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都市生活
标签:创业
18491人阅读 收藏
老板是怎样炼成的
类型:电视剧本
作者:乔善全
题材:都市生活
时间:2016/1/17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剧本分集大纲
1夜晚,饭店。单泉怀抱睡着的儿子,为了孩子他不想离婚。洪娇哭丧个脸:“让别人去说好了,我走我自己的路。”
洪娇漫步在夜晚的路灯下,一辆轿车停在了她身旁。王阿兵开车拉她到了宾馆,俩人在宾馆淋浴,王阿兵叫着:“宝贝。”把洪娇抱床上。
单泉打车回到平房,孩子放床上。
单泉喝着啤酒望着窗外,好静的夜啊!癞蛤蟆呱呱地叫,星空下有两只调情的野猫在死叫着,他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一阵的手机铃声,是下半夜三点,单泉起床准备抡做凉皮。他把录音机换上一盘磁带,一首钢琴曲。
(回忆)屋里能有七八十人在听王阿兵讲:“人是无所不能,只要你敢想敢干,发家致富的机会就在你身边。”
单泉和洪娇坐在小会场,孟美美在上台,让单泉分享听传销的感受。单泉也不知道讲什么,在稀里哗啦的掌声中,洪娇硬是把他推到前头。
天渐渐的亮了:“豆腐、豆腐、卤水豆腐、卖豆腐了...”
清脆的叫卖声打破这清晨的宁静。
子轩起床:“妈妈那?妈妈是不是在也不回来了?我会想妈妈的!妈妈你为什么总是要离开我!”他的眼泪一串串的流着。
单泉骑三轮车上,送儿子上托儿所,他再回来装凉皮,骑三轮到市场去卖。有段上坡路,他要把套在三轮车上的内胎挎肩上,一步步地拉着三轮。
对面过来一排结婚车队。
(回忆)洪娇到单泉的小吃部,讲传销产品什么病都能治:“自信是成功的一半。”让单泉把握好发财的机会,单泉对传销并不感兴趣。
2王阿兵和洪娇来到酒店,兄弟们在包房等他的到来。王阿兵从兜里拿出一袋洗衣膏,兄弟们看着洗衣膏发愣。(以为是毒品)王阿兵向他们小声说:“用什么样的方法能赚到钱。”说的整起劲,服务员进来,他们都装出没事的样子。这次行动计划叫:“卡斯他。”兄弟们一起喊着:“卡斯他、卡斯他。”酒杯碰的叮当响。
兄弟们开着一台平头卡车,东窜西窜,到商场门前连喊带叫地卖着假的衣膏,向围观的人群做着实验,一块白布抹上豆油和墨水,用清水洗洗白布就干净了,可是车上卖的洗衣膏就不这样。
王阿兵是想利用这仨小子。
单泉感冒发烧,打着吊瓶和儿子在家洗面,父子两脸上粘了一些面粉。子轩把水管接在水龙头上往桶里放水,水管从桶里掉在了地上,他急忙去拿水管,水流太急,拾起水管时水浇了单泉一身。
(回忆)传销会场。男的西装领带,女的穿着职业装,一些男女手里还提着个皮箱。王阿兵站在台上,单泉站在台下,人们都站了起来,高喊着:“真的很不错!真的很不错!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竖着大拇指齐刷刷的比划着。只有单泉动作不规范,他们伸胳膊他收胳膊,胳膊放下他抬起,往左他往右。(看他好笨的样子)王阿兵让坐下,单泉坐的是一把折叠椅,没坐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有人扶他,会场却没有一个人发出笑声,每个人的脸,像僵尸似的横着眼睛在看着单泉。(仲良也在其中)
柯忠开车到单泉这,他俩是(发小)同学,知道单泉离了婚特意来看看。为了孩子单泉是一忍再忍,没少戴绿帽子,没办法离就离吧。单泉让柯忠帮他找找哪有大房子,准备干出自己的一番事业。
3仲良是单泉的表弟,不忙时他到别的地方找活干,忙了他就回来。他和单泉说在那家老板贼黑:“住的也不好,吃一些破烂菜。鸡毛蒜皮,蝇头小事,三瓜两枣那老板都看的清楚,一天丢了多少斤铁看不出来。养的狗竟吃鸡骨架、大骨头,狗都比人强。他老婆能干还能张罗,那老板傻不傻尖不尖,老说找小姐的事。”
单泉隔壁住着两位A、B小姐,穿的是又透又薄来单泉这要辣椒油,仲良好和这两位小姐说说话。
单泉做好饭,老少仨人坐下来吃饭,柯忠开车停在门前。
单泉让他坐下来喝杯啤酒,柯忠两百多斤的身体,坐在单泉摞好的两把塑料凳上,他端起酒杯刚要喝,咔的一声,两个塑料凳全碎了。单泉和仲良架着他的胳膊,子轩台他的后腰。
洪娇一个人在家,经常和他的同学视频网聊。问他:“什么时候能提升为正处级。”他关心她:“心情是否好些。”
王阿兵打来电话,晚回家。他在夜总会搂着A小姐。
夜晚下起了雨,一道闪电,一阵闷雷。
单泉给儿子洗脚,子轩流着眼泪想妈妈,为什么妈妈这样的狠心把他给抛弃?
