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古装历史
标签:爱情 青梅竹马 腹黑
1304人阅读 收藏
冷情浓
类型:小说
作者:苏苏幕遮
题材:古装历史
时间:2016/3/24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雍正初登位,便将圈进中的十三阿哥胤祥放归,并晋封和硕怡亲王,世袭罔替。
怡亲王四子弘基和瓜尔佳.沁儿,自幼玩闹,感情很好。瓜尔佳.沁儿是怡亲王侍从同顺的庶出幼女,祖上是汉人,因同顺在圈进时尽心侍奉十三,雍正特许入旗。
弘基和沁儿两人自幼交好,形影不离。长大后,弘基自是想娶沁儿为自己的福晋。沁儿却因自己母亲的遭遇,对婚姻产生很大的恐惧,一时想让弘基立下誓言:今生只娶她一人为妻。只奈何弘基、沁儿的身份。于弘基而言,他是怡亲王最喜欢的儿子,雍正最看重的侄子,以后必定是怡亲王爵位的继承者,按制是不可以娶一个汉人为福晋,更何况沁儿是罪臣之后。无奈之下,他以放弃王爵为条件换来了和沁儿的平静生活。
沁儿同父异母的姐姐唯式自幼陪伴四格格生活在雍亲王府中,雍亲王登基后,格格养育宫中,唯式也随同进宫。她和父母聚少离多,对庶出的妹妹更没有多少感情,宫中生活也让她养成了慎言寡行的性格。而看似沉默寡言,不问世事,却改变了沁儿整个的人生。
弘基和沁儿平静的生活被突如其来一道赐婚圣旨打破,弘基向皇帝力争,却被告知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当看到自己亲笔写的所有定情信件时,他懵了……



斯人已逝、芳魂未归,世间人啊,心锁何许?

弘基待在西院一连数日不出,他仔细的擦着每一个地方,整理好每一寸角落,笔、笔筒、书桌,他都仔细的擦着,任凭谁喊都不停。李德担心这样下去,弘基身体吃不消。赶紧去了别院找沁儿。
沁儿急忙赶过来,屏退了所有人,她悄悄过去,没有听到里面的动静,推开门,发现弘基靠着桌角睡着了。他衣衫不整、满脸胡茬,双颊深陷进去,脸上布满了灰尘,看他这副模样,沁儿的泪马上就流出来了。她伸出手想要拿开他手中的抹布,弘基受惊似的睁开了眼睛,正欲发作,看是沁儿,就慌忙爬起来往内室跑。“弘基啊,”沁儿哭着追上去,紧紧的抱着他,“弘基——”她只是哭,说不出什么来。弘基慢慢的挣开她,缓缓的说道,“我想自己待会儿。”
如此这般过了一个月弘基才转过劲儿来,下令封住西院所有人不得入内。

这日老福晋来看望他,见了他消瘦的模样甚是心疼。“事已至此,别再想了,”弘基静坐在那里,并不说话。“来吃点软糕,都是你最爱吃的——”“额娘,我吃不下,”弘基摇摇头,干裂的嘴唇蹦出丝丝血迹。“不吃东西怎么行,额娘知道你心理难受,可是她已经不在了,再伤心也于事无补啊,听额娘的,吃点东西,别让额娘担心了啊。”弘基接过来,勉强吃了点。“该把沁儿接过来了,”老福晋说道,“她和辛儿住在别院多有不便,外人也说闲话,还是接过来吧。”弘基吃了两口停下了,“我——我会的。”“要不额娘去接?”“别别别,我等等,等等接,”他说着,眼神有些慌乱。“怎么了?告诉额娘,是沁儿不愿意回来吗?”“不…不是,”弘基眼圈微红,“只是儿子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老福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怎么帮他,只是嘱咐了千万得接回来,又叮嘱李德好好伺候,就回怡亲王府了。

