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农村
标签:励志 监狱 生活 青春 农村
1954人阅读 收藏
《罪城》
类型:电视剧本
作者:杜修言
题材:农村
时间:2015/12/27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3千字以上1.作品名称 《罪城》
2、作品类型 励志 青春 犯罪
3、作品简介 人性与兽性此消彼长,道德和伦理交织碰撞,读懂《罪城》也就读懂了人性。
4、角色特征 木英华:社会最底层的劳动者,在经历了婚变、火并黑社会、创业、复仇、入狱等一系列的人生经历之后,终于涅槃重生。
石海:企业家。从白手起家,到煤炭业的翘楚,再到一夜破产,为了还清债务选择了一条盗墓的不归路,最终落了个自尽殒命的下场。
木老犟:木英华的父亲,一个最普通的中国农民,却演绎出人性的伟岸。在利益和道德面前,在生与死之间,他义无反顾的把人性升华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5、故事大纲
起因:在木英华的婚宴上,新娘田菊的姨妈因为受到冷遇,便坐地起价,临时变卦强加木英华几万的彩礼钱。木英华一家在困难的时候,石海及时帮助他们解决了问题。而这,却为以后木英华和田菊的婚变也为整部书买下了伏笔。
木英华为此冷落于田菊,田菊为了还上这几万块的彩礼,便把石海赠与他们的镯子偷偷卖了,她不知道。这镯子竟然是石海盗墓所得。
其实,田菊之所以和木英华成亲,是因为木家有一手治疗肾结石的秘方,而田菊的父亲却虽然醉心于医学研究,却是个唯利是图的人。

经过:石海带着建发来到自己的煤炭企业,并给他安排了较好的工种。可是,建发却染上了赌博的恶习,并且欠了高利贷。他不知道,借贷的一方竟然是石海在煤炭业的竞争对手,于是,建发便成了他们安排在石海集团的一颗炸弹。

木英华在饭店里,及时制止了黑社会对服务员小西的猥亵。结果黑社会大动干戈,约战木英华。木英华在南河溜子以一手残废的代价一战成名,重创了黑社会头子霍兵。于是,小西对木英华有了好感。
田菊终于盗窃了木家的秘方,田菊的父亲便在县城开了一家门诊。省市甚至国家一些知名教授慕名而来。谁料,在开业不久,竟然治坏了人,而木老犟却为他及时挽回了颓势。

高潮:木英华的大哥木英雄在救人的时候,却被车碾压成残疾。而肇事者却是小西的哥哥。而此时木英华已经离婚,正在疯狂追求小西的时候,小西的哥哥却为了偿还木英雄的医疗费,而把小西强行嫁给了一个年过半百的老板……
石海的煤矿屡屡死人,最后才查明,竟然是对手在搞不正当竞争,在井下杀死矿工,却污赖成矿难事故,以图打垮石海。就在石海揪出凶手的时候,建发却偷偷地将人放了……
木英华无意间得知,当初石海用卑鄙的手段,白手起家而当上了县里煤炭界的翘楚。而他的卑鄙,却害的自己朋友苏暖年一家家破人亡。一边是自己的朋友,一边是对自己有恩的石海,木英华面临着艰难的抉择。
苏暖年的妹妹被人强行接客,木英华为了救她,便求助于石海,石海得知是苏家后人,为恕罪过,也不遗余力。而就在他们处心积虑营救的时候,苏暖年的父亲却被石海的竞争对手利用,一招将石海的公司打败并使其破产。一无所有的石海为了东山再起,干起了盗墓的勾当,却被建发暗里报警,结果走投无路,跳楼身亡。
为了给石海报仇,木英华重伤了建发,结果被判刑三年。在监狱里,木英华竟然又遇见了自己的死对头——当年的黑社会头目霍兵……
结局 : 随着十八大的召开,中央在确定了以习近平主席为核心的领导班子,迅速掀起了一场“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反腐风暴,田菊的姨夫等一干蛀虫被拿下。田菊的姨妈也被单位除名,在回老家时,儿子不幸落水,而路过的木英华的父亲木老犟义无反顾跳入水中,将其救起,自己却沉入了湖底……
在监狱服刑的霍兵屡屡为难木英华,却未能奏效,最后恼羞成怒的霍兵便计划越狱。而木英华却在无意之间得知了他们将要越狱的消息……
第十章

兵者,诡也;商道,奸也


就在英雄英华兄弟俩刚刚进入事业的初始阶段,准备在人上的舞台上大展身手的时候,石海却遭遇了人生中仅有的一次滑铁卢。而就这仅有的一次失败,却葬送了这个商业奇才的一生。
