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原创广播剧
标签:杀手 爱情 古风
126人阅读 收藏
暗杀疏影—阿娅
类型:广播剧
作者:未晓
题材:原创广播剧
时间:2015/12/19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3千字以上,2万字以 暗杀疏影-阿娅
一身劲装的阿娅斜倪着那应被她称之为父亲的男人在血泊中抽搐,挣扎。
“谢谢,思燕……”阿娅一怔,手中的剑立马被颤抖着握紧,指节泛白。十年了,原来还是记得这个女儿的呢,“我叫阿娅!你忘了么?思燕早就死了啊……”阿娅边说边踉跄着向门外走去,留下冷冰冰的声音满屋回荡。
门外双手交叉在胸前的男子斜靠在门框上,用看似随意的眼神扫了眼她,缓缓问道:“不后悔吗?”“后悔?跟你一起杀过这么些人,你见我后悔过么?”阿娅冷冷的回答,手却依然握紧剑柄,似乎还带着轻微的颤抖,男子见她嘴硬,眼角微微上挑,语气却透露出关切:“但这次,不在任务之内。”阿娅瞥一眼他,微有些怒了:“席诺,平时不见你说什么,今天怎么这么多话!”说完足尖点地,消失在街角,叫席诺的男子叹口气,紧张地跟了上去。
十年前。
漫天的大雪铺满了清冷的街道,虽是已到中午,但寒冷的天气也让大家不敢出门,街道上,人迹罕至。小小的女孩子裹着破烂的冬衣,艰难地在雪地上走着。眼角还挂着泪珠,小脸被冻得通红,耳边阿爹的大骂还依然清晰地回响,只好抱了酒罐往酒馆走去。被冻得快要失去知觉的手贴着冰冷的酒罐变得更加冰冷刺骨,而紧闭的酒馆大门才更让她觉得寒冷几乎快要贯穿了她的身体,“没讨到酒就别给老子回来!”阿爹的话让她不敢往回走,瑟瑟发抖的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寒冷的风呼啸而过,夹杂着毫无温度的雪花。只好低着头紧闭着眼努力地不让眼泪流下来。
“呀!”女孩子突然被飞来的雪球砸中,踉跄一下,险要跌倒,雪球里裹着的石子划破了她的皮肤,额头上的温热的血慢慢沿着耳边头发流下来滴入雪地,绽开一朵血花。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吧!这种没完没了的欺凌。
“小叫花子又来讨酒了!”“那个脏兮兮的样子,李掌柜能给她赊点酒已经是格外开恩了!”穿着华丽冬衣的男孩子们边玩着雪边嘻嘻哈哈地如往常一样嘲笑着。也许对男孩子们来说,这依旧只是与往常一样的玩笑,而对被欺负了无数次的女孩来说,已经忍无可忍。女孩猛地转过头,双眼通红地看着眼前张牙舞爪的男生们,人群愣了一下,但一想到平时的她一向一声不吭便继续嘲笑起来,突然,女孩似是发怒的小兽般,疯狂地冲过来,丢掉手中的酒罐扑到一个小男生身上,胡乱撕咬扑打,其他人一看到这架势一时间有点吓蒙,继而看到自己方有人被打了便仗着人多一起扑了上去,扭打成一团。女孩子虽然力气不大,但此刻像是受了什么极大的委屈,如同发狂了一般,疯狂的对身边的人伸出利爪。男孩子们渐渐被这不要命的打法吓住,边大声骂着边慢慢散去。最后只剩女孩紧握着带血的拳头重重的喘着气,殊不知,这一切看起来只是孩子们的闹剧的情景,却被一旁一身素白,平静地撑着伞的身影悉数看了去。
十字路口旁,撑着伞一直只是安静地看着的人,突然缓慢走上前,对着低着头不住的颤抖的女孩轻声问:“愿意跟我走吗?”女孩一怔,抬起头看询问的人。红色的伞下,英俊的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美得如同天神一般。良久,女孩重重的点头。“那好,从此以后,你的名字叫阿娅!”撑伞的人淡淡地说道,轻柔地牵起她的手缓缓转身,向前方走去,身后留下两串长长的脚印。
“那时候,我还以为公子是个什么王公贵族什么的,怎么都没想到却是个杀人如麻的杀手,那样温婉如水的人。”阿娅斜靠在树旁,轻描淡写的说着,轻抚着手中的剑。席诺坐在树下,手拿着一块布,仔细地来回擦拭剑身,淡淡地回答:“越是温柔的好人越是要提防,课上柳师傅不是说过么!”阿娅瞥了他一眼,不悦地说:“就你功课好,回回都第一,话说你怎么不杀了上次跟你对决的冷奎,比试场上死个人,在我们这里再正常不过了吧!”“我对他并无仇恨”席诺依旧冷冷地答。阿娅白他一眼,“你是没有仇恨,他可是为了这武杀第一名恨极了你,一心只想杀了你呢!你是不是忘了,在我们这里,同情,可是最要不得的东西”“课快要开始了,公子的课。”说完席诺不管阿娅在后面的大呼小叫,快速向前走去。
