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近代传奇
标签:民国 悬疑 侦探 偶像 情感 爱情 商战 股票
3282人阅读 收藏
乱世惊梦
类型:电视剧本
作者:小灯
题材:近代传奇
时间:2016/6/30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本剧本及故事大纲已注册版权******

剧本大纲:
(一)
民国三十七年,上海。
沪东大学新生霍云兮出身殷实之家,其容貌娇美,追求者趋之若鹜。但她天性傲慢,并不把那些追求者放在眼里。况且她心有所属,其爱慕的人便是许汉章。
许汉章长云兮一轮有余,是上海有名的实业家,不仅地位显赫、家资丰厚,更重要的是他慷慨好施,在上海商界享有极高的名望。云兮在暑期曾参与爱国剧社演出,其演出经费皆是由许汉章出资,两人就此相识。
许汉章的前妻于五年前殁于空难,之后未再婚娶,并洁身自爱,未与任何女人有过来往,所以他重情重义的佳誉可谓人尽皆知,云兮自然也是对他十分崇拜和敬仰。两人结识后彼此钟情,许汉章并送给她一只蓝宝石手镯作为定情之物。

云兮向来成熟理智,她认为自己与许汉章的关系还未完全确定,所以此事对家人保密,但只告诉了张画敏。画敏与云兮是同寝密友,但家庭条件却与云兮天壤之别:她家境贫寒,学习成绩优异,得到天主教会的资助,才得以进入大学学习。

最近几天,女生宿舍前的花园出现了一件怪事:有一株小树苗总是在深夜被连根拨起,宿管李伯次日发现后将它重新栽好,但当晚又被拨掉,一连几天皆是如此。李伯为了一探究竟,深夜于树后监视,果然看到一名白衣长发的女子从宿舍出来,然后走进花园,将那株树苗拨出扔到一边。他正要上前制止,忽然发现这名女子混身一股阴气,他认定是鬼,吓得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天亮后,李伯又一次准备将树苗栽回,此时意外发现树苗旁的蓝宝石手镯,显然是昨晚那白衣女鬼落下的,而这手镯便是许汉章送给云兮的定情信物。
清晨,云兮发现手镯不见,四处寻找无果,见楼下张贴失物招领启事,于是前去认领。
教导员汪老师将李伯昨晚所见告诉她,最后几人讨论得出结论,拨树苗的女子就是云兮,是她的梦游行为。于是云兮也讲述了这几晚做的恶梦:梦中她置身于荒原之中,一个女子的呼救声从一口井内传出,于是她去营救,这时从井里伸出一双女人的手……。汪老师和李伯听后面面相觑,都觉得此事不可思议。
从这天起云兮每次看到那棵小树苗就想起那令人恐怖的梦境,令她整日惶恐不安,于她决定挖地三尺,一探究竟。
工人经过连夜的挖掘,终于有了结果:地下果然是一口井,井底有一具女尸。

汪老师和李伯猜测得出,云兮系这名女尸的前生,所以死者才会托梦给云兮。云兮为了了解真相,来到警察局询问。警长李松山拿出女尸的验尸报告,指出尸体生前经历过大火,年龄较模糊,大概处于青壮年,死亡时间距今20年左右。而云兮的年纪刚好20岁,所以她坚信死者是自己的前世。最后李松山拿出一支在女尸身旁发现的钢笔,钢笔的外壳已经被火烧得变形,但依然能识别刻在上面的“清欢”二字。
云兮拜托李松山调查女尸死因,但对方表示为难,告知连年战争,每天都会发现无名尸数具,警力有限,无力调查,于是便向她介绍了做私人侦探的朋友。

云兮根据李松山给的名片来到大摩侦探所,没想到大摩的老板竟然是匡煜城,两人早已认识。原来半个月前云兮从一家制衣店出来后便被匡煜城跟踪,她误以为对方欲对她图谋不轨,情急之下向警察呼救,结果才知匡煜城跟踪的人并非她,而是走在她前面的女人,他是受雇主之托正在调查一桩婚外情事件。云兮认为匡煜城调查婚外情是间接破坏别人的婚姻,内心鄙视,两人产生矛盾。
匡煜城为了搞定抓住云兮这个客户,于是向她夸耀大摩侦探所的办理水平,最后成功签定合约。