从帝豪回来后,石海的心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是因为救了苏凤山的女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没理由纠结。是冯建民的挑战让他胆寒?笑话,对这一个稀松的只会纸上谈兵的对手,他还没兴趣。那他为啥有这种莫名奇妙的预感?他也说不清,只是觉得这种预感很强烈。
就在第二天,他在冯建民矿上的探子来报,冯建民忽然停止了城西矿的全面业务生产,却调集大量的重皮半挂,源源不断地从外地开始往城西矿调煤,而那探子确实也有一套,居然查出了煤源的由头,山西。
石海紧急召开了科长级以上的研究会,分析原因研究对策。
事实证明,三个臭皮匠的确胜过诸葛亮。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之后,得出的结论是,国家煤炭部兼并零星小矿而导致了煤炭价格上调前夕的短时间内的动荡下滑,因为那些过剩的残留的小矿资源亟需处理。就像临死之人的回光返照,然而以后必定会大幅度的反弹。当然他们的这些自以为高明的推论和冯建民的前期推论是一样的。如果没有苏凤山的更加深远的沙盘推演,冯建民是无论如何也不敢与石海相斗的,因为那结果只有一个,败!从战术上,或从资金上。这几年石海凭借一路顺风的城南矿,早已挣得庞大的资产,有人估计,他除了纳税和维护正常的矿务设备,应该积累了不下五千万的雄厚资金。五千万,半个亿。换成整捆的万元人民币,也得十几个人抬才能抬得动。
这难道就是在帝豪会所冯建民为了与自己定下契约而使出的杀手锏么?哼,你也太小看我石海了。在半年内的利润产值比我翻一番?笑话,我石海可是火车头上的麻雀——耐惊耐吓的。你知道囤积居奇,我也不是傻子。石海后知后觉。
据石海安置在城西矿的探子透露,冯建民这次可是花了血本,共征集了五十来辆大车,源源不断的从山西往城西矿调煤。才五十辆?那可不够,与冯建民斗了十几年的石海知道冯建民比较谨慎,有些前瞻后顾,这是优点,同时也是缺点。就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怎么成大事?但石海不同,要玩就玩大的!玩就玩的过瘾!你才征集了五十辆?太少,我弄二百辆。二百辆车是什么概念?整个北环也盛不下。奉安县的车辆远远不够,那咋办?从外县征,不想来?运费上面说话。没人给钱有仇。山西的原煤价格与奉安现在的煤价相差三百多,一吨运费从原来的一百元涨到现在的一百五多,自己一车还挣几千块呢,值!我倒要看看,你冯建民有什么样的本事能吞下我得城南矿!
最先感到事情不妙的事古尔德。这个与石海一样从最底层的井下工一步一步爬到这个位置上,那是绝对的实力派。因为他的工人在这一个月忽然闹起了情绪,原因很简单,发工资的日期延误了。因为矿上的财政出现了赤字。这是一个可怕的事实。古尔德以敏锐的眼光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老石,我们是不是落入了一个圈套?”古尔德从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延迟工资这件事,财务肯定上报了石海。要不然关乎民心这么大的事,石海肯定早给财务拍桌子了。
石海也是奇怪,他之前一直暗暗的笑话冯建民的工作效率,自己所有的储煤场里早已堆满了像一座座金字塔一样的煤山,而冯建民那边稀稀拉拉的进度令石海一度不耻。难道真的是冯建民给自己系了一个套子,等着自己往里钻?可就算是套子,也看不见死扣,毕竟这么多的煤已经摆在了自己的煤场里,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黑金啊!那问题在哪里?唯一的对策就是静观其变。冷静,冷静。
但冷静分析的结果是,马上卖煤。而且以清仓的手段。价格自然要比本地煤价略微低个头。然而,就在大小车辆簇拥而至疯狂抢煤的时候,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了。城西矿竟然以与山西原煤煤价持平的价格开始销售,甚至连运费都保不住。这是什么逻辑?赔本赚吆喝?恐怕连吆喝也赚不到!一时之间石海倒不清楚冯建民的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客户一窝蜂的奔城西矿去了。
石海不禁问古尔德:“老古,他们这是什么战术?赔本甩卖可是商家大忌啊?”
