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农村
标签:历史,土地梦,土匪,抗日,革命,爱情,伦理
10421人阅读 收藏
皇天后土
类型:电视剧本
作者:冷言
题材:农村
时间:2014/10/20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40集电视连续剧《皇天后土》
     故 事 简 介
    
    (冷 言 雪 峰)
    
    她是一部小说,
    她是一部剧,
    她是一段历史,
    她是五十六位八十高龄老人的亲口诉说,
    她是三百多万字的史料记载:
    一个女人(韩夏氏)拖儿带女闯关东,一路血泪,拉开了祖孙三代土地梦的凄惨序幕;
    两个娶十一房女人搁一铺炕上的大老爷(辛文德、李十五秧子),富贵荣华,却有着迥然不同的悲喜结局;
    三个懵懂的农家小子(韩尚志、李海青、关玉衡)跌跌撞撞,为了爱情和理想,演绎着波澜壮阔的青春轨迹;
    五个农家汉子(老干闲、鬼二、五板凳子、李臭屁、勾大个子)苦巴苦业,忍辱负重,书写着辛酸的苦难人生……
    她,是一条河,一个沧桑的村屯,几个家庭闯关东的故事,一部五十年的历史。

    一、《皇天后土》的基本情况
    40集电视剧《皇天后土》,是根据冷言、雪峰合著的同名长篇历史小说《皇天后土》改编的。
    长篇历史小说《皇天后土》,一直是吉林省作家协会重点扶持的文学作品,小说以晚清、民国、伪满洲国、新中国成立的历史为背景;以1900——1949年间,一系列波澜壮阔的历史事件为重点;以韩家祖孙三代人,草原蒙汉两族百姓为了心中的土地梦,不屈不挠的斗争经历为主线;以韩夏氏、韩老四、韩尚志、李海青、关玉衡等革命者和志士仁人,与封建地主、反动军阀、蒙古王爷、日本帝国主义的矛盾冲突为焦点,科学构架这部小说。小说共30章,54万字。
    2014年1月,长篇历史小说《皇天后土》,由时代文艺出版社正式出版。该书在出版发行后,获得广大读者的一致好评,并在今年的第十六届北方十五省市图书博览会上,获得三等奖。

    二、《皇天后土》故事梗概
    1900年前后,山东某地,接连发生了历史罕见的旱灾和蝗灾,在饥饿与死亡中苦苦挣扎的韩夏氏一家,不得不先后用两个闺女换了粮食,可当家人韩荣山却仍然绝食而死。弥留之际,他留下了一句话:给命靠爹娘,活命靠土地,闯得关东才有好日子!
    与此同时,远在热河,当迎亲轿子靠近马家时,新娘马三丫却和辛文德一起私奔了。这年冬天,在洮儿河边放马的辛文德,因为主人的意外伤害,他不但侍候得玉宝心满意足,也睡到了玉宝女人的炕上。转年春季,他竟然骑上高头大马当起了“揽头”,从而一步步富裕发达起来。
    正月,韩家两个闺女回娘家,却只见到了不住呻吟的小狗。此刻,韩夏氏已经带领儿女们,迎着严寒走出了山海关。一路上,他们饥寒交迫,受尽苦难。母亲韩夏氏病倒在辽西,老三韩国栋为救母亲自卖自身;最小的球球丫丫,惨死在异域他乡。同时,他们家里也多了一个狗剩子。
    辛文德就是辛文德,一夜暴富,并没有让他心满意足,而且越发刺激了他的贪婪和野心。一方面,他贿赂蒙古王爷和满清荒务局,跑马占荒,获取大片草原,一方面,他也巧取豪夺,从一个个蒙汉地主手里夺取土地钱财。使他逐渐成了科尔沁草原,屈指可数的大老爷。
    韩夏氏一家,历尽千难万险到达呼力营子,却不得不住进了一个废弃的地窨子里。自打那时起,韩家娘几个白给辛家耪青扛活。那年冬天,连棉衣都穿不上的韩家,幸运的娶进了一房媳妇,并搬进了呼力营子。遗憾的是,仅仅三天,新娘拴住就死了,他们又不得不搬回了地窨子里。
    辛文德对韩家的做法,置若罔闻。在他眼里,韩夏氏娘几个,就是一头母牛带领的几头牛犊子。他一天到晚,都在打滚放泼地猎获女人,疯狂的获取土地钱财。他发誓:一定也像李十五秧子那样,娶十一房女人搁一铺炕上,今晚睡一铺,明晚睡二铺,后晚睡三铺……
    那年春夏之交,韩夏氏的预言实现了:他们的心血和汗水,泡软了辛文德的心!韩夏氏终于见到了辛大老爷,韩家,不但成了呼力营子的住户,有了房子,而且,被特许到村东草原上去开荒!漫漫黑夜的草原上,韩夏氏庄严告诉儿子们:“咱娘几个看着是在刨地,说到底,咱是在刨一口吃食,刨一家老小的命啊!眼是赖蛋,手是好汉,干啊!”
