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近代传奇
标签:惊险、谋略、励志
4127人阅读 收藏
血泪花瓶
类型:电视剧本
作者:李红进
题材:近代传奇
时间:2016/2/16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故事梗概:
第一集
海陵是苏北鱼米之乡和盐产城市,它是苏北里下河通往全国各地的中枢输纽之地,这里的人们温柔、善良、和谐、活泼、快乐。
盐商曹世泰正装运一批盐要前往北京,码头工们有说有笑地将盐包运上盐船。休息时,他们边吃着全国闻名而只有海陵独有的大炉烧饼,边谈论着有关烧饼的趣事。
一群妇女在河边洗衣、淘米,她们谈笑风生。七斤嫂逗刘晓明讲出刘才喜与月红昨晚在床做爱之事,引的大家轰笑起来。
曹世泰女儿曹玉琴,与刚从广州回来的同学许伯鸿来到泰山(注:泰州的泰山)游玩,他们在山顶岳庙前回忆起岳飞在此抗金而堆此山的故事。
曹世泰妻子陈巧云从任朝廷吏部五品郎中的姐夫李朝昌来信中获知洋人要攻打北京,坚持让常管家与曹世泰一同前往,以备有所照应,曹世泰接收了妻子的建议。
许伯鸿来到小时同学卢中豪家,两人对王安石为海陵清风阁所写《清风阁》之诗进行评点。
曹玉琴传承父亲曹世泰书法和母亲陈巧云的绘画艺术,她将刚画好的一幅仕女图由曹世泰带给京城的姨妹李明珠。
第二集
曹世泰的盐船行驶在通扬河水面上,他望着宽阔、清澈的河水,望着穿梭的来往船只情不自禁地呤起明代吏部侍郎储灌(注:海陵人)的《自紫墟归海陵》诗来。船老大随与曹世泰叙述起历代全国名人在海陵为官之人和海陵历代在朝廷任文武官之人来。
码头工人刘才喜的妻子月红,向刘才喜气说六岁儿子刘晓明在七斤嫂的诱导下,向人们讲出他俩前晚在床上做爱之事。刘才喜听说后不但不生气,反而大笑道:“这有什的不好意思啊?我们祖先不这样那有我们?我们不这样那有晓明他们?这天下那家不这样?”
黑夜的长江急流凶涌,船老大沉着指挥船工们顶浪避涡,闯过凶险。
许伯鸿与卢中豪在茶馆边吃早茶边谈论南方革命之事,两人商议在卢中豪家开办一个学堂教孩子读书,对其传播革命道理。州衙吏目张子奎和二姨太丽丽也来吃早茶,卢中豪向许伯鸿介此起这两人之事。
曹玉琴为支持许伯鸿办学堂,将与陈巧云要的五十块银元带到东城河边交给许伯鸿,他俩望着城河的景色两人即兴对起对联来。
曹世泰的盐由船运到济南后改为马车运往北京,济南久远镖局吴当家派武艺高强的黄班头护送曹世泰。运盐车队到达北京后,曹世泰将车队按排回去,他和常管家、黄班头留在裢襟李朝昌家中,当晚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城。
法国传教士哈雷带领一群法军冲进皇宫来,他在光绪寝室中看到一只“霁蓝釉描金双龙寿字纹花”立抢出宫来。守在皇宫门外的两名义和团周大哥和徐斌盯视抱着花瓶上了马车的哈雷,并跟踪其后。
第三集
李朝昌为避妻子陈巧霞和女儿李明珠留在京城遭洋人欺负,将其化妆成老太婆和男孩子与曹世泰回海陵暂躲一下,曹世泰等人在出城时与守城门英军展开了斗智之述而逃离北京。
义和团勇士原本盯踪哈雷是想除掉这个外国人的探子,不想,他们在哈雷门口听到哈雷向法军讲述抢来的皇宫花瓶可进行研究火炮来打中国人而产生夺回花瓶的决心。
