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对口相声
标签:医疗
338人阅读 收藏
大白医话
类型:相声
作者:郭释文
题材:对口相声
时间:2016/12/17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大白医话》
不苟:我叫冯不苟,一丝不苟的苟。
大白:我叫陈大白,大白话的白。
不苟:问你个事儿,我老婆查出乳癌,我该咋办?
大白:你爱你老婆吗?
不苟:想说爱她不容易啊!体重一百八,嗓门赛狮吼,性情彪悍、脾气暴躁,见天儿地骂人,还时常家暴……你看我这浑身的伤,都没好过。
大白:你有钱吗?
不苟:还行吧,两套房四辆车,外加股票期货商铺不动产……
大白:得,那就别犹豫了,赶紧送你老婆去医院,开刀手术放化疗,保证你一次投资,永除烦恼!
不苟:啊?!哎呦,你说这是为什么?
大白:所以啊,我决定改学中医。
不苟:你原先干什么?
大白:骨外科医生。接个断骨啊,打个钉啊,换个半月板什么的……
不苟:你放着那么有钱途的行当不干,学什么中医啊?
大白:钱是赚了,可很多病治不了啊。
不苟:哎呦,看来还是位有良心的大夫。那你这是受过现代高等教育的人,怎么想起去学那种不严谨、不科学、不卫生、依据不明、玄玄乎乎的巫医之术啊?
大白:主要是,现在这种既严谨、又科学、又卫生、依据明白、高端先进的现代医术已经让我全家都“人无完人”了。
不苟:哦?什么情况?
大白:我、我妈、我女友都割了阑尾,我拔过牙,我弟割了扁桃腺,我爸摘了胆囊……
不苟:这个很常见嘛。
大白:我大舅爷摘了胆囊又心脏装了支架,我二叔切了甲状腺换了髋关节,我二姨切了一页肺,我二姨夫切过一片肝,我二舅割了一段肠,我三舅糖尿病足截了肢,我四表叔切过半个胃又切了胰……
不苟:好嘛,你们一家身残志坚啊。
大白:没完呢,我三婶切过阑尾切过扁桃腺切了乳房昨天刚在医院又切了子宫和卵巢;我发小陈二毛摘过胆割了脾又切了片肝,我楼上李大叔换了半月板、装了起搏器又移植了一个肾……
不苟:零件大拆装啊!那他们现在怎样?
大白:不是刚死了就是快死了,要不就是生不如死。
不苟:哎呦。
大白:现代医学,药典越来越厚,病名越来越多,医院越来越大,仪器越来越先进,技术越来越高超,可人却越来越没安全感。
不苟:这怎么说?
大白:你看吧,“癌症”的宣判率越来越高,死亡率越来越大,大伙整日提心吊胆,生怕绝症上门,三天两头体检,隔三差五住院……
不苟:别说,还真是。
大白:于是又得拼命工作赚钱,购买各种保险,可问题是,真要是被“判刑”了,保险再多也不是灵丹妙药啊,该死还得死,而且送医院往往还“不得好死”。
不苟:这又怎么说?
大白:你看哪个送去临终抢救的不是开膛破肚、插满管子、灌满药水撒手归西的?
不苟:是够惨的。可这是为什么呢?
大白:要说吧,现代医学在战争、灾难、意外伤害等外科伤科急救领域确实有着卓越贡献,但是在内科病的治疗上真是捉襟见肘啊。
不苟:这怎么说?
大白:现代医学把人当机器,内科病还是外科思维啊,哪坏了治哪儿;按理说千人千病,但是只要给你按上了病名,你找那个医院看都是差不多的治疗程序,切,割,换,抗生素、激素、激光、射线……就按着病灶下功夫了,必除之而后快。阑尾发炎了切阑尾,扁桃腺发炎了切扁桃腺,胆囊发炎了切胆囊,脾肿大了切脾,肝硬化了切肝,照这么切下去,你猜怎么着?
不苟:怎么?
大白:都可以掏空做木乃伊了。
不苟:也是,人一个有自愈能力、自组织能力的生命体,摁着局部下功夫,那是瞎子摸象。可是,中医就能治病吗?
大白:没有西医,咱中华民族不也繁荣昌盛了几千年?
不苟:也是。
大白:近代一百多年来西医科学的发展,更多是显微技术、电子科技、仪器制造等物理化学等领域的发展,西方医学对疾病本身的认识却并没多少进步。你看那种,十年前研究出个新理论十年后又推翻的情况比比皆是,多少人做了西医的白老鼠。
不苟:嘿,是啊。这么说的话,中医两千年前就已经理论成熟,也早无数先人当过“白老鼠”了。
大白:没错。两千年的医案,随你翻看,什么药能治什么病、有什么副作用、吃死过什么样的人,历历在目,前车之鉴。西医是个发展中的科技,昨天说你得补钙吃钙片,今天又有新发现,说大量补钙引发肾结石;十年前说你更年期应该补充荷尔蒙,十年后说使用荷尔蒙诱发乳腺癌;这边发现激素治病奇效快,那边发现大量使用激素是股骨头坏死的病因……
不苟:没错。那中医怎么治病?
