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青春偶像
标签:才子佳人、爱情传奇
3060人阅读 收藏
不是鸳鸯不并头
类型:电视剧本
作者:沧海客
题材:青春偶像
时间:2016/6/2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本剧糅合明清多部才子佳人小说的精彩故事桥段,虽是古代故事,但人物的善恶秉性,在面临亲情伦理、朋友情义、爱情纠葛、人生理想的种种抉择难题时,让今天的我们依然感佩唏嘘。
故事讲述苏友白、铁中玉、阮江兰三位性情各异的才子,与白红玉、水冰心、汪畹容、韩雪、杨琴、卢梦梨等才情女子之间的情爱纠葛。因奸臣当道、小人作梗,他们辗转奔波于京城、山东、金陵三地,经历了种种曲折和磨难,最后凭着他们的坚贞、才智、善良,谱写出一曲曲婉转动人的爱情传奇。

大明朝中叶,太平盛世。生性善良但怯懦的穷书生阮江兰,遭遇奇祸:未过门的妻子韩雪被大玦侯抢走,他欲进京“上访”却被恶奴拦截。风流多情的才子苏友白,面对本地女子的求亲一概推辞,非要远去江南寻访良缘。 文武双全的铁中玉是个官二代,却偏偏喜欢打抱不平,好结豪友。 三个出身、性情迥异的年轻人,却是不斗不相识,转而成了知己兄弟。
在朝廷,太常寺卿白玄,翰林院吴瑞庵,以及监察御史铁英、兵部侍郎水居一是好友。御史杨洪庆(杨峥杨琴的父亲),和内阁学士田德光(田嵘之父),大玦侯沙利,和他们三人的岳父公孙珏,联合内臣贾公公,结成了朝中的最大势力。他们先使得水居一被罢官、遣戍边庭;接着又让恶意推荐白玄出使边疆;后又害得铁英入了刑部监狱。白玄女儿白红玉才气外露,杨家父子提亲不成,设计强娶,幸得舅舅吴瑞庵将白小姐暗中送回金陵。
由于韩雪连同父母都被大玦侯关在了钦赐禁地养闲堂,铁中玉有勇有谋打入养闲堂,父亲铁英随后持圣旨赶到,救出了韩雪一家。阮江兰的软弱无能,让岳母任氏对他心生鄙夷,加之乡村的世俗眼光,让阮江兰激愤之下离家远去游学,这让未婚妻韩雪有苦难言,而青梅竹马的屠户家女儿归小莲也是对阮江兰相思成灾。
阮江兰到了金陵,遭遇无赖朴三、桂四,骗走了钱财;只得去找父亲的旧友公孙珏接济,因为雨夜错过了进城,巧遇公孙珏之子公孙虎的五姨娘孟淑华。风雨夜两人在拜月亭避了一宿。不料被朴三桂四撞见并告状,阮江兰从此得罪了金陵第一霸公孙虎。
春满楼的歌姬畹娘(汪畹容),与阮江兰偶然相逢,彼此心生情愫。但她已被富家公子杨峥买下。畹娘寄希望于阮,但阮是个落魄怯懦的书生,不但自己中了杨峥设下的美人局,还害得畹娘被毒打送回了春满楼。但阮江兰凭着自己的善良、执着,又求得了畹娘的原谅。
苏友白在徐州仅见得白红玉半面,便大为倾倒一路追到金陵。在金陵莫愁湖,遇到了含愤投湖的孟淑华以及下水相救的阮江兰。刁蛮自大的大小姐杨琴(杨峥的妹妹)在舒园开香兰诗社,阮江兰无意闯入被戏弄。苏友白便去替阮江兰讨回公道。苏友白才诗敏捷,嬉笑讽骂一番,将杨琴戏耍得颜面尽失,杨琴却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潇洒多情、狂妄自大的冤家。
吴翰林告假回到金陵,为外甥女白红玉招婿。一次在灵谷寺见到苏友白的诗作,十分欣赏,让张媒婆去说亲。谁知苏友白非要见见小姐的芳容,全然不知这翰林家的小姐就是他苦苦追寻的白衣姑娘。白玄不辱君命、出使北庭回来了。吴翰林将白小姐归还与他,白玄带着白小姐回家乡句容。在秦淮渡口,苏友白再次见到了如洛神仙子般的白小姐身影。