自从挖井掘尸之后,云兮不敢再住寝室,于是暂时搬回家住宿。画敏前来看望,得知她聘请了私人侦探调查女尸死因,便认为她自己就可以调查没必要再花钱雇别人,于是向她介绍在教堂钟楼敲钟的黑娘,因为她在这一带住了很久,兴许知道许多事。
云兮耐不住好奇,前去钟楼找黑娘,在路上遇到煜城,原来他也经过一番调查得知黑娘的情况,也前来打听。于是两人一起来到钟楼找到黑娘,黑娘一身诡秘恐怖的着装和被烧至毁容溃烂的皮肤着实令云兮害怕恐惧,幸亏有煜城陪伴。
煜城拿出在女尸旁发现的那只钢笔,黑娘看到这只笔双手颤抖,她认出了这只笔,死者正是清欢的妻子沈秋玉。那秋玉是谁?她是如何死的?黑娘向云兮和煜城讲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二十年前,浙江梧桐镇。十八岁的清欢正准备考大学,他出身贫寒,读书是唯一的出路。母亲给他两块大洋,让他做件好衣裳启程去上海考学。于是他来到金宝裁缝店,在店员为他量体的时候。他听到后院有打骂声,是老板马金宝正在毒打他的女徒弟沈秋玉,秋玉凄惨的哭喊声让他听着揪心。
几天后清欢去取衣服,是秋玉接待,她长得秀丽淡雅,清欢一下子被迷住了。可是秋玉没有丝毫笑容,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哀伤,看到她手背上的鞭伤,清欢为她的遭遇感到怜悯。当晚他彻夜未眠,脑海里一直想着她。
清欢买了膏药送给秋玉敷手伤,并和她聊起来,得知她父母早年双亡,自小寄养在亲戚家,后来被亲戚卖给马金宝当学徒,经常受其虐待打骂。当清欢告诉她自己将要去上海考学,秋玉眼里满是羡慕。
秋玉看到清欢穿着一双烂鞋,于是悄悄为他做了一双鞋,清欢感动。下雨了,两人来到屋檐下躲雨,身体相靠,一种奇妙的情愫在他俩之间产生。
清欢临走的前一晚突然找到秋玉,让她逃离马金宝那个魔掌跟他逃往上海,秋玉答应,天不亮两人一起登上了开往上海的轮船。

两人到了上海,清欢忙着报名考试,而秋玉则找到了制衣厂女工的工作。两个月后清欢考上大学,不过学费不够,清欢欲放弃上学的机会。秋玉决心帮他,便向厂长跪求预支了半年工资帮他缴清了学费。清欢感激,承诺毕业后与秋玉成婚。
几年后,清欢毕业,在报社觅得记者工作,并履行诺言和秋玉结婚,两人在教堂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从此开启了幸福的生活。
某天,秋玉下班回家,见因肠炎病倒在墙边的五岁女孩妞妞,于是将她送往医院抢救,最后妞妞脱险,从而与妞妞的母亲黑娘相识。黑娘因为儿时家中发生火灾导致面容被毁,所以很多人都害怕她,不愿和她接近,但秋玉不介意,两人遂成好友。

而这个时候清欢因为工作上的委屈和挫折,思想发生了变化。他是一个对成功充满成功的人,但渐渐的他发现以一己之力难以成就一番事业。而恰好在这时他结识了上海纺织业巨头江天的女儿江琳芳,两人互生好感,很快坠入爱河。

琳芳的父母不满意他们的恋情,可是二老又极为宠爱女儿,琳芳的母亲向清欢摊牌:他们这样的新式家庭崇尚的是一夫一妻制的婚姻生活,绝对不会让琳芳给别人做妾。
清欢深知此话含义,要想和琳芳在一起,必须先和秋玉离婚。可这令他左右为难,他与秋玉之间有恩有情,怎能抛弃?可是一想到琳芳,只要和她在一起,就意味着他新的人生......
秋玉无意当中察觉到清欢和琳芳的关系,于是质问清欢,两人大吵不欢而散。
最后清欢提出离婚,秋玉心灰意冷投河自杀,幸被村民相救。在医院里,秋玉将一肚子苦水倒给黑娘。
清欢赶到医院,深感愧疚,两人复合。
时值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清欢去采访,结果被日本陆战队的士兵误人为是间谍将他抓住,清欢向报社求援,但报社已被炸毁,联系不上任何人,无奈他只好向琳芳求救,三天后在其帮助下,清欢被释放。通过这次事件,清欢更加感激琳芳,坚定了要和她在一起的决心。
清欢失踪这几天,秋玉四处寻找,茶饭不思,见到他平安归来兴奋得几乎晕倒。清欢将她扶到床上照料,可是在他的脑海一直闪烁着琳芳的身影,离开秋玉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这时日军又开始了飞机轰炸,爆炸声四起,许多民房被炸毁,清欢家的院子也未能幸免,一时大火蔓延,秋玉在屋内惊叫。清欢进屋去救她,可是在即将将她救出之际,清欢想到如果秋玉还活着将是他人生路上最大的绊脚石,于是他松开她的手将她推进火海……
火海里传来了秋玉的惨叫声,清欢绝情逃离。
黑娘来找秋玉去教堂避难,看到她在火海中挣扎,本欲去救,但火势太猛,只能眼睁睁看着秋玉被大火吞噬。
几天后战事缓和,政府统计伤亡人数,清欢回到被烧毁的家,政府的人对秋玉的尸体做了登记并给清欢发了秋玉的死亡证明。清欢没有厚葬秋玉,而是将尸体匆匆扔进井里,然后消失。