古尔德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冯建民搞什么把戏。但他知道一点,你的碳卖完了总该买我们的了吧。他们现在唯一只能做的就是等,等冯建民赔本卖完这些碳,我看你还有什么经儿可念?然而,他们错了,彻底错了,还没等冯建民的碳卖完,从国外进口的原煤已经迅速的补充了中国大半个市场,价格甚至比山西的原煤价格还要低出一大截。与煤炭相应的股市每日以十几个点的百分点的速度下跌,几天不到,就已经触及到了崩盘的底线!
这样以来,石海的煤再也无人问津,当然,除非他也像冯建民一样,以亏本的价格售出。但,他不比冯建民只有几万吨的碳,他这可是几百万吨的煤炭啊,他得亏多大的本?
在这一夜之间,冯建民以极小的代价重创了石海的城南矿。石海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黑金帝国顷刻间分崩离析、土崩瓦解!虽然距离冯建民的半年之期尚远,但城南矿已无可辩驳的输给了冯建民。城南矿插上城西矿的大旗倒不一定,但石海这个脸是丢到家了。两个月过去了,曾经热闹非凡红火一时的城南煤矿一时间人员凋落,车少人稀。历史以极大的讽刺手法导演了这场戏。石海在苦苦挣扎至辉煌的人生顶峰的时候却又回到了一无所有的原点。真是天大的玩笑!那庞大的煤堆早被一伙工人贱价处理折合了工资。剩下的只是大片的黑色狼藉。矿井上曾经迎风飘扬的红旗此时也耷拉着无精打采的脑袋,毫无生机的左摇右摆。就在这最为困难的时候,除了两个人外和几个保卫科的保安外,所有的人都舍他而去。成王败寇,何况石海已经无力回天。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现实与残忍。这两个人一个是古尔德,一个是建发。古尔德不能走,他还要扶持石海重新站起来,从最底层起来的井下工的友谊是坚不可摧的,他相信石海有能力东山再起,而他也确实有帮石海东山再起的能力。什么?钱吗?不,这个煤矿再重新以傲人的姿态站起来,那需要的不是一个小数目,古尔德没这个能力。但是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绝密手艺。而这个手艺的来钱之快,令煤矿也不能望其项背,不过倒没煤矿来的那么细水长流。建发的留下,则是为了一个不知道能不能兑现的承诺,因为建民说过,只要他能协助自己搞倒石海,那城南煤矿就会有他一半的股份!这个诱惑不可谓不大,而事实证明建发也确实抵挡不住这个诱惑。本来,此刻的石海已是败局,可冯建民知道,眼前的这个对手实在太强大,他败中求胜的韧性大的很,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所以要防止石海集团的意外复活。杀人杀个死,送佛到西天。小心谨慎,在这里得到了成功的验证。而事实也证明,最终也就是这个石海曾经要一心想培养的对象建发把他直接拉下了万劫不复的地狱。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在三百六十行之外,却有一个更加神秘的行当,这个行当自古为人所不耻,但它仍然以顽强的姿态生存,并且在近年来大有异军突起之势。这个行当拥有的神秘与刺激令人一经插手便欲罢不能。就,是盗墓。古人把曹操奉做盗墓的祖师,是因为他能让士兵以充斥军饷而名正言顺的去挖掘墓葬,并冠以这些盗墓者一个有头衔的称谓:摸金校尉。曹操大张旗鼓的挖掘墓葬,给后人树立了一个学习的榜样。