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农村
标签:大学生村官、乡村教师、无性婚姻、新农村建设、土地流转
238人阅读 收藏
女人堆里的菜鸟村官(1-5)
类型:电视剧本
作者:飞来侠
题材:农村
时间:2016/12/18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陈萍家人无法接受有个体制外的女婿,刚出大学校门的王世锋只好听从安排应聘大学生村官以便拿份生活费备考公务员。
三江乡境内的三江水库是楚庆县大力实施城乡供水一体化的唯一水源,因此三江乡全境实行严厉的准伐制度,控制任何污染源。原本经济基础就差的三江乡年年经济考评全县倒数第一,雷柏成和李德福领导的乡党政班子天天想着找条财路。
三江乡民政所长、扶贫办主任彭小菲是位官二代、官三代,一直积极跑资金、拉项目试图帮扶几家贫困户脱贫致富奔小康。但村民受技术、观念所限加之对市场把握不准,反过来认为还不如把所有资金一次性都给自己,让彭小菲沮丧不已。
  千年匪巢落枷峒并不欢迎菜鸟村官,村干部们也都把他当成痒能抹点、疼也擦得的万金油。
落枷峒这个偏僻、贫穷、落后的小山村表面上风平浪静,但时不时有问题冒出来。存天理、讲良心的菜鸟村官一边努力看书一边配合乡村干部做好力所能及的工作,同时努力不让自己过得太委屈。但进村没几天就遭欺诈,立即坚定了菜鸟村官此地不宜久留的信念。
占地数千亩的落枷峒林场集体化时曾被划为知青林场,知青返城后三江乡人民公社以此为由将其收归己有。村支书盘本柏使用各种手腕争夺,乡村双方角力的结果是林场宝贵的林业资源流失,政府和村集体都没得多少益,盘本柏和雷学锋个人倒是捞到不少私利。乡里对盘本柏极为不满,指定乡党政办干部李家润代理村支书。盘本柏团结村支两委干部架空李家润,混乱中李家润将林场整体发包给雷学锋。目前林场准伐制度严厉,雷学锋觉得林场已成鸡肋,希望解除承包合同将资金转移到房地产投资上来,为迫使落枷峒村就落,故意拖欠林场工人工资引得林场工人多年上访。
落枷峒村民温饱不成问题,但只要一点小小的变故就可能致其彻底返贫,李耀宝为争取上学跳水库自尽不成离家出走、沈宁雨为了减轻爷爷奶奶的负担上山逮野兔遇险、李佳娟为了上学自寻学费被母亲冤枉受伤、胡安玉一家为了给母亲治病连家都没了、养殖失败的冯学富企图将妹妹一家赶走霸占其财产、年年养猪好几头的胡世保为维系妻子的生命没出正月十五已经没猪肉可吃……
三江乡数一数二的富翁盘本隆家风光的背后满是辛酸,独子盘承钧五毒俱全!为了拯救他,盘本隆花大价钱把彭芳送回来与之成亲,但身体已经被淘空的盘承钧高兴过了头,还没洞房就成了植物人!幻想破灭的黄细女仍希望维持残存的一点面子:要求彭芳做手术替自家生个孩子,一旦如愿可以给彭芳一百万!名义上成了他人妇的彭芳希望拿到这笔钱,但又对做手术生子极其反感,双方只好耗着。盘本隆的解决办法简单粗暴:跟情妇生了个儿子。盘家顿时风起云涌。盘家四个女人联手争得一笔钱,两个姑姐眼看着弟弟不死不活,一直紧盯着娘家这点钱。
落枷峒有三个最不能得罪的女人,其一是村计生专干周云莉,因为她有个当村小校长的老爹周正韩,落枷峒村识几个字的基本上都是他的学生;其二是彭芳,因为她婆家钱够多而且是个活寡妇;其三是村小老师李月,因为她是县乡为了维稳安排来当的老师也是个活寡妇。
  周云莉对菜鸟村官印象良好,因为他身上颇有些夭折多年的弟弟的影子!这让菜鸟村官找不到丝毫受宠若惊的感觉。
帮着村支两委打杂的菜鸟村官不屑于天天翻台帐,同时也为了自己学习和联系陈萍方便,唆使周云莉要求办公电子化,但村里财务多年混乱,一旦梳理势必暴露大量问题。虽然盘本柏最终同意,但把村里最头疼的上访问题都丢给他。
落枷峒村目前上访问题有三:一是村林场工人的工资问题;二是盘熙仲为参战待遇和水泥预制厂拆除补偿问题;三是村里唯一的五保户段伯伯的土葬问题。
村林场虽然已经伤筋动骨,但根基还在,菜鸟村官觉得收回村林场来好好经营能为落枷峒村打个翻身战夯下厚实的发展基础,顺带也解决了林场工人工资问题。但雷学锋一口咬定工资问题必须与解除村林场承包合同捆绑解决。只要林场工人不再上访,盘本柏根本不在乎是否信守承诺。但菜鸟村官仍希望能坚守契约精神,为此努力向外推销村林场,同时希望手头有钱的黄细女能接手村林场。