    跟随辛文德私奔的马三丫,早就心灰意冷,有了一个“大青衣”的绰号。为了金屋藏娇,为了追赶李十五秧子,辛文德巧施手段,又接连娶进了两房姨太太:“二长辫”和“三小脚”。
    韩家不但有了八垧地,还把十垧地作为礼物送给了辛文德。韩家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先后给韩老四娶进了改子,给韩国才娶进了五丫姑娘。美中不足的是,为改子,韩老四砍伤了辛大奔儿喽;为五丫,韩家得罪了前来“开苞”的辛文德。然而,在洮儿河边,狗剩子扑向了黄家放鹅的三闺女,让韩家颜面扫地,也让狗剩子遗恨终生。
    洮南府再一次准备放荒,令辛文德兴奋不已。尽管知府大人软硬不吃,让他一筹莫展,可他还是设计拿下了主管放荒的大员。而且,辛文德一鼓作气,使所属几个县的知事,悉数成了他多个脑袋差个姓的好哥们儿。接下来,便是无边草原,一片片成为辛文德的绿色家产。
    韩老四的女人改子,因为一顿小米干饭,生下了老大“饭撑子”之后,又接连生下了“筐拐子”和“土钉子”。而且,五丫也生下了两个闺女。可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一场厄运正悄悄逼近了他们。
    陶克陶胡抗垦起义的烽火,烧遍了科尔沁草原。辛文德阴险谋划,借战乱之机杀害仇人:韩夏氏一家,也在杀害的名单里!好在铁城子李海青冒死相告,使得韩夏氏一家人得以逃脱。可是,铁城子却在差点儿丢了年轻的生命。
    大舌头吴俊升,带领奉天后路巡防营围剿陶克陶胡,虽然取得了一些胜利,可在王爷庙,却被子弹射中了大腿。奉天前路巡防营统领张作霖,代替吴俊升来到洮儿河边。几年时间里,历经沙力塔拉、九头山、青阳镇等数十次战斗,虽然最终打败了陶克陶胡,却也把张作霖拖得九死一生。
    韩家日子越来越像模像样了,不但买下了辛家马圈大院作为宅基地,还在亲亲故故帮助下,翻盖了院子里的所有房屋。以后不久,乡亲们还以捏黄豆粒的方式,选举韩夏氏当上了村子里的闾长。遗憾的是,大年三十那天,白城县衙的人马闯进韩家,不但撕了他们的地照,拉走了所有粮食,还让韩国发命丧黄泉……
    韩家天塌下来了,辛文德乐得哈哈大笑。可当病中的韩夏氏来找他时,他却及其热情,不仅慷慨答应韩夏氏可以到北坡子去开荒,而且,一次性给韩家拉来了足够一年的口粮。感动得韩夏氏不知说什么好了。
    洮儿河两岸闹起了饥荒,呼力营子每天都在往出抬人。韩夏氏带领全村妇女,三次跪在辛家大院,求告辛文德想法救救村子里的百姓。可是,辛文德却百般推脱,暗地里忙着把粮食集中到洮儿河边装船外运。
    韩夏氏和老蔫家李嫂,无意中看到了这个情况。看到乡亲们饿得死去活来,韩夏氏和李嫂几经商议,决定带领妇女们到河边抢粮。一切都是那样顺畅,一切也都那样神不知鬼不觉。那天晚上,当黑压压的女人们扑向粮山时,活活把家丁们吓傻了。粮食,救了全村人的命,却把韩辛两家的仇恨变得不共戴天。
    世事风云变幻,满清灭亡,中华民国成立了。辛文德当上了德申昭乡长,韩老四也当上了副村长。辛勤的汗水,泡开了块块土地,也结出了丰硕果实,韩家日子又一次一天天好起来。遗憾的是,扎萨克图旗乌泰王爷举兵叛乱,几路大军兵临洮南城下。
    韩家刚刚到手几垧耕地,在刀枪之下,终于落到了乌泰王爷手中。韩夏氏看着地契被劈手夺走,“哇”地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辛文德不但积极参加叛乱,而且,借机大肆屠杀村民。躲在庄稼地里的韩家,终于没能逃出大炮手的魔掌。韩夏氏和韩国才一股几口倒在了血泊里。
    后路巡防营统领吴俊升,再一次率部赶来科尔沁草原。乌泰几路大军兵败如山倒,经过几次大的战斗,乌泰仓惶外逃。辛文德成了覆巢之卵,举家逃窜。谁都想不到,辛文德在死亡线上慷慨解囊,竟然和吴俊升成了莫逆之交。扬扬棒棒的回了呼力营子。
    韩夏氏重伤得救,再一次躺到了炕上,但她相信国民政府,会把地还给她,可是韩老四不得不告诉娘:家里的地到了乌泰王爷名下,都被吴大舌头作为逆产没收了!韩夏氏再一次哭成了泪人,几天后,倔强顽强的韩夏氏,到底永远闭上了眼睛。怀着极其哀痛的心情,人们埋葬了这位伟大母亲。
    韩家,再一次变作了穷鬼,可韩老四下定决心,老老实实挣钱买地。经过全家老少几年的艰苦努力,终于买下了六垧多地,日子一天天红火起来。不仅如此,韩家全家人屁股上都长着粪筐,使得韩家的土地,年年获得令人惊愕的产量。
    辛家使女白杏儿长得出水芙蓉,和小打铁城子李海青暗中相恋。在辛家庆贺麦子丰收的鼓乐声中,两个年轻人的莽撞,促使辛文德宣布,迎娶白杏儿为四姨太(四好看)。李海青痛不欲生,在白杏儿被轿子抬进辛家那一刻,他愤然离开呼力营子。
    蒙古远征军在敖力不登率领下,进犯科尔沁草原,吴俊升带领官兵埋伏在西辽河畔。在血战中,吴俊升翻身落马,万分危急之际,一匹白马飞驰而来,使吴俊升逃过了一次厄运。但经过几次战斗,最终彻底粉碎了这次满蒙独立运动。