(二)
听完黑娘所述,云兮义愤填膺,决定找到这个负心绝情的清欢替秋玉报仇。
煜城从黑娘口中得知许清欢曾供职的报社是《朝文日报》,经过一番调查找到当年曾与清欢一起共事的林森。林森告诉他自报社被炸后便与清欢再无往来,煜城以清欢同乡寻亲的理由,让林森一有消息就通知他。

云兮的哥哥霍云峰在盐务署任一闲职,整天游手好闲,吃喝玩乐,挥霍家产。无意间偷看了许汉章给云兮的信,得知他俩的关系,于是登门“拜访”许汉章并以妹夫相称,拉近关系。时汉章正在研究日本股市,准备将名下的棉田全部上市交际,于是让云峰陪他前往乡下棉地考察。到了乡下,云峰被眼前一望无际的棉地震惊,在听到汉章对棉花股前景的描述之后决定投资炒股。

许汉章在棉花股票上市当晚举行了庆功宴,并向来宾介绍云兮未婚妻的身份。
林森也是这次庆功宴的宾客,其实他在煜城面前撒了谎,他以记者的敏锐力察觉到他打听许汉章并非他说的是同乡寻亲那么简单,于是打算进一步了解,并向汉章透露有一沈姓人氏在找他,汉章听后心里惊诧,因为他除了第一任妻子沈秋玉外并无没有姓沈的家属亲朋。林森对汉章在沈秋玉死了不到三个月就娶了富家千金感到蹊跷,但并不知道汉章亲手害死了沈秋玉。


林森想知道煜城寻找清欢的真实原因,于是就告诉他自己已经获知清欢的情况,煜城听后便将此消息告诉云兮和黑娘。三人商议让云兮以清欢同乡的身份去和清欢见面,而黑娘则藏在一旁。
秋玉的墓地,假清欢和云兮见面,云兮指责“清欢”的罪行,而黑娘拿着刀准备杀了“清欢”为秋玉报仇时,发现眼前的人并非清欢。
林森躲在一旁知道了煜城寻找清欢的真实原因,而煜城见林森找了个假清欢给他,于是质问他为何要这样做,林森告诉他,他只想知道他找清欢的真实目的。煜城只好把情况再说明一番希望得到他的帮助,林森觉得这不仅是个极好的新闻题材,而且还可以借此将毁掉许汉章的名誉甚至地位,于是答应帮助他。而许汉章实力强大,想扳倒不容易,他希望揭露这一切按他的步骤来行事,所以暂未将清欢是许汉章之事告知。

煜城和云兮碰面商讨案件,与汉章、许坤相见。他大为吃惊,原来去年他调查许坤醉酒撞人的命案,因为汉章的权势和背景受到恐吓,但他并没畏惧而是执意到许府调查许坤,谁知落入对方的圈套,遭遇许府女仆春香的色诱,后他以猥亵之罪名被警局开除,煜城知道这是许府人策划的阴谋。
汉章询问云兮和煜城的关系,云兮只是说自己托他在找人,但没有说出真相。