(回忆)洪娇在家打电话,她说得忧郁症了,实在是太痛苦。洪娇哭着要出去。子轩叫着:“妈妈,妈妈,你别离开我!”
清晨,朝霞映照在大地:“包子、包子、正宗的天津狗不理包子...”
仲良已经抡完了凉皮。
市场。胖丫看到仲良来了,从她家的饭店走过来。
卖五颜六色氢气球的老李来吃凉皮。他四颗门牙很大,牙缝很隙。
吃凉皮的大部分是出租车司机。
4单泉和儿子在路旁烧烤店吃肉串,一辆轿车停在路对面,洪娇和那位网聊同学(处级领导)坐在车里望着他俩。她趴在这位同学的大腿上哭着说:真想过去抱抱儿子。
(回忆)舞会,都是做传销的男女,单泉和洪娇在舞曲声中挪动着脚步,这些人个个能忽悠,各揣各的心计。
洪娇认为;人应当有梦想,有梦想的人才会活的充实。
梦,应当有,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梦,梦想着靠嘴皮子忽悠人?天上掉下来个大馅饼?
洪娇让他多看一些成功人士的书。
单泉说:有这么一个故事,甲猪与乙猪在一起生活,突然有一天,乙猪开始读起书来了,甲猪不解,问乙猪为何故,乙猪说:”我想做人。甲猪说:你看我们的猪圈变得越来越干净舒适了,饲料也越来越精良了,这样不是挺好吗?乙猪说:猪只晓得快乐,而人还能幸福。
柯忠在田家村,给单泉找到了三千多平米的大院。
院里有只大黄狗,果树上还挂了个鸟笼子:欢迎光临、欢迎光临、欢迎光临。是只八哥。
傍晚,整个村子炊烟袅袅,太阳西下。
叫卖声:卖烧饼、卖烧饼、老式烧饼...
子轩在托儿所发高烧,阿姨来电话让单泉领到医院。
仲良用和面机在家里和面,弄的他脸上头发上都是些面粉。
柯忠开车停在了家门口。
他们仨坐在饭桌旁吃饭,仲良脱下衬衫,精瘦精瘦,单泉也脱下汗衫光着膀子,子轩脱下背心,柯忠脱下衬衣。(他身上的肥肉就跟日本相扑)
A 、B小姐走过单泉窗户,她俩往屋里瞧着。
5夜晚。王阿兵与兄弟们打着麻将,屋里烟雾弥漫,他们紧张的面孔,使劲地摔着麻将牌,在暗淡的灯光下,王阿兵的脸就像鬼一样。
洪娇坐在电脑桌前和同学(处级领导)网聊,他向她谈了当官的好处和现在的腐败。她谈了对爱情的认识和幸福的理解,洪娇还想有机会和他能在一起。
单泉在家给儿子洗澡,子轩坐在大塑料盆里,他说经常会梦见妈妈,也不知道妈妈想不想他?