    狗剩子成了“小干闲”,近年又成了“老干闲”。韩老四竭尽全力,无论如何要为弟弟成个家。可是,由于辛文德暗中作梗,接连三次婚姻,都未能使老干闲梦想成真。可是,韩老四发誓,高低也要让弟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巴布扎布带领蒙古复兴军,正向白城进发。可吴俊升却急忙去参加高协统的葬礼。蒙古复兴军风驰电掣,奔往开通县城,可在郑家屯,吴俊升却刚刚搂过曹腊梅。开通失手后,好在吴俊升迅速进军突泉,经过几番殊死搏杀,终于挫败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分裂阴谋。
    连大矬子给儿子赢回一个漂亮媳妇——苏大美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以后,四个光棍大伯哥,竟然相继爬到了弟媳炕上,还把五板凳子打得瘫在地上。事情闹到村上,辛文德笑骂了一顿后,干脆把大哥几个打发到山上去了。
    韩家孩子们上学了。韩老四训诫儿子:“泪水不如汗水,汗水不如墨水!”可是,韩尚勤刚刚入学,郭秀才就说“他拉拉蛄嗑秸秆,不是这里的虫鸟儿!”韩尚俭走向私塾仅仅三天,郭秀才又说:“小学堂搁不下他这大菩萨!”韩尚志上学了,竟和郭家闺女馥萍,成了远近闻名的一对神童!
    吴俊升去黑龙江督军府上任,辛文德哭得泪流双行。吴俊升拉他走到一个人跟前:哈哈,这也是咱哥们儿,新任洮辽镇守使张海鹏将军!几个月后,张海鹏六十大寿,接到了辛文德的厚礼,也和张大麻子成了铁哥们儿!
    铁城子李海青,自打逃离呼力营子后,很快穿上了军装。之后,逃离兵营进了土匪窝,一步步当上了土匪大柜。辛文德吓坏了,高薪聘请神枪手大马倌,专门刺杀李海青。几年后,李海青竟然离开草原,投奔万福麟当上了骑兵营长。
    心惊肉跳的辛文德,加快了“娶十一房女人放一铺炕上”的步伐,不到一年工夫,就先后娶进了“五白塔”“六十二”“东洋妞”“大车店”。辛文德说得对:活一天就他妈乐呵一天,死了也是个幸福鬼。
    韩家日子再一次红火起来,最让韩家扬眉吐气的是,韩尚志考上了洮南师范讲习所。就在韩老四欢欣鼓舞时,他们往地里送粪的车被拦住了:土地被征为军粮场了!韩老四不服气,军人拍着肩上大枪:我们啥都没有,就他妈有这玩意!”
    韩家第三次沦为穷鬼。可是,辛文德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双塔窝棚几十个伙计集体罢工。看着大片荒芜的土地,辛文德肝胆俱裂,可他很快便实施了阴险的计谋。拆散了韩尚志和郭馥萍,把闺女辛百花嫁给韩尚志!一可离间韩家与乡亲们的关系,二可使爱女终生有托。
    谁都想不到,在那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赫赫有名的辛家千金小姐,竟然抱着公鸡举行了凄惨的婚礼。而远在洮南的洮儿河边,韩尚志和郭馥萍,竟然也站在雪地里,远远望着呼力营子方向,泪水横流。
    韩老四拒绝了辛文德的二十垧河湾地,却开始了每垧三十块钱的第三次开荒。春寒料峭里,韩老四一遍遍对孩子们说:咱不单单是刨一口吃食,刨一家老小的命,咱还是刨脸面,刨女人,刨韩家的荣华富贵!
    一个偶然的机会,韩尚志结识了北平的马骏,不仅让他大开眼界,也让他走上了一条崭新的人生之路。然而,暑假回家的那一天,却让他既经受了难以想象的情感折磨,也使他和父辈的冲突达到了巅峰。第二天,韩尚志便迎着黎明的曙光,毅然地离开了呼力营子。
    李海青虽然当上了骑兵营长,可却没能忘记深仇大恨。在他的暗中谋划下:辛文德娶进的儿媳,是有名的“破货”;辛百川进城办事,不仅被骗去巨款,而且一步步迷上了赌场、烟馆、妓院;最后,因为杨梅大疮,不得不被车拉回呼力营子,远去奉天治病。
    韩老四带领全家人,经过几年的苦苦劳作,又一次开垦了十多垧荒地。接下来,又翻盖了新房,休整了院落。那年冬天,韩家便以极其隆重的婚礼,给老大韩尚勤娶了媳妇。之后,尽管一波三折,又给老二韩尚俭娶进了一个品貌端庄的好媳妇。
    修筑长白、洮索铁路,洮辽镇守使署把筑路权给了日本人!韩尚志带领同学们,和铁路工人上街游行,毁掉日货,包围镇守使署,砸了日本满铁公所。之后,韩尚志坐上火车去了北京。在北京,因为宣传革命,韩尚志和马骏被捕了。在狱中,韩尚志尝遍酷刑,有了“铁孩子”的称号。最终,在关玉衡的营救下,终于得以出狱。
    因为营救韩尚志,关玉衡被关进了监狱。七天后,在少帅张学良的斡旋下,关玉衡才得以出狱。但却不得不回东北军,改任炮兵参谋处长。随着张作霖吴俊升被炸身亡,张学良主政东北,效法诸葛武侯屯兵垦田,关玉衡被派到兴安屯垦军任三团团长。
    辛文德的耕地,又一次大面积荒芜了:扛活的年轻伙计,大都去了兴安屯垦军。这些年轻人不但穿上军装,还用火犁种地,一年能挣六七十块钱。辛文德对此暴跳如雷:走吧走吧,走了就别想再回来!