这里居于山崖之间,从层层叠叠的山林草木中开辟出块空地来,十几间木屋错落有致,大大的空地两旁摆满了各种武器,被踩得平整的地上总是血迹斑斑。就是这隐于山水之间毫不起眼的地方,练就了一批又一批闻名于世的杀手。这里的训练者大多都是十几岁左右的孩童,多半无父无母,孤苦无依。了无牵挂,是杀手最基本的条件。他们每日的生活就是没完没了的训练,学习各式各样杀人的方法,只为了通过各种关乎生死的考验最终成为朝廷各位官员争权夺利的最优秀的暗杀工具。
成为一名合格的杀手,不仅只是通过哪些平时的训练与测验,在学习到18岁,或者达到一定水平时,需要通过最后一次的生死考验方可成为真正的杀手,而最后的这个考验,残酷得不亚于相互屠杀,名曰:生死劫。走出来的人寥寥无几,而恰恰因为如此,能从那最后一次考验中走出来的人多半盛名于天下或成为优秀的杀手。在这里学习着的孩子们与世隔绝,父母早亡。早就从不知亲人朋友为何物。成为优秀的杀手,如何杀死对方才是他们每天考虑的问题,杀戮,是他们唯一的信条。无情,争夺,才是这里最受欢迎的词汇。
“准备好明天的生死劫了吗?”阿娅转过头对着训练场旁默默发呆的席诺问道。席诺听言回过神来,淡淡回答:“准备?准备好方法杀死自己的同僚吗?”“你该明白的,这是被称为宿命的东西。“阿娅面无表情的盯着席诺,一字一句地回答。席诺没有作回答,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后,转过身眼神无光地看着不远处一大片的森林,眉头紧锁,层层叠叠的树枝下,似乎可以看见与绿色森林对比强烈的猩红血液和森森白骨。
隔日,一片广袤的森林边,神色淡定的公子立于一旁,脸上挂着招牌微笑。在读完所有人早就熟知于心的规则后,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所有的学生们都冲进了森林开始寻找最好的藏身地和自认为比自己逊色的对手,夺取对方的暗器和武器,包括性命,拿到生死劫的冠军,成为最好的杀手。
三日之内,谁胜谁负,谁生谁死,一切便都明了了。
这种时候,想必任何人都是神经紧绷的,得时刻注意着自己身边的变化。丝毫不能懈怠,心里十分清楚的明白,稍不留神就会被昨日还是同窗的人夺了性命,况且大家长期相处下来都知道自己的同伴是何等实力。常年冷酷的训练,让他们尽管还带着稚嫩的脸上有了对生死的淡漠,可以迅速的对着昨日还是同伴的人伸出利刃,毫不犹豫!
阿娅自进了森林后,就迅速找到一块十分隐秘的地方藏起来。对于她这种什么成绩都只是中等的学生,能活着走出去,就是她最大的希望。窝在层层灌木中间,阿娅静静听着时而传来的一两声惨叫,时而出现在身边轻轻脚步声,摈着呼吸皱着眉,紧握着兵器,绝不敢掉以轻心。
看来我的藏身技术是很好的,阿娅心里这么想着。已经到了第三日下午,三日都不曾进食的阿娅此时已经有点头昏眼花,出于谨慎,阿娅不敢走远觅食,所以才安然无恙地撑到了今日。她蹑手蹑脚慢慢向森林边的指定地点挪动,依然是一刻也不敢放松,因为心里十分清楚,出口才是最危险的地方。小心翼翼地走到出口处,扒着枝叶往外看,却只有席诺一人提着剑,伫立在那,神色平静。阿娅朝四周看了看,跳了出去。
席诺听见有人,瞬间握紧了手中的剑。见是阿娅,脸上浮现出一丝喜悦,却转眼就被冷酷代替。
“我没死,意外吧!”阿娅先开了口。眼睛向席诺的腰间看去,三把剑,看来收获不少,阿娅看着神色紧张的席诺突然低下了头,呆呆的看着地上的草,语气里溢满了悲伤“我知道我很难活着出去。席诺,这十年来,能认识你我很开心,我知道杀手是不可能有朋友的,这十年来的陪伴,已是我今生最大的收获,既然今日注定是死,我希望是死在你的剑下。”说着,就快速地向席诺伸出了剑,却被席诺迅速挡下,两人的兵器终于指向了对方。阿娅每一剑都是用了全力,似是逼着席诺出手,席诺却只是躲避,没向她刺出一剑。两人正激烈对战之时,突然,从旁边丛林中闪出个人影来,剑光一闪,直直地就向阿娅后背刺去!原来是一直埋伏在一旁的冷奎。阿娅还没来得及反应,剑尖就已达她后颈,阿娅心下一凉。
面前的人身形一动,已到达阿娅后方,挡下那一剑并出招,速度之快,令人咋舌。阿娅足尖用力向后倒去,并拿出了随身的暗器吹箭……
冷奎捂着血淋淋的伤口倒下之时,面前修长的身影也随之倒下。
