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校园微电影
标签:农村教师
2219人阅读 收藏
追梦人
类型:微电影
作者:溪金秋
题材:校园微电影
时间:2012/12/14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微电影剧本


追 梦 人(上集)

编剧 陈俊杰

剧中主要人物
陶春河,45岁,靰鞡草沟小学校长。二十年前来到靰鞡草沟组建学校。
范喜梅,43岁,陶春河妻子,县医院大夫。
何 花,44岁,靰鞡草沟村支部书记兼主任。二十年前聘请陶春河来村任教。
陶 静,21岁,陶春河女儿。师范大学毕业后自愿到靰鞡草沟小学任教。
高 峰,22岁,陶静的同学、恋人。在靰鞡草沟小学任教不久离去。
二肥子,44岁,靰鞡草沟村村民。
丫蛋子,42岁,二肥子媳妇。
李老嘎,41岁,靰鞡草沟村村民。

场1
时间:日
地点:公路旁汽车站
人物:陶静、高峰、二肥子
    
连绵起伏的山脉,银装素裹。(空镜)
一辆公共汽车慢悠悠停在站点上。
陶静、高峰从车上跳了下来,两人手里提着旅行包。
二肥子和几个出租爬犁的人挤上前招揽生意。
二肥子跟着陶静、高峰屁股后:上哪的?坐爬犁吧!保证价格优惠!
高峰白了他一眼:爬犁?能坐吗?
二肥子瞪大眼睛:咋不能坐啊!(用鞭子一指)你看见没?眼前沟沟岔岔的,啥车也跑不了!这马爬犁就是最先进的交通工具啦!
陶静止住脚步:去靰鞡草沟多少钱?
二肥子:就你们两个?
陶静点点头。
二肥子试探地:五十怎么样?五六十里地呢!夏天汽车也得跑一个来小时!这冰天雪地的挣俩儿钱不易啊!走吧!(伸手帮他们拿包)
陶静、高峰没有推辞。
二肥子提着包向路旁的马爬犁走去——
陶静、高峰尾随其后,坐上了马爬犁。
二肥子解开马缰绳,扬鞭催马:驾——
场2
时间:日
地点:通往靰鞡草沟的路上
人物:陶静、高峰、二肥子
    
马爬犁在雪路上飞扬。
陶静兴高采烈地:高峰,你看多美森林啊!快!把相机给我!
高峰从包里拿出数码相机递给她。
陶静变换着角度拍摄照片。
二肥子边赶车边回头:姑娘,第一次来我们这儿吧?
陶静:小时候来过!一晃好几年没来了——
二肥子唠家常:靰鞡草沟有亲戚啊?
陶静:我爸在那!
二肥子惊讶地:你爸?你爸是谁呀?
陶静淡淡的:陶春河!教书的——
二肥子转过身:你是陶校长的姑娘?小静——
陶静不以为然地:是啊!
二肥子开怀大笑:这扯不扯呢!都是一家人啊!我就是你二肥子叔哇!我这老眼昏花的咋没认出来你呢?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哈哈!驾——
马爬犁在雪地上疾驰——
场3
时间:傍晚
地点:陶春河家门外
人物:二肥子、陶静、高峰、陶春河

二肥子赶着马爬犁在陶春河家门口停下,帮忙把旅行包从爬犁上拿了下来。
高峰掏出五十元钱递给他:叔,给你车脚钱。
二肥子笑了:怎么能要你们的钱呢!谁和谁啊!
陶静真诚地:叔,你就拿着吧!大冷天的不容易啊!
二肥子诡异地: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连忙把钱收起来,朝屋里喊)老陶!老陶!快出来看看谁来了?
陶春河从屋里出来:喊啥呀?(猛然看到陶静)呦!小静——你咋来了呢?(奔向女儿)
陶静扑到爸爸怀里:爸——没想到吧?
陶春河点点头:妈妈没来?
陶静嘲讽地:想妈妈了?
陶春河淡淡一笑:去——
陶静忍俊不止地笑了:爸,我给你介绍一下——(指着高峰)这位是我同学高峰!
高峰走上前同他握手:您好!您好!
二肥子扯着嗓子喊:老陶,让闺女进屋吧!外面不冷吗?
陶春河点头:你也进屋暖和暖和吧!
二肥子:不了!我回家了!驾——(赶着马爬犁走了)
陶春河招呼:走!咱们进屋去——
三个人走进了那个不起眼的土屋——
场4
时间:傍晚
地点:陶春河家
人物:陶春河、陶静、高峰

