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古装历史
标签:张骞通西域、励志、西部风景、旅游风光、民族团结
10355人阅读 收藏
张骞通西域
类型:电影剧本
作者:马沙
题材:古装历史
时间:2013/7/18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公元前138年,西汉汉武帝刘彻为了彻底消除匈奴对北疆的威胁,作出了一项重大的外交决策:联合西域各国抗击北强匈奴。从而产生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伟大的探险旅行家和杰出的外交家——张骞。就是他,开拓了千古流芳、闻名中外的丝绸之路。】

1.    一段残破的长城脚下,一汉族人聚居的小镇
镇上车水马龙,生意兴旺,一片太平景象。
忽然间,长城上狼烟腾起,远处牛角号声嘶鸣,一群匈奴骑兵,骁勇敏捷,一阵冲杀就突破了长城汉军的防守,势如翻卷的乌云,直扑在狼烟中颤抖的小镇而来。
顿时,小镇上一片混乱,人喊马嘶,鸡飞狗窜。匈奴兵冲进小镇,大肆抢掠集市上待售的牲畜,街道上的车辇骡马,货摊上的皮革、布料、饰物、药材等等所有可抢的物品。水果摊被匈奴兵的战马冲翻,瓜果满地乱滚。
欲逃的汉朝官吏被匈奴兵的弓箭射杀,一壮实老汉为了自卫操起扁担与两个匈奴兵搏斗,虽重创一名匈奴兵,但被增援的匈奴兵团团围住,一阵搏斗之后,老汉被匈奴兵用矛刺死。
一些匈奴兵跳下战马,破门入室,搜取金银细软,瓷玉绸缎,屠杀青壮年男性,并掳抢姑娘、少妇。
随后,匈奴兵带着大量的战利品,驱赶着一群年轻的女人和牛马骡羊凯旋而归。