    日本参谋本部对兴安屯垦军骨鲠于喉,派遣中村震太郎刺探军情,一天黎明,被三团官兵捕获。关玉衡亲自审问,经过一番激烈的唇枪舌剑,事实终于真相大白。在一天一夜的讨论后,关玉衡综合“放”“交”“杀”三种意见,最后做出了秘密处决,焚尸灭迹的抉择:“为了少帅,为了东北父老乡亲,我关玉衡就是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
    中村震太郎失踪,日本朝野震动,向中国不断发出战争威胁。屯垦军司务长李德保,在洮南嫖宿日妓松植菊子,暴露了实情。板垣、土肥原等到达洮南,秘密逮捕李德保,赎回三道梁手表。之后,日本悍然发动9.18事变。
    九·一八的枪声震惊了全国。韩尚志和同学们在北平火车站集合:到南京去,向最高当局请愿!然而,却被告知无票,于是,同学们齐刷刷躺在火车头前。尽管他们终于上了火车,可在南京,他们却被软禁了。几天后,他们只得返回北平,继续一路北上……
    “洮辽镇守使署”变为“中华民国蒙边督办公署”,张海鹏成为上将督办。通辽日本领事石友三和,几次暗访洮南,张海鹏最终屈膝投降,从各县撤出军队,敲锣打鼓欢迎日军进入白城各地。并为日军充当马前卒,进军江桥。
    黑龙江代省长马占山立下誓言:宁可血溅嫩江,也绝不让日本人前进半步! 10月15日,第一次战斗,徐景隆就被炸身亡,日军全线溃败;接下来的日子里,马占山部先后粉碎了滨本大佐、石原莞尔等率领重兵的疯狂进攻;直到11月19日,在师团长多门二郎带领1.3万日军的进攻下,东北军才不得不撤进齐齐哈尔和深山老林。
    江桥战火纷飞,呼力营子也心惊肉跳:白仁家老三老五,包老疙瘩家三小,赵彪家老二,赵飞家老三老四,都战死在江桥。而大老爷辛文德,却在一个月时间里,拉回了三房女人:“九奶牛”、“红脸蛋儿”、“直叫唤”,终于在数量上,达到了李十五秧子十一房女人的目标。
    黑龙江东部的深山老林里,李海青关玉衡戏剧性的见到了韩尚志:他竟然是共产党白城中心县委书记。三人商定,立即成立抗日义勇军,兵分两路,最终实现中心突破,三路人马会师白城。
    抗日义勇军司令李海青,在连克肇东肇源后又包围了扶余,在全歼了赶来支援的张俊哲两千人马后,才回头收拾了笼子里唐怡云。仅仅几天,抗日义勇军便达到一万二千人,从此声威大震。随后,李海青又挥师西进,经过激战,成功拿下了大安城。
    关玉衡率领第二路抗日义勇军,出奇制胜地攻占了伪满州国眼前的农安。当关东军坐着铁甲车赶来时,关玉衡的队伍早已无影无踪。随后,关玉衡又包围了长岭,尽管第八团团长王永清顽强抵抗,进攻与反攻打得极其惨烈,可到第三天凌晨,关玉衡终于拿下这座县城。
    就在李海青占领安广,关玉衡拿下瞻榆县城,并火速向通榆县城进发时,白城的韩尚志,领导九团团长白永盛金殿伦举行了起义。起义进展顺利,不但占领了县公署,也拿下了火车站,释放了政治犯。
    白城宪兵司令河野正直,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从沈阳调来一个师团的兵力,企图围剿抗日义勇军和起义部队,形势万分危急。韩尚志请示中共满洲省委,决定保存力量,分头撤退。李海青关玉衡分别带兵南下,白永盛金殿伦则带领部队,向大兴安岭山区转移。
    深夜,呼力营子高墙上的汉子,被枪口抵住了脑门儿。他们,只能乖乖看着来人猴子似地跳进村去。直到晌午,人们才发现,李老蔫全家连同胡大扯张磕巴家,悉数搬走了,连吃饭的家什笤帚烟笸箩都未扔下。人们,不得不叹服李海青干事的利落。
    呼力营子经历了有史以来的第四次大劫难。天还没亮,日本人就包围了村庄,把全村男女老少赶到大柳树下。一个带白口罩的“鬼”,准确无误地把参加屯垦军、义勇军的后生及家人挑了出来。日本人把他们赶到了洮儿河边,全部残忍地杀害了……
    有了十几垧地的收成,韩家日子再一次像模像样了。遗憾的是,老干闲为接羊羔在羊圈里睡觉,辛文德却把屎盔子扣到他的头上:我他妈养羊,不是给老干闲泄火的!无奈,老干闲回了双塔窝棚,还真和大傻婆子有了关系。可一次五毛钱的花销,让他不得不揣上洋烟盒、扛起榆木疙瘩……
