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主旋律
标签:支教
927人阅读 收藏
那曲回忆
类型:小说
作者:拾禾
题材:主旋律
时间:2016/11/8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2002年8月31日。
  来到那曲已经是晚上了。
  在那曲,哪怕是八九月份,也是寒冷的。尤其是夜晚的风,总能轻易地穿透身上的衣物,灌入衣领,颇为难过。
  我下了车,紧了紧身上的风衣,哈了口热气搓了搓手,稍稍缓解了些许寒冷。然后迈着大大的步子向前走去。
  那曲,真是冷啊。
  不过,也很美。我笑了笑。
  不远处,卓玛小学的校长康恩大叔正驾车向我驶来。
  他热情的把我带到他们家,为我准备了一大块烤羊肉和一杯热腾腾的马奶酒。羊肉上冒着噼里啪啦的油星,香气四溢。
  在温暖的被炭火、肉香所围绕的帐篷里,我才真正感觉到,我已经来到了那曲,并且,将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支教三年。
  ——————————————————————————————————
  清晨,我从包里取出洗漱用品,洗完脸刷完牙,走出了帐篷。
  昨天来时身心疲倦,并没有真正领略到草原的壮阔,而现在,我站在草原上,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顿时洗去了我心中淡淡的愁绪,我深呼吸一口气,口腔中还残留着留兰香的味道,在和着草原上特有的清新空气,只觉神清气爽。
  康恩大叔架着一辆马拉的板车,向我呼喊:“阮老师!我带你去学校!”一边说一边手里挥着马鞭,在空中晃动。
  我赶紧穿上毛毡靴,快步跑到车前,蹬着车梆跨上了板车。
  康恩大叔乐呵呵的看着我,说道:“阮老师,晚上就住在指教老师的宿舍吧。下午可以叫其他老师去帮你收拾一下。”
  我疑惑地问:“还有其他支教老师吗?”
  康恩大叔闻言,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缓缓地收了笑容,脸上露出痛惜的神色,他又挥了挥马鞭,才缓缓说道:“五年前,来了一个首都大学毕业的陆老师。他教会孩子们普通话,教孩子们算数,他还教会孩子们许多有用的知识。在孩子们的眼里,他就像是一个智慧佛陀一样,他带给藏民们知识,这里所有人都很欢迎他来到那曲。”
  康恩大叔顿了顿,语气中带了一些悲伤,“可是他离开了。”
  我不解地问:“他走了?”
  “不,他死了。”康恩大叔缓缓吐了口气,“死在那曲的草原上。”
  听到这句话,我感到无比的震惊,甚至难以想象,我尝试着找出各种理由来成为那位支教老师死在“”那曲的原因,无果。
  我从康恩大叔嘴里知道他是病死的,但我依旧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不去治疗而跑到那去支教。如果是我,我一定不会那么做,对我来说,支教除了是因为心中一些莫名的情怀外,更主要的还是政策吸引了我,熬过艰苦的三年支教,就能换取一个光明的未来,何乐而不为!
  康恩大叔似乎感觉到有些沉默的气氛,于是一扬马鞭,用独属于藏族的语言和调子唱起了歌:“广阔的草原嘿,淳朴的牧民们唉……阳光照在咱们藏民的身上,美好的生活就要来临!”