大白:中医治病看整体啊,透过表象见本质,望闻问切无不是诊断,草木万物无不是药材……
不苟:会不会是主观臆测啊?有科学依据吗?
大白:中医是经验医学啊,前人在不断的观察总结中发现内在规律,难道不是科学依据吗?张仲景写伤寒论是两千年前,在那之前到黄帝时期还有三千多年呢,黄帝之前原始社会还有多少万年呢。只不过一个西医实验是在窗明几净的实验室里拿着试剂瓶提纯白老鼠挨针,花上几天几个月几年就做完了,写出论文拿到学位;而中医实验则是几千年一代代医家前仆后继地做,没写成学术期刊要的样子、也没人给授予博士学位啊。
不苟:没哪个“博导”能活几千年等着实验做完听毕业答辩。
大白:你非要看到科学依据的话,也有啊,最新的克里安照相技术,已经证明经络的存在;也有科学家研究说,经络就是人活着的时候,你用电阻仪测量人体上电阻最小的两点之间,也就是电流最容易通过的道路;也有解剖学证明经络下的细胞呈线性排列;另外,中医两千年前就用麻黄发汗开表,现代医学提炼出麻黄碱说确实具有兴奋交感神经、松弛气管平滑肌等的作用……你说,要是非得等着西方科学家说这是科学的才承认它科学,这不就是捧别人臭脚嘛。
不苟:有点意思。哎,你说古人是怎么发现经络的呢?
大白:虚极静笃嘛。你看现在,有电视、电脑、手机、游戏,到处都是好吃好喝好玩儿的,静下来确实不太容易。但是原始社会那会儿,嘛玩意儿没有啊,尤其到了冬天,大雪封山哪儿也去不了,勉强有口吃的饿不死就不错了,大家天天窝在石洞里,五六点就天黑了又没灯没蜡烛,柴火有限,老人们能讲的故事也早就讲完了,剩下的时间只能在黑夜里发呆了呗。
不苟:打坐?
大白:对啊,原始那些巫医,掌管部族智慧传承的人,就在安静的黑暗中打坐思考天地宇宙自然规律, 独立守神,返观内照。
不苟:那也就是说,要想学好中医,就得能体会到经络运行;要想体会经络运行,就得打坐?!
大白:得打坐。
不苟:看来想当个好中医难啊。
大白:治病救人,人命关天,本来就不是容易的事嘛。你以为混几年大学,三天两头逃课六十分万岁就能当医生了?你以为就算门门功课考第一、考上博士后就能治病了?
不苟:还别说,听我爸爸说他小时候那会儿,基层卫生员培训,三个月就能打针开药了。
大白:是啊,那不是学医问道,那是复制技术。可病人是能复制的吗?
不苟:没错。
大白:自古庸医杀人堪比江洋大盗。所以啊,要学医就得学好;学成庸医,不如不学;遇上庸医,不如不医。
不苟:有志气!那你打算怎么学医?
大白:我决定先学把脉。
不苟:哎呦,你说这把脉有科学依据吗?不就是摸摸手上这个桡动脉?怎么就能做诊断呢?
大白:人是不是个整体?
不苟:是啊。
大白:血管是不是通全身?
不苟:没错。
大白:这就像你家的暖气管是不是跟整栋楼的暖气管都通的,我要是拿个震动测量仪卡在你家的暖气管上,按理说只要这个测量仪的精密度足够高,是不是所有信息都能采集到?
不苟:哎,是啊。
大白:不同的水温,不同的流速,水泵工作是不是正常,什么地方漏了,什么地方堵了,反映出来的信息是不是都会不一样?
不苟:有道理。可是把脉能有那么高的精密度?
大白:练啊。中医是经验积累的医学,我天天把,见人就把,没病的时候把一下,有病的时候把一下,跑完步把一下,哎呦妈呀,掉水坑里了,赶紧也把一下;这人得了肝硬化,赶紧把一下;那人得了肺气肿,再把一下;我遇见广场舞大妈,哎呦阿姨您好,握个手,把一下;遇上走不动路的老爷子,哎呦大爷您好,握个手,也把一下……我把上十万人,练个三五载,总能发现规律来。
不苟:要说也有道理。不过现在都高科技社会了,医院里什么检查仪没有?还用这种方法是不是太笨了点儿?
大白:你能把医院背在身上吗?况且,机器是死的,人是活的,就算你能发明一台集于一体的多功能、全方位检查仪,可以瞬间完成所有检查不用医院里楼上楼下各科室满哪儿跑,但数据是死的啊。要再赶上机器有误呢?
不苟:哎呦,那是比较惨,我还跟人拿错过体检报告呢。
大白:怎么了?
