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其他
标签:励志、言情、悬疑
1984人阅读 收藏
大型悬疑励志言情剧 大别山之恋
类型:电视剧本
作者:金成
题材:其他
时间:2016/9/26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3千本剧是一部看似农村题材、实则都市镜头超过百分之七十以上,并集情感、悬疑于一身的青春励志剧。
本剧从一位红军老奶奶给某城市小学作革命传统教育报告时,讲述的一段大别山红军时期的革命斗争故事开始,引出两少年,即本剧的男女主角:许昊林与张文君。而这两位少年均是来自大别山的红军后代,其中许昊林是跟随其在该校当教师的父亲许德贤来城市学校读书的,而张文君就是讲故事的这位红军奶奶的孙女。
两少年从小有缘相识在大城市。而二人共同在音乐方面的天赋,又让她们相知相吸,成为很好的知己。长大后,时代让她们相聚大别山,二人又从志同道合的友情,发展成为纯真的爱情;但时代却强加给二人各自不幸的婚姻••••••。过后又由于时代的变迁,二人经过拼搏努力,不仅实现了各自的人生梦想,同时有情人终成眷属也变为可能••••••。
本剧以许昊林、张文君两位红军后代跌宕起伏的人生轨迹为主线,呕歌了两位有情人纯真的爱情和崇高的人格品质。这其中没少二人在厄运下的辛酸与泪水,也不乏在经过拼搏努力后获得的成功与喜悦;更有主人翁多段暖心感人的被爱恋情交织其中,同时还有老一辈的惊世之恋,因战争造成的未解之悬疑贯穿始终••••••。
一九三四年,大别山某地的一支红军队伍奉命转移时,留下了一段惊心动魄的革命斗争故事:一位年轻媳妇为了勇救乡亲,掩护红军队伍转移,果敢地抱着敌人头目跳下十几丈高的悬崖••••••。
解放后的六十年代初,当这位当年的年轻媳妇、如今的红军老奶奶在校园里给小同学们讲起那段故事时,小同学们无不被深深地打动。这其中许昊林与张文君小同学,更是被故事中年轻媳妇的果敢深深地吸引,而当得知当年的年轻媳妇,竟然就是台上这位讲故事的红军老奶奶自己时,更让全场一片哗然。
这位红军老奶奶名叫王秀英,是某市的退休干部。当年她是在送她当红军的新婚丈夫撤离时,遭遇敌人的。她自己当年抱着敌人头目跳崖,还算拣回了一条命,而她的新婚丈夫张正,却从那次分手后一直渺无音讯,这成为王奶奶永远的痛。而她的小孙女张文君自从听到王奶奶讲的那个故事后,觉得她爷爷有可能还活在这世上,并立志要为奶奶找回爷爷。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张文君的好朋友,也就是许德贤老师的儿子许昊林。至于王奶奶的丈夫如今到底身在何处,是死是活,这成为本剧一开始就抛给观众的一大悬疑。
王奶奶思念丈夫,每次都怀抱着丈夫离别时紧急送给她的那面小红旗暗自流泪,但王奶奶的儿媳,也就是文君母亲却对此斥之以鼻;而小文君每次遇见奶奶思念爷爷时,都给奶奶唱歌,让奶奶的心情大好;王奶奶夸赞文君歌唱得好,文君却说她同学许昊林比她更会唱。
两年后的清明节,王奶奶决定回一趟大别山。因她的身体每况愈下,担心自己时日无多,想在清明节回大别山当年送走丈夫的地方给丈夫烧张纸钱,顺便再去当年抱着敌人跳崖的地方看看,就此作个辞行,也好死后无憾。王奶奶的这一想法被小孙女文君知道后,她欣然要一同前往。
王奶奶带着小文君在大别山某车站下车,因时过境迁,王奶奶已记不清去彺当年送走丈夫的那座山庄的路。正在迷茫之际,偶遇文君学校的老师许德贤,原来许老师是被开除了教师资格回到这大别山老家的,原因是有人举报许老师当年当红军时,又到国民党乡政府干过事,是叛徒反革命,这让王奶奶很是意外。而据许老师自己辩称,他当红军时到国民党乡政府应聘教员,是受当时的红军首长指派打进敌人内部的,目的是为了便于收集情报。而那支红军部队后来被打散了,许德贤从此与那位首长失去了联系,因此没人给他证明,让他蒙受了不白之冤。许德贤老师最终能否找到当年的那位红军首长给他证明,这也是本剧抛给观众的又一大悬疑。