煜城的助手贾浩木对画敏一见钟情,于是开始追求她,约她看电影。在两次拒绝之后,画敏终于答应和他一起去看《一江春水向东流》。
观影完毕,画敏被剧情打动,流着泪从影院出来,而这时两人遇到同时从影院出来的云兮和汉章。云兮还没有向画敏介绍完汉章,画敏就哭着跑开了。云兮告诉汉章画敏是被电影打动而伤心流泪的,那剧中素芬真是悲惨,而那张忠良实在太无情。汉章哈哈大笑,认为她们太认真,这是戏,是假的,现实生活中根本没有这样的人。云兮说:有,我就知道一个比张忠良狠毒一百倍的人。于是她将秋玉之死从头到尾道出,汉章听得背脊发凉,原来云兮在找的人正是他!他又联想到林森曾在他面前提过有同乡友人在找他,于是决定不能让林森得知秋玉之死和他有关,否则这一把柄落在他手中就完了。
汉章立即让表弟许坤及家中知道他从前身份的人保密,凡有外人打听就及时报告。而如今知道汉章就是清欢的外人也就只有林森,无论林森是否知道秋玉是被他所害,这个人存就必然是危险的,所以他决定除掉他。
林森计划自己先通过秋玉之死一事勒索汉章,然后再将他的情况告知煜城,同时将新闻卖给别的报纸,这样自己即可以发财,又可以让汉章名誉扫地。于是他找到汉章,旁敲侧隐问其有关沈秋玉的事情,汉章也推断林森已知秋玉之死和他有关,肯定了心里猜想,对于林森的敲诈暗示汉章答应给他一笔钱。

林森每天中午总喜欢叫附近一餐馆外卖,于是许坤伪装成伙计在饭菜中下了醋酸铊,林森吃后次日重病入院,几天之后去世。因为他本身患有高血压,医生断定他的死因也由高血压引起。而煜城认为林森死得意外,于是将他的头发拿到大学实验室检验,从头发中发现含有铊,肯定他是被毒害的。而林森一死也极有可能与清欢有关,因为目前只有他知道清欢的情况。

汉章问云兮现在是否找到了有关清欢的下落,云兮摇头,但她说就算再困难也一定要找到。汉章说茫茫人海哪里去找那个人,况且隔了这么多年,说不定那人早死了。云兮则认为清欢没有死,否则秋玉也不会托梦给她。

煜城前往秋玉曾经工作过的金成制衣厂寻找线索,通过对董事长柳老板的打听得知秋玉当年的确有为她筹集学费而要求预支工钱一事,但对她的家庭情况并不了解。柳老板答应帮他再看看厂里是否有其它人了解秋玉的情况,一有线索就通知他。

煜城将在制衣厂打听的情况和林森之死的判断告诉云兮,云兮也感觉到阻碍越来越大,她想就算找到清欢,如果他不承认自己杀害秋玉,那怎么办?于是两人来到钟楼询问黑娘。
黑娘胸有成竹的说,清欢不敢不承认,因为她有证据证明是秋玉是清欢害死的,清欢只要看到这个证据一定会认罪的。
云兮和煜城从钟楼出来遇上下雨,煜城谎称自己和云兮顺路于是提出将她送回家。两人雨中同行,临近霍家的时候碰见许汉章。原来许汉章在霍家久等云兮不归,又见下雨,于是出门来接她。许汉章看见云兮和煜城两人亲密的样子,心里顿生醋意,于是将云兮霸道的拉上车。煜城看到云兮被许汉章拥在怀里心里顿感失落。
许汉章知道煜城的住址,见他为了送云兮回家而谎称顺路,猜测煜城喜欢云兮,于是派许坤监视云兮。
画敏带云兮和煜城到教会孤儿院做义工,两人举止亲近,许坤将此报告给汉章,汉章心里极为不悦。于是他邀云峰吃饭,席间倾述烦恼,称自己步入中年,而云兮正当年华,自己配不上她,怕有一天云兮看上更年轻的青年弃他而去。汉章直言看到云兮和煜城走得很近,为此担心,再加上得知那个匡煜城因为作风不正被警局开除,怕她和这种人打交道会上当受骗。云峰一听,决定教训煜城,于是纠集几个狐朋狗友一起将他暗中拦截对方,谁知煜城身手不凡,反将这几个人教训一顿。

煜城受了点皮外伤,画敏见到,于是为他买药。画敏猜测打煜城的人一定是清欢,清欢发现你在找他,怕罪行暴露所以对付你,煜城哈哈大笑画敏的想象力太丰富,因为现在还没找到清欢的确切线索,而且他怎么会知道我在调查他呢?
云兮看望煜城,煜城欣喜,虽然只是小伤而已,但为了得到她的关怀,佯装腿受重伤,云兮搀扶着他走路,两人靠得很近,她见煜城脸红头冒汗,问他怎么了,煜城除了云兮再没和第二个女孩靠得如此近,每次一靠近就紧张得冒汗。云兮认为煜城在说花言巧语,将手一松,他便跌下楼梯,当她正要去扶时看到他自己站起,便知他在说谎,而后拂袖而去。