2.    汉朝宫廷
钟声轰鸣,年仅十七八岁的汉武帝高坐龙位,听众臣禀报国事。
武帝:“今日边塞有何要事?”
大臣甲:“禀告皇上,武灵郡被匈奴侵占。”
大臣乙:“禀告皇上,宁安城遭匈奴兵抢掠,损失人口数百,牲畜数万。”
这时,一边塞将官匆匆进宫,跪下报道:“禀告皇上,边塞要镇青石镇前日遭匈奴洗劫,守镇将士全部罹难殉国,匈奴兵在抢掠了妇女和财物后,竟放火屠城,该城现已变成焦土废墟。”
“啊!”武帝闻报大惊,沉吟片刻后道:“自从去年停止与匈奴和亲的政策以来,我军虽然屡挫匈奴贼兵,但仍不能消除贼患,百姓惨遭荼毒,生灵受尽摧残,使朕寝食不安。众位将臣,你等可有良策为朕排忧解难呐?”
威风凛凛的卫青将军上前一步道:“不才卫青愿再领精兵北伐匈奴,誓死扫清腥番膻夷,洗雪这国耻民仇!”
一老臣出班近前:“臣有微言奏与皇上。匈奴屡犯我境,我亦屡发精兵击之,虽胜多败少,却不能根除匈患。一系匈奴疆土广阔无边,彼胜能进,败能逃,游兵散勇,难以聚歼;二因匈奴兵上知气候,下熟地理,善骑奔,耐饥寒,而我军将士不服蛮荒水土,不宜草原戈壁长久征战。依臣之见,仅与匈奴兵刃相见恐非长远万全之策。”
武帝面有愠色:“难道卿要劝朕恢复辱国丢脸的和亲政策吗?”
老臣:“非也,臣闻二十多年前被匈奴击败西迁的月氏国已在西域立下根基,近闻月氏女国王与匈奴有杀夫死父之仇,可谓不共戴天。若能与之结盟,使匈奴南侵有后顾之忧,我大汉可望得到长宁久安。”
武帝的脸上微露欣慰之态:“朕近日来也在苦思一条根除匈患的长久之策,方听卿言,甚是有理。”
老臣受到鼓励,中气更足,接着说:“更兼我国正处在昌隆鼎盛之时,牛羊成群,锦帛如云,谷粟如山,仓盈库满,道不拾遗,夜不闭户。若能凿通西域,不仅能遏阻匈奴犯我疆土,还能与西域诸国通商换物,捐我之余,取我之缺。”
年轻的武帝闻言喜形于色:“西域神奇之地,定有无数奇风异物。”忽又喜转为忧:“但朕闻去西域之路凶险异常,不知何人可当此重任?”
老臣:“臣年迈体衰,心有余而力不足,实难当此重任。皇上何不出一御诏,定有智勇忠义之士揭榜应召,皇上可择其优者委此重任。”
“就如卿言。”武帝随即取毫书诏。
7.    草原上,清晨
东方天际刚刚出现第一丝晨辉,四百多持刀握矛的匈奴兵已开始紧缩他们的包围圈。当他们看清了守夜士兵的汉朝装束后,便准备发动突袭了。
匈奴兵头目一声呼啸,四百多匈奴兵一跃而起,扑向帐篷。
守夜汉使大叫:“胡儿来了!”
他挺矛迎战,刺倒两个匈奴兵,但寡不敌众,后被团团围住的匈奴兵用乱刀砍死。
与此同时,其他匈奴兵冲入帐篷,汉使们来不及披褂,朦胧中操起兵器,却发现自己已成了人家俎上鱼肉,刘昇欲拔剑相拼,被张骞按住肩头。
匈奴兵头目喝道:“放下兵器,否则将你们一个个都剁成肉酱!”
张骞带头放下了刀剑。
匈奴兵一拥而上,用绳索将俘虏们捆成一串。匈奴兵吆喝着,赶着俘虏们上路。
66.    张骞一行踏上归途
马背上,大家讨论着如何回家的道路。
“我们还走老路回去吗?”“太危险了,再被匈奴抓到要掉脑袋的。”“为什么不走身毒国?”
张骞接过话来:“我考虑再三,这次还不能冒这个险,因为无人能说清楚由身毒到蜀地的路线。我还仔细询问过多个商贩,他们说东南的山更大更险,鸟都飞不过去。那些蜀地物产或许是走海路过去的也未可知。”
“那可怎么办?”
张骞胸有成竹地对大家说:“还记得那位楼兰国的老汉吗?他曾说过,在大沙海的南边还有一道山叫南山,山下也有一条河,我们沿着那条河就能绕过大沙海,绕过白龙堆,回到大汉。几天前,我向商人们打听过,确有这样一条路。”
才米都满也附和道:“没错,我也早有所闻。”
众人闻言,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67.    汉使队伍的行进路线及沿途风景
队伍翻过昆仑雪山后,经今莎车、叶城,过卡拉喀什河,经和田、于阗……昆仑山北麓、塔克拉玛干沙漠南沿……
张骞一行终于找到了南江——车尔臣河。他们沿河而行,该河是西南东北走向,接着他们又沿着阿尔金山北麓不知不觉走进了祁连山脉。
才米都满凭直觉感觉方向和距离已超过了楼兰国,遂向张骞辞行:“尊敬的张使君,下人感觉此处已超越了楼兰,不得不辞别诸位,回家照顾妻儿了。”
“才米都满,好兄弟,你一路帮了我们的大忙。”张骞从褡裢中取出一些钱币来,“来,这些是你应得的酬劳。”
才米都满下马接过钱币:“张使君真是仁义诚信之君子,下人感激不尽。”说罢迈步向西而去。
“兄弟,”张骞叫住他,“你准备走回楼兰吗?不不,这匹马归你啦。”
“那不是多赚了一匹马钱?”
张骞将缰绳递到才米都满手中:“我不是商人。”
才米都满感激得眼泪盈满眼眶:“我明白,你不是商人,老天保佑你……老天保佑你们!”他久久站在那里,望着汉使队伍向着东方远去……
【该镜头的长短依全剧的时间安排而定。】

68.    白天,丘陵草原
一队全副武装的匈奴骑兵像是从地下冒出来似的,突然包围了汉使们。
张骞暗自叫苦,汉使们也被突如其来的匈奴兵搞懵了。
为首的匈奴兵头目:“干什么的?”
甘父上前:“商队,请大人开恩。”
“从哪儿来?”
“西域于阗国。”
“到哪儿去?”
“楼兰国。”
“放屁!连楼兰国的方向都不知道,还说去楼兰国。前面不远就是我们的敌国大汉了,你们不是奸细是什么?给我拿下!”
张骞等听说前面不远就是汉朝疆域,暗暗惊喜。面对匈奴兵,个个握剑在手,准备拼杀。
张骞头脑清醒,厉声斥道:“宁可被俘,不能拼命。”他带头扔下了刀剑。然后对年轻凶蛮的匈奴兵头目道:“将军休要动武,你瞧瞧我们这些人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绝对都是商贾良民。请将军带我去见单于大王,我是他的老朋友了……”
匈奴兵头目冷笑道:“奸猾商贩,撒谎当心脑袋搬家。”他一扯马头,喝道,“跟我们走!”
汉使们被裹挟在匈奴兵中,向东北方驰去。

