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惊悚恐怖
标签:惊悚、悬疑、推理、情感
4935人阅读 收藏
惊悚悬疑电影剧本《三层楼》
类型:电影剧本
作者:木逾石
题材:惊悚恐怖
时间:2015/4/3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剧本大纲
  
  看似阴差阳错,背后皆有因果,遇到过鬼的人,心里都住着鬼。
  
  符秋离做了个梦,梦见了穆春晓,华服浓妆的穆春晓跳下戏台,朝符秋离逼近,涂满油彩的脸,迅速溃烂溶化,变成当初惨死时的模样,将符秋离吓得魂飞天外。
  
  符秋离醒来后庆幸只是个噩梦,不料卧室的门不知何时开了,一个幽灵般的影子静静地站在那里,和梦中那个女人一模一样。
  
  符秋离的尖叫声传至楼下,将五楼的莫不言惊醒,同时被惊醒的,还有四楼的秦川和女友桑桑。
  
  六楼传来符秋离的唱戏声,幽幽不绝地响了大半夜,彻底失眠的莫不言满腹愠怒,楼下的秦川和女友也在议论这个深夜唱戏的奇怪女人。
  
  符秋离夜夜唱戏到天明,莫不言忍无可忍找上门,不料对门的老女人告诉莫不言,据她的观察:符秋离早就被戏子鬼附体了,劝莫不言不要招惹她。
  
  莫不言和秦川找到符秋离工作过的剧团,却得到了相似的可怕答案:符秋离只是个化妆师,根本不会唱戏,和她素来有怨的剧团主角穆春晓惨死后,有人发现符秋离在偷偷唱戏,发出的竟然是穆春晓的唱腔。
  
  秦川回来后,晚上心惊胆寒,等待那唱戏声响起,不料一夜风平浪静。
  
  符秋离华服浓妆,死在家中,尸体被发现时,已经有十几天了,不料失魂落魄的莫不言告诉秦川,他昨天晚上刚刚见过符秋离,符秋离把他家当戏台,当他当观众,漫舞水袖,轻唱一曲……
  
  莫不言劝秦川别再管他的事,符秋离和他结怨已深,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他,他不能把秦川也拖进去。
  
  秦川没听劝,主动找上门,他见到了被恐惧压垮的莫不言,这些日子以来,符秋离的幽魂魅影,无时无刻不在纠缠着莫不言,那张涂满油彩的脸,会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出现在煤气的火焰中、出现在浴室的镜子里,甚至替换了他母亲的遗像……
  
  又一个深夜,浮云遮住残月之际,秦川听到了符秋离的唱戏声,他打着手电循着声音,来到符秋离家门前,门上贴着完好无损的封条,门内传出咿咿呀呀的唱戏声……
  
  秦川深吸一口气,推开那扇门……
  
  桑桑以为,经过这次惊吓,秦川会知难而退,没想到秦川反而做出决定,要夜宿莫不言家,和他共同面对恐惧。桑桑追问原因,秦川有苦难言。
  
  莫不言不肯让秦川冒险,秦川无奈之下袒露内心秘密,他告诉莫不言,自己曾经做过一件悔恨终生的事,在一个可怕的夜晚,他被恐惧打垮,抛下那个来投奔他的女孩,逃之夭夭……
  
  这个女孩名叫安息,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和秦川在网上认识后,两颗心渐渐靠拢。安息遭到好友背叛,情绪异常低落,秦川拼命安慰安息,承诺永不背弃她。
  
  安息来见秦川,却误入怨魂坡,迷路的安息联系上秦川,秦川飞速赶到时天已黑透,他的手机里传来安息最后的声音,她尖叫着有鬼,向秦川发出呼救。
  
  秦川壮着胆子闯进怨魂坡,吓破胆子逃出怨魂坡……
  
  安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秦川从此背上沉重的十字架。他告诉莫不言,不洗刷那段耻辱,他根本看不起自己,更别说坦然面对桑桑,他之所以来莫家,挑战恐惧底线,就是为了战胜心魔,实现自我救赎。
  
  秦川走入了莫不言的生活,他跟着莫不言来到他常去的小饭馆,见到了温婉平和的饭馆主人于嫂,他从相册上看到了莫不言美丽的妻子,却得知这枝出墙红杏从来没爱过丈夫……
  
  秦川和莫不言酒逢知己,两人开始以兄弟相称,酩酊大醉之余,两人同床而眠……
  
  ……一个幽灵般的身影,出现在床前,在黑暗中静静地站着,缓缓伸出手,伸向熟睡中的秦川……
  
  秦川醒来时听到了唱戏声,声音竟然来自床对面的衣柜里,拉开柜门的那一刻,秦川全身血液都凝固了,反射着月光的镜子里,竟然有一张色彩斑斓的脸……
  
  经人指点,莫不言和秦川找到法师林某,林法师来莫家做法捉鬼,不料半途却持剑轻舞,咿咿呀呀地唱起戏来……
  
  莫不言再劝秦川,要他远离自己,以免引火烧身,秦川进退两难之际,接到单位出差通知,如释重负。
  
  从外地回来,再见到莫不言,秦川有了不寒而栗的发现,他发现莫不言变了,变得古里古怪,那个女人的阴魂,藏进了他的体内。
  
  为一探究竟,秦川夜宿莫家,他蹑手蹑脚来到莫不言卧室门口,偷偷把门打开一条缝……夜深时分鬼现形,他会看到什么呢…
  
  过度的惊吓让秦川高烧不退,幸亏有桑桑的精心照顾,才转危为安,清醒后他得到了莫不言惨死的噩耗,在那个月光惨淡的夜晚,莫不言用头撞破了玻璃,脖子架在孔洞上,颈动脉被割破,失血而死……令警察百思不解的是,他为什么不把脖子缩回去止血自救,反而任由鲜血流干呢……
  
