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言情
标签:人格分裂
1622人阅读 收藏
五重人格
类型:小说
作者:拾禾
题材:言情
时间:2016/11/8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你女儿经常这样吗?”医生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面前一脸担忧的女人。
  “是啊!她经常一个星期都不和我们说一句话。”中年女人面露焦急。
  “还有其他症状吗?”
  “她经常不吃不喝的画画,一画就是几个小时甚至几天。”
  医生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什么,又扶了扶眼镜,对女人说道:“是长期孤独导致的自闭症,严重的话,可能已经有了精神分裂的倾向。”
  女人一听,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急切的问:“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医生放下笔,抬头看了眼中年女人,双手交握,淡淡的说:“家长要做的就是多关心孩子,让孩子多交些朋友,最重要的是孩子自己的心态要调整好。”
  女人离开了房间,呆愣愣的站在门口,看着精神科的牌子久久不能回神。
   
  林伞知道自己有病。
  她不想说话。
  因为她知道,只要叶筱在,那么不论她说什么,都不及叶筱的一个微笑。
  叶筱的成绩很好,人又长得好看,再加上温柔的性格使得她很受欢迎。
  林伞并不是嫉妒她,只是,在面对叶晓的时候,她会自卑。
  叶筱就像是一面镜子,而当林伞站在这面镜子前时,她总会看见自己的丑恶,自己的病态。
  林伞趴在座位上,她又看见一群人围着叶筱的座位,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他们在问叶筱要不要参加今年的文艺汇演,他们希望叶筱像去年一样拿到第一,为班级争光。
  林伞听着那群女孩兴奋的声音,感到有些窒息,她跑出班,来到顶楼的画室。
  林伞拿起画笔,修长的手指握着画笔在纸上飞舞,鲜艳的色彩在空中流动。
  白色虚无,黑色空洞,红色愤怒,绿色幽深,灰色死寂,紫色寂寞无边。
  林伞近乎疯狂的将这些颜色涂抹到画纸上。
  于她而言,画画是她在漫长孤寂的世界中宣泄痛苦的方式,她将自己的悲哀、愤怒、绝望跃然纸上,以此来求得救赎。
  半晌,她似是用尽力气般倒在地上,林伞遮住了自己的双眼,她不敢去看那幅画,那一幅盛满了她所有的负面情绪的画。
  林伞倒在杂乱的画室中央,她想要将自己变成一只茧,被一层一层的丝紧紧裹住,彻底的与外面的光亮隔绝。
  她捂着胸口,额头上滴落大颗大颗的汗珠,画室里是死一般的令人窒息的寂静。
  倏尔,一片黑暗笼罩了她。
  林伞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很好看,眉眼之间和她有几分相似,但是,她比她美。
  林伞看着女孩走到了黑暗之中。她看不清她的脸。
  “叮!”灯光亮了。耀眼的灯光照在女孩的身上,这时林伞才发现女孩站在一个铺着红毯的舞台上。
  音乐响起,女孩动了,她在跳舞!
  是芭蕾!
  女孩穿着白色的裙子,肢体柔软,体态优美,女孩的脚步随着音乐舞动。旋转,跳跃。每一个动作都是如此的赏心悦目,每一个动作都是如此的一气呵成,如同行如流水一般。
  林伞沉醉在女孩的舞蹈里。
  “我是你的第二重人格。”女孩停下来,迈着无比优雅的步子向林伞走来,每一步都显得无比自信。
  “我就是你,我是你内心深处的高傲与自信。”
  “你,是我?”
  “是的,我就是你,你可以和我一样的美丽与自信。”
  ——————————————————————
  林伞参加了文艺汇演,她跳了一支芭蕾,然后,她拿了第一名。
  林伞永远记得主评委老师说了这样的一句话:“这位同学,我在她身上看到了她对自己无与伦比的自信,她仅仅是站在那里,就已经让人感觉到她就是胜利者,这种自信,已经让今天的比赛有了结果!”