王奶奶与小文君在许德贤父子的带领下,来到当年她抱着敌人跳崖的那座山崖上,却惊奇地发现山崖下有几位老者在烧香磕拜,经打听,方知这几位老者正是在祭拜当年勇救乡亲,抱着敌人跳崖的年轻媳妇,这让王奶奶与许德贤都惊讶不已。原来这几位老者都是当年被救的乡亲,她们都一直以为那年轻媳妇当年跳崖死了,升天了;为了感谢年轻媳妇当年的救命之恩,他们每年都来这里祭拜。就在此时,王奶奶也不知是受到了刺激还是什么原因,突然在山崖上发病,被送到当地医院。当那几位老者知道他们一直祭拜的女神当年并没有死,如今就住进了本地医院时,都纷纷前来探望,消息迅速传开,当地的乡亲,包括当地的政府,都来人探望。但这次王奶奶却没那么幸运,虽经全力救治,却没能挽回性命。临终前,她把她丈夫当年分别时紧急送给她留作记念的那面小红旗传给了孙女文君。
四年后,许昊林与张文君进入高中时代,由于许昊林父亲许德贤被开除教师回大别山老家的原因,许昊林的中学没能与文君在一起上,但二人仍通过书信联系,切搓音乐,二人的感情仍在不断升温。而进入高中后时代的男女都已基本成年,于是懵懂的恋情便也接踵而至,这让文君与许昊林之间的感情也开始经受考验。就在文君与许昊林用书信传递情感之时,文君所在的学校,不知什么时候从南疆省转学过来的一名叫张梦扬的男同学,在与文君的一次懈逅后,对文君爱慕有加,并展开追求。【该男同学即是本剧悬疑当事人张正的儿子,与张文君的父亲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设计这一剧情,是为最终揭开本剧的重大悬疑铺垫。】与此同时,许昊林所在的高中,也有一名叫李菲的女同学很喜欢他,当得知有一名外地女同学也就是张文君在跟许昊林书信交往时,很是嫉妒。而与张梦扬同住一个单元的女同学于慧敏,一直与张梦扬兄妹相称,并也逐步发展到对这位外来大哥的依恋,当得知张梦扬喜欢上张文君后,于慧敏的妒忌之火便油然而生••••••。
三年后,上山下乡的大潮来袭,张文君义无反顾的选择下乡去大别山。她选择
去大别山,除了去追寻她爷爷奶奶的足迹,最主要的,还是那里有一位与她志
同道合的知己,那就是许昊林。而身为南疆省领导干部的张梦扬父亲,凭关系
给张梦扬弄到了留城指标不用下乡,这让张梦扬着急了,于是他找他父亲给文
君也弄个留城指标留城。与此同时,文君父母也在以其爷爷奶奶是老红军的名
义请求照顾,为文君留城奔走。于慧敏母亲与张梦扬的妈妈在同一所医院工作,
又同住一个单元,于是也托张梦扬母亲找他父亲搞留城指标••••••
于慧敏对张梦扬痴情于文君耿耿于怀,终于在一次发现张梦扬与文君在一起时
的亲密举动后发作,险酿大祸。于是为了安抚于慧敏,同时也为了追随文君下
乡,张梦扬把留城指标让给了于慧敏。
张梦扬追随文君来到大别山,方知文君下乡之所以选择来这深山,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发现文君在这深山里居然还有许昊林这样一位志同道合的知己,这让他始料未及。渐渐的,他深感自愧不如,于是选择了退却。与此同时,也同是下乡知青,与文君同住一室的伍美净因承受不住下乡的劳做之苦,急于想返城,当得知张梦扬的父亲是省级大干部时,便乘机追求张梦扬,并采取种种妓俩,甚至不惜以假怀孕进行要挟,企图让张梦扬找他父亲的关系帮她弄返城指标回城。结果张梦扬的父亲张正在文革时被打倒了,使得伍美净的企图没有得逞。
话说于慧敏知道了张梦扬之所以把留城指标让给她并不是缘于对她的爱,而是为了追随张文君下乡,这让她受伤不浅。与此同时,原在学校就追求过她的李伟大同学因有机会出国继承其叔父的家业,这让于慧敏的母亲眼红了,于是百般梭使女儿慧敏跟随李伟大去美国,但于慧敏不喜欢李伟大,于是急盼张梦扬出现,并亲临大别山寻找。张梦扬虽然也思念于慧敏的旧情,但由于被伍美净纠缠着无法脱身,最终当他赶回来时,为时已晚。
大队团书记许志远得知回乡知青许昊林与下乡知青张文君都有文艺特长,于是邀约二人进入大队文艺宣传队,在宣传队,张文君与大队书记王占奎的儿子王子豪攀上了亲戚,原来王子豪还真算得上是文君奶奶王秀英的娘家人。
王子豪本是个放荡不羁的花花公子,他家里鼎力为他说亲,目的是想有个人管管他,但王子豪却不为所动,原因是他看上了表妹文君•••••