  在嘹亮的歌声中,马车缓缓前进。
  我闭着眼睛感受到一片温暖覆盖在我的脸上。
  太阳出来了。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新来的老师。我姓阮,你们叫我阮老师好了。”我站在讲台上,捏着一支白粉笔,在有些破旧的黑板上写下我的名字。
  转过身来,看着这群十一二岁的藏族孩子们,笑了笑,我试图让他们认知到我是个和善的新老师。
  “现在,大家来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带着柔和的笑容,指了指第一排的女孩:“你先来吧。”
  女孩有些紧张,一张带着高原红的小脸像是熟透了的苹果,她站了起来,显得有些无措,用着稚嫩的嗓音,说道:“我……我叫德协麦朵……”
  我点头鼓励她,示意她继续说。
  “我……我最喜欢画画,最喜欢画红太阳了,阿爹说过那曲的太阳既美又珍贵。”女孩鼓起勇气继续说道。
  ……
  我指了指班里最后面的男孩,示意他起来做一个自我介绍。那个男孩很白,脸上甚至没有什么血色。这样一个白小子在一群带着明显的高原红的藏族孩子们之中显得鹤立鸡群。
  男孩站了起来,目光有些迟缓地抬了起来,他并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凝滞。
  我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男孩沉默了片刻,才闷闷地回答道:“那钦降央。”
  "多大了?"
  "十二。"
  我点了点头,说道:“坐下吧。”
  等到孩子们都做完自我介绍,已经下课了。
  我来到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几张旧课桌,有一张上布上了一层细细的灰尘。
  我的对面坐着一个藏族老师,他客气地和我闲聊,并告诉我,我现在教的这个班正是之前那个去世的支教老师教的班。
   
  小学的课程很轻松,我的课程又排在前面,上完课后,康恩大叔就让多吉,也就是坐在我对面的那个藏族老师带我去支教老师宿舍。
  多吉带我来到一间木屋前,目光有些怀念地看了一眼小屋,转身和我说:“阮老师,您就先住在这里吧,我还得去上课,等下课了我再来看你。”
  我点了点头,“嗯。”
  我轻轻地推开了小屋的木门。
  “吱呀”,可能因为很久没有人进来了,木门发出了艰涩的声音。
  我掩着口鼻走进屋子,出乎意料的是,屋子里并没有阴暗潮湿的味道,屋子很亮,正对着床的地方有一扇朝南的窗户,顺着窗户望去,能看见广袤的草原和那曲的太阳。
  窗子的下面有一张书桌,桌上整整齐齐的摆了一排书,各种类别的都有,看得出来那位支教老师很喜欢看书。
  我抽出课桌下的木椅,擦拭干净,然后脱下风衣挂在椅子上,开始打扫屋子。
  草原上少有灰尘,屋子虽长时间无人居住,但也只是多了一些草屑和细灰,打扫起来很容易。我将被褥抱到门外挂在绳子上,使劲拍了拍灰尘,转身将那些略有些潮湿的书抱了出来,按照原先的顺序摆好,放在阳光下面晾晒。
  我将书桌的抽屉抽了出来,想要一起拿到外面晒一晒,却突然发现,抽屉里放着一个黑色的笔记本。
  我有些好奇,犹豫了一下,然后坐在椅子上打开了笔记本。
  入眼是飘逸的柳体——陆晨。
  我的呼吸一窒,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是他?
  我努力按下心中翻涌的情绪,翻开首页。
  【     我叫陆晨,今天顾医生给我判了死刑,胃癌晚期。
  所有人都畏惧死亡,我也是,但当死亡真正降临的时候,反而没有我以为的那么慌乱。
  就像如果一个人知道他在一分钟之后就会死,那么他会歇斯底里,而如果,他知道他将会在一个小时后死亡,那么他会无比冷静地考虑接下来的事情。
  在得知消息的一刹那的惊慌之后,我开始规划我为数不多的生命,我,想离开了……
  我把宏图交给了哥哥陆词,宏图是我四年的心血,如同它的名字,那是宏图,是我的宏图,我自嘲的笑了笑,在过往的那么多时间里,我专心学术,为我的未来铺好了道路,可笑的是,我根本就没有未来,而一首创办的宏图,也成为了不得不放弃的梦想。
  告别了带泪的父母,我踏上了去往那曲的路。
  那个地方,将迎接我最后的生命。  】
  我猛地合上日记,眼中尽是不可置信。
  宏图集团,陆词的产业,他的弟弟,是陆晨,原来,真的是他!