席诺倒在地上,冷冷的看着一旁拿着吹箭的阿娅,沉默许久,终是慢慢开了口。“你早就知道有人埋伏于此,所以那一剑你明明能躲过却没有动,是因为知道我一定会救你的对吧!”席诺平静的说着,和平日里淡淡的语气并无两样。阿娅闻之一愣,说道:“既然知道,为什么要救我呢?”“我不救你,你真的会死。”席诺小声的慢慢说完闭上眼,不再看她。阿娅慢慢走过来,坐在席诺旁边,拿过他身上的兵器,小心翼翼的别在腰上。整理好衣服,微微舒了口气。转而看了看远处的夕阳,橙黄的霞光打在脸上,有暖暖的感觉。转过头看趴在地上的席诺,闭着双眼,脸上没有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阳光透过他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皮肤上洒下一片暗影,阿娅突然没由来的感受到一股奇怪的感觉在小小的心脏里蔓延开来。
阿娅拿到冠军,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而席诺虽成绩不高,但也成功毕业,凭着他优秀的实力,他和阿娅一起成为了尚书大人的部下。
第一次的任务,没有太大难度。昏黄的室内,满身囊肉的中年男子在席诺面前徐徐倒下,一丝不挂的肥硕身体让坐在一旁的阿娅一阵恶心,床上的女子早已没了生气。阿娅嫌弃地看了一眼倒地的男子,继而转过头对着席诺说道:“果然用不着我出手,处理完之后……陪我去个地方好吗?”席诺微微愣住,不过见天色尚早,点了点头。
一排青砖黛瓦的民舍尽头,是一间早就已经破破烂烂的房子。门没了锁,斜斜的挂在门框上,虚掩着。如果不是里头时不时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叫骂声,没人会以为这个房子还有人住着。阿娅慢慢打开虚掩着的门,走进去。席诺环着双臂靠在门框上,静静等着。
“哎呀,李掌柜,我说了我会还钱的嘛!”破旧的木板床上,醉眼醺醺的男人,含糊不清的说道,身下的木板因朽坏发出难听的吱呀声。“又是喝到连人都不认识了么?”阿娅面无表情得说着并抽出了腰间的剑……
轻微的两声呻吟后,一切便归沉寂。
送回手中的剑,阿娅眉头紧锁,步伐凌乱地走出门去。手紧握得指节发白,努力不让自己颤抖,面对席诺的质问时也努力让自己冷静,本以为已经冰冷得没有任何感受的心,却在此刻撕心裂肺的痛起来,胸间细细密密的疼痛让阿娅无法招架,便急忙怒斥了席诺,逃也似的离开。
“从此你就是一个人了!”那颗胸间跳动的心这样告诉自己。黑暗中,紧抓着被子努力蜷缩的阿娅冷笑了声,“一个人,一个人不好么?了无牵挂,才最适合现在的自己吧!”阿娅这样告诉自己。并努力的想要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轻微颤抖的身体却告诉她难以做到。黑暗中,似是传出了什么声音……
“吱吱吱…”破旧的织布机发出瘆人的声音,织布机前坐着面容清瘦却依然美丽的妇人,微笑着望着自己,“燕儿……”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轻声呼唤着。瘦弱的身体裹着粗糙难看的麻布衣衫,一双枯槁的手爬满难看的皱纹,拇指上裂开的伤口一滴一滴地淌着血。突然粗暴的声音传来:“快还钱!不然杀你全家!快还钱!”震天响的怒吼声在狭窄简陋的房间里窜来窜去,美丽的妇人神色立马变得紧张,因劳作变得不成样子的手又开始在织布机上忙碌起来,渐渐地,手开始流血,暗红的血珠滴落在地上变成可怖的样子四处流散开来,吞噬着一切。阿娅急忙伸出手去,想抓住还在劳作的妇人,伸长了手,却怎么也抓不到,而妇人的身影越来越远,阿娅急忙大喊,却发现怎么都喊不出声。越来越着急,越来越害怕,想挣扎着上前,却怎么也动不了……“娘!”终于挣扎出声。
猛地睁眼,才发现自己的房里,躺在床上,满脸的泪,一身的汗。而席诺焦急的脸却突然出现在眼前,“做恶梦了?”是从未听过的温柔的急切的声音,看着这样的他,有一瞬间的晃神。许久,凌乱的呼吸渐渐平静,定了定神,换上原来那副冷漠的表情,故作冷静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是有什么紧急任务么?”席诺不以为然,眼神暗了暗,撇向别处。“没什么,就是想来看看你而已。”依旧是温柔的声音,阿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还在梦中,掐了掐胳膊,疼痛却告诉了她这是现实,是比梦还梦幻的现实。阿娅盯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害怕说什么惊扰了这情景。半晌,他犹豫不决的声音传来:“我要走了,你……”他转过来看着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走……走了?去哪?”阿娅的大脑一时间完全不知道如何思考,只能愣愣的盯着他。期待着他的回答。最后,他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缓缓的站起来向门外走去,脸色苍白。她睁大了眼看着他静静的离开,渐渐伸出了手,但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里,始终没有回头。停滞在空中的手,终是什么也没有抓住……