尤以大军阀孙殿英为最,竟然盗取了清十三陵慈禧的坟墓,也可算是把这一项为人不齿的行当推到了极致。而古人凭借着超凡的智慧,硬是把这一行当做的风生水起,且看这从古而今逐渐演变来的盗墓工具,你就知道他们在这一行当有多么的敬业与创新精神:探杆、探阴爪、洛阳铲。而这其中尤以洛阳铲缠最为著名,传说,洛阳铲的发明人李鸭子前辈就是一位盗墓大师,洛阳铲呈半圆筒形,长二十到四十厘米,直径五到二十厘米,安在一端装上相对较韧的手柄,可打入地下十几米,通过铲头带上来的土质结构、颜色和气味就能准确分辨出这个墓葬的年代与大小,大大地缩短了盗墓寻墓的时间。洛阳铲一度成为盗墓必备的绝佳工具,就连我国考古代表团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考察阿尔巴尼亚时,也把洛阳铲做为一种礼物赠送给该国。然而,这些冷兵器时代的产物相对于现在日新月异的科学技术相比,可谓差之远矣。在技术上,现在的深度定位爆破可谓是有的放矢的针对盗墓而研究出来的一种专业手段,先用铲子打一个洞下去,把炸药根据周围的土质计算好,再分层放进动力,待到剂量够了,再重新填土,点燃引线。炸药爆炸后,产生的爆炸力会瞬间使洞里的空气急剧向外扩张,把那些泥土顺势带出。于是,一个标准的盗洞就出来了。这个负责填药的必须是个力学行家,药放少了,炸不开,放多了,盗洞就会炸塌。在仪器上讲,现在的纳米声控金属探测仪无疑是盗墓必备仪器中的航母,据说,这是一种当下极其先进的盗墓设备没他在地表以纳米超声波向地下传播,遇有介质性质不同的金银瓷铁层时,震波会发生反射何折射,通过震波记录仪精确的显示出它的深度和量度。它其实就是一架儿童玩具般大小的遥控飞机样式,只要操纵者正确的操纵就可以了。探测效率惊人,日均能达到直径十几公里的范围。而石海就有这么一架用来探测墓葬的遥控飞机。
此刻,石海正呆呆的看着这架小飞机。这架小飞机已经给他立过好几次的功劳了,有好几次在资金最困难的时候,他就是用这架小飞机所给他带来的经济财富度过了一次又一次的低谷。而现在,他又要再次启用这架金属探测仪,亮出自己的自后一击。
今年的天气冷的比较早,早晨的时候,天上已经飘起了零星的雪花。整个城南矿死气沉沉的在寒冷中呈现出一片静谧和荒凉。
坐在石海对面的古尔德叹了口气,有些为难的说:“老石啊,还没逼到这一步,我们再稍微缓缓,等价格有所上调之后,我们再卷土重来,反正煤炭的晨涨昏跌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
石海倒是没表现出太多的低落,只是话语有些生硬的说道:“哎呀,这点小挫折我还真没放在眼里,等我们干了你说的这票大的,不就一切都又有了吗?”
古尔德当然知道,石海表现出来的所谓的坚强,只不过事自欺欺人的一种表面罢了。没人能在巨大的失败面前能够保持淡然的态度,而石海能做到这样已经相当不易了。哪怕是伪装的坚强。其实伪装的坚强,远比滴血的内心更加痛楚。
古尔德沉思了一会儿,这个河南的汉子把手里的烟蒂狠狠地摁在烟灰缸里,嘴里咬牙切齿的嘟囔道:“个锤子(四川骂人的话,使用广泛),干!”
石海咧开嘴,拍了一把古尔德的肩膀笑了。
可古尔德接下里的一番话,更加激起了石海的无限豪情,那贪婪的欲望之火,在他血红的眼里熊熊燃烧!“但这次,我们不去盗墓了,万亩口的大墓基本已经被我们全淌过了,这次我们要整就整一个上档次的!”石海道:“难道你已经踩好点了?”
古尔德微微一笑,压低声音道:“嗯,这次就弄碑铭寺!”