  陆晨,首都大学金融系天才,甚至有人断言他将成为中国金融界的新星。
  当我在首都大学附属高中念高二的时候,录陆晨大四,他的导师带着他来进行学术演讲。在一群五六十岁的教授之中,年轻帅气的他显得尤为特殊。
  更加让人吃惊的是,他的演讲尤为完美,从他的导师满意的目光之中就能看得出来。
  那时的我,坐在台下,看着台上从容镇定,一举一动都显得沉着有礼的他,敬仰又崇拜,那是我高中时代的神!
  可是,陆晨在大学毕业之后,却像是人间蒸发似的,他的家人对此三缄其口。当时的情况下,大家纷纷猜测,陆晨似乎没有在金融界大展拳脚的意向,这使得不少人都为此感到非常惋惜。
  原来,这才是原因!
  我蓦地感到鼻子发酸,胸口里闷闷的,我捧着日记,呼吸变得有些困难,这算是……迟来的高原反应么?
  “陆晨……”我喃喃念道。
  来到那曲的第三天。
  我按掉闹钟,翻了个身,躺在床上发呆,朝阳透过窗子打到床上,被褥上虽然还带着些许潮湿的味道,但我仍然能嗅到,淡淡的皂角味,那是我曾经闻过的味道,混着青草和阳光。
  我把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
  他,也曾经在这里躺过,带着欢乐与痛苦。
  我的脸微微发红,烦躁的胡乱揉了揉头发,掀开被子,猛地坐起身来。
  阮盐!别乱想了,我怒其不争似的对自己说。我快速地下床,穿好衣服和靴子,大步走了出去。
   
  “老师好!”
  “同学们好,请坐。”我微笑的看着下面的小不点们,“你们班的班长是谁?”
  “那钦降央!”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我诧异,是那个沉默的白小子吗?我的视线扫过角落里的那个位置。
  男孩直愣愣地看着讲台,但,我皱眉,他不是在看我,那种眼神,似乎是透过我看着另外一个人,似乎在缅怀着谁。目光专注,带着怀念却又小心翼翼。
  我并没有出声,直接就开始上课。
  等到结束一天的课程后,我把那钦降央叫到了草原上。
  男孩默不作声的跟着我。
  “那钦,你很喜欢陆老师吗?”我突然开口问道。
  男孩儿猛地抬起了头,瞪大了褐色的眸子看着我,仿佛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一样。“你想说什么?”男孩的声音有些嘶哑。
  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放得很轻柔:“你,为什么不叫我老师?”
  男孩敛下了眸子,将目光移向别处,又恢复了那副沉默无言的模样,仿佛刚才那个有些焦躁疯狂的人不是他一般。
  见他这副模样,我有些薄怒:“那钦,你为什么不回答老师的话?”
  “因为我只有一个老师!”男孩默默的看向我,目光锐利而凶狠,像一匹狼一样,他说:“他叫陆晨!”
  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我仅有的怒气烟消云散。
  原来这个仅有十二岁的孩子竟是这样的依恋陆晨吗?
  我轻呼一口气,柔声说道:“那钦,为什么不能尝试着接受老师呢?”
  "因为你们不会永远留在这里!"男孩吼道:“你们带给我们知识和新的观念,没错,可你们却让我们不再相信藏族的老师教的知识,而你们只需要支教几年的时间就会离开这里,可是陆老师不一样,他把他的余生都献给了那曲,献给了卓玛小学,你呢?你可以吗?”
  听到男孩的话,我愣住了,一颗心似乎被人用锤子狠狠地砸了一下。原来,我的到来并没有那么的伟大,原来,对于这些藏族孩子,我们的到来带来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扪心自问,我能永远留在那曲吗?