    化名为张福增的韩尚志,来到李海青的洮儿河游击队。盛夏时节,他们抓住机会,把鬼子包围在洮南北部的一座山上,取得了一次大胜利。日本宪兵队长河野正直,暗中派遣收买了一批地痞和旧军警人员,打入草上飞和洮儿河游击队,准备分化瓦解和消灭这两支队伍。
    韩尚志利用草上飞被鬼子包围的机会,劝李海青出兵相救,实现了两股力量的结合。可是,王魁武仍旧打响窑,杀人害命。韩尚志李海青王魁武结为兄弟,韩尚志提出整顿队伍,李海青王魁武勉强同意。可在划分三个支队后,王魁武暴跳如雷,李海青也打了退堂鼓,队伍整顿不幸夭折了。
    壮大的洮儿河游击队,打劫日本军列,佯围镇东消灭增援的鬼子。李海青王魁武被胜利冲昏头脑,提出9.18大举进攻日本索格营子兵营,韩尚志百般劝阻无济于事。致使洮儿河游击队损失惨重。韩尚志负伤转移,游击队被打散。
    河野正直站在洮儿河边,他由浩瀚的中华大地,想到了花盆里枯黄的竹子,和大日本帝国的“百万移民计划。”不久,开拓团火犁开了辛家上千垧草原,辛文德去问“干巴榆”,干巴榆“刷”地抽出军刀,吓得辛文德尿了裤子。为了巴结日本人,辛文德把儿子辛百川送到白城特务队。
    韩家人侍弄庄稼,两副犁杖及马匹被开拓团赶去了。几天后,几匹丢失的马跑回韩家,“干巴榆”带领军人把韩家大哥仨抓走了,还赶走了满圈的骡马。辛文德和韩老四找到张四虎子,只得答应把十垧地交给开拓团,遍体鳞伤的哥几个才被放回来。
    李海青带人三次营救“四好看”,均未成功。当第三次营救失败的那个深夜,一个黑影像壁虎一样爬上呼力营子的高墙,翻进了辛家大院。遗憾的是,第二天早上,人们心酸的看到:大柳树一条平伸的枝杈上,吊着李海青的血淋淋的尸体。
    除掉了李海青这一心腹大患,辛文德还没笑出声来,病恹恹的辛百花就永远闭上了眼睛。辛文德哭得死去活来,可他泪水未干,辛百川也被装进一口棺材:日本人让他杀反日分子,他哆嗦成一团。鬼子夺刀砍下那人头颅,头颅却偏偏滚到他脚前,血牙咬住了他的鞋尖,把他活活吓死了。
    辛文德正在痛不欲生,想不到“二长辫”又离家出走了。一天晚上,万念俱灰的辛文德,上了东洋妞的炕,却被家里的大黑狗咬住了脖子。他被救下了,可东洋妞却被辛文德乱棍打死了。
    韩尚志负伤痊愈后,回到福丰达商号开展地下工作。可喜的是,他的助手(假扮夫妻)高雪儿到了。遗憾的是,不久,高雪儿就告诉他:邻家二掌柜的四姨太,说他俩不像两口子。万般无奈,两个人每晚都做俯卧撑。此后一天,四姨太高兴地对高雪儿说:“嘻嘻,你跟老于不弄是不弄,弄起来还真够热火呀!”
    雪夜,前去开会的两位中心县委干部被捕,危难之际两人发出警示,使赶来的韩尚志朱尚达躲过一劫。韩尚志决定“引蛇出洞”,确定叛徒就是工运部长刘文辉。这天晚上,刘文辉再次来到那个小寡妇家里,却被一把刀逼住了腰眼儿,并很快埋进了菜窖里。
    满洲帝国新规:出荷粮,平民百姓吃大米白面,就是经济犯!过年那天,韩家刚刚吃完饭,大炮手便带人进了屋,几个人踩肚子踩出了大米粒。于是,韩老四被弄到索格营子给日本人修建飞机场。他遍体鳞伤,倒在地上,日本人把他扔到野外,是早来这里的五板凳子救了他。
    被鬼子砍伤的五板凳子,感染发烧起不来,日本人把他扔进狼狗圈。韩老四去看他,五板凳子临死嘱托韩老四,高低弄清他家仓房上那张羊皮是哪来的。夏天,到食堂里做饭的韩老四,成功地杀了几个鬼子,并把鬼子剁成了馅包成包子饺子,为五板凳子报了仇。
    万福麟母亲万老妇人不幸病故,韩尚志冒险为其举办葬礼,被在洮儿河游击队潜伏的特务认出。韩尚志临危不乱,妥善处置,在圆满举办葬礼后,才带领高雪儿从容离开白城。河野正直下令全城戒严,地毯式搜索仍无任何结果。
    韩尚志和高雪儿平安转移,到达额尔古纳小学当上了教员。韩尚志暗地里宣传革命,发展地下武装。一天,落日的余晖下,韩尚志走向约会地点,猛见几个陌生人骑马徘徊在旁边。韩尚志果断地迈进另一个蒙古包。