石海心中一震,他知道,如果这次上了这条船,那他就恐怕再也没有回头箭了。
碑铭寺,位于碑铭湖北两公里的碑铭村中央,说是碑铭寺,其实早已寺去庙空,徒留一座巍峨的碑铭塔被四周不高的围墙紧紧包围。《奉安县志》中载:“碑铭塔位于奉安县西约十余里,始建于北宋皇佑三年,,塔为方形实心,共九层八檐高十余米……塔成初期,有异僧佛骨、佛牙、舍利葬于内……向北一面可入内室,有佛像、有井(地宫)十余米圆方……”1987年其遗址及碑铭塔被评为国家重点保护古文物单位。
而今,石海就计划向这碑铭寺开刀了。他们的目标,就是塔里的地宫。
说到这里我们不能不提到四川人古尔德。而说到四川人,我们就会想起一句名词来形容他们的精明与干练:南蛮子。在历史的长河里,也确实是南方人以他们的聪明才智主宰着中国的大半壁江山,甚至有人说,南方人精卜术,工堪舆,探穴采势无所不能。其实这句话也并非言过其实,南方人就有着令北方人惊羡的能耐,古尔德就有一项绝活,就是盗墓。他继承了前辈传统的盗墓手法,并且把之发扬光大,而且在此方面颇有建树,他从井下的巷道挖掘中摸索出了一种更为实用的爆破术,能代替人工的锹搞掘进,往往一座在平时需要几个小时挖掘的墓葬,在他手里仅需要半个小时或更短的时间就能打开,其速度就像铲车对铁锹一般的对战比拟,这就是我们刚刚讲到的深度定位爆破。
说到这里,我们不由想起,在木英华结婚后,董霞赠给田菊的那对玉镯,正如那位金店的经理预料的那样,是从墓里出土的“坑货”……



石海其实就是奉安商界的一面旗帜,他的事迹也为人们乐道,为了捐建县小学,他一次性捐助了五十万;为了修缮修建县里的养老院,又一次捐助了一百万。当然,他这次的倾家荡产也瞒不住人们的耳目,这无异于奉安爆炸性的新闻,如果奉安县评比年终十大新闻的话,那这条无可辩驳的就可以名列榜首。英华当然也听说了,眼看着石海煤矿的垮塌,他却是无能为力。
苏暖年也知道了,幸灾乐祸的同时,带着一种“善恶终有报”的冷笑。
苏小暖当然也知道。她知道那晚救她出魔窟的人就是石海——他们一家曾咬牙切齿的男人,令她一家生活在水深火热十几年的男人,而最终又是他救了她,并为了她和冯建民立下了成败存亡的契约。
老犟和英雄也知道了。英雄咬着牙,硬是挤出了六七十万——那一大部分原本就是石海的钱,自己的岩板还没有开始销售,剩下的不值一提的一小部分则是老犟卖光了所有的二十几只羊,甚至连刚满月的羊崽也没幸免。滴水之恩,他也知道怎么回报。可石海淡淡一笑,又给老犟推了回去,这点钱也许可以助英雄渡过难关,但对他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
冯建民当然更加清楚,在自己的一手运作下,终于踢开了石海这个绊脚石,那晚,他们在县里最豪华的得胜楼喝了个昏天黑地,就连那令人蛋疼的神曲《忐忑》也听的是有滋有味。
紫礼庄所有的人也知道了。太阳依旧升起,月亮依旧盈亏。这些都不管他们的事,不过倒增添了几分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他们现在最关心的则是被纪委带走的木化南和苟二柱。每天都在议论着这俩人的案子进展的怎么样啦。到底贪了多少钱,能不能判死刑?还在议论,英雄这小子真有这狗屎运,眼看着就要丑鸡变凤凰、死蛇变蛟龙了。有人说他这是沾了石海有钱的光,也有人说这家伙的脑袋就是好使,要不有钱的也不在少数,那为啥别人就没想出来垄断整个白牛岭下的板岩加工?当然,让人更加在心的倒不是这个,而是村里马上就要召开的村委班子的选举。因为村里的两个头脑都进去了,总得选出个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的带头人啊!
公历2012 年11月8号。党的十八大在北京隆重开幕。在此后召开的第一届会议上确定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新一届领导班子。似乎,向来对政治不太敏感的紫礼庄村人也忽然关注起政治来。“舌尖上的浪费”倒管不住他们的嘴,他们自供自给,怡然自得,恐怕这辈子也不会在这上面犯错误。倒是紧随其后的“老虎苍蝇一起打”,令他们精神一振!他们倒要看看中央是怎样打老虎拍苍蝇的!时代呼唤武松,当然也需要武松在高举铁拳的时候,腰里再顺便别上苍蝇拍。老虎值得挥拳,苍蝇也要抡拍。又传来谣言,苟建新正拼命的往外捞他兄弟和木化南。。手足之情固然重要,然而拔出萝卜带出泥,他也懂,不说别的,单说紫礼庄修路这一项他就捞了不少好处。二柱倒可能不会说出什么来,可木化南为了立功,难保不会检举揭发他。如果他一有事,那落井下石之辈就会趁机抖搂出自己乌七八糟的闲话故事。所以,苟建新正在抓紧时间往想办法。
