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都市生活
标签:创业
24271人阅读 收藏
老板是怎样炼成的
类型:电视剧本
作者:乔善全
题材:都市生活
时间:2016/1/17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剧本梗概
我为什么要选择这个题材;凉皮是用面粉洗出面浆做成,面粉是一粒粒麦子碾碎了成为粮食。人何况不是一粒麦子呢?经历一次次磨砺摔打,坚强人站立起来,写成大写的人!
在人海茫茫,把一个人物深刻挖掘出来,让他成为影视艺术,活在
人们心中,说他是个汉子。
单泉是一位无业青年,憨厚、自信,有个性的男子汉,不痛快时好喝啤酒,三十多没结婚。下岗后经营小吃部,认识了洪娇,(她是他家的老邻居,)她到小吃部找他做促销。小吃部动迁,俩人走到了一起。
单泉和洪娇结婚有三年,他不想和她干那种耍嘴皮子事情。人要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做事;单泉租间平房做陕西凉皮。俩人结婚第七年,洪娇提出离婚。(孩子才六岁)
洪娇和单泉离婚后,她跟做过传销的王阿兵住一起,他已不再做促销,找了三位兄弟卖假的强力去污洗衣膏。
兄弟们开这一台平头小卡车,东窜西窜,到商场门前连喊带叫,有围观人群就用一块白布抹上豆油和墨水,用清水洗洗白布就干净了,可是他们车上卖的洗衣膏......
王阿兵在市面租间门市房,成立了天太股份有限公司。(搞非法集资)把一些不值钱手表、皮鞋、腰带、皮包、衣裤等等商品,这些东西高出同等价格的十倍卖给顾客。但是,买到这些东西,在一个月之内他再把钱退还。
王阿兵公司,一台五十二英寸平板电视,放映着辽阔的草原风光,讲解员讲;要在大草原上,建设中国最大肉牛基地,养羊、养鸡,建酒厂。让人们到他这来投资,高出银行三倍利息。这一切是假的。
王阿兵兄弟们倒卖摇头丸,吸毒。公安局立案侦察,天太公司被查封,王阿兵被逮捕。
单泉和洪娇分手后,子轩时常哭着找妈妈,想妈妈,他要照料着儿子,还得起五更爬半夜抡做凉皮到市场去卖。感冒了,他打着吊瓶还得干活。儿子在托儿所发高烧,阿姨打电话,单泉在早市,放下切凉皮大刀,打车到托儿所,送子轩去医院。
有一天,王阿兵仨兄弟来吃凉皮,吃出个虫子,把单泉打的口鼻流血,砸了单泉卖凉皮玻璃柜。过一段,这仨小子又来找事,他仨吃凉皮时,单泉给柯忠打电话,柯忠正在郝家大院,姜成在院里用斧头劈木板。这仨小子说;凉皮碗里有耗子屎,把阳伞、桌子给踹倒了。柯忠和姜成来到早市,从下车,单泉拿着切凉皮的大刀也向这仨走过来。姜成拿斧子就向一位劈过去,柯忠手里拿着锁方向盘的长把锁,向这仨小子打去,单泉手里拿着大刀光比划,也不往上冲。来买凉皮的出租车司机也都围了上来,这仨小子撒腿跑了。
仲良是单泉表弟,没少添麻烦。在市场卖凉皮有位胖丫,对他挺有意思,可是仲良还没有看上她,他看上了招来的一位员工小袁。
小袁是来省城找他老公,她好喝酒,仲良就陪她喝,俩人一整喝的是烂醉。有一次傍晚,他俩喝完酒坐交通车回家,在交通车上一位中年妇女兴奋地打着手机,仲良实在忍不住,扒开了她背的兜子吐了进去。这位中年妇女只顾打电话,根本不知道。