早前向白家提亲被拒绝的杨峥,并没死心。他与表弟田嵘为外公公孙珏祝寿,早到了金陵。听闻白家父女回乡,他追去了句容;苏友白也赶去句容;杨琴心生醋意,也女扮男装追了去。白玄以诗文招婿,杨峥杨琴兄妹,骗走苏友白的诗,赢得了白家父女的好感,杨峥被为招西宾。眼看白家以驽马为良驹要酿成大错,幸亏白小姐的丫鬟素素慧眼识才子,揭开了杨峥的骗局,还了苏友白清白。白红玉让苏友白去找舅舅吴翰林来做媒。
杨琴不愿看到苏友白与白小姐姻缘得逞,哄骗他吴翰林奉旨回京了,将苏友白引去了京城。然后又指使一个叫苏有德的书生,假冒苏友白的名义从吴翰林那里骗得书信,去白家登门求亲。白小姐以为是苏友白回来了,好在苏有德和杨峥两人互相揭发,反而让白玄看清了他们的骗子面目。
花花太岁田嵘从金陵回到了家乡历城县。水居一的弟弟水运,是个市侩小人物,一心想将侄女水冰心嫁出去,以便得到哥哥家的财产。田嵘为水冰心的美色所倾倒,请来县尊冯县令为媒、府尊侯知府主婚,本以为水冰心是手到擒来,谁知道水冰心不动声色地弄了个移花接木。洞房之后,田嵘才发现,新娘竟然是水运的屌丝女儿水香菇。
田嵘恼羞成怒,在水运和狗头军师姜珩的帮助下,接连使出妙计,但每一次都被水冰心巧妙化解。最后田嵘下狠手,谎报圣旨,将水冰心从家中引出抢走。不料在半路上遇上了来山东游学的铁中玉。
铁中玉闹上公堂,救了水冰心。冯县令假意留他住在神通寺,回头又暗示田嵘对铁中玉下黑手。铁中玉在神通寺被泻药泻倒,奄奄待毙。水冰心慧眼识出奸计,不避嫌疑半夜将铁中玉接到家中养病。
铁、水二人,孤身男女共处一室,被传得满城风雨。水运和冯县令分别派人去窥探,却发现他们彼此谦恭、五夜无欺,没留下任何把柄。并且水冰心阻止了铁中玉去找冯县令算账,这让冯县令大为感动,并决定促成他们。水运也改变主意,决定撮合水冰心和铁中玉在一起,这样他照样能得到哥哥的家产。但他的粗言俗语,反倒激怒了铁中玉,让铁一气远去。
苏友白赶往京城找吴翰林,在山东遇到了天才少年汪敏行。一对私奔的男女,顺手牵走了苏友白的马和行礼。落魄的苏友白,得到少年公子卢梦梨相助。卢梦梨见苏友白年少大有才气,芳心暗许,假扮成公子出来相见,又谎称有个同胞妹妹,实际上是将自己许配给苏友白。
铁中玉回京城的路上也撞见了那对私奔男女,男的逃走了,他便好心地要将女方桃枝送回,谁知桃枝黏上了他。那家人将铁中玉抓了个“人赃并获”,认定他是拐子,在镇守和道尊那里,一番厮闹,整出了一幕幕荒唐的闹剧。
新任山东巡按杨洪庆是田嵘的姨父,田嵘让他出面,连下两道宪牌强令水冰心和自己成亲。水冰心收下两道宪牌,一面先派管家游勇进京告状,一面在巡按衙门以死抗争。铁中玉在京城遇见游勇,得知水小姐有难,连忙赶去,却发现田嵘的计谋并未得逞。铁中玉再次回到历城县,让田嵘又起报复之心。他伙同一帮王孙公子,暗中埋伏打手,设下鸿门宴。铁中玉单刀赴会,机智应对,反将这群酒囊饭袋打得落花流水、颜面尽失。事后铁听从水冰心的建议,先去巡按杨洪庆那里说明了情况,田嵘他们再去告黑状已失了先机,反害得水运遭了一顿苦打。
铁中玉在京城正赶上三法司审理侯孝案。铁与侯孝英雄相惜,以性命担保,让侯孝得以免死而上前线戴罪立功。吴翰林被点选到山东主持乡试,苏友白赶到京城扑了个空,在回大名府的路上,与铁中玉相遇,两人一同回乡参加乡试。