冬天的季节,似乎难得见到一个湛晴的天。这天也是雾霭沉沉,就像英华结婚那天的天气。但紫礼庄却迎来了一个大日子——紫礼庄村委班子选举大会。木、苟既然已经进去,剩下的在村里职务最高的就是会计二喜和妇女主任田菊了。当然,这个职位本来是秀山的,但秀山有感于这职务和他性别的不对称,与于是就自动卸去并理所当然的由田菊接替了。说到这里,我们不能不提到秀山,曾经踌躇满志的秀山自从在城里折戟在那宗子“医疗事故”后,便默默地回到了村里。是呀,人家老犟都把药方公布了,自己还干个球啊!低调,第一次出现在秀山的脸上,张狂的个性也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多了一脸的平和。或许,到现在他才明白“人行阳德,人自报。人行阴德,鬼神报。人行阳恶,人自害,人行鬼恶,鬼神害”的道理。自从二喜被纪检送回来后,则是多了一脸的傲气,是呀,这纪委一行虽然事虚惊一场,但却有力地证明了二喜的清白。这难得的清白,倒使二喜在村里赢得了不错的口碑。
这次的村民选举,如往常一样依旧在村东的麦场里进行。在二喜的积极张罗下,大红的条幅早已悬挂,一排临时从村小学教师借来的桌子早已摆好,上面还铺着一层白绿格子的台布。桌子上摆着茶杯和主持者的桌牌,因为,河曲乡的几位领导要例行参加。
十点多钟,几位乡里的领导乘坐一辆灰色的福特缓缓而来。熙熙攘攘的来行使村民选举权利的人群马上在二喜的带领下使劲鼓起掌来。
今天,凡是紫礼庄年满十八周岁的村民几乎都聚到了这个麦场里,当然,除了那些回不来的在外地的,但他们都事先把选票投给了自己支持的人选。木老犟、木英雄、田秀山、田菊、老臭,都坐到了历史的台前,而木化南的儿子建立则灰头土脸的坐在田菊的身后——现在他已经是田菊的男人了,就在他爹被双规前,他俩就已经结婚了。与建立一样垂头丧气的还有苟二柱的儿子苟春秋。这次的唱票人是二喜和秀山。
潜规则一词,大约起源于2006年,并一度风靡于网络、报纸和口头,成为用途极广的词语,似乎在各个领域都能使用到这个词汇。选举也不例外。在基层的选举,往往都带有家族色彩,所谓一人参选,全族受益。于是,贿选这个名词也应运而生。但,这只限于竞选者,而制度的制定也有明目的潜规则。比如这次的紫礼庄村支书竞选,要在几个党员之间展开,这就淘汰了百分之九十的不是党员的村民;然后再年龄段的严格控制,这又淘汰了几个人;最后在政治面貌上再把一关,毋庸置疑,建立和春秋又被刷了下来。于是,能竞选这个一把手职位的现在只剩下二喜、田秀山、英雄、田菊、东恩五个人了。而东恩对竞选这件事并不上心,他每天和儿子跑车乐得个休闲自在,他也懒得参与这村里的琐碎饾饤的鸡毛蒜皮之事,更看不上那一个月四五百元的工资——的确,那还不扛他三天的跑车收入。这么一来,实际上就只有他们四个人来竞选村支书、和主任。
激烈的投票开始了。家族的优势在此刻尽数显现出来,木老犟一家在村里算是最大的家族,但木英雄却没有在选前拉票,白牛岭下那一摊子事就弄得他脚不挨地忙里忙外,他实在也没心情在揽上村里这档惹人不讨好的差事。但他的票数从一开始就一路领先。当然,木老犟的威信也是福荫及他的一大因素。但在英雄投票的时候,他却选择了二喜。的确,能在村里这么多年,而一直廉明如镜的芝麻官确实不多了,二喜值得他尊敬。这点连二喜也想不到,本来,昨晚他拉票的时候,也本想拎着两瓶二锅头去做做老犟一家的说客,可以想到英雄也要参加竞选,也就放弃了,而他也确定以英雄和田秀山家的关系,即便这选票不投给他,也肯定不会投给秀山或田菊父女俩。待轮到二喜投票的时候,他也故作大度的投了英雄一票。其实他不投也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因为大局已定,英雄自己以绝大多数的票数决定了这次的选举结果,二喜这样做也不过是做了个顺水人情。就连,田秀山和田菊、建立、春秋也都出乎意料的把票投给了英雄。当正字的最后一笔落在英雄的名字下时,掌声如雷般的响起……