  林伞站在舞台上笑了笑,笑得无比优雅。
  林伞收起奖杯,回到了班里,她坐在窗边,目光停留在了窗外。
  正在此时,叶筱走了进来,她依旧是那么的美丽动人,只不过今天的叶筱显得有些黯然,她的身边围着几个同学。
  林伞听见了她们在说什么,尽管,她并不想听见。
  “筱筱,没事的,这次只是失误!”
  “是啊,筱筱,还有下一次呢!”
  “筱筱,我们相信你下一次一定能拿到冠军!”
  ……
  林伞突然感觉到了愤怒,一种悲凉与无力渗透到骨头里,胜了又怎样,还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原来,你也会嫉妒叶筱吗?嫉妒她的身边永远有一群随时陪在她身边知冷知热的朋友。
  她走进属于她一个人的空间,那间画室。
  林伞看着那幅画,恍然发觉,原来这幅画并不如同她想象的那样,画上是一个跳着舞的女孩,女孩的姿态很优美,但女孩的脸却并不清晰。
  你是住在这里的吗?林伞抚摸着画,心里想到了那个跳芭蕾的女孩,你,可以和我做朋友吗?
  “啦啦啦……”一阵清亮的歌声在林伞的脑海中响起。
  林伞若有所悟,闭上了眼睛。
  “阳光飞舞在我指尖,
  是彩虹在闪动,
  不曾感到烦恼的日子里,
  和朋友在一起……”
  在洒满阳光的树林边,在清澈的溪流前,一个可爱的扎着马尾的女孩,在跳着欢乐的舞蹈。
  女孩蹦跳着走来,一条短马尾在空中摇晃。
  “可爱的伞,我是你的第三重人格。”女孩微笑着说。
  “伞,来吧,像我一样的快乐,去寻找你的朋友,伞,加油!”
  “我……我可以吗?”林伞平静的目光之中藏着一丝对友情的渴望。
  “嗯!”女孩用力的点了点头。
  ——————————————————————
  班里的人都说林伞变了,林伞变得开朗了,她虽然依旧不爱说话,但她会对别人笑,她也会主动帮助别人,同学们很乐见林伞的变化,在对待她的时候,也少了一丝排斥与隔阂。
  林伞感到很快乐,虽然她依旧没有朋友,但是林伞知道,她很快就会有的,因此,她对现在的这种情况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但是,林伞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在一个溢满星光的夜晚,林伞被告白了,而向她告白的人居然是严诩。林伞从来都没有想过,她暗恋了十年的严诩有朝一日会站在她的面前,向她告白!林伞一直以为,严诩喜欢的人是叶筱。而且,不仅仅是她一个人这样认为,很多同学都这么想,严诩和叶筱之间微妙的暧昧让他们成为学校的绯闻男女。
  林伞从不认为她有那种魅力让严诩动心,但是她并没有拒绝。
  如果这是一场梦,那么请不要让我醒过来。林伞默默祈祷。她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如同做梦一般,一碰就支离破碎。
  林伞与严诩的相处,可以说是,君子之交,淡如止水,浅尝辄止。林伞对待严诩是温柔安静的,她珍惜和严诩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林伞看着严诩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眷恋与感激。
  林伞从不缠着严诩,他们约会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但每一次,林伞都会用画笔记录下来,林伞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保存长久。才不至于在梦醒的时候,恍然发现,这一切连一丝痕迹都不曾留下。
  林伞和严诩在一起最常做的事,就是一起坐在安静的河边或是茵茵的草地上,两个人都不说话,只安静的看着某个地方,也许是看着温暖的阳光,也许注视着波光粼粼的河水,也许,是在看一只飞舞的蝶,或是一朵不知名的花。
  和严诩在一起的日子里,林伞感到了心灵的宁静,这种宁静,用一种缓慢而温柔的姿态慰藉着,林伞那些陈旧结痂的伤口。
  直到,那天。
  “严诩,你怎么还不和她分手?”赵漠倚在墙上懒懒的问。
  “距离说好的三个月还差三十二天。”严诩的脸依旧挂着温柔而冰冷的笑。
  赵漠勾唇,讽刺道:“你还真在乎那个赌约啊!你就不怕叶筱生气?”