文君在省城的父母得知女儿攀上的亲戚是所在大队的大队书记时很是看重,于是双双来到王子豪家认亲,并带来不少礼物。而王子豪为了稳住和讨好文君,主动将可以由他自己担任的代销点营业员的位子让给了文君,这让文君父母感激不尽。因为这样可以让文君摆脱下乡的劳做之苦。相比之下,许昊林在当时却给不了文君什么,但文君却不看重这些,她看重的是许昊林的人品与才华,因二人都有音乐方面的天赋,从在省城一同读小学开始,二人就因此相知相吸成为知己。而许昊林在音乐方面比她更胜一筹,从此文君被许昊林的人品与才华深深的吸引,她上山下乡之所以选择来大别山,就是追着许昊林来的。
王子豪追求文君,自认为最大的障碍是户口问题,于是王家百般为王子豪争取国家户口的机会。学校经批准要加一名民办教师,王家自认为是一条通往国家户口的便捷通道。但学校杨校长很看好许昊林的音乐特长,力推他加入,因为学校没有会音乐的老师。但因民办教师的工资主要是工分,还得大队说了算,最终王子豪的父亲王占奎利用大队书记的职权,让儿子王子豪胜出,这让文君很为许昊林不平。
许昊林是一位励志青年,虽然身处逆境,但他却能顽强面对,到哪里他都能乐观出彩,这让文君很为他高兴。而文君遇到烦心事时,也只有与许昊林在一起才能得以宣泄排解。
王子豪对文君百般追求,但总不能赢得文君的芳心,可当王子豪看见文君与
许昊林在一起时的那种亲密,嫉恨之火便在心中燃起。于是王子豪首先把此事报
告给了父亲王占奎,王占奎便将此事电话通报给了文君父母,并说许昊林父亲许
德贤是历史反革命,并晓以利害。文君父母对这位大队书记表哥的话自然言听计
从,特别是提到的许昊林父亲的历史问题,这道红线是绝对不能碰的,因为文君
父母自祤是革命家庭,同时文君父亲正有可能被提升为区供销社副主任,在此关
键时刻,哪能容得文君与出身不好的人掺和在一起。于是文君母亲亲来文君代销
点,当发现文君正与许昊林亲密交谈时,当场厉声呵斥许昊林是出身不好的人,
不要纠缠她家文君,这突若其来的当头一棒,让许昊林一时精神晃忽险遭横祸。
许昊林遭文君妈伤害文君揪心,上门劝慰时,许昊林为文君着想想选择放手,
房间里,两情侣倾诉衷肠。
公社要在广播站举行‘批林批孔’大批判汇报,并打算在普通话讲得好的人员中
选一名播音员,许昊林被邀约参加。结果,许昊林的普通话通过小喇叭传进千家
万户,人们都说许昊林的普通话讲的,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没有两样,就
在许昊林有可能被选进公社广播站时,王子豪着急了,因为他知道,许昊林一旦
被选进公社广播站,位置就在他之上,文君父母就有可能同意文君嫁给许昊林。
于是王子豪找他父亲王占奎,让他想办法阻止。王占奎于是便拿许昊林父亲许德
贤的历史问题说事,于是一场大祸就此降临。
王子豪父子以莫须有罪名将许德贤弄到大队批斗,并上报公社。许昊林进广播站的名额,因他父亲许德贤的历史问题遭批斗被取消,许德贤自己也因那次野蛮批斗跪沙子致下身瘫痪,加上许昊林母亲的身体也不好,这让许昊林一家陷入绝境。于是许昊林母亲找到他二叔,托他帮许昊林说个儿媳妇回家,也好帮着服侍许德贤。尽管许昊林二叔觉得许昊林家那条件说媳妇很难,但还是给昊林家带来了一对田姓父女。而这位田姓父亲是个读过诗书的人,当了解了许德贤的身世,看过许德贤父子的容颜后很是满意,而当得知许德贤下身瘫痪缺人服侍时,当即同意女儿秋香留下来服侍,这让许昊林母亲非常高兴。
许德贤在秋香的精心服侍和调理下,终于能下地走路,这让一家人喜出往外。
秋香对许昊林也关爱有加,但许昊林却常常躲着秋香,这让秋香很不高兴•••••
秋香的善良,赢得了许昊林父母的心,加之许昊林与文君的恋情由于许昊林父亲的历史问题走入死胡同,因此许家父母力促许昊林与秋香成婚。就在许昊林母亲发病临终前,她把许昊林叫到跟前,要他答应与秋香结婚,不然别叫她母亲,许昊林无奈,只得答应,许昊林母亲丧事后,家中的亲友不由分说,为许昊林与秋香办理了婚事。婚礼前,许昊林与文君两位有情人小山相会肝肠寸断。
许昊林为了爱选择放手,王子豪得知许昊林已经结婚后,则加紧了对文君的追求。他利用小溜子喜欢喝酒,以给酒钱作为条件,让小溜子假扮歹徒,晚上蒙面去文君代销点抢劫,并故意让文君发现后假装欲行凶,然后王子豪假装碰巧突然出现来个英雄救美,并有意被‘歹徒’刺伤,这一出戏演的让文君及其家人对王子豪感激得淋漓倍至。最后终在给文君过生日时,王子豪乘文君喝醉酒之机将文君奸淫,并很快怀了孕,文君父母在被迫无奈之下答应了婚事。就这样,两位有情人就此都有了各自的不幸婚姻。