华东大学的自治会被国民政府掏毁,几个学生被抓捕。学生们罢课并准备游行,政府调集上千警力包围学校。松山带头抓捕了几个闹事的学生,学生们上前阻拦,双方发生冲突,数名学生受伤流血。煜城见情况不妙,劝告松山停止抓捕,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松山解释自己没那个权力,这都是上面的命令。见劝告无效,煜城只好退出。这时他看到浩木正在拼力保护画敏,而云兮则被一名警察按倒在地上,他立即上前救下云兮,拉着她和浩木、画敏一起冲出警察包围圈。
跑了很久,云兮脚受伤跌倒,煜城这才发现她的一只鞋早就在人群中挤掉,血一点点从白袜里渗出,他急忙背着她前往诊所。云兮的脚伤做完包扎后,他准备送她回家。可是由于罢课事件,附近交通已受管制,只好向外国医生借自行车一用。而自行车乃医生的心爱之物,外国大夫不舍,他又没带够钱,云兮只得将蓝宝石手镯作为抵押。

煜城骑着自行车载着云兮回家,霍府建在山坡上,临近时他只好停车将云兮背上去。到了霍家门口,煜城将云兮扶到一花坛边坐下,按响门铃便和她告别。云兮被仆人背到房间,忍着痛跑到窗口和煜城挥手告别,目送他消失在夜色中。

当晚,煜城将自行车还给外国医生,拿回了蓝宝石手镯,想到这东西贵重,决定亲手把它还给云兮。晚上,他因为想着云兮而睡不着觉,不时拿起那手镯看一眼,浩木见此情形便笑话他平时油嘴滑舌怎么没那个胆向云兮表白。而煜城无不遗憾的说,“相遇太晚,错过佳期”。
次日,云兮和伯君就昨日政府在学校制造的血案发生争执,伯君怕云兮再跟着闹事,不允许她去学校,云兮见脚伤未愈也只好呆在家中。
煜城牵挂云兮的脚伤,于是委托画敏带去信和礼品前去看望。画敏和云兮谈到昨日煜城的相助,直言煜城人好,胜过许汉章,这一席话说得云兮心里难免有点悸动。
(三)
浩木在《朝文日报》旧报纸中找到清欢当年采访江天的报道,煜城猜测这个江天就是黑娘所指的那个大纱厂老板,而许汉章是江天的女婿,那他会不会是清欢呢?于是煜城着手调查许汉章。
晚上,煜城来到大江纱厂附近的餐馆等待晚上出来喝酒玩乐的工头们,寻找时机找人打听有关汉章的情况,哪知引起别人警觉并报告给汉章。汉章得知煜城打听自己,于是派人把他痛打一顿。打手在煜城身上发现用手绢包好的蓝宝石手镯,汉章一看竟是自己送给云兮的手镯,于是忍着怒火驱车离开。而煜城并不明真相,误以为汉章的是黑帮,只得眼睁睁看到云兮的手镯被抢走。
汉章来看望云兮伤势,并问手镯哪里去了?云兮怕汉章知道把他送的东西抵押租借东西而生气,所以撒谎说落在学校宿舍。汉章埋怨云兮心里没有他,否则怎么会将送她的手镯随便放置,云兮连忙道歉。
弄丢了手镯,煜城不知该如何向云兮交待,无奈之下给写了封道歉信,让浩木托画敏转交。浩木将信交给画敏,然后告诉她煜城喜欢云兮的事,画敏说早就看出来了,只叹两人无缘。
画敏将信送到云兮手上,云兮得知手镯被煜城弄丢,焦急不知如何向汉章解释。汉章趁云兮不注意,偷看了煜城写给她的信。
过了两天,警察局打来电话说有件脏物,猜测和霍家小姐有关,请人去鉴别。云兮在云峰的陪同下来到警察局,立即认出其脏物就是那只蓝宝石手镯,听李松山解释有一青年前往珠宝店卖手镯,以市面上一半的价钱成交,店主看那青年神色慌张,怀疑是所偷之物,于是报警。云兮听那店主回忆那青年装束,知道那人便是煜城,对于煜城的这种行为云兮顿感意外和失望。