  严诩收了表情,没有说话。
  “啧啧啧!”赵漠嘲笑道:“也没有想到居然是那个谁,林伞对吧?没想到是她赢了比赛,呵呵,如果是叶筱赢了,你可就真的是抱得美人归了!”
  严诩不耐烦的出声:“愿赌服输,谁赢了比赛我就向谁告白,我不会食言的。”
  赵漠挑了挑眉,说道:“没想到林伞还真的答应了,呵呵,她喜欢你?”
  严诩眸色深沉,并不开口。
  赵漠又似自言自语的说,“噢,对!你只对那个十全十美的叶筱感兴趣。”
  严诩冷冷地扫了赵漠一眼,并不言语。
  林伞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她走了进去将手中用画布包裹起来的画放在桌上,林伞抬头看了一眼愣住的两人。
  她看着很快就恢复镇定和优雅的严诩,用平静的声音说道:“分手吧。”
  林伞不等严诩说话,转身离开。
  ——————————————————————
  “爸,我想去学画画。”
  “去哪?”
  “法国。”林伞将手中的推荐信递给林天。
  林天看着推荐信,沉吟道:“好。”
  ——————————————————————
  “喂,林伞吗?你爸爸出车祸了,在靠近机场的人民医院!你快来!”一个声音从手机中传来。
  林伞瞪大了眼睛,握住手机的手不断颤抖,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爸爸,他今天去帮他办护照,怎么会,怎么会出车祸了?这个消息,让林伞近乎崩溃。
  呆愣了半晌,林伞像是疯了一般跑了出去。
  梦醒了是吗?终于要把这一切都收回去了吗?那么来呀!我还给你!可是为什么要让我的爸爸去承担我做梦的后果!难道这就是我应该付出的代价吗?
  林伞跑到校门口,校门口人并不多,可是她在慌乱之间还是撞到了人,林伞目光呆滞,没有什么反应,直到被撞的人拉出了她,她才回过神来,愣愣的看了那人一眼。
  “林伞,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你看看你现在六神无主的状态,很容易出事的,快和我回学校!”严诩皱眉道。他从来没看过一向镇定沉稳的林伞如此惊慌的模样。
  此时的林伞根本没有理智,甚至丧失了表达能力,她只想赶快跑到医院去!她试图挣脱开严诩的手,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挣脱不了,林伞的眼泪顿时汹涌而出,“你放手!”
  严诩见林伞竟然哭了,慌张无措地松开了手,说道:“你别哭啊,你要去哪?我送你去!”
  林伞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猛地用力地抓住严诩,“送我去医院!”
  ——————————————————————
  林伞无助的穿过长长的走廊,严诩不知所措地跟在林伞的身后,鼻尖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林伞每走一步,心中的恐惧就会加深一分。
  她深吸一口气,推开了病房的门。
  林天已经做过手术了,面色惨白地躺在床上。
  “爸……”林伞轻声叫道。
  林天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林伞,努力咧开一个笑,说道,“别难过,只是不能走路而已。”
  林伞我捂着嘴不想让自己哭出声来,她对不起他的父亲,林伞感到自责又愤怒,为什么?为什么要拿走她这么多的东西!她就是一个自闭症患者,她就是人格分裂,那又怎样,她宁愿永远被看成神经病,宁愿永远不说话,也不要她的父亲失去双腿!
  林伞浑浑噩噩的被严诩送回了学校。
  ———————————————————
  “告诉我,这都是我的错!”林伞对着那幅画歇斯底里地吼道。
  她疯了似的把画扔在地上,狠狠地将笔墨摔到墙上。
  “停下吧,伞。”一个温柔的女音回荡在林伞的脑海中。
  “伞,跟我来。”一个白衣女孩拉住林伞的手。
  林伞能够感觉到女孩的手如同她的声音一样温暖,那么的柔和,却又那么的滚烫。
  女孩拉着林伞向前奔跑,白衣飘飘,长发飞舞,她们穿过朦胧的草地,走进了一个桃花林。
  女孩紧握着林伞的手,她们在桃花林中穿梭,而过天空中仿佛下起了桃花雨,升起了一片朦朦胧胧的粉色。
  箫声骤起。
  女孩松开了林伞的手,她站到一片空地下,伴随着悠扬的不知从何处传来的萧声,以及漫天的桃花雨跳起了舞。
  “伞,不要难过,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
  “你的爸爸爱你,他不希望你为此感到自责与愧疚。”
  “你喜欢严诩,他不喜欢你,不是因为你不够好,人活一辈子,总会不尽如意,真正爱你,懂你,珍惜你的人也只会有那么几个。”
  “伞,我希望你快乐!”