阮江兰也从金陵回到了故乡,却发现一直喜欢自己的归小莲已经嫁给了江小二,这让阮母大感遗憾。田嵘不学无术,凭着捐的功名得以参加乡试,却被算命的赛神仙戏弄了一番。当他和姜珩看到阮江兰时,便决定实施报复。姜珩化名江德,约阮江兰去寡妇风三娘子家租住。风三娘子对阮江兰有意,姜珩暗中布局,阮江兰不知是计,惹下了风流官司。
阮江兰乡试中了解元,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风寡妇告上了公堂。在阮的家乡,刚收到高中解元的喜报,紧接着抓人的捕快就赶到了家中。韩雪的母亲任氏嚷着要退亲,韩雪则相信阮江兰是无辜的。公堂上,风寡妇一口咬定和他有奸情,田嵘落井下石出来作证,侯知府、杨洪庆也有心治阮的罪。所有证据都对他不利,幸亏韩雪出来提供重要证据,铁中玉和苏友白也从大名府及时赶到,加之吴翰林的相助,阮江兰被重责一顿勉强脱罪。
阮江兰被罢了功名,加之岳母的冷嘲热讽,羞愤之下几欲轻生,幸再得赛神仙点拨。阮似乎开悟,随赛神仙云游而去。但他并不知道,铁中玉组织学子向官府抗议,侯知府被迫复了他的功名。
苏友白如愿得到了吴翰林的亲笔信,去江南白府求亲,同时打探阮江兰的下落。到了东林镇,苏友白满腔热情去见卢梦梨,谁知卢家大门紧闭、人去楼空。到了金陵,又听到了更加绝望的噩耗:白小姐已经死了。
其实白玄是卢梦梨的舅舅,卢家为了躲避仇家谎称去南海还愿,实则是投奔白家去了。白红玉也并没有死,而且她从卢梦梨那里得到了苏友白的消息,两家人高高兴兴地去杭州西湖游玩去了。
苏友白来到句容白家,果然见有办过丧事的痕迹,加之看门的董老倌一番谎言,便信以为真、心灰意冷而去。殊不知这一切都是有人想让苏友白彻底死心而制造的骗局。
在半山寺,苏友白终于遇到赛神仙,赛神仙让他参加会试,会试之后一切见分晓。苏友白前脚刚离开,阮江兰后脚就从半山寺出来;苏友白前脚去春满楼见畹娘,告知她阮的情况,阮江兰后脚便来找畹娘。两人失之交臂。
阮江兰在半山寺外再次遇到已经怀孕的孟淑华,两人虽无私情,但还是让公孙虎大为光火。公孙虎是三代单传,娶了五个老婆,没有一个生下一儿半女,五姨娘孟淑惊奇地怀孕了,可他高兴不起来。因为外面风传,自从那次孟淑华和阮江兰在拜月亭待了一宿后,她就怀孕了。两人这次又在半山寺遇见,更让人觉得他们有奸情。 刚烈的孟淑华,不堪公孙虎的责骂和其他姨娘的风言风语,愤而自杀以证清白,肚子里还有七个月大的胎儿。阮江兰惊闻噩耗,不惜冒着性命危险去吊唁孟淑华。结果一去果然被扣押在了公孙府。
被铁中玉保荐的侯孝,在前线戴罪立功,连报五捷,边关敌患被一举肃清。连带水居一官复原职,后又加封兵部尚书,荣耀还乡。水居一回来,田嵘知道他和水冰心的姻缘彻底无望,杨峥给他和大玦侯出了恶主意:让他们互换相思人。大玦侯是请旨纳妾、派人去向水冰心求亲;田嵘在公堂时早已被韩雪乡下女子的独特魅力所迷倒,天天死乞白赖地向韩家提亲。
贾公公以钦差之身来到金陵,公孙虎升了南京锦衣卫千户,又得了皇差和太子暗中口谕,更加不可一世。 姜珩在风寡妇案子之后,在田嵘的安排下,逃离了山东,投奔了公孙虎,并借助公孙家的势力,再次陷害阮江兰。
贾公公住在公孙府,点名要听昆曲。畹娘和小红是唱昆山腔的歌姬,被请来唱戏。公孙虎为畹娘的风采所倾倒,同时得知她是阮江兰的女人,所以强行将畹娘买来做自己的六姨娘。公孙虎安排阮江兰亲眼目睹他凌辱畹娘,以发泄孟淑华之死的愤恨。畹娘一来想救出阮江兰,二来本就与公孙家有父辈深仇。眼看逃脱无望,畹娘决定拼个鱼死网破。畹娘的自杀式行动失败,公孙虎将她和阮江兰同时关入隐蔽的地牢。而这个地牢暗藏着公孙老夫人的一段秘闻。