子轩被老郝儿子开车撞进了医院,仲良到王阿兵的公司找洪娇,认识了王阿兵的兄弟们。他一心想能挣到大钱和王阿兵兄弟们鬼混在了一起,仲良到沈阳去接摇头丸,被公安局抓到。罚款1万元,拘留15天。
小袁走了,仲良有些萎靡不振,单泉让他去结账的钱他到娱乐城玩起了赌博机。从娱乐城把他找了回来,仲良却偷偷跑了,是死是活再也没有回来。
洪娇离婚后,她还是想孩子,偷偷来托儿所看过子轩,也到早市看单泉。有一次单泉送货回来晚了,艳梅和陈果卖凉皮忙不过来,洪娇伸手帮着卖凉皮。再以后,她就没有出现,最后出现,洪娇挎着一位比她还要年轻的大男孩。
单泉从平房搬到有三千多平米的郝家大院,在院里租下了四间有两百多平的厂房。买了筋筋面机器,仲良找来两位哥们石明和小刚,柯忠开车帮他搬了家。
老郝和太太在院里住着两层小楼,小楼装修的特别豪华,这两口子,两天不吵三天就干架。郝太太好吃、好穿,好打麻将。她认为住这大院跟坐牢一样,开着自家车出去玩有时晚上就不回来,老郝一个人空守着豪华房子过的挺憋屈。他好抽烟,总是咳嗽,手里拿把手茶壶。郝太太玩回来他就嚰嚰叨叨没完;她根本就没有把老郝放在眼里,从前他俩奋斗时郝太太没少出力赚钱,打起架来她的嗓门比老郝声音还要高,老郝就摔碟子砸碗。
生产量逐渐的增长,人员不够,单泉同学柯忠,帮着介绍来姜成两口子,这两口子朴实、勤劳,很是恩爱。一次他俩在厨房吃晚饭,姜妻给姜成蒸了一碗鸡蛋糕,她用小勺喂姜成吃鸡蛋糕,俩人的脚丫子在桌子底下互相玩弄着,老郝和他太太在屋里吵嘴。
两口子在各方面没少帮单泉出力,一天姜妻的小灵通发来一条信息,说她的女儿苗苗在学校被车给撞进了医院,让她赶快往卡号里汇1万元钱,两口子急的不得了,让单泉拿钱,却是一场骗局。
搬到郝家大院,凉皮和筋筋面逐渐的上涨,七台三轮车送不过来。单泉买了台小型厢货车。
单泉在快餐厅租了间当口卖凉皮,吃凉皮的人排成长队。他没成想到会卖的这么好,又在秀水街快餐厅开了个当口,生意也不错。又买了台面包车,准备开连锁加盟。
洪娇和王阿兵住一起,王阿兵晚上经常在外头和一些狐朋狗友喝酒,喝多了到家卫生间,再扣着嗓子眼往外吐。
洪娇一个人在家就和她同学(副处级领导)两人视屏网聊。
小袁领子轩到超市买东西,好长时间也没有回来。单泉让仲良找找他俩,仲良没有找到,单泉以为小袁把孩子领跑了。姜成两口子、艳梅、陈果在村里的小市场好找,单泉问超市的服务员;看她俩打车走了,单泉也不顾三七二十一,坐上一台出租车也走了,到哪里去找儿子呢,他蒙了。仲良看见了她俩,在路旁一家烧烤店吃着肉串,小袁喝一壶白酒。
小袁在这,喜欢上了单泉,而单泉并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小袁勤勤恳恳地领着艳梅、陈果为单泉工作。
姜成女儿苗苗在县城上重点高中,放暑假和大爷家姐姐来省城想玩几天。(姜成大哥家的孩子)
姜杉来到叔叔这,单泉出了很多的事情,一位员工偷偷跑了她帮着做筋筋面。村里有位孙狗子碰瓷,(撞炮)把仲良给撞上了要讹单泉钱。单泉忙孙狗子的事情一时去不了早市,姜杉就帮忙到早市卖凉皮。孙狗子是被王阿兵利用,因为洪娇不想和他再过了,王阿兵以为洪娇要和单泉复婚。找这位撞炮的说是孙狗子小舅子,(假小舅子)他腿还真有一条骨缝。单泉领他到医院都没有检查出来是不是仲良撞的,孙狗子偏要单泉给他拿五千元钱。