三个人坐在炕上,中间放着火盆。
陶春河关切地:姑娘,毕业了去哪工作定下来没?
陶静若有所思地:吉林、白城都想让我去......(观察父亲的表情)我没去!我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
陶春河笑了:有志气!像爸爸的性格——
高峰一语道破天机:叔,我和陶静就是来这报到的!
陶春河喜笑颜开地:好哇!靰鞡草沟的师资队伍终于壮大了!
陶静嗔怪地:就你嘴快!我想给爸个惊喜——讨厌!
陶春河憨笑:和爸爸还打埋伏?(刮了她鼻子一下)你们暖和暖和,爸给你们做饭去!欢迎我们的第一代大学生来靰鞡草沟任教。(他下地)
陶静真挚地:爸,我去吧!你给高峰介绍介绍咱这里的情况!(她把父亲扶到炕上)
陶春河:也好!(他拨弄了火盆里的火炭)
(特写)红红的火盆里,热气在升腾......
场5
时间:傍晚
地点:二肥子家
人物:二肥子、丫蛋子
    
火盆里烫着一壶酒嗤嗤地冒着热气。
二肥子进屋:呦!酒烫串了!(伸手拿出酒壶)整啥好吃的呢?
丫蛋子包饺子:捏几个饺子给你下酒——
二肥子乐哈哈地:有媳妇就是好啊!知疼知热!(从兜里拿出五十元的钞票在她眼前晃动)锯响就有沫吧!出租爬犁有前景吧?
丫蛋子点头:你那鬼心眼子太多!窝在靰鞡草沟瞎材料啦!
二肥子炫耀地:媳妇,你知道这五十块是在谁身上挣的吗?
丫蛋子摇头:我哪知道哇!
二肥子嘻嘻一笑:老陶的丫头——小静的呗!
丫蛋子疑惑地:哪个小静啊?
二肥子咯咯地笑:陶校长的姑娘啊!还有一个小伙子!八成是小静的对象!说是来咱们这儿教书的!
丫蛋子把擀面杖狠狠一敲。
二肥子吓了一跳:你干啥啊?一惊一乍的!
丫蛋子生气地:这饺子不包了!给你吃还赶不上喂狗呢!喂狗吃还得和我摇摇尾巴呢!你没心没肺——
二肥子委屈地:我没惹你啊!又抽哪门子疯啊?
丫蛋子狠狠地剜了他一眼:白眼狼——人家老陶把前程都赌在咱靰鞡草沟了!谁家孩子老陶没教过?就不值五十块钱?
二肥子争辩地:我说我不要,他们硬给啊!
丫蛋子嘲笑地:你还能不要?看到钱比看到你爹还亲呢!(若有所思地)把钱给我——
二肥子乖乖地把钱递给她。
丫蛋子厉声地:过来包饺子!一会儿我给老陶他们送去点儿!把钱也给人家拿回去!白眼狼——
二肥子不情愿地:嘿嘿,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丫蛋子讨厌地:嘟囔啥呢?麻溜洗手啊!一会儿半夜了——(娴熟地赶饺子皮)
场6
时间:清晨
地点:教室
人物:陶静、范喜梅、陶春河、小学生若干
    
简陋的教室里,坐着二十几个学生。
陶静站在讲台上:同学们,请把书翻开18页,今天,我给大家上第一节课......
范喜梅推门闯进教室,上前一把拽住她。
陶静惊讶地:妈,你咋来了呢?
范喜梅咬牙地:让你逼来的——
陶静莫名其妙地:我......
范喜梅喋喋不休地:行啊!翅膀硬了!知道先斩后奏了。和你爸一样,天生就是个窝囊废!成千上万所学校,为啥就看好靰鞡草沟了呢?
陶静喃喃地:我想帮帮我爸——
范喜梅嘴一撇:我这不是搞促销!买一赠一!这辈子把你爸搭在这穷山沟就够倒霉的了。现在你又步入红尘来个瞒天过海骗我!我心里拔凉拔凉的!
课堂骚动起来,有些胆子大的孩子围在她旁边看热闹。
陶春河走进:干啥呀?喜梅,这是学校不是咱家!有啥话回家再说!
范喜梅气愤地:你们爷俩骗我!(哭了)我的命咋这么苦啊!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扯大容易吗?我身边连个亲人近人都没有啊!陶静,今天你就是说破大天去,我也不能让你留在这儿——
陶春河给女儿递了个眼神:小静,你先陪妈回去吧!
陶静会意地点点头。
范喜梅趁机拉起女儿走出教室——
陶春河掏出手机拨打电话:何主任,是我......陶春河......(他走出教室)
一个顽皮的孩子走上讲台:同学们,现在我宣布:下课——
孩子一窝蜂地跑出教室......
场7
时间:傍晚
地点:陶春河家
人物:陶春河、范喜梅、陶静、高峰、何花