  我不能。
  我有父亲,母亲,我有理想,抱负,我不可能永远留在这个不是我家乡的地方,尽管这里很美,尽管,已经有一个人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我不记得我和那钦的谈话是如何结束的?我只知道,这个早熟的藏族男孩子和他的一席话,将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
  【    那曲的空气真是清新呐!我跟着卓玛小学的校长康恩大叔来到了卓玛小学。
  我家的是一批新生,在教完了一天的课程后,我注意到了一个白的过分的男孩,他叫那钦降央。
  那亲很爱笑,笑起来有两颗小虎牙,可爱极了,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甚至能够让一个像我这样快死的人感受到快乐,然后,也许是出于私心,我让这个可爱的男孩子当了班长。
  草原上的孩子们虽然比城市里的很多孩子乖巧得多,但毕竟玩闹是孩子的天性,他们第一天上课就闹出了许多让我哭笑不得的事。
  我望望天空,太阳如同孩子们的笑脸一般,其实,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
   
  我看了陆晨的日记,觉得有些诧异:“那个孩子曾经很爱笑?”
  我又向后翻了一页,是照片!
  照片里有两个人一个大约七八岁的样子,咧着大大的笑脸,但那与众不同的苍白皮肤却告诉我,这个孩子是那钦降央!
  男孩的旁边站着一个帅气的青年,简单柔软的碎发,单薄的唇,坚毅的鼻梁,整个人显得安静沉稳。是陆晨。
  后一页同样是照片。
  照片里陆晨穿着藏族的民族服,藏青色的袍子被风吹起,同样被吹起的还有他的头发,他的手里握着一把弓箭,他眯着眼睛,兽筋制的弓弦已经被拉满,蓄势待发。
  我伸出手,轻轻抚过照片,喃喃道:“不愧是我学生时代的神啊!”
  【     一年一度的射箭比赛开始了,那是草原男人的赛场,不过,卓玛小学高年级的孩子们也被允许去体验一下。
  呵呵,那钦的眼神告诉我,他很想参加,那小子的表情逗乐我了。
  我毫不留情的打击他:“等你能拉动弓再说吧!”     】
  日期标的是,10月7日。
  快乐呢,可惜虽然那钦已经可以参加射箭比赛,而你,却已经无法看见了。
  来到那曲已经4天了,我抬头忽然发现窗外的天空上布满了一层灰色,空气略显干燥。
  我带着伞走向卓玛小学。
  昨天的谈话让我不敢看向那个男孩,甚至害怕与他那温热的,带着怀念的目光相撞。我明白,那种眼神,是对一个已经离开的老师的缅怀与思念。
  我改变了上课的方式,我不再教孩子们一些与藏族老师观念不同的东西,避免说一些与那曲老师有很大差异的问题。我希望,3年之后我的离开不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一些令人担忧的改变。
  下雪了。
  我放下课本,站在办公室里,有些呆愣的看向窗外。
  纯洁的雪。
  纯洁的那曲。
  容不得一丝污秽。
  雪越下越大,厚厚的一层覆盖在地上。
  我来到教室的门口,想要将门关上,却发现那钦还没有走。
  我了然地走到他的面前,放下伞,对他笑了笑:“快点回家吃饭吧。” 然后,转身离开。
  脚步略显匆忙,我不想听到他拒绝我的声音。
   
  日子一天天过去。
  射箭比赛开始了。
  康恩大叔带着那钦他们走到了草原上。四周的藏民们已经摆好了靶子,架起了烤架。
  热心的藏民们安排我们坐下,刚给我一杯酥油茶,又在一旁摆了一些美酒和烤肉。
  饮下一杯热腾腾的酥油茶,只觉得身心俱暖。
  我盘坐在铺着羊毛毡子的草地上,兴致勃勃的问多吉关于射箭比赛的事。
  “陆老师的剑术也十分厉害,那一届他可是拿了冠军,比起草原上的男儿也丝毫不逊色。”多吉感慨道。
  我默默地听多吉把话题转移到陆晨身上。不语,似乎,我对陆晨的了解都是通过别人,除了,他的温度,我曾经切实地感受过。
  那次演讲后,我急匆匆地赶去补课班,却正好撞到了,正从楼梯拐角处走出来的陆晨。我慌张地说:“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陆晨揉了揉肩膀,干净悦耳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耳朵里:“没事。”