两名义和团勇士使计夺回花瓶后,遭到法军追击。徐斌为掩护周大哥将法军引开而被法军打昏,周大哥在受重伤下将装有花瓶的柳藤箱交给刚逃出京城行驶在路上的曹世泰。他向曹世泰道:“你如是一名好中国人,就将它保护好决不能让洋人抢走!”随将追来的法军引开而牺牲。
法军向唯一从此地走去的曹世泰马车追来,黄班头在人们无处可逃可躲的情况下,一人将马车调头向法军冲去。他在与法军拼搏中从身上掉下一个信封,受伤后逃入路边的高梁地里。
曹世泰等人来到某一小镇旅馆住宿,他将义和团所交给的箱子打开,见是一只花瓶。朝廷史部五品朗中李朝昌夫人陈巧霞识出此瓶是皇宫之物,在大家商议如何处理此瓶时,一队官兵前来查抓带武器的义和团,曹世泰机智地逼退官兵对他们的搜查,而避免平民拥有皇宫之物的杀头之险。
第四集
法国传教士哈雷凭信封上收信人为济南久远镖局吴当家地址和姓名,前往天津请法国大使找清朝廷议和代表李大人协助到济南追查花瓶。
曹世泰儿子曹玉璋十七岁,负责盐庄事务,他从盐置得知洋人攻下京城后,急告知母亲陈巧云。陈巧云担心曹世泰的安危,派码头工人刘才喜和许七斤前去济南镖局打听情况。
刘才喜和许七斤从济南镖局吴当家处得知曹世泰在洋人攻入京城前到达京城,如回来必从此过情况后,决定到北城门口等候曹世泰。
哈雷凭朝廷议和代表李大人的信找到济南清军参将,清参将派兵随哈雷搜查镖局,并要吴当家交出抢他花瓶的黄班头,吴当家否定此事,清军将镖局人员全部杀尽。
曹世泰等人来到济南,他一人带着花瓶进城向吴当家说明黄班头为救他们而亡原因。在当他排队进城时黄班头赶来,黄班头发现排队进城有异,就向一出城市民打听,得知清兵已围剿镖局正全城搜查花瓶,忙拉着曹世泰向城外一村庄逃跑,搜查清兵发现有人拎着箱子逃跑就追赶上去。
刘才喜和许七斤出得城门来,他们望着清兵追赶曹世泰,就冲上前与追赶清兵打了起来。刘才喜手中的烟杆被清兵砍断,他将刻有他“刘”字记号的后半节烟杆刺进清兵小腹,他和许七斤追上曹世泰和黄班头,大家登上一只小船逃出清兵追捕。
第五集
黄班头重新回到镖局,他要把与曹世泰有关的帐目和信件烧毁,被赶来的清兵发现将其杀害,并从火盆中抢得一未燃尽的信角,上面写有“海陵”二字。
哈雷回到天津请清廷李大人查找海陵在何处,李大人书信与哈雷叫他到南京找两江总督帮查找花瓶下落。
曹世泰回到家中,他和陈巧云、陈巧霞望着眼前的“光绪霁蓝釉描金双龙寿字纹花瓶”知其拥有的危害性,将其毁掉又对不起为它丢掉生命的人们,决定将花瓶藏起来。
曹玉琴陪李明珠到光孝寺游玩,当她们正观看陆游为此庙“最吉祥殿”建成所写的《报恩光孝寺最吉祥殿碑记》时,海陵州知儿子宋绍平带着手下对她俩调戏,遭到曹玉琴和李明珠严厉反抗和群人的指责。
刘晓明在读《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引起不识字的月红误会,母子俩发生一段笑话。
哈雷来到南京向两江总督叙说他花瓶被抢经过后,两江总督派五品之官钱大人与哈雷一同来海陵追查花瓶。
第六集
卢小倩是卢中豪的妹妹,她十六岁。因兄妹俩从小父母双亡,她在门口靠卖小杂货为兄妹俩生计。现卢中豪和许伯鸿在她家办学堂,她一边卖小杂货一边帮照应学生。
月红到荣华楼买烫干丝,听到走来的张子奎和丽丽谈海陵有人前不久在京城抢了洋人一只宝瓶,还在济南杀死一名追赶的官兵。她忙回家将些事告知刘才喜,并追问他在济南之事,刘才喜又忙将此事告知曹世泰。
海陵宋知州根据哈雷的口述绘出一张花瓶图,他和钱大人深感两难。如此花瓶追查到而交给洋人,怕被朝廷日后知晓遭杀头之罪,如花瓶查获交给朝廷而不给洋人,总督大人那一关又难过。于是,他们想出一计将哈雷逼走,不让他知晓查花瓶的过程和结果。