    河野正直站在洮儿河边,望着滚滚河水和日本开拓团涕泗横流。不远处,鬼子正在刨挖大堤,从一辆辆汽车上卸下炸药;一架架飞机凄厉地尖叫着,向地里洒着什么。河野正直声嘶力竭地吼道:“洮儿河,我还要回来的!科尔沁,我迟早也是你的主人……”
    8.15光复,韩老四终于回到了呼力营子。孙子韩英俊去奉仕,在甘南县阿伦河边开垦水田。他们住的牛马圈,吃的猪狗食,干的牛马活。两个队员逃跑了,抓回来就被当众喂了狼狗。日本鬼子逃跑了,韩英俊拉肚子,奉仕队员硬是用板门抬着韩英俊,一步步走了回来。
    淅淅沥沥的秋雨中,包二白唬骑着毛驴去看闺女,回来时,看到许多耗子趴在玉米杆上啃苞米。奇怪的是,第二天包二白唬就离奇死去了。接下来,仅仅三天,正在烧纸的十四岁二丫,和包二白唬的女人以及十一岁儿子,也相继倒地死亡。
    维持会长辛文德,从洮儿河南找来孙大仙。遗憾的是,在孙大仙广施法术后的第二天,包老大家挨肩的三小子、五小子、四小子,都抬到了院子的风雨中!此时此刻,辛文德什么都明白了,立即吼喊家人爬上大马车,顶着雨一气跑到向海窝棚住下了。
    三天后,韩家的韩尚俭第一个吐了血,第二天便又从屋里抬出去五个人:韩尚富夫妻和孩子,老六韩尚斌和女人,与躺在板柜里的韩尚俭,一水水摆了六具尸体!随后,韩老四改子大儿媳以及偏子被赶出了村外。仅仅几天,除了韩老四幸运获救外,改子大儿媳和偏子,都惨死在野地里。
     韩老四死里逃生,却没有一丝高兴。这个家实在没法过下去了。为了家,为了孩子,他别有用心的安排老大拉二儿媳回了娘家,可是,几天后还是跪在了二儿媳跟前。韩家举行了一个特殊的婚礼:二儿媳嫁给了大伯哥韩尚勤。
    韩尚志被心中的火燃烧着,回到白城就爬上一列火车,几经周折来到沈阳。他顺利的见到了东北局书记彭真,司令员程子华,并以白城行署专员和白城军分区司令员的身份,带领五十多人的队伍星夜赶往白城。
    韩馥和辛文德,一边挑拨苏军司令季米诺夫,在索格营子布下埋伏,一边劝韩尚志到索格营子躲避锋芒。在阴谋失败后,又设下“鸿门宴”。韩尚志大义凛然,慷慨赴约,不但成功粉碎了他们的阴谋,而且,在白城建立了第一个人民民主政权。
    之后,韩尚志派队伍接收洮南,却被苏军武装缴械。形势万分危急,韩尚志再一次求见季米诺夫。洮南终于雾散天晴,成立了县人民政府。在镇东,韩尚志带领队伍打遍了镇东四门,却未能前进半步,最后,不得不撤向白城。第二天黎明,枪声再次响起,队伍攻进城内,建立了民主政权。
    十二月十四日清晨,六百多洮南光复军,分别从东西两门发动进攻。城里几百名官兵拼死战斗,多亏白城援军及时赶到,光复军才不得不撤退。可是,仅仅七天后,光复军再次卷土重来。血与火的战斗进行了四天四夜,韩尚志刘海明带领骑兵团赶到,官兵们才得以突围撤向白城。
    韩尚志到达白城,还没喘匀一口气,七县一万多光复军便把白城围得水泄不通。光复军从四门发起进攻。尽管军分区官兵拼死抵抗,光复军还是潮水一样涌进城来。激战三天三夜,在内蒙古骑兵的接应和刘海明的掩护下,韩尚志等人才终于杀出城去。
    白城北五家户朱家大院,军分区多人主张继续北撤,依据:一是白城已经失守,二是各县也被光复军占领,三是国民党大部队步步进逼。但韩尚志等人力排众议,决定深入白城寻找战机。于是,韩尚志再一次见到季米诺夫,也谱写了白城收复战的辉煌篇章……
     新四军三师八旅,在黄克诚将军率领下挺进瞻榆,韩尚志立即派人联系,相约共同收复洮南。一九四六年农历腊月二十七,洮儿河南岸炮声隆隆。新四军三师八旅的勇士,首先攻入了南门,韩尚志和布尔古德的铁骑,也冲破了北门和西门。
    新任德申昭区长闫群昌,到呼力营子成立农会受到冷遇。韩老四一清早,就赶到一个个亲戚家里,吼着骂着商量着把他们弄到了村上。这一次,闫群昌不但成功开了会,而且,韩老四毛遂自荐当上了农会会长!三天后,郭大闺女在大柳树贴上一张红纸:呼力营子穷人分配土地名单……
    十多年了,韩尚志第一次回到呼力营子。他说了三句话:第一句,我很想家,可我一直不敢回来。第二句,我终于大大方方回来了。第三句,我今天是带着厚重礼物回来的,礼物,就是乡亲们魂牵梦绕的土地…… “入会,这就入!”“我入会!”“我也入会!”