69.    单于大帐内
张骞被带至单于面前。这时的单于已是老态龙钟,满脸疲惫,更有掩饰不住的愁容。张骞主动上前叩首问安:“单于大王别来无恙?”
单于悻悻然:“张使君,没想到你又落在寡人手里了。你找到月氏国了吗?他们答应帮助汉朝攻打我们吗?”
张骞:“单于大王,下臣出使西域完全是为了沟通汉朝与西域各国的联系,并非为月氏一国,更非为对抗贵国。事实将向您证明,绝不会有哪个西域国家会与汉朝结盟攻打贵国。臣历千难万险,经九死一生,完全是为了尽国家使臣之职责,臣由衷盼望匈汉两国之间枪锈弓断,永为盟好。”
“哼,”单于不屑地道,“我毕竟比你大二十多岁,你的这些陈词滥调的外交辞令骗不了我,在我面前说的是一套,在月氏国王面前说的是另一套吧?”
张骞:“单于大王英明,下臣必须完成自己肩负的国家使命,在兼顾保全性命和尽忠报国之间寻找平衡,有时词不达意或言不由衷,还请大王恕罪。”
“哈哈哈哈……”单于大王为自己的锐眼很是得意,“外交使臣,多为信口雌黄之徒,但你真是个狡猾而又诚实的使臣,我很喜欢你,”他走下来拍拍张骞的肩膀,像老朋友似的对他说,“你还不知道吧,这些年来,汉朝不仅停止了和亲政策,还派卫青、霍去病率领汉朝大军夺去了我匈奴大片土地,掠去了我们无数的牛羊,使我六畜不蕃息,使我妇女无颜色。你为敌国之使臣,寡人完全应当将你斩首……”
张骞急忙跪伏在地:“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请大王开恩。”
“行了,起来,”单于咳嗽了两声,气喘吁吁地道,“你们汉人有这么一句话,人之将亡,其言也善……”
“大王龙体健硕,何出此言?”
“我老了,活不了几天了,这辈子杀人太多,现在不会轻易杀人了。念你临去西域前还能给寡人留书谢罪,的确是个忠厚老实,诚实有信之人。朕今免你一死,但若你再逃走,立即杀头,绝不姑息。”
“谢大王不杀之恩。”张骞顿首道,“既然大王认为下臣为忠厚老实,诚实有信之人,臣尚有两事相求。”
“请讲。”
“臣之随从,亲如兄弟,出长安时有百人之众,如今仅剩十分之一,望大王对他们都能开恩免死。”
“准奏,但我要罚他们去干活,今年大旱,去给我挖井找水。”
“谢大王。最后一求,则为私情。臣之妻儿,应在距此地不远处,望大王恩准贱臣前往寻找。”
“人之常情,理当团聚。何况你们是我撮合许配的,准奏。”
张骞跪地谢恩:“单于大王,天恩浩荡。饮水思源,我将和我的使节弟兄们一起为大王挖井找水,以谢天恩,祝大王万寿无疆!”

70.    白天,一条干涸的河床上
张骞等汉使与另外一些汉人在匈奴人监督下掘井。烈日当头,他们赤裸上身,数人一组轮番上阵,挥汗如雨。
两个时辰后,井窟已有丈余深,张骞与一役囚在井内掘土,放进藤筐里,上面有人用绳子将箩筐吊上去。张骞小声问身边的役囚:“你是哪里人?”
役囚:“黄河岸边,不幸战场受伤被俘。”
“叫什么名字?”“赵大河。”
“来这里多久了?”
“快两年了,不知今生还能否回得了故土。”
“耐心点。两年算什么,我们在匈奴已经有十六个年头了。”
赵大河惊讶得目瞪口呆:“那你们不想家?不,不打算回去啦?”
“当然想家,而且一定要回去。小伙子,要有耐心,更要有信心。就是不能灰心。”
井掏得更深了,终于,井底冒出一股小小的清泉。
赵大河大声嚷嚷道:“出水了,喂——出水了——”
张骞和赵大河爬出井口,张骞长舒了一口气:“好啦,我兑现了对单于大王的承诺,我要去找我的妻儿了。”他对甘父等人交代了几句,“你们几个不要散了,听从单于安排,我找到妻儿后再与你们联系。”然后,张骞向匈奴官员要了一匹马,策马飞奔而去。

    
马沙的其他作品:
该作者尚未发布其他作品!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右燕文    2013/7/20
( ⊙o⊙ )哇~哈哈哈,绝对的支持, 交个朋友,我也喜欢写剧本qq:837321814或者qq群(几个写小说的群,没有骚扰信息):294308050 我希望组成一个强大的队伍,这样才有力量,不然别人未必瞧得起新人,你觉得呢? 新浪微博:右燕文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