  他对我笑了笑。
  然后,擦肩而过,唯有我的额上还残留着他肩上的余温。也就是这一刻,我记住了他。
  我坐在羊毛毡子上,目光似乎飘回了多年前,不可否认的是,我和他之间真的没有多少交集。
  “砰!”一声锣响将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射箭比赛开始了。
  首先出场的是六年级的孩子们。
  “洛绒登巴!”康恩校长喊了一个孩子的名字。与此同时,一个瘦小的男孩走上前来,手中还拿了一把有他一半大的弓箭。
  男孩深呼一口气,搭上箭,吃力地拉开了半满,对于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来说,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嗖”的一声,箭射到靶上。
  “好!”一旁的藏民们纷纷鼓起掌来,二十米的距离射到距离靶心一公分处,已经很不错了。
  “下一个!”康恩大叔对洛绒登巴笑了笑,又换了下一个孩子上场。
  ……
  “那钦降央!”康恩大叔喊道。
  我猛地坐直了身体,却又自嘲一笑,阮盐,多大的人了,还是这么的不稳重。一边自嘲,一边却又忍不住将目光投向穿着藏青色袍子的那钦降央。
  那钦很镇定,他轻轻的抚摸着手中的弓箭,那把弓是他的老师曾经用过的。
  那钦缓缓地拉开的弦,他的动作很慢,却带着难以言喻的气势,那钦目光锐利,带着毕露的锋芒看向箭靶。
  弓,已然拉满。
  而不远处的我,却清晰地看见了那钦的指节处被弦勒出了血丝。鲜血溢出来,染红了弓柄。
  “咻”的一声,箭带着空气振动的嗡鸣声正中靶心。而我的心却猛地揪紧,我站了起来,在多吉不解的目光中,大步走向那钦。我一把抓住那钦的手腕,冰凉的触感,让我一怔,然后转身对大家抱歉的说,“抱歉,你们继续。”
  我拉着那钦离开了射箭场。
  我将那钦带到了支教老师宿舍,从旅行箱里拿出红药水和棉签,我强硬的把那钦按在椅子上,蹲下来给他上药。
  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为什么?比赛的胜利真的就那么重要吗?重要到让你作贱自己的身体?”
  我本以为他不会回答我,就像之前的每次聊天一样,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开口了,“为了像老师一样。”
  我一愣,却忽然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陆晨。
  看着少年看似无所谓,却透露着浓郁的悲哀的目光,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愤怒。
  我再也无法操控我的情绪,我大声地向着那钦吼道:“那钦降央!你不是为了任何人而活,你才十二岁,难道你接下来的漫长的生命,就只是为了悼念那个关心你,希望你快乐的陆老师吗?如果真的是这个样子,那么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那钦也认出了,可能是从来没有想过我居然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那钦缓缓的收了眼神,目光空洞,漠然道:“不论你同不同意,我都已经没有生命了。”说完,那钦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我愤怒的目光中离开了小屋。
  我狠狠地将药水摔在地上,捂着胸口,气得大口喘气。
  我打开抽屉,翻开日记。
  也许是今天的情绪过于焦躁,我并没有一页一页的认真看,而是胡乱的翻着,一直翻到日记本的后面,一篇日记,让我瞬间呆住了……
  【      我收到了来自首都的信件,是一份检查报告,一封死神的请柬,可这封请柬这并不是我的。
  我来到卓玛小学的第一天起,就很喜欢那钦,那个爱笑的孩子。而他不同于其他藏族孩子的肤色,也是我感到很好奇,可是,原来那苍白的皮肤竟然是因为……
  这一刻,我好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些托顾医生帮忙检查,为什么偏偏等到了四年后的今天才有所怀疑,为什么……已经迟了……