哈雷走后,宋知州来到盐置查寻在洋人攻打京城前有那个盐商运盐去京城记载,结果曹世泰进入他的视线。
八月中秋夜晚,正当曹世泰与家人赏月吟诗之时,宋知州和钱大人带着捕快冲了进来。在陈巧霞以朝廷诰封五品谊人身份强力阻止下,宋知州没有对曹家进行搜查将曹世泰有礼节地带到衙门调查花瓶之案。
宋知州连夜审问曹世泰,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他想出对曹家常管家抓拿之策。
第七集
曹家意识到州衙在不好对陈巧霞、李明珠抓拿讯问的情况下会对常管家采取行动。为避常管家受苦,陈巧云和曹玉璋劝说刚从家过节回来的常管家夫妇离开此地。
张子奎带人前来抓拿常管家发现逃跑,州衙立即对水、陆两路设卡搜查,在通往姜堰的通扬河的船上将常管家抓获。
宋知州从常管家嘴中一无所获,他在得到两江总督同意后对曹家进行搜查。
当宋知州指使张子奎对天井中的水井底进行搜查时,陈巧云向在门口观看的卢小倩机智地发出信号。卢小倩忙离去向奔来的卢中豪和许伯鸿商议陈巧云发信号的目的。
当张子奎正要拿竹钩探水井底时,曹家院墙内的草突然起大火,在门口的码头工人和群众一齐冲进天井救火,将张子奎和捕快们冲乱。
当夜,陈巧云等人从水井中取出花瓶,由曹玉璋、刘才喜、许七斤三人藏到他处。
第八集
许伯鸿、卢中豪和海安学子陈元鉴在茶楼吃早茶,许伯鸿向他们讲述孙中山领导有识之士进行民主革命有关之事。丽丽一人走了进来,她与茶馆戴老板谈论花瓶之事,并说出张子奎到济南调查官兵被刺死之事,许伯鸿听到后急离去向陈巧云告知。
曹家人认为,刘才喜那半节烟杆是唯一能证明刘才喜和许七斤参与济南北城门外刺死官兵之事,而刺死官兵之事又联系到花瓶之事,如那半节烟杆还存在,又被张子奎带回来,只要有人辩出一切都无法回避,因此,曹玉琴、曹玉璋、卢小倩、许伯鸿、卢中豪共同想出一个避免此事发生的计策来。
宋知州和钱大人微服来到茶楼私访,从瓦、木匠等人口中得知码头工人刘才喜和许七斤在洋人攻下京成后去过济南,又审问曹世泰,曹世泰巧妙地回说此事。
宋知州得到张子奎从济南带回那刻有刘字记号的半节烟杆后,将刘才喜和许七斤抓拿,并思出一计由码头工人到堂辩认烟杆,都被码头工人临场发挥一一否定掉。
陈巧云在刘才喜和许七斤被抓情况下,组织码头工人罢工,逼使众多盐商到盐置找周同知出面说情,在多种情形下宋知州只好当堂放回刘才喜和许七斤。
第九集
在曹世泰和常管家誓死不承认花瓶之事和无有效证据的情况下,宋知州和钱大人思谋出由州衙监狱长高仁义假以为曹家送食品之名,想从中获取曹家递送有关花瓶情况的纸条证据。
陈巧云与曹世泰利用菜名的谐音字和菜名的寓意进行对话。
李明珠与卢中豪经这一段时的相处和有着共同的篆刻爱好,两人相恋起来。他们游玩南郊的风凰墩,呤古代名人赞风凰墩之诗。
许伯鸿接到广州革命党的来信,要他与卢中豪、陈元鉴明年开春后到广州水陆师学堂学军事,当曹玉琴、李明珠得知此事后,开始表示反对。在许伯鸿、卢中豪坚持革命事业为重之下,她们表示将等他们一辈子的爱的诺言。
曹玉璋根据家中盐生意日下的情况,向陈巧云提出开一综合型的商行来增加家中收入的建议,得到陈巧云的同意。
第十集
宋知州在得知为曹家送食品反被曹家利用后,又思出将常管家灌盐卤到死来威胁曹家交出花瓶之计来。常管家在临终前向曹玉璋呼喊道:“少爷,做一个好中国人!”