陶春河、范喜梅、陶静、高峰坐在餐桌前准备吃饭。
何花在门外喊OS:嫂子,吃啥好东西呢?
范喜梅惊喜地:是何花妹子吧!
陶春河点点头:可不是咋的!
范喜梅起身下地。
何花风风火火走进:老陶,太不够意思啦!嫂子来了也不打个招呼?
陶静起身:何姨——(对高峰)这是何姨!咱们村的村主任、支部书记!
高峰礼貌地:你好,何姨——
何花内疚地:听说你们来了,在县城里开会赶不回来啊!孩子们,快坐啊!(打开带来的包,拿出两瓶白酒还有菜)姑娘,拿几个酒杯来,今天姨陪你妈好好喝点儿。
陶静早已摆上酒杯。
何花打开瓶盖依次斟满酒:嫂子,来尝尝咱们县的高粱酒!
范喜梅:我不沾酒啊!
何花不悦地:是不是不给老妹面子啊?俗话说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我先干为净了——(一口喝下)
范喜梅皱着眉也喝下一杯,呛得直咳嗽。
何花:嫂子,这酒怎么样?
范喜梅直言不讳地:辣——
陶春河哈哈大笑:不辣还是酒吗?
范喜梅鄙视了他一眼:我不会喝酒你不知道吗?
陶春河点头:可不是咋的!何主任,你嫂子真不会喝酒哇!
何花自己倒满一杯干了:嫂子不喝,我自己喝!(惆怅地)唉!(自己又喝了一杯)
众人大吃一惊。
范喜梅抓住她的手:妹子不能这么喝啊!
何花酸楚地:我心难受哇!
范喜梅关切地:妹子有啥不顺心的事儿和嫂子说说!
何花长叹一声:唉!一言难尽啊!昨天上县里开会又挨批了!县长点名把我收拾了一顿!
范喜梅关心地:咋了?
何花故意地:咱村的学校扯了全县的后腿,影响了全县教育的发展。如果不能改变现状,只好等着撤职了!唉,我难受啊——
陶春河故意地:何主任,你别着急!现在小高还有陶静不是来了吗?
范喜梅警觉地:你别打姑娘的主意啊!
何花木讷地:咱村条件差,别难为孩子了!再说嫂子也舍不得是吧?
范喜梅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何花自己倒满一杯酒:个人梦个人园吧!
范喜梅心疼地:别喝了!妹子,不是嫂子不帮你,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姑娘了,实在不忍心啊......
陶静爽快地:妈,我和高峰商量好了,我们不怕苦!
范喜梅白了她一眼:我怕——
何花若有所思地:嫂子,你看这么行不行?你先把陶静借给我一段时间,等县里检查验收完后,我把陶静再还给你怎么样?嫂子不会拒绝吧?
范喜梅沉思了片刻:这......
何花追问:救场如救火啊!嫂子就帮帮忙吧!求你了——
范喜梅勉强地:咱可说好了,就是借你的,到时候必须还我!
何花笑了:没问题!嫂子,你还信不着我吗?
范喜梅半信半疑地:信——
众人面面相觑,忍不住笑了。
范喜梅警觉地:笑啥?你们是不是骗我?
陶静撒娇地:妈,我们怎么能骗你哪!
范喜梅笑了。
陶春河、陶静二人会心地一笑......
场8
时间:日
地点:学校
人物:陶春河、何花、高峰