(回忆)洪娇在卫生间淋浴;单泉光着膀子走进卫生间,洪娇湿淋淋的头发双手搭在他的肩上,单泉搂着她的腰,喷头水哗哗的冲在他俩身上,两人亲吻。
王阿兵搂着洪娇躺在床上。
单泉搂着儿子躺在床上。
单泉喝着啤酒望着窗外,天上的星星眨巴着眼睛,癞蛤蟆和青蛙的叫声。蛐蛐和野猫的叫着。
仲良抡着凉皮,窗外的公鸡打起了鸣。
单泉起床,把录音机换上一盘磁带,一首轻音乐。
天渐渐的亮了。
有人卖着:玉米面大饼子,咸鸭蛋,一元一个喽…
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房头,A、B小姐无精打采地从出租车上来。
清晨,单泉和仲良骑三轮车在路旁,他俩不停地蹬着三轮。
做传销的孟美美来市场找单泉,要和他学做凉皮,她并不是成心想学,找单泉不知是有什么目的。
单泉在郝家大院租下二百多平米的厂房(四间屋)房头的两间住房,第一间屋,砌了四口抡凉皮用的大黑锅,墙还贴了瓷砖。
老郝在大院,住着两层小楼。
郝太太开车回院,进屋就和老郝要房租钱。两口子动手打了起来。
给单泉收拾房子的师傅们看着热闹。
6柯忠开车,单泉抱着子轩,仲良坐在后面。
公路上各种车辆川流不息。百货大楼门前的舞台上,一些模特儿在展示着服装,购物中心的舞台上,年轻歌手唱着流行歌曲。
路旁。各家酒店门前,支起五颜六色的凉伞,喝啤酒的人们有说有笑,大杯生啤摆在桌子上。
单泉给柯忠爱人打电话,让她领文博出来,在一起吃顿饭。
柯忠的儿子要考大学了。
小平的个头比柯忠能高出一头,领着儿子文博来到餐厅,见到单泉她就哭了,让子轩叫她妈妈。
子轩叫着:妈妈!搂着小平的脖子痛哭起来。
小平:大人怎么都行,苦的是孩子。他们的眼睛都湿润了。
(回忆)洪娇在单泉的小吃部讲传销,如何发展下线:那就是票子、车子、房子。剩者为王,是“剩”下的剩。
王阿兵成立了天太股份有限公司。把一些不值钱的手表、皮鞋、皮包、衣裳、裤子等等商品,这些东西高出同等价格的十倍卖给顾客。但是,买到这些东西在一个月之内,他再把买东西的钱退还给顾客。
王阿兵公司有一台五十二英寸的平板电视,放映着辽阔的草原风光。公司每天都有人来,他要建最大的肉牛基地,养羊、养鸡,建酒厂,前景远大,众人拾柴火焰高。让人们到他这里来投资,高出银行三倍的利息。
7柯忠开车帮单泉从平房搬到了郝家大院,仲良找来了两位员工(他的哥们)买了筋筋面机。
搬到大院,单泉开始批发凉皮筋筋面,每天三台三轮车送货。
单泉心情也好多了,屋子比以前的大,也亮堂。
单泉请老郝,员工们坐一起吃饭。郝太太也坐在了一起,她好一个装,嫌凉皮不干净,从不吃那玩意,把老郝说成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单泉谈了自己的规划和设想,要扩大生产,准备卖车,招女员工,到快餐厅里卖凉皮。
晚霞映红了天空,吹吹打打的锣鼓声音打破村子的寂静。
村头,村民们聚到一起扭着大秧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是那样的美,这样的浪。
屋里有一些凌乱,单泉把一些书从纸盒箱里找了出来摆在写字台上,书中掉出一张照片,洪娇过生日在点蛋糕上的蜡烛。