这狗子赖的不能再赖,把他假小舅子抬到了郝家大院,假小舅子躺在一把破躺椅上还唱了起来。“我来求求上帝,快来救救我吧,受命运摆布的人。”柯忠开奥迪、周小开奔驰来到了郝家大院。他俩领来了三位兄弟像保镖,挨撞这小子缩成一团。孙狗子从大门外回到大院,看到来者不善他也不那么装了,夹在腋下的包掉地上,他像狗似的从地上捡起包。一辆悍马停在了老郝家的大院门口,从车上下来的是大江,(他是社会上的老混子)他和周小都认识,俩人握手。大江并没有惯着孙狗子,骂他“没睾丸找茄子往裤裆上挂。虎了吧唧让人利用。”柯忠安排到金百合大酒店。大江个头不高很有风度,手一挥:“到金百合大酒店。”折腾一次,狗子都穷到家了,单泉给他拿两百元钱。
柯忠给单泉找位开厢货车司机曹二平。他是个铁杆彩迷,天天买彩票,就认为有预感,买彩票能中上大奖。把那些废弃的彩票帖在他睡觉的墙上,床板上。
老郝的儿子从大学放暑假回来,领来个女朋友(大学同学)他俩常开自家车出去玩。一天的早晨郝帅开车回大院,子轩在院里骑着三轮车,看到郝帅开车回来,他向他骑过来,郝帅把油门当成了刹车,把子轩撞飞起来。
子轩送进医院,在抢救时要给他输血,单泉血和孩子的血不是一种血型,这才知道儿子并不是他的亲骨肉。姜杉血与子轩血型正好相同。单泉面对孩子不是自己的血脉内心非常痛苦,去到法院告他妈,只能是孩子受苦。“都是大人在造孽呀。”
姜杉走了,单泉到车站送她,他说“已经爱上她,不说出这话也许会后悔。”姜杉向单泉伸出手,她泪流不止。
子轩出院去不了托儿所,让员工刘佳他妈来看孩子。而他妈在院房头仓房里摆上佛,供奉上了胡、黄二仙。(偷着给人家算命)曹二平知道了刘佳他妈供奉着佛,来给佛敬香,说的可笑,求的可以。求佛保佑他买彩票能中上大奖,跪地上向佛磕了三个响头。把脑门子都磕的通红。刘佳他妈说二平眉毛重压财运,让他把鼻子底下留出胡子。曹二平还真信了,留出了八撇胡。
有一天郝太太领来一位挺富态的中年妇女,找刘佳他妈算算。她说:接到公安局打来的电话,老公牵扯上了洗钱案,让她往银行去个电话。银行说她老公与洗钱案有关,把账户密码改了,她就把密码告诉了银行。可她反应过来到银行一查,十万元钱已经让人给提走了。
有天,两位少妇找刘佳他妈算卦,有位是子轩住院他妈认识的。她给这位少妇破关:东门开,西门开,妖魔鬼怪快离开。呕呕呕地叫着,往她身上喷酒,拿起一把菜刀就撇到了门外。
从前,刘佳父亲偷自行车卖被判了刑,刘佳和他妈到监狱来看刘佳爸,那位碰瓷孙狗子也进了监狱。孙狗子母亲领着小孙狗子在探视间,老人家眼睛都红了。狗孩子哭着把吃的东西塞到爸爸手里,子孙三代在探视间流着眼泪,场面难以让人看下去。
姜杉走后,俩人在电脑中只有两次谈话,她也没确定和单泉的关系,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
这一天,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老郝家大门前,姜杉下车。这次回来她既没有告诉单泉也没有让他叔叔和婶娘知道。
小袁因姜杉回来找仲良喝酒,那天晚上天下着小雨,他俩坐出租车回到大院,小袁从车上下不来了,仲良背她进院。雨天地滑,俩人倒在地上,小袁吐仲良一身,仲良也吐了。小刚,石明,曹二平把他俩扶进屋。