一大早弘基就来别院了,门房开门时看见他吓了一跳,一边着人告诉沁儿,一边赶紧要请进来了,弘基有些局促,想走。沁儿听到消息后就赶紧过来了,弘基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垂着头看着地面,也不说话。沁儿轻轻的拉起他的手,往客厅去。嬷嬷正抱着永辛,见她来就迎上去,“王爷,小王爷都会叫阿玛了。”弘基迟疑着抱过永辛,谁知永辛认生哇哇的哭了,嬷嬷赶紧接过去哄着,弘基有些尴尬。沁儿屏退了所有人,两人面向而坐,她认真的说道,“你打算一辈子都不再来看我了吗?”“没有,”弘基急忙摇头,“我来,额娘要我来接你回去。”“你呢?你想我吗?”说着眼泪夺眶而出。“想,”弘基强忍着,“做梦都想。”沁儿笑了。
回王府后沁儿依旧住在东院,每每经过西院时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绕在心头。弘基依旧当差,她依旧生活在这里,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从前。
是夜,弘基在西院前站了很久,直到沁儿把衣服给他披上才发觉。“我——”被沁儿看见自己在这里,弘基心中还是有些不自在。“夜里凉,明天再来吧,”说罢沁儿转身慢慢的走着。“沁儿,我——”“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也知道——”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你心里是有她的,可是——”她没有说下去,转过身来,定定的看着弘基,她明白,那份独有的爱再不会有了。藕佳虽然不在了,可是,在弘基的心里会有一个角落,那里的人不再是她。



43、一则拎着一坛酒来到郡王府,门上的人赶紧往里请着。沁儿正在院子里剪花,见他来就放下手中的活计。“给夫人请安,”一则微俯身。“林公子客气了,弘基在书房呢。”一则辞了沁儿,来到书房。弘基正在习字,看似随意落笔,细看起来,每一行中都有藕、佳两个字,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有意,见他来也未停笔。一则在旁边看着,笑道,“你不怕沁夫人看到?”“沁儿一直不喜欢写写画画的,她不会看的——”“行了,”一则抢过来一把撕掉了,“你还要到什么时候?说吧,你是想一醉方休呢,还是策马奔腾呢?”弘基放下笔,走到旁边挨着墙坐下。“我也不知道,原本以为她的一切在我心里没什么打尽,谁知道——”“有句话我想问问,”弘基看着他等下文,“咱们相交数年,我可是从来没见过你这副模样。怎么着,从今以后都打算这副哭脸过活啦?你让沁夫人怎么办?你的私事我不想管,我只是觉得以往那个潇洒不羁、温良敦厚的四公子就此没了挺可惜的。”一则说着,把酒坛递个他。弘基看着他,稍犹豫了下,接过来,仰头喝下。
一则走后,弘基思索良久。古语曰:物是人非——想来说的真好。他打开那副亭中画,轻抚画中女子,良久折好放进了炭炉里。

老福晋六十大寿,怡亲王府里前车水马龙,弘基夫妇一早就收拾好,带着寿礼就去了。老福晋见着永辛,忙接过来,逗着乐,甭提多高兴了。正说着话,唯式夫妇也来了,都见过礼随意说着话。六公子、七公子都来了。他们男人一桌,女人一桌,都各自说着话。
人都来齐了,老福晋下令开席,一时间祝酒声、唱戏声好不热闹。弘基几日来身体不好,再加上刚喝了些酒,就有些撑不住了,老福晋心疼他,让他歇着去了。
弘基醉酒在房中昏睡,唯式借故出来,径直来到弘基房中,坐在床沿边上,手指轻抚那张脸旁,良久,俯身想吻他。沁儿放心不下赶过来,正看见这一幕。只是她来,唯式并没有停下,依旧在他额上印下一了沉沉的吻。她站起身,看不出丝毫的起伏,平静的向外走去,似乎沁儿根本就不在房里。
沁儿瞬间就明白了,这么多年,姐姐对弘基的那份心还在。
想想不觉心生恼意,正打算追出去问个究竟。弘基迷糊着说起话来,“我渴,沁儿——我渴。”
不管他做了什么,此时此刻他的梦中只有自己。也只是这一刹那,她释然了。端来茶,试了试水温,弘基喝了又睡下去,沁儿不再想什么,只是拿着手帕擦弘基的额头,一遍又一遍。

“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沁儿喃喃自语,看着窗前掉落的片片枯叶,想起那年和弘基一起种下的那棵梧桐……

    
苏苏幕遮的其他作品:
电影剧本
涉案推理
微电影
励志微电影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 冷情浓

    古装历史

    雍正初登位,便将圈进中的十三阿哥胤祥放归,并晋封和硕怡亲王,世袭罔替。...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