(回忆)单泉忙着在厨房炒菜,桌子上放了一束鲜花,(鲜花是别人送给她的)单泉给洪娇买了个生日蛋糕。让她不太高兴:人家送的是鲜花,买个蛋糕跟糊弄小孩一样,说卖凉皮给她掉价。
搬到郝家大院,单泉屋里没有电视,(没接闭路线)子轩喊着:老郝、去老郝家看电视。
老郝家装修的特别豪华。
单泉买了电脑,把一些事情记录在电脑。
石明、小刚到网吧去玩,小刚只是玩玩游戏,石明喜欢在网上找黄色的看。
老郝和太太不知是什么原因大声的吵了起来。
洪娇和王阿兵住一起也不怎么样。他经常在外边和一些狐朋狗友喝酒,喝多了回到家到卫生间扣嗓子眼再吐。
8单泉给送面粉的高强打电话,让他帮帮忙,有一家做筋筋面的他要去看看。高强答应了他,还要请单泉喝酒,一条龙服务:不能光知道挣钱,得会吃喝玩乐。高强嘴好说。
市场人已稀少,有位残疾,坐在小木板车上,双脚没有了,一只胳膊,瘦瘦的身子,灰蒙蒙的脸,两只大眼睛不停地转动。身上被太阳晒成了铁红色,手里拿着一个铁盔,向过路的行人讨钱,有位盲人推着他,唱着沙哑的歌。
单泉来到市场,带回来十斤筋筋面,他觉得自己信心实足,要超过他们家:你无我有,你有我强,你强我精。要多种经营全面发展。给仲良、石明、小刚、印了名片,让他们多找货点,有提成、有奖金。
清晨,阳光明媚。公路旁,仲良、石明、小刚骑着三轮车不停的你追我赶,各找各的货点。
王阿兵的兄弟来吃凉皮,凉皮碗里吃出虫子,把单泉打的口鼻流血,卖凉皮的玻璃柜也给砸了。
郝家大院来了几位工商局的,让单泉办营业执照。单泉给工商局的同学打电话。
超市门前,王阿兵的兄弟们:大娘大婶!叔叔阿姨!兄弟姐妹们!我手里的洗衣膏,洗不净脏东西,我就是你们大伙的儿子,我妈都是婊子。我们是在给厂家做广告,把不在电视作广告的钱省下来,用在这最实际的宣传上。
仲良骑三轮车路过,他并没有在意他们叫买声,骑三轮来到了网吧,他在网吧呼呼地睡了起来,石明在网吧看着色情片,小刚玩着游戏。
市场有打太阳伞的,牵着小狗的女士在溜达着买东西。有两口子,男的肩上扛个丝袋,女的手里提个大兜子向单泉这走来。这两口子认识柯忠,是柯忠把他俩介绍给单泉的。农村人。
小刚、石明、仲良在公路上飞快地蹬着三轮车,
傍晚单泉让姜妻给大伙炒了几样菜,员工们坐一起很开心的吃喝着,讲他们送货时碰到的一些事情。
9仲良告诉姜成做凉皮的要领,他学的很快,凉皮比仲良抡的还好。
单泉让姜妻定货,(已经有三十来家要凉皮和筋筋面)哪家要多少斤凉皮和筋筋面,让她记在送货单上。
老郝端着手茶壶,嘴对茶壶嘴喝着茶水。靠墙作成的假山旁,他喂着水里的鱼。老郝总是一个人空守房子,过的挺憋屈,心不耐烦地走出屋门,点上一支烟,咳嗽着,往地上随便吐口痰,来看姜成抡凉皮。
夜是这样的静,满天群星。
单泉坐在电脑前听翟鸿燊的演讲…
子轩已经睡着了。
王阿兵的兄弟们在迪吧疯狂地跳着迪士高,那么多的青年男女,拼命地摇头,魔幻的灯光一闪一闪,A、B小姐也在。
天渐渐地亮了:麻花,一元钱一根呀,卖麻花了,一元钱一根,好吃的麻花啊…
单泉在屋照着镜子,用电动剃须刀剃胡须。
子轩躺在床上,让爸爸给他穿衣裳。
姜妻在屋,她在给姜成用毛巾擦后背,把脸盆放在凳子上投着毛巾。
姜成闲这活晚上熬夜,姜妻觉得单老板这个人挺好。
卖五颜六色氢气球的老李,推着三轮车来单泉这吃凉皮。
柯忠开车来,从车上下来两位女孩。