小刚有一次骑三轮车送货,村里的小地赖子开了一台破轿车,在拐弯路口撞了小刚,他和石明与小地赖子打了起来。小地赖子找了一帮村里的地皮,到郝家大院来打小刚。单泉在市场卖着凉皮,姜妻给他打电话,单泉急急忙忙回到大院,小地赖子要打他,姜成却没有在乎这帮小地赖子,他拿起一把铁锹就要劈他们。这时柯忠和周小开车来到了大院,他俩领来两位兄弟像保镖。周小给小赖子们一番教训:“别装虎,冲什么愣,打人犯法。”警车到来,地赖子们灰溜溜地走。
单泉同学柯忠,1米6的个头,体重两百多斤,一有事情柯忠就出头。没少帮单泉忙。柯忠得了糖尿病,常往自己的肚皮上扎降糖针。
老郝总是咳嗽,太太陪他到医院检查,得了肺癌。找刘佳他妈算卦,他妈说可以给老郝求寿。(也就是买寿)
单泉上了一台凉皮机,一小时可以作出两袋面凉皮,即省时、省力、省煤。因为煤价从四百多一吨长到了五百多元一吨。面价再长、油价再长、员工工资也再长,单泉非常正确的买了凉皮机。
老郝这地方要动迁。
员工刘佳,网上吹来个女的没有走,住在他妈仓房临时搭起的折叠床上,石明晚上强奸她未遂,进了公安局。
石明七岁时父母离异,父亲来到公安局,石明看到父亲泪流满面:爸!我不想进监狱,你快让我出去。爸!你知道我每天是多么想你?我有爸!我爸天天都在活着,可我有爸和没爸有什么区别,有爸得不到爸爸的爱,有爸天天却看不见爸爸。你还不如死了,我也就不会再想你了,可爸,你没有死,你还活着!你关心过我吗,你爱过我吗,我是你的儿子呀?你为什么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上而不管我,把我和妈妈给抛弃。爸!我恨你,我恨你,爸!爸你知道我有多么的痛苦吗?我无聊,我孤独,我难受,我多想和爸爸天天在一起!爸!你为什么就不能在我身边啊?
石明的父亲:“爸爸什么也不要了,我只要我儿子,只有儿子才是爸爸的亲骨肉,才是爸爸最亲的人,是爸爸不好让儿子受了那么多委屈!”俩人隔着铁栏杆抱头痛哭。
郝家大院明年动迁,(铺一条公路)单泉在农村开发区买了个大院,能有两千多平。他又买了一台比前一台大一些的厢货车。单泉开面包车拉着姜杉、艳梅、陈果、白永洁、舒欣来到新的大院。吕东开着曹二平开的那台厢货车拉着小刚从车上下来。曹二平开着新买的厢货车拉着李景堂、刘佳从车上下来。柯忠开奥迪车拉着刘佳他妈、姜成两口子、子轩和一位新来的员工从车上下来。他们走进大院,站在院门口。柯忠爱人小平开车也来到了大院,她走到姜杉身边。俩人站在一起,望着忙碌的师傅们在砌墙,姜杉说:“未来并不是那些形形色色的立说者头脑之中,而是脚踏实地创业的人。”火红太阳照耀在新的大院。(幻觉)大院房子全部建好。非常整洁美丽。工人们进进出出在忙着工作。不远处有一座教堂,唱起了耶和华的圣歌,歌声飞扬在天空,天上一群鸽子在飞翔。

    
乔善全的其他作品:
电视剧本
都市生活
电影剧本
都市生活
电视剧本
都市生活
微电影
悬疑微电影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李云鹏    2016/12/22
www.yanxun8.com 剧本可以发送到演讯网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