杨琴为了让苏友白回到自己身边,便写信告知苏友白来公孙府救他义弟阮江兰。苏友白收到信时已经到了山东,正赶上田嵘上韩雪家强行提亲。苏友白一番连蒙带吓,让韩雪暂时摆脱了田嵘的纠缠。田嵘和大玦侯请来山贼张虎的弟弟张豹,去韩家抢夺韩雪,而自己假意来个英雄救美。谁知道韩雪听说阮江兰出事,早已去了阮家。张豹带着一帮山贼,闯入韩家,没抓到韩雪,却将韩愿夫妇杀了,一把火烧把韩家烧了个精光,结果被一帮乡绅组织的人马抓住。
阮江兰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几近崩溃,幸好无意中发现畹娘被关在隔壁,这让他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两人在牢里捡到了二十年前一个叫秋娘的苦命人留下的竹笛和一曲《夜游宫》的曲谱。两人一人吹笛一人唱曲,不料却揭开了公孙家尘封了二十年的秘密。
苏友白快马加鞭赶到金陵,杨琴让他扮成干杂役的老婆子潜入公孙府的舒园。经过明察暗访,终于访得地道,将阮江兰和畹娘从地牢救出。公孙虎和姜珩带着人马杀到,危难关头,杨琴支走了公孙虎,而铁中玉和印小红出现,救走了他们,并在第二天坐船离开了金陵。
贾公公来江南的另一个任务是为太子选秀女入宫。杨峥得不到白红玉,怀恨在心,将白小姐举荐了上去。白红玉和卢梦梨两家人从杭州回来后,殷切等着苏友白归来,却等来了选她入宫的圣旨。
白玄苦苦解释白小姐和苏友白已经定亲,杨峥却出场证明白家撒谎。白红玉成了秀女要坐船进京。临行前,她让卢梦梨认白玄为父,替自己向苏郎还情,替自己为父亲尽孝。 贾公公的雕龙画舫载着白红玉在内的二十四位秀女返京,杨峥是贾公公的干儿子,与妹妹杨琴也坐上了这顺风船。杨峥不死心还想带走白红玉,却被白小姐断然拒绝。杨琴则告诉了白红玉关于苏友白的近况。当大船进入苏友白的家乡时,白红玉跳船自杀。
白红玉下落不明,少了一个秀女,贾公公怪罪到杨峥杨琴兄妹头上。为了荣华富贵,杨峥不惜牺牲杨琴的幸福,让她顶缺入宫。杨琴为了苏友白机关算尽,没想到害人终害己,自己被送入了后宫。不过杨琴深得太子宠爱,皇帝病重退位,太子提前登基,杨琴意外地成为贵妃。
白红玉被天才少年汪敏行和他的阿爹汪泉所救。由于不能回家,白小姐带着他们去投奔京城的舅舅吴翰林。吴翰林忙于朝中大典以及会试,两个月没回京城的寓所,全然不知道白红玉遭遇的变故。苏友白、铁中玉、阮江兰三人参加会试,阮江兰被杨峥陷害差点不能入考场。田学士是会试主考官,与杨峥约定记号保他上榜,谁知杨峥连作弊也搞砸。苏、铁、阮三人顺利中了进士,并被皇帝钦点为青年才俊,随驾同游御花园。
杨峥落榜,不能参加琼林宴,便央求贾公公带他入宫耍耍。在御花园杨峥得意忘形,调戏宫女,却被皇上带着一群青年才俊撞见。苏友白将计就计,害得杨峥这个假太监变成了真太监。杨琴原本因为入宫而对苏友白由爱转恨,而哥哥成了太监,这让她彻底怨恨苏。
新进士们要入仕做官了,新皇帝在封官任命时花样别出,让众人哭笑不得。苏友白、铁中玉、阮江兰三人倒是如意地被安排到南京、苏州、河间府等地就任。吴翰林回到寓所惊见白红玉还活着,但考虑再三也没敢将此事告知苏友白。汪敏行在吴翰林的引荐下终于将信步船献给了皇帝,皇帝非常喜爱这新奇玩意,但田学士等人却说这是奇技淫巧,并指责吴翰林此举是引诱皇帝玩物丧志。铁中玉和汪敏行慷慨陈词深得年轻的皇帝赞赏,汪敏行也成功地为父亲平反。