秋香与许昊林结婚后,很快有了小孩,因奶水不够,经常找文君给买计划外食糖,渐渐的,秋香觉察到文君与许昊林的关系非同一般,但秋香是个善良的农村姑娘,知道后,不仅没有敌意,反而觉得文君与许昊林才是天生的一对,很为她两婉惜。
文君父亲张承业是省城某供销社的干部,一次偶然的机缘,为文君插队所在的大别山某县供销社做成了茶叶生意,做为感谢和照顾,该县供销社同意把文君调到县供销社。过后,文君有了小孩,为了便于照顾,文君父亲又找到该供销社领导,把王子豪也调了进来。文君父亲的这一偶然机缘,让文君一家就此进入到县城生活。
许昊林自从在宣传演出时,与文君合唱了自己写的爱情歌曲【知己爱人】被宣传队除名后,一直在后山林场上班,过后他的妻子秋香又生有一子,一家人艰难度日。直到1977年,国家恢复了高考,他顺利考上了大学,许家从此迎来了暑光。与此同时,文君与王子豪所在的供销社却在改革开放大潮的冲击下,风光不再。这一重大变故,让文君与王子豪的夫妻关系变得紧张,原因是王子豪猜忌文君会重新跟许昊林好上。
由于供销社的效益日趋走下,王子豪也想变着法子搞钱,以让文君也能看得起他,终于有一天他遇到了伍美净,伍美净因当年插队时骗张梦扬没有得呈,结果在城里晃荡了几年后赶上了改革开放,于是她摇身一变,投入到个体户的行列,结果还真发了。这次伍美净想利用王子豪在供销社做仓管的机缘,把一批劣质皮鞋销到该供销社,于是给了王子豪伍千元的好处费,结果因事发王子豪被供销社开除。
因为王子豪的行径,文君与他发生了口角,被王子豪推倒至桌子拐角处,头被撞破送医院,住院期间偶遇老婆在此生孩子的小溜子,因小溜子老婆要生向王子豪借钱未果产生怨恨,于是便把当年帮王子豪去代销点抢劫,与王子豪合演的一出假英雄救美的闹剧说了出来,这让文君和她的母亲很是震惊。
大学毕业后的许昊林,被分配到市外贸局工作,面对改革开放的大潮,许昊林也骚动不安起来,在一次去家乡做调研时,发现家乡县城欲将几个县办企业承包出去,于是便产生了想法。
中央出台了平反冤假错案的政策,张梦扬的父亲张正第一批被平反后复出,并被调到家乡省里出任省人大副主任。在抓冤假错案平反工作时,他发现了当年的救命恩人许德贤蒙冤的情况,于是他亲自过问并督促,让许德贤恢复了教师身份。原来当年指派许德贤去国民党乡政府应聘教员的部队首长,正是复出的张正。而正是当年许德贤在敌人内部及时送出了情报,才让张正当年负伤后,躲过了敌人的抓捕。因此张正一直视许德贤为他的救命恩人。但由于张正解放后又参加了抗美援朝,回来后又被分到遥远的南疆,让他与家乡一直失去联系,同时也让许德贤因一直找不到张正给他证明蒙受了不白之冤。
王子豪被供销社开除后,在酒巴认识了做皮肉生意的杨小姐,两人一拍即合,去市里开了一家贸易公司。
许昊林的父亲许德贤在被平反恢复教师待遇后不久,即突发脑溢血去丗,张正副主任亲自前来参加了他的追悼会,会后,张正许诺,可以调许昊林去省人大机关工作,这让当地领导包括文君都喜出往外。而许昊林却在一片质疑声中选择回家乡县城承包几个频临倒闭的县办企业,这让许多人都倍感意外,而要调他去省人大的张正副主任却对许昊林的这一选择很是赏识,并在后来许昊林承包企业中,给予了许昊林极大的支持。
许昊林在省人大张正副主任及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完成了对几个县办企业的改制重组,成立了大别山土特产品集团公司,并且发展顺利。
王子豪的贸易公司也在杨小姐的张罗下,采取请客、送小姐等不正当手段后开张,并一时得势让他张狂起来,于是他想回家看看孩子,同时在文君面前显摆显摆,可单单碰上孩子生病住院。而让孩子顺利住进医院的,正是碰巧遇见了许昊林。
王子豪回家经打听找到医院,见到许昊林也在场时大为光火,并说出许多很难听的话,这让正好也在场的许昊林妻子秋香看不下去,于是她当场教训了王子豪。
许昊林经营的公司发展很快,其中茶厂的茶叶、缫丝厂的生丝,由一名姓汪的英籍华人代理出口欧州,生产的波冲牌饮料也获得了省名牌产品称号,销量大增。