阿娅成为杀手后杀死的第一个人,是她的父亲。而第二个要杀的人,是她自认为世界上唯一与她还存有一丝关系的人。
手心里紧捏着的暗杀令早已经被汗水浸湿,阿娅抱着剑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本就不该存着那点希望的不是么!希望于我们这种早已出卖了生命的人,从一开始就是不存在的啊!”阿娅苦笑着这么告诉自己。拼了命的用冷漠包裹那颗努力跳动的心,一丝一毫,冷若无情。良久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强烈的风呼啸着从自己耳边经过,阿娅眉头紧皱,脸色渐渐苍白。公子的话不受指使的通通钻进她的耳膜。“杀手,往往选择不了自己的命运!一个背叛了的杀手,于我来说,就没有了任何价值,甚至还有了一丝威胁。所以,我想这一切,最好由你去结束。”
陈旧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阿娅看着门里眉清目秀的男子,几日不见,稍许瘦了些。席诺似是早就猜到,脸上毫无惊讶。看着面前的人,脸上甚至还带上了点喜悦,无意识上扬了嘴角,眼神温柔得要溢出水来。阿娅看着这样的席诺,霎时间从心底里升起一股压制不住的委屈,瞬间淹没了理智。心狠手辣的杀手顿时像受了莫大委屈的小孩子一样,低下头哽咽起来。
“为什么?为……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要留下我一个人!你知道,无论如何我也会找到你的!”
“傻瓜!”
席诺抓住阿娅的肩膀,一把搂入怀中。阿娅顿时大脑一片空白,不觉停住了哭泣,身体僵硬,像个木偶般倒在席诺怀里,不知所措。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公子会让你来的!我就知道公子一定回成全我们的!只有……这样,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一起啊!傻瓜!”席诺激动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阿娅突然发觉,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意倏地从脚底升起,流遍全身,将小脸烧得通红。
“席……诺?”阿娅看着席诺满是疼爱的神情,紧张的不能自已。
“席诺!”阿娅终是像明白了什么般,将手抱得更紧……
全世界的寒意似乎都在那一瞬间,冰雪消融。
静的出奇的房间里,空气仿佛都是凝滞的。公子一身素白,立于桌前,桌案上平铺着一幅美人画像,画像看上去是许多年前的,薄薄的纸张泛出一丝陈旧的黄色来,然而陈旧的气息却丝毫抵挡不住画像里女人的出尘姿色。眼波灵动,超凡脱俗,美得让人窒息。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渐渐地抚上画像里女人的脸,重重的叹息声打破了房里久久的宁静。
公子冷冽的声线回荡开来,语气里尽是悲拗沉重,与往日平静随意的他判若两人,不禁让人心中一惊。“青箬,不知不觉,你离开我已经十年了啊!你看见了吗?那个十年前,眉眼像极了你那个小女孩,如今,也得到幸福了呢!青箬你看,他们是不是很像十年前的我们?只是那时,你怎么就离开我了呢?这除了冷酷还是冷酷,除了杀戮还是杀戮的世界,我该如何继续走下去啊!青箬……”
陈旧如时光无情般划过的黄纸上,印了一滴泪痕。





    
未晓的其他作品:
该作者尚未发布其他作品!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Copyright © 2003-2011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剧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