云兮最后不得不把手镯的事如实告诉给汉章,汉章表现宽容,并提醒她与人交往不可缺提防之心。
云兮脚伤好了回到学校,煜城来到学校向她道歉并承诺赔偿,但云兮表现冷淡,告知不用赔偿,说完就走了,其态度让煜城疑惑不解。
珠宝店,许坤将一笔赏金塞到老板手中,老板笑得合不拢嘴。

此时整个上海股市火爆,尤其是大江织业的棉花股票更是股市领头羊,成为抢手货,每天无数人争抢棉花股票,抢不到则只好通过关系购买。霍母和霍云峰通成为棉花股票交易的中间人,一时风光无限。
贾浩木也买了大江织业的棉花股票,每天报纸送来第一件事就是看股票信息,见涨了就建议煜城也买,煜城直言自己命里没有外财。

煜城以秋玉死因进展为由将云兮约出来,实际是向她道歉,云兮对他的话半信半疑。
汉章得知云兮与煜城又见面,于是将云兮约到家中吃饭,席间故意无意地提起煜城猥亵女仆春香一事。云兮为了求证,便向王管家打听,对方将情况详细告诉她,云兮听后非常愤怒,对煜城其人更为失望。
云兮心情烦闷便和几个老同学去舞厅跳舞,撞见煜城和松山在角落里喝酒。
松山正向煜城诉苦:自己结识了一个女朋友,但对方家境极好,自己恐怕高攀不上,心里极度自卑。煜城开导松山:古往今来的成功婚姻,多是因缘的互补,贫困孤立的男才,得到富裕有力的女家援引,最是近便的成功之途。
坐是煜城身后的云兮听到此话,心生悲凉,原来煜城向她示好是另有所图,于是更加鄙视煜城此人。

金成制衣厂的人给煜城打来电话,告诉他有个叫翠兰的女工可能知道有关秋玉的情况。翠兰和秋玉以前是工友,后来因为丈夫死了,家里困难,做了妓女,牌名仙鹤。
煜城来到落花街找到仙鹤,从她那里得到一张照片,正是当年秋玉和清欢的结婚照,让他大为惊讶的是,照片上的清欢和汉章极为相似。“难道许汉章就是清欢?” 煜城拿着汉章的照片给黑娘看,黑娘点头确认,清欢即汉章。

煜城通过深思熟虑决定将真相告诉云兮,于是将她约出来。但云兮内心已对他排斥,见煜城关心她的脚伤便怒火忽生,让他用不着假心假意的来关心她。两人吵起嘴来,云兮劝煜城不要再在她身上花心思,她最鄙视的男人就是为了自身的前途而讨好女人。煜城不解她为何如此误解他,于是云兮指出他猥亵春香一事,煜城解释,但云兮根本不信,还奉劝他去别人那儿寻找近便的成功之途吧,别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了。
煜城见自己被误解,内心顿感悲凉。
第二天,煜城收到了霍家仆人送来的钱,仆人告诉煜城云兮拜托的事可以结束,虽然没有什么结果,还是支付合同酬金的八成以表感谢。仆人一走,煜城气极将钱扔到地上。

股市火爆,大江织业的棉花股票持续见涨,汉章分析国共战势之后命令许坤将手中一半抵押给银行贷款,然后将钱换成美金和黄金。
汉章带着云兮来到临海的一座山上,这里有幢别墅,奢华富丽,云兮赞叹不已,汉章告诉她别墅名祉园,是送给她的礼物,已经登记在她名下,云兮感动。
汉章在祉园举行了简单的订婚仪式,并登报启事,煜城在报上看到两人的订婚照,心情难过沮丧。
浩木看在眼里,但自己无力帮助,只好约画敏散心。但浩木一提到送画敏回家,她总是拒绝,这让他感到特别疑惑。
画敏深知浩木喜欢她,但她却和他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一天晚上画敏来到教堂向上帝祈祷:让可信之人亲近,让虚伪之人远离。神父比尔看到深夜她来此祈祷,猜测她是否有自己喜欢的人,画敏否认:神父你忘了吗?我曾经说过不会结婚,我不相信爱情和婚姻。

【未完】

    
小灯的其他作品:
电影剧本
青春偶像
电影剧本
悬疑科幻
电影剧本
青春偶像
电影剧本
喜剧
电影剧本
青春偶像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Copyright © 2003-2011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剧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