王子豪的贸易公司做的是洗衣粉生意,但做过一段时间后出现了问题,原因是他们做的洗衣粉生意到异地下货时,遭异地小痞子敲诈,于是王子豪决定采用以暴制暴的方式,启用原来的马仔加入。
王子豪的出走,对女儿小慧慧打击很大,为了不让爸爸与妈妈分开,小小的她暗自想找回爸爸,一天,她为了找爸爸没去上学,文君和她母亲紧急寻找,但至天黑仍没找到,偶遇小溜子与许昊林,于是也加入寻找。此时,正好在街头溜达的王子豪与马仔看见他们在一起,误以为是许昊林与文君又勾搭上了,于是王子豪让马仔上前教训许昊林,二人扭打在一起,马仔拔出尖刀欲刺许昊林,被刚好过来的小溜子档住••••••王子豪则从孩子慧慧口中得知文君知道了他当年假装英雄救美骗她的事,于是无颜面对文君••••••
由于许昊林公司业务越做越大,县王县长关心许昊林工作太忙,给他找来了一名助理,见面时,方知该助理正是当年热恋过许昊林的高中同学李菲,这让两人见面后都很感意外。
李菲高中时曾热恋过许昊林,但过后他家找关系把他弄到了公社机关,由于许昊林父亲的历史问题不清,她顺应家庭走政治路线,与许昊林断绝了联系。过后她被介绍给了县里一名领导的儿子,并被调到县城工作,但那名县领导的儿子后来把她踹了,工作也下了岗。这次王县长介绍她来许昊林公司,让刚从情感伤害中走出来的她,不禁一阵窃喜。
许昊林的妻子田秋香是一位地道的农家姑娘,尽管许昊林在县城事业做得很大,他还是放不下家中的田地。这天她受二叔之劝,决定到许昊林公司找一保洁之类的事做,他带着小孩天亮来到昊林公司,却遇昊林不在,于是她来到李菲的办公室,而当上助理后的李菲,这类找保洁的工作正是由她办理,此时李菲正好让人预约了一位保洁大嫂,秋香的到来造成了误会,于是带她来到保洁负责人周婶那里,周婶分配她扫厕所,正当她在男厕所打扫时,遇许昊林来上厕所••••••
李菲无意中见到了许昊林妻子,这让她动起了歪脑筋,在保洁周婶的开导下,她对许昊林的爱恋之火复燃,事后李菲对许昊林采取了志在必得的攻势。一次许昊林在外面喝酒喝醉,被李菲缠扶着,这一幕正好被文君望见,于是文君担心起来,抱着对好友家庭安全的考虑,她决定要管管这事。
文君来到许昊林公司,要许昊林也给她安排个职位,目的是为了监视李菲纠缠许昊林。而许昊林则从一则电视广告中得知电视台要举办声乐大赛,提议让文君去参加声乐大赛,并给她请来声乐老师,全程支持她这一赛事,而文君妈却不看好,因为在她看来,只有嫁给许昊林才是实在的。
文君母亲是一名势利之人,当年许昊林身处逆境,就是她一手撤散了文君与许昊林。可现在见许昊林发达了,而她自己的女婿王子豪却不成器,包括她们所在的供销社也频临倒闭,这让她后悔不已。加之王子豪的出走,于是让她心生邪念,早就梭使女儿文君去主动接近许昊林,甚至大言不惭地要文君去勾引许昊林,遭到文君的唾骂。而许昊林的妻子——善良的秋香姑娘,却深深地为文君与许昊林两位有情人最终没能走到一起很是婉惜,甚至认为自己有愧为大学生妻子。同时文君也深深地敬重秋香,认为她才是最值得敬重之人,因为只有秋香是在许昊林最落魄最无助的时候来到他家,拯救了他和他的家庭。由此文君与许昊林由原来的恋人关系,变成了与许昊林夫妻的亲情关系。
李菲狂追许昊林势在必得,文君出于友情鼎力干预,李菲对于文君的出现,以为是跟她抢许昊林,因此对文君很敌视。
一次许昊林请李菲吃饭,单单文君也请了教声乐的陶老师,要许昊林过来作陪,许昊林无耐想尽快吃好脱身,李菲却有意要许昊林陪喝酒,并假装喝醉,要许昊林送其回房,正好又被文君发现••••••
就在李菲对许昊林的爱无法释怀之时,把许昊林公司的茶叶和生丝销往欧州的汪先生来到公司,跟李菲很谈得来,终于,在许昊林的搓合下,李菲与汪先生的恋情迅速升温••••••。
汪先生与李菲的感情渐深,要向李菲求婚,许昊林尽力搓合帮助了解汪先生其人。
文君学声乐已达炉火纯青,许昊林为感恩,宴请陶老师及乐队诸人。汪先生请李菲,李菲却非得许昊林同行,遇许昊林为文君宴请没法同行,恰给了李菲与汪先生二人世界,相互倾吐真情。
李菲不懂许昊林为何对文君如此钟情,经相互坦露心声,方知对许昊林爱得最深的是文君,自己在许昊林最落魄时选择了逃避,现在甚至连对许昊林说爱的资格都没有了;而文君却说最值得许昊林爱的,是他现在的妻子秋香,并给李菲介绍了秋香的为人。
李菲终于选择接受汪先生,最终与汪先生确定了恋爱关系。