  只有秦川明白,在莫不言身后,有比死亡更令他害怕的东西,让他宁肯去死也不愿回过头去面对……
  
  秦川变成了惊弓之鸟,但那支离弦之箭还是射向了他……
  
  桑桑在梦里与符秋离相遇,符秋离举着灯笼,幽幽红光中,教桑桑唱戏,梦醒后的桑桑,竟然真的学会那几句唱词了……
  
  第二天夜里,桑桑又做了这个梦,和昨晚一模一样的梦,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唱词,唱词是接着昨晚那一段的……
  
  两人把菜刀放在枕头下,希望用这个古老的办法镇鬼辟邪,不料桑桑在梦中被符秋离掌掴,醒来后面颊上竟留着五条指印……
  
  桑桑决心坦然面对,她平静地对秦川说:她不相信邪能胜正。当晚桑桑一夜无梦,但更可怕的事正在到来……
  
  早上,秦川轻手轻脚地洗漱,生怕惊醒酣睡的桑桑……随着关门的声响,桑桑突然睁开了眼,目光深不可测……
  
  桑桑的变化没能瞒过秦川,她做菜口味变了,生活习惯变了,她偷看戏曲频道,将音量关到最小……
  
  恋人间总有一些交往细节,是不为外人所知的,秦川以此试探桑桑,桑桑果然露出马脚,秦川终于不得不相信,她最爱的桑桑,已经变成亡灵寄居的傀儡,自己时刻身处危险之中。
  
  深夜,秦川在阳台抽烟,从卧室门口探出一张脸,无声无息地窥视着他,那是一张色彩斑斓的戏曲脸谱,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女人的脸……秦川回过头去, 那张脸迅速缩了回去,只剩下月光照亮的门框……
  
  秦川在噩梦中被符秋离掐住脖子,醒来后竟然真有一张粉墨重彩的脸,在咫尺间静默地窥视着他……秦川惊恐到极点,他也分不清是噩梦还是现实了,发疯般猛推那个人,那张脸消失了,床下却传来桑桑的惨呼……
  
  符秋离操控桑桑的肉体,上演着猫戏老鼠的游戏,秦川承受着难以承受的恐惧,坚守着必须坚守的东西,他决不能抛下桑桑不管,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该来的迟早会来,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借着停电后的彻底黑暗,桑桑偷偷从背后向秦川接近,一道突如其来的闪电,映亮了那张色彩斑斓妖艳无比的脸……
  
  逃出来的秦川彻底崩溃,瘫软如泥任雨水浇淋,爬起来后往前狂奔,很快消失在茫茫雨幕中……
  
  秦川去而复返,踏上救赎之路,面对附体凶灵,发出最强之音:哪怕这里是地狱,我也要跳进去,因为我爱的人在这里!
  
  桑桑受到感化,取出几页信纸:一封信,解开三层谜;三个鬼,皆因一念生……
  
  因怕而生的鬼、因爱而生的鬼、因恨而生的鬼……
  
  符秋离爱戏成痴,却因为出水痘,脸上留下疤痕,只得改做化妆师,但她恋戏之心不死,一直在偷学穆春晓唱戏,被穆春晓发现后,遭到恶毒嘲讽,穆春晓以此为把柄,肆意欺辱符秋离,符秋离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在穆春晓的茶杯里放上迷幻类春药,穆春晓在戏台上化身脱衣舞女,羞愤之下投井而死,符秋离害人害己,心中所藏之鬼影,以幻觉形式出现,刺激其心脏,终取其性命……
  
  莫不言查出符秋离的秘密后,本待将真相告知秦川,不料先查出身患绝症,他放不下只有一个女人,是她给了他异性的关爱,给了他家一般的温暖,给了他做男人的幸福,这个人就是于嫂,于嫂最大的心愿是在城市拥有一所房子,莫不言决心以将死之身,助最爱的女人梦想成真,他的计划是利用符秋离这件事,让自己的房子成为一座闹鬼的凶宅,于是一场自导自演的鬼戏登场,倒霉的秦川身不由己充当了见证鬼魂的角色……
  
  莫不言对秦川心存愧疚,临死前给秦川留信,解释其中缘由,恳求对方原谅,不料信落入桑桑之手,恐惧由此接力传递,原来桑桑不是别人,正是被秦川害惨的安息,由于秦川临阵弃她而逃,她被装鬼的歹徒强暴,她留在秦川身边,一心只为报复,秦川既然因怕鬼因恐惧而逃遁,她偏要变成鬼向秦川讨债,让他承受更致命的恐惧……
  
  所幸秦川这次做出了和在怨魂坡完全相反的选择,也为他和安息的未来保留了一线生机……
  

    
木逾石的其他作品:
该作者尚未发布其他作品!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