    干的好好的农会会长韩老四,突然辞职了,而且,没有商量余地。经过选举,农会会长韩大勒勒车,副会长黄二邪愣、老干闲;武装队长包斯亮,妇委会主任郭大闺女。呼力营子很快便掀起了第一战役的高潮:反奸清算,减租增资,分配敌伪土地!
     辛文德虽然有家难归,可他却不甘心自己的失败。这一天,他带着大马倌,再次找到洮南李树藩。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个人就把什么都商量妥当了“哈哈,咱给他来个前院冒烟后院起火,让共党韩尚志顾得了脑袋顾不了屁股!
     辽吉全省干部大会上,陶铸指出:辽吉省是国民党大军压境,和西满残酷斗争现实挤压出来的一个婴儿。她要么成长成熟,要么被军刀和困难扼杀在摇篮之中。为此,我们必须迅速掀起土地改革高潮!会后,陶铸邓华紧紧握住韩尚志的手:“尚志,白城就交给你了!”之后,上马奔赴四平前线。
    大柳树悬挂着巨大横幅:“扛大旗,扫封建,清算分地!”韩大勒勒车不愧是做买卖的,他把分地悄然改为了“献”地,创造了土地改革的表面辉煌。可当韩尚志再一次来到呼力营子,想总结一下经验时,他失望了,愤怒了,掉泪了。
    那个雪花飞舞的上午,韩尚志令人叹服的“交权审干”,不仅拉开了全区“煮夹生饭”的序幕,也掀起了洮儿河两岸土改运动新的高潮。在那次会议上,新当选的会长老干闲,代表副会长鬼二郭大闺女说:“从今往后,我们就把脑袋别到裤腰沿上,领着大伙儿干革命,奔生活……”
    李树藩突袭鸿兴区政府,制造了血腥惨案。韩尚志带领骑兵刚刚赶到,又接报一百多土匪突袭白城,造成七人伤亡。韩尚志决定“引蛇出洞”。凌晨,土匪刚刚冲进乌兰花区政府,便意识到中了计,骑马站在野地里的李树藩,也很快发现马蹄声越过两翼,把他包围起来了。
    三十二名解放军遭遇土匪王魁武,全部壮烈牺牲。韩尚志带领骑兵连夜追赶土匪。五天五夜,疯狂逃窜的王魁武仍没能甩掉韩尚志。王魁武咬咬牙,拨马奔向了沙力塔拉。这天黎明,正当王魁武憨憨大睡之时,韩尚志神兵天降,可是,匪首王魁武还是逃跑了。
    月亮泡区长骆汉书和农会会长马殿元,被王魁武等数百土匪包围在区政府。二人凭借墙壁精准射击,土匪无奈点起熊熊大火……韩尚志带领骑兵团全力追击,王魁武逃进大兴安岭,并设下重重陷阱等待韩尚志。想不到的是,陷阱成了埋葬他们自己的坟墓。
    一九四七年腊月二十八,乡亲们一齐涌进辛家大院,杀猪宰羊,大吃二喝。到了晚上,就钻进绸缎被窝儿,睡到东方日出,而且,每家还扛回了那么多年货。连门对也换成了“穷棒子入农会死心塌地,听党话干革命一往无前……”
    批斗恶霸地主大会来得迅疾,也来得猛烈。包三憨发言:“为了让孩子沾点儿鬼气,一辈子不受欺负,我狠心把他送到坟窟窿里……”黄富讲了他家木匠铺是咋被辛家霸占的,黄富是咋样变成“黄铺”的……
    农会正忙着分地,已该开犁播种了。一些人为牛具找到老干闲。老干闲一挥胳膊“辛家马圈有的是骡马,你们不是男人呐?”于是,人潮嗷嗷吼喊着涌向一户户辛家。于是,广阔的田野上,响起了吆喝骡马的喊声,敞亮的笑声。
    第四野战军司令林彪,下了火车第一句话就说:“我领兵来了,我要带走一个纵队!”陶铸看看韩尚志,韩尚志道:“请首长放心,您要的兵我保证一个不少!”陶铸哈哈大笑:“尚志,跟林总说话你可要三思啊!”韩尚志斩钉截铁“带不走一个纵队,我把家人脑袋割下来顶数……”
    呼力营子征兵死气沉沉,只有韩英杰几个青年报名。晚上农会开会,老干闲进屋却嚎起来:“完了完了,蒋介石大军推进到长岭了,把分的地都交出来吧,省得人头落地……”人们走了,可第二天,一个个爹妈领着儿子走进农会“报名当兵。”我家孩子也报名……”
    老干闲鬼二和郭大闺女,成了呼力营子最早的共产党员。激烈的掌声中,老干闲说:“从今往后,这一百多斤全交给共产党了!”鬼二也说得利落“活是党的人,死是党的鬼!”郭大闺女说:“一生一世跟党走,上刀山下火海,无怨无悔!”
    温文尔雅的郭秀才,第一次骂了人,就差动手打他心爱的闺女了。原来,村上做军衣军鞋没钱买布了,郭大闺女偷偷把家里祖传的一张唐伯虎名画,拿到洮南兴隆街卖了。可当郭秀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再也没说什么,只是要求闺女以后做什么,先告知他一声:爹不是不懂事理的人!
    “第三次强攻,九月风暴!”老干闲一把扯下头上的帽子 “尚志同志说得明明白白,这是土地改革的第三个战役!”