李朝昌与栾管家化妆出京城赶到西安朝廷就职,他立派栾管家来海陵看望。
常管家受害之死使大家意识到州衙下一步就要对曹世泰下毒手,卢小倩思出制做一个与真花瓶一样的假花瓶让其在济南出现,才能救出曹世泰之计来。栾管家与许伯鸿前往景德镇,将真花瓶图样交制瓷高师制作,两人巧妙地将仿制的假花瓶在济南官兵前出现。
第十一集
济南清军参将得到士兵呈送上来的假花瓶后,从放花瓶箱中的一封信上得知此物就是洋人追查的皇宫花瓶,随电告南京两江总督请转告法国人来济南取花瓶。
宋知州看曹家在常管家死后乃没有交出花瓶迹象,又生出一计模仿曹世泰笔迹假写一份陈巧知晓花瓶所藏之处来抓拿陈巧云。正当陈巧云被张子奎押在大雪纷飞的路上时,钱大人接到两江总督的来信,告知洋人花瓶在济南查到。他和宋知州立赶到放回陈巧云。
宋知州为欢送钱大人回南京设全鱼席招待,并与钱大人商议以取保之名释放曹世泰之计。
因哈雷回国处理教务之事,由法军官前往济南取走假花瓶。
第十二集
曹世泰释放出来后,立即办理三件事,一是为曹玉琴和许伯鸿办定婚仪式;二是天祥商行开张;三是与已间断的外地商家进行勾通。
哈雷从法国回到北京,他仔细观望着从济南取回来的假花瓶感到不对劲,于是从抽屉里拿出当时拍下的照片对照,从底部“大清光绪年纪制”这六个字看出是赝品,又与法军官前往济南来。
清军参将小姨太生出一计,将装花瓶的柳藤箱写上海陵二字,将哈雷又推到海陵来。宋知州立即对装假花瓶的柳藤箱上面的店号派捕快王风涛查访。王风涛在竹行街查访时,遇到在曹家厨房做事与自己有亲戚关系的鲁嫂,并告知她洋人又来此追查一件假花瓶之事。
曹世泰得知此事后,叫来许伯鸿讲述去景德镇制假花瓶的经过。大家听后认为无可疑之处,又请鲁嫂前去王风涛家打听情况,方知是曹玉琴在图纸上所写底款出现的问题
第十三集
宋知州在装假花瓶柳藤箱无法找到来源的情况下,派张子奎前往景德镇了解做瓶之人,想从中获知是何人托他所做来做为证据。
张子奎到达景德镇在一饭店小二口中得知前向时有二人来此打听找高手定制花瓶之事,他让小二叙述那两人外貌特征并请当地一画家画了一张似许伯鸿的画像带回来。
当宋知州和钱大人、张子奎在会客室研究抓拿许伯鸿之事时,王风涛从门口经过听到,他忙通过妻子秀珍向曹家报信。
曹玉璋得到秀珍的报信立和刘才喜赶到卢中豪家,催许伯鸿快逃走。此时,张子奎已带人从巷子两头赶来,曹玉璋急叫许伯鸿翻院墙逃跑,他也跟着翻墙掩护许伯鸿逃跑,不想将墙头砖扒掉下两块。
张子奎带人冲了进来,在查看院子时发现墙头掉下的砖头,忙带人向小夹巷追寻。
第十四集
曹玉璋以打伤自己的脸和撕坏衣服将追来的捕快引到相反之处,张子奎识破后又向许伯鸿逃跑方向追去。
许伯鸿在被张子奎之人四面围追下,被收大粪姚大嫂藏入粪筒内机灵地闯出捕快的搜查和清兵的关卡送出海陵。
宋知州将所有与许伯鸿逃跑之事有关之人抓拿堂审,大家巧妙地回避。
钱大人和宋知州怀疑许伯鸿逃之事是有人抢先通风报信与许伯鸿,就派张子奎暗中查访。在得知王风涛有疑时,他们生出引蛇出动之计来抓拿王风涛。王风涛在妻子秀珍的提示下识破钱大人这一阴谋。
第十五集
新年刚过,卢中豪和陈元监蹬上一只去广州的船,曹玉璋、卢小倩等人在码头送行。
钱大人从南京来到海陵,他向宋知传达朝廷大事和总督对花瓶案子要求。宋知州思出从花瓶藏处入手,因此他派张子奎对曹家祖坟进行暗中挖掘。在未果的情况下,他认为曹家定将花瓶藏在陈巧云父亲坟墓中。他们又设计出“钓鱼上勾”之计来,通过他人向曹家放出州衙要挖陈巧云父亲坟墓之风,并事先派人在那守候,以将来取花瓶之人人脏具获抓拿。
第十六集

    
李红进的其他作品:
微电影
娱乐微电影
微电影
娱乐微电影
电视剧本
近代传奇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 血泪花瓶

    近代传奇

    40集电视连续剧《血泪花瓶》梗概: 江苏泰州是胡锦涛总书记家乡,这里...

Copyright © 2003-2011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剧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