虽然英雄以身体原因和忙于板岩恐无暇于村务的理由拒绝出任村支书一职,但乡政府的几个领导一致通过了这次的选举,并现场宣布:经紫礼庄第十三届村委公开选举产生了以木英雄为党支部书记、二喜为会计、秀山为村委主任、田菊为妇女主任的新一届领导班子。虽然二喜竞选支书的计划流产了,但他这次倒是没闹什么情绪,第一,保住了自己的会计位置,这是对自己以往工作的一种肯定;第二,选英雄当支书总比选秀山要可他的心,而且选择英雄他从心里服气。秀山倒是对自己荣任主任一职有些受宠若惊,感慨之余即兴演讲了一番自己的履职承诺……
那夜,紫礼庄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也就是在那夜,石海带领着古尔德和建发来到了碑铭寺。
夜色茫茫,雪花打在脸上有丝丝的疼。建发有些害怕,问石海,若是周围的人家出来了怎么办?毕竟这是在碑铭村中央,四周尽是稀稀落落的居民。
石海笑了笑,拿了一把铁丝领着建发悄悄地把附近居民的大门全部从外面拧死。建发还是害怕,就躲到远处的草丛里去撒了一泡尿,石海只是笑笑,撒尿事胆怯的表现,也就没理他,自己一个人回到了塔里。塔里第一层,古尔德正在仔细的用那架遥控飞机探测着传说中地宫的位置。寂静的夜,只有雪落的簌簌声,甚至连一两声狗叫都不曾传来。
等建发回来的时候,一脸兴奋石海和古尔德竟然在地上挖开了一个两米见方的坑。建发凑上来道:“叔,有啦?”石海肯定地点点头。
古尔德果然是土拨鼠出身,那掘土的速度好像一台小型的挖掘机。一个小时后,一个直径两米、三米多深的坑挖好了。建发不由发出由衷的赞叹,石海道:“这算啥?你还没见过你古叔的定位爆破,那绝对是一绝!”建发好奇的说道:“你们以前也经常干这个吗?”石海刚想说话,古尔德在下面忽然惊喜的说道:“老石,有了!”
石海也激动的说道:“什么情况?”
“挖到了一块石板,上面还隐隐约约的刻着字,这八九不离十就是地宫的入口了!”古尔德在下面小心地用手电寻找石板的边缘。
建发也是抑制不住激动,非要下去看个究竟。石海制止了他道:“一会还要想法把石板弄上来,咱俩在上面准备往上拔。”这时,古尔德已经用绳子紧紧地系住了石板。自己先爬上来,默默地点了一支烟道:“老石,你要想好,这块石板提上来,咱们可就是盗窃国家一级文物了,这可是大罪!”
石海沉默了一会儿,抬头对建发道:“你小子记住了,这掉头之罪,你可要守口如瓶了!”
见建发点了点头,石海又转向古尔德,意思很明显,事已至此,决不退缩。古尔德一把摁灭烟头,果断的说声干,便率先往上开始拔石板。当这块石板被他们三个人全力弄上来之后,一个直径一米多的黑黑的洞口赫然显露在他们面前。石海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兴奋,率先攀了下去,古尔德紧随其后,建发要下,被他制止了:“你在上面接应,有什么动静也好通知我们。”
打开两盏矿灯,地宫里顿时明亮起来,石海这才打量起周边的环境来。这间地宫约有四米见方,墙壁上绘满了精美的壁画,大都是关于佛学之类的,其中就有著名的韦陀佛祖割肉饲鹰、达摩祖师的一苇渡江等,虽然已经逾越千年,但仍是栩栩如生,明艳如初。地宫的正中央则是一方圆形的石台,上面呈品字形放置着三尊镂空的镌刻着梵文的铜钟,每尊约有一尺来高。旁边还有一个长方型的木质匣子。偌大的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与想象中的满目珠翠升华烟,遍地生辉尽珠宝的臆想差之甚远,石海不仅大为失望。反观古尔德倒是一脸兴奋,因为他知道,这铜钟下面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异僧”所持的“佛牙、佛骨、舍利”如果真是这样,那末其中的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国宝,任何一件都能换回石海的煤矿恐怕还富裕很多。石海不仅讶然,真的如此?这时古尔德已经打开了那个匣子,里面一柄古香古色的宝剑,一柄银质的拂尘和一串大得出奇的佛珠。在这些东西旁边

    
杜修言的其他作品:
该作者尚未发布其他作品!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 《罪城》

    农村

    3千字以上1.作品名称 《罪城》 2、作品类型 励志 青春 犯罪 ...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