  女孩的脸庞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白色的裙摆飞舞,那是纯白的希望!
  粉色的桃花瓣将阳光折射到女孩的衣裙上,女孩的裙摆一点一点地燃烧起来。
  这一刻,桃花瓣不再是粉红色,还是像燃烧着的烈焰一般的红色!火焰一般的红色不断蔓延,一层一层绽放!
  那是一只蝶,一只火一般的赤蝶!燃烧着生命在舞蹈,赤蝶每一次挥舞着翅膀,都带起一片灼热的烈焰!
  林伞几乎看得呆了。
  “我是你的第四重人格——希望!”女孩扬起被映得通红的脸,咧着大大的笑脸说道。
  再次睁开眼,林伞释然了,她拿画布包裹起那幅画,大步走出画室,站在门口,看了一眼陪伴了她三年的画室,林伞笑了笑。
  林天在一个月后出院了,而林伞也跟着导师做上了去往法国的飞机。
  由于林伞大学修的法语的双学位,所以林伞很快适应了法国的生活。林伞跟着老师去各个美术院校学习,她不再把画画当成宣泄情绪的方式,而是一种热爱。
  林伞坐在床上,看着画中的女孩,她渐渐明白了什么。
  林伞的意识再一次模糊了。
  她又一次见到了画里的女孩。
  这次,女孩穿着泛着金属般冰冷光泽的皮衣,像是一座雕像一般冰冷而坚定。
  四周是一片黑暗,女孩站在黑暗中心,空中挂着一颗颗蓝色的星星状水晶,被透明的水晶链挂着,一颗颗星星状水晶相互碰撞在一起时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女孩在黑暗之中跳起了舞,在只有淡淡的蓝水晶光芒照射着的黑暗之中,没有舞台,没有音乐,这是一场没有伴奏的表演。
  女孩跳的很激烈,似乎是用尽生命在跳舞。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黑暗中,女孩兀自绽放。
  如同她的内心,在黑暗之中奋力挣扎。
  没有任何语言能描述林伞所看见的,她站在远处,静默良久。
  “我是你的第五重人格,我是你内心最深处隐藏着的渴望,挣扎,和坚强!”
  “这是最后一支舞。”
  “你已经不再需要我们了,伞。”
  “人生没有伴奏,而没有伴奏的舞很难踩对步调。”
  “人生路,没有伴奏,它需要你自己来跳,尽管困难,尽管需要用很长的时间去找到正确的、独属于你节奏。但人生总是如此,没有一帆风顺,没有称心如意,有的只有在黑暗和迷途中的挣扎与寻觅。”
  “伞,你的人生,你的舞,去跳吧!”
  ——————————————————————
  一个月的交流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林伞选择继续留在法国,她被法国一个颇有名气的画家看中,向他学习画画。
  “林伞!”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林伞的身后。
  林伞抱着一堆画和颜料,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
  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看起来优雅异常的中国男孩正在米埃尔画馆的门口,男孩的手中抱着一幅画,画上画的是一个女孩依偎在男孩的肩头,两个人安静的坐在河边,看着远处飞舞的蝴蝶,笑容浅浅,画面温馨而美好。
  阳光打在林伞的脸上,让她眯了眯眼睛,她看着依旧温柔沉静的男孩,缓缓笑了。
  林伞抱着画走进米埃尔的画馆。
  今天的天气可真好啊!
  完
  【拾禾随笔:人活一辈子,总会不尽如人意,真正爱你,懂你,珍惜你的,也只会有那么几个。】以内

    
拾禾的其他作品:
小说
主旋律
小说
其他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 五重人格

    言情

    “你女儿经常这样吗?”医生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面前一脸担忧的女人。  ...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