结尾石小猛和程峰在北京车站接沈冰的那一场戏,为了突出真实,摄制组采用了偷拍的形式,拍得很写实,除了剧中的主演之外,其他过往路人并不知情。除了在拍摄上极力贴近现实之外,在故事创作及具体情节的建构上,甚至都有生活的出处,导演兼编剧陈思成说,剧中的故事是“投入自己三十年来的所有感悟”,剧中的故事有些就发生在他自己和朋友的身上。以30年生活的积累为原型,获得了故事创作的第一手资料,创作材料来源于直接的生活体验加之直面现实的创作态度以及该剧开放式的结局中几乎所有的角色都陷入两难的选择境地,注定其区别于简单的商品制作的难得的艺术品质。
 
  三、角色塑造:类型与生活在角色构思上,《北爱》与以往的关于“80后”的青春都市剧相比较有其独到之处。角色的性格设置、社会养成具备类型特征,可以进行类别的划分,又能贴近生活,真实、生动,能给观众一种自然的亲切感,总体来讲,性格个性明显,性格形象饱满。
  导演陈思成就角色构思谈到,编剧在每个角色的设计初期,就充分考虑了其缺点及优点,在正面形象树立之后,然后再确定角色人物性格自身的对立面,编剧希望表现出个性产生的深层次的社会原因。所以最终呈现在观众面前的角色既有让人爱的一面,也有让人憎的一面,同时又有让人怜的一面。因为在剧作当中融入了创作者的自身体会,最终真正做到了用年轻人的视角展现年轻人的故事的创作初衷,对于大多数“80后”的观众来说,从《北爱》这面镜子里面,可以照见自己。
  剧中的四位女主角类型特征鲜明,导演把这四位女主角比作一年当中的四季,代表四种类型的女人,“杨紫曦代表春天,最短暂,最美好,最容易腐烂腐败;林夏的热情好比夏天,为爱执著不悔,浓郁奔放;伍媚是秋天,最丰硕、稳重,又风情万种。沈冰外冷坚强,万物在暗自生长,小龙女的感觉,感觉是冬天。”①而这其中,最容易“腐烂腐败”的拜金女杨紫曦并没有招致观众的一片骂声,而是成为让观众既恨又怜的典型。她作为典型能够直接照射到社会现实,在她成长中物质的缺失,导致了她性格当中由此引发的自卑,成人之后,这种自卑空洞需要物质来填满,但面对残酷的现实,弱小的女性选择了依靠别人,放弃了自己的努力,用精神自由来换取物质享受,但最终却陷入两难境地:“在宝马车里哭,在自行车上也哭”。环视现实,可以说杨紫曦代表了一类人,而这类人就在我们的生活当中。现实依据以及她的矛盾处境让这个角色可信、可感。
  《北爱》里的男主角吴狄、程峰、石小猛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代表几种类型的“80后”男人,吴狄代表理想、程峰代表成长、石小猛则代表欲望。吴狄坚持自己的梦想,是理想的化身。富二代程峰,在丰富的物质包裹下,只对风花雪月感兴趣,最终却在对沈冰的爱恋中懂得了成长。出身卑微的石小猛一心想要在大城市北京立足,干出一番事业,和女友沈冰过上美满的日子,本来简单的生活理想在现实和利益诱惑的冲击之下支离破碎,金钱、房子太多的欲求将石小猛逼向绝境,为了过高的欲望付出了太大代价,他也成为《北爱》里面男主人公中最接地气的一个,符合绝大部分“北漂”的现实处境,要么放弃要么坚持,可是不管是坚持还是放弃,最终受伤的总是自己,这样的角色塑造有血有肉,贴近生活,最能引发共鸣。
 
  四、台词设计:幽默与智慧
  无论是在电影还是电视的语言创作中,人物语言相较叙述性的语言所占比例要大得多,而在人物语言中,对白是绝对的主体。电影、电视中对话场面承担着体现角色性格、推动剧情发展的重要作用。因电视受到传播媒介的限制,无法在相对电影较小的屏幕上表现大场面,呈现更多的场面细节,再加上电视剧相对电影而言,其创作周期短,整体投资偏低,所以相对影像品质较低。在此种情形之下,电视剧当中的对话场面成为绝对的主角,所以说,一部电视剧台词的设计与撰写能不能抓住观众,成为将观众留在电视机旁边的关键,甚至关系到整部电视剧成败。而在台词设计方面,《北爱》做到了幽默与智慧并重,在北京大的地域环境下,充分发掘了“京腔”的魅力,真正能够体现出这座城市特色和趣味,还有浓厚地方特色,相对以前的“80后”电视剧作品,既有继承又有发展,很多台词已经成为当下的流行语,传播范围极广。如“我觉得爱情一点都不复杂,来来去去就这3个字:我爱你,我恨你,分手吧,在一起”。尤其是林夏一再追求程峰但一直被拒绝的情形之下对程峰说:“你愿意喜欢谁就喜欢谁,反正我是喜欢你。你愿意爱谁就爱谁,反正我爱你。我爱你跟你没关系。”这样的表达既坚定又充满了机智。剧中也有映射现实,极具时代特色的台词:“一个人的价值不是在于他有多少钱,而是他一无所有时还值多少钱。”名利附身往往成为当下社会判断一个人价值的标准,但当浮华褪尽之后他还有什么值得珍惜的才是真正的一个人的价值所在。当然,更有力量的是借主人公直面现实的台词,剧中当石小猛在谈到为什么一定要买房时说:“你不租房子哪里知道租房子的人苦啊。心里面没根,你永远睡觉不踏实,那滋味就是――漂。”石小猛道出了自己真实的心理状态,也说出了《北爱》的整体创作本意,那就是现实,残酷的现实。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