  呵呵,也许这就是命运吧,我已经感受到了我的生命在不断流逝,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帮那个爱笑的白小子了,因为哪怕是这一刻,我都在忍受着痛苦,在黑暗中挣扎,我无法想象那钦在遭受我这种痛苦时会怎样……
  只希望他能活得久一些,至少比我久……  】
  已经没有语言能描绘我此刻的心情,痛苦,抑或是悲哀。我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能回神……
  原来是这样么?那个卓绝的男子在感受到自己的死亡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一个更加年轻的生命的流逝……
  胸腔里传来的压力让我快要无法呼吸,我僵硬地捧着日记,带着无可奈何闭上了眼睛,脸上察觉到了丝丝凉意。寒到彻骨。
  起风了。
  在那曲的日子单调却又充足,很快,一年过去了,那钦和那群孩子们也已经小学毕业了,而我,也打算结束我在那曲的生活。
  这一年里,我想了许多,最终决定放弃支教。尽管不想,尽管舍不得。舍不得美丽的草原,舍不得淳朴的藏民,舍不得可爱的孩子们,舍不得那钦,也,舍不得那间小屋,那本日记,那永远不会忘记的,熟悉的气息……
  我站在窗前,看着独属于草原的美丽的落日。忍不住想,如果你没有死,那会怎样?如果我早来几年,又会怎样?如果在当年撞到你,对你怦然心动的一刹那,毫不犹豫的告诉你我喜欢你又会怎么样?是不是一切都会改变,可惜没有如果,只是错过了时间,却错过了关于你的一切。
  我带着复杂的心情收拾好了行囊,打算去和康恩大叔他们告别。
  “阮老师!不好了!不好了!你快去看看吧!”一个急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急忙打开门,却看见了急匆匆跑过来的多吉。
  我心里一跳,是什么让一向稳重的多吉如此惊慌?
  “怎么了?”这一刻,我的心中隐约有了猜测,只希望不是我所想的那样!
  “那钦……那钦他不行了!”
  “嗡”的一声,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带……带我去!”
  我深呼一口气,轻轻地推开了门。
  “老师,你来了。”那钦躺在床上,看见是我进来了,微笑着对我说。
  我双手颤抖起来,捂住自己的嘴,泪水控制不住的流淌下来。
  看着忽然之间变得瘦弱无比的苍白的那钦,我无法再欺骗自己,这个孩子,才是我要离开那曲真正的原因啊!
  我要怎么样才能够面对一个孩子的死亡啊!
  我根本就没有勇气眼睁睁地看着那钦去死,我一直都在逃避这一天的到来,可是,这一天来得太快,甚至我还没有来得及逃开。
  “老师,别哭。”那钦笑着说。他笑起来很好看,两颗小虎牙露了出来,显得可爱极了,这是,我才相信,他曾经真的是一个很爱笑的男孩。
  我握住他的手,慌张无措的说:“那钦,你会没事的,你别怕。”你的陆晨老师说过,希望你活的比他久,你怎么可以……
  那钦回握住我的手,声音细若蚊蝇:“阮老师,也许我说错了,你们的到来也许并不是那么的糟……”
  我摇了摇头,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视线,让我看不清这个让我的心纠的紧紧的孩子。
  “阮老师,其实我很喜欢你,喜欢你的温柔,喜欢你的真诚。”男孩依旧在微笑。
  那钦张着嘴巴,喃喃的说着,絮絮叨叨的回忆,而他的声音却越来越小……直到我点了点头,那钦才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那钦。”我轻声呼唤,伸手摇了摇那钦的身体,冰凉。
  那钦死了。
  我站在草原上,默默地眺望远方,风吹起我脖子上的哈达,也卷起了我的思念。
  我将永远留在那曲,这是那个孩子的心愿。
  “老师,留下,好不好?”

    
拾禾的其他作品:
小说
言情
小说
其他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 那曲回忆

    主旋律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2002年8月31日...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