不苟:妊娠仨月。
大白:现在医生都只看片子不看人,一看数据,哎呦,你疑似肿瘤,恶性,赶紧切片检查吧,赶紧手术放化疗吧。可是人家老太太说我吃得好睡得好拉得好,每天还倍儿精神广场舞跳几圈,我没病啊。那你是相信数据还是相信人?你把一没病的拉去切一刀再放化疗个奄奄一息,然后说这人是晚期了没救了,那你说这是救人还是杀人?
不苟:这事儿还真没少见。可是有没有那种,真的有病,仪器检查不出来的呢?
大白:有啊,这个人天天晚上失眠睡不着,便秘三五天一个星期不拉回屎,去检查,数据一切正常啊,你没病,亚健康而已啦,回家吧好好休息。问题是他好好休息不了啊。不出两年,突然就查出了肺癌,晚期了。你说这仪器早干嘛吃去了?
不苟:哎呦,还真是。
大白:所以啊,中医检查,啥仪器也不用,走哪都是医院,望闻问切五分钟搞定。吃饭好不好?睡觉怎么样?拉屎干不干?手脚凉不凉?放屁臭不臭?嗓子痒不痒?嘴里有没有味儿?舌苔黄不黄?面色好不好?样样都是学问。
不苟:都是很浅显问题。
大白:你要是气色好、胃口佳、排泄畅、睡觉雷打不动、精神杠杠滴,你跑去体检,还高级VIP体检,还精密仪器高端VIP体检,那不是拉网筛鱼、没病找病吗?
不苟:还真是。现在高端生活不都讲究纯手工、一对一、私人订制吗?要说能找个好中医面对面望闻问切,扯淡闲聊,那才是高端定制;挤到医院里排队让机器看,那是洋快餐。
大白:这比方有意思。
不苟:那除了把脉,您还打算怎么学?
大白:拜师啊。中华几千年,名医大医这么多,我拜哪个学透了不都一身本事?
不苟:名医也忒多了,你总得有个重点吧?
大白:对,万事求根本。我要从根本学起,先拜岐伯,读《黄帝内经》;再拜张仲景,读《伤寒》《金匮》,医圣啊,几千年无人能出其右,不是白封的。后世还有药王孙思邈,有金元四大家,明清七大医;近代也不少啊,远有民国张锡纯、卢崇汉,近有李可、黄煌、潘德孚、蔡长福,海外还有倪海厦、JT叔叔……
不苟:星河璀璨!但也太多了吧?
大白:没错,贪多嚼不烂。那我就“学好伤寒论,再问天下病”,先把《内经》《伤寒》《金匮》学透了,提纲挈领。
不苟:可是,问题来了,你什么学历背景啊?高考多少分?能上医学院吗?想去拜师,你天赋异禀、骨骼清奇?人家名医能收你为徒吗?
大白:那我问你,华佗什么背景啊?孙思邈什么学历啊?张仲景高考多少分?黄元御师父是谁?……
不苟:哎呦,还真不可考证。
大白:所以啊,学医的关键不是外在条件,而是肯不肯下功夫,有没有一颗大医精诚的心,悲悯苍生的心!
不苟:没错!缺了这个,学历再硬、职称再高,反而成“医害”。
大白:是啊。自古有大医,也从没少“医害”。过去有故意给病人开不必要的人参鹿茸贵药谋利的;现在你住个院,各种看不懂名字的吊瓶输液从早打到晚,有多少是必要的呢?
不苟:说到点上了。那你说现在这癌症啊,白血病啊,真是绝症吗?
大白:你要是相信医院,那就是绝症。他按着绝症治,没死是他的功劳,死了是你活该。
不苟:那敢情这医院医生就跟算命先生似的,说你只有三个月命,你信了,听他的话了,就真剩三个月命了。
大白:没错。虽说现代人生存环境恶化,吃的喝的不自然不干净,压力也大,确实容易生些病。但这个病到底是不是癌症?就算是所谓的癌症,又是不是绝症、是不是不手术放化疗就一定会死?还不一定呢。但你要是相信了,你就上钩了。
不苟:那我还是别送我老婆去医院吧,找找民间高人。
大白:看来还是有爱的嘛!呵呵,就怕你老婆以为你不舍得花钱。
不苟:唉。
大白:要说乳癌这病,本身就是个慢性病。古代叫乳岩,所有古书医案记载到的,从发现肿块到最后,都“十数年而死”;而西医手术放化疗宣称的“治愈率”也不过是以五年为标准。也就是说,你有十年时间去找高手明医,干嘛急着切了当残废、放化疗挨毒挨射线呢?
不苟:没错。大白,我们等着你成好中医呢!
大白:哎呦,看来我真得加紧学习了。
不苟:加油,我挺你!/(啊?敢情您还没开始学呢?)
-----------------------------------END---------------------------------------------------------

    
郭释文的其他作品:
电影剧本
喜剧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 大白医话

    对口相声

    《大白医话》 不苟:我叫冯不苟,一丝不苟的苟。 大白:我叫陈大白,...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