风暴从呼力营子刮起,伴着萧瑟秋风漫天大雪,不但席卷了洮儿河两岸,也刮遍了浩瀚的科尔沁草原。光辛家就挖出了
三坛子金银财宝,两千块大洋,十三条枪。
高雪儿生孩子,韩老四老干闲等人悉数赶到白城。大雪纷飞的夜晚,辛文德带人包围了呼力营子,他们先拖死了闫群昌和通讯员小高;又把穷苦百姓脱光棉衣,在寒冷和火热中交替折磨和摧残;接着,又把鬼二郭大闺女等民兵绑上扁担,让他们从房顶上往地上翻身……
    藏在家中的韩尚勤,终于借助夜色溜出村庄,奋力跑到白城。老干闲带领队伍火速赶回呼力营子,对辛文德展开围剿。遗憾的是,老干闲犯了一个错误,没等大队人马到达就开了枪,致使辛文德再一次逃脱而去。
李十五秧子的花子房,来了一个拄拐杖的乞丐。这个花子嫌伙食不好,骂花子虱子多,还打人骂人。有一天,花子去洮儿河洗澡,就再也没有回来。向海庙跪着一个黑瘦男人,方丈只得收下了他,取名如意。可如意却独自跑步打拳,上树爬墙。一天,如意还是不见了。
    入冬时节,瞻榆县的一个小村,农会会长焦喜春的姑姑领着姑娘姑爷投亲来了:嫩江老家遭遇了洪灾。姑爷温老六黑黑瘦瘦,却思维敏捷。这年初春,村西杏林万亩花开,村里的瘸子女人和温老六失踪了!直到这时,表姐才哭着说道:这个杀人不眨眼的胡子头,咋能这样啊……
    深夜,王魁武和瘸子女人走进一个农家。在黑洞洞的枪口下,男人和老婆孩子乖乖下了炕。黎明,当王魁武憨憨大睡时,五六个汉子扑到他的身上。死囚牢里的王魁武,提出一个要求:请政府帮助寻找他的老娘——韩夏氏!
    韩老四终于见到了分别几十年的三哥,两人抱头痛哭。辽西那晚分别后,韩国栋便被带到周家大院,成了周大巴掌家的小打。他累死累活,挨打受骂。食堂的高嫂,像娘一样疼他,当他长大后,便和高嫂滚到了一片草地上。漆黑的夜晚,当他们要死要活时,突然传来了粗暴的吼骂声。
    韩国栋二十多岁还打着光棍,因为攒下了钱,周大巴掌把“外甥闺女”嫁给了他,可不久,他就发现东家睡在媳妇身边。第二年,他有了孩子“留住”,可却被周大巴掌给扔到地上摔死了。七天后,他用镰刀割开了女人肚子,又猴子似地跳进了周家大院……
    隆冬,草上飞大柜王魁武,救回个半死的冯老秧子。一年后,马占山包围草上飞,是冯老秧子一枪打翻连长,带人冲出了包围圈,于是,哑巴似的他成了二柜。可是,又一次突围,子弹却要了王魁武的命。那天,他跺脚大喊“都记住,打今天起,我冯老秧子就他妈是王魁武了!”
    韩尚志到监狱看望韩国栋,二人抱头痛哭。韩国栋说:“三伯给韩家人丢脸了,对不起列祖列宗了!”韩尚志说:“是时代的悲剧,才酿成了千千万万人的悲剧。不过,三伯不该乱杀无辜,不该和人民政权为敌!”在韩夏氏坟前,韩国栋涕泗横流“娘啊,儿子向您请罪来了……”三天后,响亮的枪声,宣判了韩国栋的死刑。
    傍晚,四好看找到老干闲,老干闲兴奋极了:“哈哈,你为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四好看终于如愿以偿:在大山里见到了辛文德。几天后,韩尚志带领队伍包围了村子,可辛文德还是逃跑了,四好看也不见了踪影……
    腊月十九凌晨,韩尚志接到布尔古德电话,辛文德一伙人往北行进后,又转而向南猛扑过来。韩尚志和布尔古德的手紧紧握在一起,随后,两片雪雾分别滚滚而去。浓浓的夜色里,辛文德刚刚站到呼力营子墙下,枪声和喊杀声便汇合为密集的包围圈……
    太阳刚刚冒红,洮儿河北岸就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宣判之后,汹涌的黑色铁流,就把辛文德等人活活打死了,并冰冻在洮儿河边。李十五秧子吓傻了,人们却齐刷刷跪在雪地上为他求情。随即,那黑色铁流便簇拥李十五秧子,喊着唱着回了双塔……
    事情真是奇怪,这晚老干闲回家,见六十二笑呵呵站在灯下。“你……咋来了?”“我咋就不能来呐?我还想住在这疙瘩呐……”半个月后的一天,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全村人簇拥着一顶轿子,热热闹闹地把六十二抬到了老干闲家里。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洮儿河两岸成了秧歌的海洋。韩老四兴高采烈地加入到秧歌队里。那一天,韩老四怀揣地照,又到自家地里包了土,才奔到娘的坟前,给娘烧香,给娘磕头,告诉娘家里的一件件喜事。几天后,背上一个简单的包裹,坐上了南下的火车……

    
冷言的其他作品:
该作者尚未发布其他作品!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