仲良、石明、小刚在院里洗漱池旁,光着膀子洗头,洗脸,来了女员工,他们几个臭美起来。
10单泉搬到郝家大院已经有两个多月,手下有了七名员工。
傍晚单泉在院里摆了两桌,男的坐一桌喝酒吃饭。女的坐一桌。
他仨臭小子换上了新衣服,脸也比以前洗得干净,头型也变了,吃着饭直往女的这桌打飞眼。
姜成这人是闲不住,酒不能断。他不喝啤酒,抽卷烟,再好的过滤嘴烟给他都不抽。他两口子非常朴实。
乌云遮挡着太阳,挡不住的阳光从云层中直射大地。
老郝和太太在家吃饭,郝太太啃着麻辣鸭头。也许是太辣,嘶哈嘶哈喘着粗气,不时的伸伸舌头,用小手往嘴上扇着小风。
老郝用舌头慢慢地品尝着葡萄酒。
火红的太阳快落下,乌云变成了红云
单泉坐在电脑桌前输入一天的账单。
姜妻推开纱门告诉单泉:筋筋面已订到八百斤了,五百多张凉皮。
朝霞映红了天空。小刚、石明、仲良、单泉骑着三轮车在公路旁,每一台三轮车上都装满了筋筋面和凉皮。
单泉到服装城快餐厅,他走的是侧门,路过娱乐厅,看到吧台前收银员是住平房时的A小姐,他在纳闷,B小姐向他走了个对面。
她俩不再去夜总会,承包了娱乐厅。
单泉在快餐厅租间当口卖凉皮。
小刚在外面送货和当地的小地赖子打了起来,小地赖子找了一帮地赖子来到郝家大院。
姜妻给单泉打电话,他急急忙忙的回来。小地赖子要动手打他,姜成可没有惯着这帮地赖子,他拿把铁锹就要劈他们。
柯忠开车来到郝家大院,他还带来了两位跟保镖一样的兄弟。
11一辆奔驰车开进大院,开车的是柯忠哥们,他也领来一位跟保镖一样的兄弟。
柯忠的哥们给小地赖了一番教训:说他们活的不耐烦想换个地方住,年轻人,别动不动就想和谁干一仗,冲什么虎,装什么愣。老老实实学会赚钱的本事。警车来了。
艳梅和陈果还在市场,单泉让仲良去她俩接回来。
石明、小刚也要去,他俩急急忙忙的去洗脸。
男寝墙上挂了一面镜子,仲良梳理着发型,石明也抢着照镜子,他往脖子上戴一条假的金项链,小刚从旅行箱里找出衣裳换上。
仲良从床铺下拿出一瓶大宝抹手。小刚要抹,石明不给,小刚就抢,大宝从瓶里挤出一杆,正好刺到仲良的脸上,给他的眉毛、嘴唇、鼻子弄的都是蜜霜,他用手一抹,满脸开花。眨巴着眼睛,把蜜霜一点点从脸上扣进大宝瓶里。
小刚骑着三轮驮着陈果,双手像燕子似的在飞翔:还唱了起来:飞的更高,那怕是经受再大狂风雨暴……
陈果站在车斗上双手扶着小刚的肩膀,迎着风,开心的啊、啊、的叫着。小刚的双手不停的扇动。(正是一段下坡路)
艳梅和陈果在快餐厅忙不过来了,招来一位小袁,她比她俩大几岁,显得成熟,沉稳,没有太多的笑容,干起活来挺麻利。小袁好喝酒,仲良想和她搞对象,就陪小袁喝,俩人一整就喝的是烂醉。
12快餐厅人们排队吃凉皮,比市场卖的还好。
小袁来这头一天,在郝家大院,她领子轩去超市,出去好长时间没有回来,单泉认为小袁把儿子领跑了。员工们在田家村

    
乔善全的其他作品:
电视剧本
都市生活
电影剧本
都市生活
电视剧本
都市生活
微电影
悬疑微电影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李云鹏    2016/12/22
www.yanxun8.com 剧本可以发送到演讯网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