外商汪先生带着李菲要走了,这天晚上,许昊林与文君相约来宾馆给汪先生和李菲送行,不想宾馆发生了强奸案,公安部门要对进入宾馆的男性进行DNA检测,这一检测,强奸犯没有查到,却检出汪先生与许昊林有亲缘关系,原来汪先生竟是许昊林老姑奶奶家的后代。
随着近几年的发展,许昊林的公司成为了市级龙头企业,这年五一劳动节,昊林公司在县总工会的牵头下,为职工承办了一场热闹的晚会,会上,文君与许昊林演唱了许昊林原来写的原创歌曲:‘知己爱人’。这次晚会后,许昊林妻子秋香更深了解到许昊林与文君由来已久的恋情。
王子豪做洗衣粉生意,自从招了两个马仔,异地的小痞子不敢敲诈他们了,但洗衣粉的价格由于竟争的关系出现了下降,赚钱仍很困难。一天,他们在街头买饮料喝,发现一种叫波冲牌的饮料不仅好卖,而且价格高出很多,于是萌生了制售假波冲牌饮料的想法。终于,他们销售的假饮料让多名小学生喝了住进医院。同时,也让真正的波冲牌饮料生产厂家:许昊林公司饮料厂无故遭受了损失。于是,当地公安部门贴出悬赏公告,要抓捕王子豪。
王子豪逃到了某边境省份,与同样因为在宾馆犯强奸案的马仔相会。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又见到了同样来这里做生意的伍美净,臭味相投的两人谈起了做生意之难,伍美净告诉他们有一种生意可以赚大钱,那就是白粉生意【返毒】••••••。
文君参加声乐大赛的日期就要到了,恰在这时,王子豪贩毒被抓,这让文君心情一下跌到了低谷,于是她想去奶奶坟上给奶奶烧一张纸,乞求奶奶的保佑。就在她给奶奶烧纸之时,有位在山上采药的老者告诉她一个消息,说当年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时,曾有一位军官模样的人来村里寻问过她奶奶,这让文君一下子心情大好,因为她觉得,那位来村里寻问她奶奶的人,应该就是她爷爷,爷爷还活在这世上的信念支撑着她,让她在这次去电视台参赛时,顺利拿到了进入决赛的资格。
许昊林的妻子田秋香,是个闲不住的人。特别是对于田地、庄稼,有着特殊感情。她的这一天性,也带来不少麻烦,有一次,她趁孩子睡着去地里干活,把孩子锁在家里差点酿成大祸。终于她答应养完一季秋蚕后,就随许昊林进城。可就在蚕养好后,挑着收获的蚕茧到收购点卖时病倒了,正好被下乡察看蚕茧收购的许昊林发现,经紧急送医院治疗后方才康复。但她在县城还是不能闲着,这天,文君参赛回来,在街上碰见秋香竟然拿着个袋子捡废品很是惊讶。终于有一天,文君发现秋香被多人围观着,手上还拿着那个装着废品的袋子,倒在地上喘着粗气,于是她大喊一声:‘嫂子’,随即把她送进了医院,医生经初步检查,认为可能是癌症,建议转院去上海或者北京的大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在上海某医院,秋香被确诊为胃癌,并为其做了手术治疗,手术很成功。经过一段疗养后,回到县城家里。
许昊林的公司出资修通了通往波冲深山的进山公路,通车那天,人大张正副主任亲临现场,他对许昊林当年毅然放弃去省人大工作的机会,回乡承包企业,做成许多大事很是感慨,甚至以‘自愧不如’给予许昊林极高的褒奖。事实上,此进山公路的修通,除了方便了群众,也为许昊林公司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因为其旗下的木材厂和竹制品加工厂的原材料不用靠人工肩挑背驼,可以用车子运了,其计划的高级板材项目也可动工上马。下一步,许昊林准备暂缓公司的发展,把主要精力放在帮助农民致富上,准备成立农业合作社,专门收储农民的高山蔬菜,山野产品,板栗等,销往各大中城市。
文君的决赛时间快到了,可就在此时,传来了其丈夫王子豪被制行死刑的消息,这让文君的心情又遭受了不小的打击,同时也让许昊林非常担忧,担心她决赛时心情不好会走偏,于是他想用方法消除她心中的阴影,这天他特地带她上高山收购农民的高山蔬菜,并亲自带她去上海市场销售,这让文君大开眼界,心情大好,参加决赛那天,许昊林亲自陪同,终于不负众望,文君获得了大赛金奖,并成为大赛协办单位环球唱片公司的签约歌手,并被要求在五天内上班报到。同时,许昊林的《知己爱人》,《我爱你》等原创歌曲,也与该公司签订了新歌著作权转让协议,这让二人都园了迟来的音乐梦。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二人在参赛回来的途中,在省城转车时,顺便去看了一下当年的好友张梦扬,谁知这一看还真看出了麻烦。原来张梦扬得了白血病住进了医院,正巴望着有匹配的骨髓源进行骨髓移植,许昊林与文君得知情况后,义不容辞的为其做了骨髓配型。同时,这次也让许昊林知道了他一直敬重的人大张正副主任,竟然就是张梦扬的父亲。