陶春河站在学校操场上,抬头望着空中飘扬的国旗。
何花急匆匆走来:老陶——
陶春河回头:何主任,有事啊?
何花训斥地:老陶,嫂子已经让步了,你不能得寸进尺啊!
陶春河一头雾水地:咋了?
何花不解地: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啊?我刚才在你们家路过,看见嫂子和陶静在家给人家哄孩子。陶静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不是保姆——
陶春河吃惊地:有这事儿?
何花反问:你真的不知道哇?
陶春河点点头。
何花歉意地:你回去看看吧!我找李老嘎去——(拔腿向校外走去)
陶春河欲言又止,少倾,向教室走去——
场9
时间:日
地点:教室外
人物:陶春河、高峰

陶春河隔着玻璃窗看到高峰给学生们讲课——
他顿时明白了,悄悄地离开教室——
场10
时间:日
地点:陶春河家
人物::陶春河、范喜梅、陶静

陶春河推开家门,一下子惊呆了。
范喜梅在地上抱着一个孩子晃。
陶静坐在炕上给李老嘎家的孩子折纸飞机。
陶春河酸楚地坐在炕上,垂下了头。
范喜梅把睡着的孩子放到炕上:老陶,我不回去了!在这给你开托儿所吧?
陶春河语无伦次地:这是谁家的孩子?
范喜梅像机关枪似地:腊梅家的!你逼人家孩子上学,孩子没人哄,给咱家送来了!还有李老嘎家的小子,咱家丫头看着呢!你说这叫什么事吧!(抱怨地)你经常说,这里的老乡实在!起初我还不信呢!现在信了!真实在啊!我哄哄孩子也就罢了!让咱们陶静也来哄孩子?拿师范毕业生当保姆用啊?
陶春河气愤地:太不像话了!姑娘,咋回事呀?
陶静义愤填膺地:昨天,李伟就没上学,今天我去他家找他,李老嘎说上学可以,我们家的小崽儿你哄啊?我一气之下让李伟上学了,把小的领了回来......
陶春河咬牙切齿地:这个李老嘎啊!脑袋让驴给踢了——我......我找他去——(急匆匆地出屋)
场11
时间:日
地点:村中小卖部
人物:何花、李老嘎、陶春河、村民若干

李老嘎和几个村民在玩麻将,嘴里叼着香烟。
何花走进小卖部,悄悄地站在李老嘎背后。
李老嘎高兴地:糊了——清一色七小对——给钱!给钱!
何花一下子掀翻了麻将桌:给你个头哇!
李老嘎气愤地骂:谁他妈这么能得瑟啊?赔得起吗?
何花较劲地:赔多少?说话!
李老嘎回头一看:哎呀妈呀!是何主任啊!我不知道是你啊!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跑火车——
其他几个村民蹑手蹑脚地离去。
何花气愤地:李老嘎啊李老嘎,你还是人吗?
李老嘎莫名其妙地:我咋了?我有毒的不吃,犯法的不做!听媳妇话跟党走!偶尔玩给小麻将,不至于把我抓起来吧!
何花:少贫嘴!你玩麻将让陶静老师给你哄孩子!这事儿让你办的缺德带冒烟!
李老嘎嘻嘻一笑: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啊!我又没逼她!
何花厉声地:告诉你李老嘎,陶静是来当老师的,不是来当保姆的!
村民甲:哈哈,李老嘎,你这事儿出的太嘎了吧?
李老嘎不吭声了。
何花理直气壮地:把老师都气跑了,村里都是文盲!没好歹地得瑟!
李老嘎喃喃地:何主任,我把孩子领回来就完了!何必给我扣帽子呢?
陶春河走进屋:何主任好不容易把我老婆的工作做通了!弄不好可前功尽弃了。
李老嘎嘲笑地:陶校长也怕老婆啊?
陶春河鄙视地:不是怕!把你和老婆分开二十多年试试?
村民甲附和地:可不是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陶校长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咱们靰鞡草沟吗?
李老嘎亏理地:尿罐子生豆芽——都抻嘴了!算我放屁!啥也没说还不行吗?
众人笑了。
何花催促地:麻溜把孩子接回来!给嫂子赔个不是!
李老嘎点头:知道了!(悻悻地走出小卖部)
众人鱼贯而出——

    
溪金秋的其他作品:
电影剧本
惊悚恐怖
微电影
娱乐微电影
电影剧本
主旋律
微电影
其他
电影剧本
农村
微电影
爱情微电影
微电影
励志微电影
微电影
其他
电影剧本
主旋律
电影剧本
言情
电影剧本
古装历史
电影剧本
言情
电影剧本
言情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