苏友白去南京就任,先去了句容白家。白家却让他完婚,新婚夜才知道新娘是卢梦梨。阮江兰被钦定为苏州府昆山县令,因为母亲和韩雪下落不明而情绪低落。畹娘却迫不及待地要去苏州。阮江兰特意到昆山县想看看父亲故友汪如海的势利嘴脸,因为两家曾指腹为婚,谁知四年前汪如海突然要求退亲,此事让阮的父亲郁郁而终。让人没想到的是,那汪如海竟是畹娘的父亲,四年前因为苏州河决堤而被上司公孙珏栽赃,愤而投河自杀。
在昆山县衙,阮江兰接到的第一个案子,竟然是妻子汪畹容,状告后娘朴氏将自己卖入教坊,还害死了她的弟弟。而冤家路窄的是,无赖朴三就是朴氏的哥哥。
正当阮江兰对案子苦无头绪时,畹娘的弟弟汪敏行坐着轮椅出现。朴氏只得认罪。畹容姐弟团聚,汪家大摆筵席,一女子和一老妇前来唱曲,阮江兰赫然发现是流落到江南的韩雪和自己的母亲。阮江兰羞愧难当,韩雪见阮江兰和畹娘恩爱,又惊闻自己父母被杀,几近崩溃。
苏友白刚上任应天府推官,就收到大量状告南京锦衣卫千户公孙虎的状子。公孙虎不但不收敛,发而让姜珩反诬告书生苏有德是盗贼。苏友白不计个人仇怨,依法断案还了苏有德清白与公正。面对来势汹汹身有圣旨的公孙虎,苏友白先故意示弱麻痹对方,掌握充分证据后突然翻脸,将公孙虎软禁。
公孙珏去向阮江兰求情,阮江兰心软差点酿成大错,畹容则趁这个机会向公孙家复仇。苏友白以滥设私刑和私藏禁物的名义对公孙府进行搜查,谁知进入地道,没有发现任何禁物反给自己招来了诬告之罪。更糟糕的是,公孙虎以印小红为人质逃了出去,并一路上京城告状。苏友白赶紧组织人抓捕,但各地州府都是阴奉阳违,甚至暗地帮助公孙虎向北逃去。
铁中玉到大玦侯所在的阜城县担任知县,前任雷知县,是个荒唐的贪官,留下了大量冤假错案。特别是韩愿一家的案子,案卷被篡改,罪犯张豹迟迟没有入罪,唯一的原告和证人四喜也离奇死了。铁中玉决定重审此案。
苏友白料定公孙虎必定经过阜城县,便火速赶到那里和铁中玉组织抓捕。果然公孙虎一到阜城就被抓住。而大玦侯和田嵘勾结山贼张虎,准备劫狱。在田嵘的暗中帮助下,山贼劫狱成功,救走了公孙虎和张豹。案犯藏在了大玦侯的养闲堂禁地,铁中玉再次打入养闲堂,火拼中公孙虎被铁中玉射死。
苏友白和铁中玉同上京城说明案情,而杨峥自从变成真太监后,凭着一张巧嘴,成了皇帝身边的红人,并说服皇帝拿苏、铁、阮三人治罪。苏、铁两人还没进京城就被杨峥带领的锦衣卫抓走关进了诏狱。公孙珏、田学士、杨洪庆等纷纷上疏请求斩杀苏铁阮三人。另一面则是应天府、阜城县、昆山县百姓万人联名求情,百官联名保奏,贵妃杨琴也放下对苏友白的怨恨去积极营救,……但所有的求情反而更激怒了年轻的皇帝。
刑场上,卢梦梨、水冰心、汪畹容分别拿着装头颅的匣子,准备为各自心爱的人收尸;白红玉一身孝服出现,让苏友白又喜又悲;韩雪已经出家为妙龄尼姑来为三人诵经超度,这让阮江兰感到恍若隔世。 就当所有人都认为三人必死无疑时,一对神秘父子的及时出现,事情意外地出现了戏剧性的反转。
奸臣小人受到了应得的报应或惩罚,白玄、铁英、水居一、吴翰林等人为了打消皇帝的疑虑纷纷辞官回乡。皇帝让苏友白、铁中玉、阮江兰三人分别远赴东西南三个地方做官,并永世不得见面。在冷月庵,三人带着各自的佳丽,最后一次团聚。然而,这里却还有更大的谜团和生死劫难在等着他们。

    
沧海客的其他作品:
该作者尚未发布其他作品!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