许昊林、文君与张梦杨的骨髓配型很快出结果了,许昊林没有配上,文君却配上了,这让文君陷入艰难的决择,因为她要是去给张梦扬捐骨髓,就肯定要耽误去环球公司报到的日期,甚至有可能失去去环球公司工作的机会,但文君还是选择来医院给张梦扬捐骨髓。
这天,文君父母在家里收到一份电报,电报上‘未按时报到,签约解除’九个字,让文君父母一头雾水。于是她们找到许昊林,方知文君根本没有去公司报到,而是去医院给张梦扬捐骨髓了,于是文君父亲张承业火速赶往省城医院,可此时骨髓捐献手术已经开始,没法停下来,正在疆持不下之时,文君被推出了手术室••••••
文君捐献骨髓,遭东家环球公司解约一事经报纸登载后,引起轰动效应,读者纷纷指责环球公司冷漠无情,赞扬文君的奉献精神,于是引来电视台记者纷纷前来采访环球公司和文君。由于媒体的炒作,让文君的名气大涨,于是出现有传媒公司揣着百万元支票前来预约文君的加盟,却被文君婉拒。与此同时,环球公司发表了道歉声明,乞求文君的量解。文君最后选择为振兴家乡的黄梅戏,让环球公司出资、出技术,为其打造黄梅剧团作为条件,继续与环球公司签约。意在借助环球公司新兴的传媒理念和技术,为振兴家乡的传统黄梅戏作出贡献。
张梦扬骨髓移植手术后恢复很快,这让她在对文君的感激之余,爱恋之火也死
灰复燃。而身为医生的梦扬母亲淑珍,则由于文君给梦扬配型成功,同时文君
父亲又与张梦扬长相出奇的像,让她心生疑虑。
张文君要同文君回文君家会文君父母,梦扬母亲淑珍则多了个心眼,让梦扬与文君再抽一次血,欲作DNA鉴定。
文君成名后也学许昊林想作点有意义的事,选择为振兴家乡的黄梅戏做贡献,许昊林极力赞许,并帮忙承包了县黄梅剧团,但遭到文君家人的极力反对。
张梦扬与文君秀亲密,文君妈不看好;而善良的秋香更担心文君与梦扬走到一
起,因为她被文君与昊林的真挚恋情感动,担心自己的身体有可能哪天就不在
人世,而那时文君又嫁了别人,让两位有情人走不到一起,那样她将成为罪
人。于是秋香为此亲自找文君说事,提出自己现在就退出来,成全文君与许昊
林,文君与许昊林感动之余自然不会接受,文君妈却觉得文君太傻。
张梦扬加紧追求文君,而他与文君的DNA也已出结果。文君的首张专辑,及
文君黄梅剧团揭牌即将举行,仪式上被要求唱黄梅戏,文君则选择许昊林搭戏。
DNA检测,证明文君与张梦扬有亲缘关系,梦扬则急于去大别山会文君。
张正要找文君问身世,却被邀参加文君黄梅剧团揭牌。
揭牌仪式上,文君与许昊林精彩上演黄梅戏【打猪草】,秋香看着笑着突发病,被紧急送往北京大医院治疗。
张正参加完文君的揭牌仪式,同时又送走许昊林夫妇后,随文君来到她家,寻问文君父亲张承业的身世,当得知张承业的老家也在大别山这里,是在文君奶奶手上来省城的,便问起了文君奶奶叫什么名子,于是文君便讲起了她奶奶当年送她爷爷时遭遇敌人,结果她抱着敌人跳崖的故事,并说她奶奶临死时,将爷爷送给她的小红旗转给了她,并找来了那面小红旗。张正接过小红旗突然双膝跪地,痛哭淋漓,于是真相大白,文君一直坚信还可能活在世上的爷爷就在眼前,他就是张正。原来张正曾在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时来当地找过王秀英,乡亲们都说王秀英当年跳崖死了,后因解放后他又参加了抗美援朝,回国后又被分配到遥远的南疆,加上文革时他又被打倒。因此,他作梦都没想到,当年跟他结婚才不到一个月就分别的新婚妻子当时不仅没死,竟然还怀有身孕,给他生下了文君父亲,现在还有文君这样一位好孙女儿。张正的上述经历,也让当年受他指派,打进敌人内部的许德贤蒙受了不白之冤,这一切都在剧情接近尾声时才得以揭开。
文君找到了爷爷,算是完成了她奶奶的遗愿。但这一变故,让张梦扬与文君成为了叔叔与侄女的关系,他们之间的恋情已不可能。张梦扬得知文君已回大别山举行剧团揭牌,吵着要去大别山看文君,梦扬母亲淑珍无奈,只好把他与文君的DNA比对结果说了,梦扬无法接受,奔跑着要去找文君,梦扬母亲追赶无果,于是电话告诉张正,于是张正与文君火速返回帮助寻找。
话说于慧敏当年跟李伟大去了美国,谁知李伟大在美国继承了他大叔的家业后,因为有了钱迷上了赌博,继承的家业被他输掉了大半,于慧敏阻止无效,于是选择离婚,带着分得的钱财踏上回国之路。
这天,于慧敏在省城下了飞机,转乘了一辆出租车行驶在街上,忽然发现张梦扬躺倒在马路上,于是于慧敏停车将张梦扬拉到了医院。原来张梦扬在街上边跑边呼喊着文君的名子,渐渐的精神晃惚,被过往的车辆挂倒在地。
文君与张正夫妇一路寻找张梦扬,终于在张梦扬出车祸的地方,经一中年妇女指点找到医院,这才知道,张梦扬竟然是于慧敏给拉到医院的。
于慧敏的出现,让几家人都喜出往外,特别是文君即其家人,因为亲缘关系,造成了张梦扬恋情突然缺失,正需要有新的恋情给予补充,事实上,于慧敏心里也还是有张梦扬的,但她目前最想做的,是要给她带回国的一笔巨款找到可靠的投资合伙人。
许昊林带着秋香在北京某医院治疗,因癌细胞已向全身扩散,只能做保守治疗。但秋香感到很知足,因为许昊林用小车子推着他游玩了天安门,实现了她孩童时的梦想。这天,文君来到北京,在天安门前找到他们,秋香很是高兴,就在她沉浸在喜悦中时,她的病情突然加重,虽经抢救,但没能留住,临死前,她将许昊林与她们的两个孩子托付给文君。
于慧敏原来知道张梦扬追文君最后退却,是文君在这边有一名志同道合的相好。这次于慧敏来到大别山,很想见识见识这位让文君倾心,并且让张梦扬选择退却的人到底有何魅力,当看到许昊林在其妻子坟前伤心地程度,到他帅气的身姿,不斐的谈吐,以及他现在庞大的事业,直觉告诉于慧敏,眼前的人就是她选择投资最好的人选,于是她主动出击,找许昊林谈合作。
文君为了不愧对秋香临终前的托付,专程去北京环球公司请辞,准备回来以黄梅剧团为依托,自己畴办传媒公司,顺便帮助照顾许昊林的两个小孩,于是文君家人催促文君必须尽快与许昊林成婚,但由于许昊林尚在亡妻的悲伤之中,文君不忍提起。而在此时,于慧敏却与许昊林投资合作成功,这让文君家人凭添猜忌之火,怕于慧敏借合作之名,会看上许昊林,于是鼓动文君出面阻止许昊林与于慧敏之间的合作,但二人合作开发大别山旅游资源的项目太有诱惑力了,因此阻止无效;于是文君家人又想出一策,让许昊林出面,搓合于慧敏与张梦扬的婚事,于慧敏很给许昊林的面子,虽搓合成功,但于慧敏却要先回家一趟,搓合她母亲与刘医生,目的是想在她的婚礼上没有单亲家庭的缺憾,原来她知道她母亲早就与刘医生相好,就缺那层窗户纸没有通破
张正夫妇高兴许昊林给梦扬与慧敏搓合成功;于慧敏回家,也促使她母亲明霞与刘医生领了证。两家人一同来到大别山,恰遇外商汪先生也带着李菲回来,正好张正、刘医生的老家都在大别山,外商汪先生虽不是大别山人,但也是大别山的外孙,几对大别山后人相逢大别山,相互之间很是感慨。
文君与许昊林决定把她们自己的婚事,还有她们之间合作的传媒公司项目先放一放,让张梦扬与于慧敏的婚事,还有她们与许昊林之间的旅游开发项目先行进行。这一天,在许昊林的张罗下,进行完她与于慧敏之间旅游开发项目的揭牌,晚上便是张梦扬与于慧敏的婚礼。酒席桌上,大别山后人们频频举杯,这让老红军张正异常高兴,因为他看到了大别山的兴旺发达,后继有人,于是他带头举杯,为大别山的兴旺发达,后继有人,干杯!
该剧内容充实,亮点多多,剧情极其曲折跌宕,且故事真实性强。其中许昊林与张文君各自的不幸婚姻,以及二人与李菲、张梦扬的被爱恋情,还有许昊林妻子田秋香特殊的善良与勤劳的天性,都极其扣人心弦,看点十足。特别是张梦扬与张文君两位本有着亲缘关系的男女之间的情感波澜,更是让人大跌眼镜。另外,李菲与外商汪先生,张梦扬与于慧敏之间的恋情,以及伍美净对张梦扬居心叵测的爱,文君妈的势利,文君不幸婚姻丈夫王子豪一步步走上的不归路,也都很有看点。望贵公司和有关责编老师能慧眼识珠,看好本剧。

    
金成的其他作品:
该作者尚未发布其他作品!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