为保住可能出生的孙子财产与两个女儿缠斗日久而身心俱疲的黄细女得知接手林场稳赚不赔后,有意出资但又要求菜鸟村官入伙,因为自己根本不懂经营也无睱参与经营。
  资深光棍胡安成找李月套近乎,李月立即验证落枷峒村民“李老师谁都挨不得、惹不得”的定论。不顾李月的激烈反对把胡安成从鱼塘里捞上来,讲理的菜鸟村官又彻底得罪一个落枷峒村最不能得罪的女人。得知不知天高地厚的菜鸟村官是陈萍的男朋友,李月一边试图阻断他的任何一条路、一边奋力挖坑,等着他哪天掉下去随时填土活埋。
为力保一元赌局继续,陈萍声称已与菜鸟村官多次流产,把父母推销的各路女婿候选人全部吓退。无奈的盛小琳开出条件:菜鸟村官必须在三年之内考上国家级至少省级公务员并在省城买套房。考个省级公务员菜鸟村官有把握,但买房却实在无能为力。虽然陈萍拍胸脯保证自己有办法,但不想背负吃软饭恶名的菜鸟村官觉得接手村林场有可能挣到买房的首付款。
一届任期只有三年而且随时准备考上公务员滚蛋的菜鸟村官力主还合伙收回落枷峒村林场,彭小菲觉得这家伙要么在抽风要么真是个好同志。经实地考察大失所望,这家伙胸无大志,盼星星盼月亮就是考上公务员跟陈萍过小日子。
从雷学锋那拿点回扣加上向姐姐借钱,菜鸟村官终于与黄细女合伙把村林场接了过来,顺带还解决了林场工人的工资问题。
  参加国考,陈萍和菜鸟村官双双落榜,陈家失望不已,两家伙却不以为然,大意之余一元赌局被盛小琳识破。
  黄细女接手不过是把村林场当成不能提前支取的定期存单!而在彭芳眼里村林场就是挖自己墙脚的那把邪恶锄头!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上的菜鸟村官手忙脚乱,既要还林场失管多年的旧账,又要应付林场工人工资,虽有陈萍鼎力支持,却是远水不解近渴。菜鸟村官重走落枷峒村民的老路:从地里挖钱!
  黄细女一门心思把钱沉淀下来,彭芳发现危机,不顾一切找网恋情人欧阳凯准备生孩子早日拿到钱跳出落枷峒这个火坑。一直操心费神劝彭芳生孩子以期拿到黄细女承诺酬劳的詹慧玲和周云莉发觉后向菜鸟村官求助,好心的菜鸟村官将欧阳凯吓退却彻底得罪一个落枷峒村最不能得罪的女人。彭芳的报复来得迅速而又高效,菜鸟村官毫无招架之力。冷酷的现实让彭芳彻底抛弃幻想,接受詹慧玲和周云莉的建议做个手术拿钱走人。
  自以为稳操胜券的陈萍被家人裹挟外出旅游,不想输掉了视如珍宝的一元赌局。陈萍认命,家人也作出妥协,尽可能帮扶菜鸟村官。噩耗传来,菜鸟村官三分钟热度过后也认命,但玩世不恭、大大咧咧的伪装下已是血流遍地!这一机遇被詹慧玲和周云莉精准把握,从他身上狠狠赚了一笔。
  在门第观念面前败下阵下的菜鸟村官发誓要争回面子:当大官、发大财还要娶个比陈萍更优秀的老婆!老婆好说,彭芳肚子已有自己的孩子!当大官也好说,努力考上国家级公务员就成!发大财就难了,落枷峒村林场还是个烂摊子,还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在现实面前菜鸟村官再次妥协:放弃当大官的梦想先努力发大财!切实践行以点带线、以线带面的帮扶号召。
盘本柏从村内事务中确实没赚一分昧心钱,好处都是从村林场纠纷中火中取的栗,捞到好处后也帮村里做好了自来水建设,但因为经济上说不清、道不明,村民并不领情。随着规章制度的日趋完善,盘本柏心知肚明,天天念叨着怎么把以前的烂账抹平,而且并不太在乎钱,主要在乎面子。菜鸟村官从村务信息综合查询系统中看得一清二楚,同时多少又有点同情他:落枷峒是三江乡唯一一个没人主动当村干部的村,原因是乡里给村支两委干部的报酬是按人头每人每年一万元,但计划生育、上访指标等完不成都要扣钱,而村里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不搞点小动作村支两委干部的报酬无法保证,而盘本柏的原则是要赚钱也不能从村民碗里扒饭。盘本柏的办法简单:虚报种粮面积、虚报退耕还林面积,拿到补助后直接归村里开支而不按规定直接到户。
彭小菲对基层的这些小动作一清二楚,向来厌恶、反感,但她不靠财政资金漫灌、不靠领导挂钩蹲点,依凭农村自有资源解决就学、就医、养老的设想离开钱都是空谈!
落枷峒有个蛮横不讲理、欺硬怕软但又肯办事的盘本柏,加上新添个一心要往钱眼里钻的菜鸟村官,彭小菲觉得是时候做试点了!果不其然,听说有钱可赚,菜鸟村官屁颠屁颠把盘本柏拉过来组团!要达到这一目的第一步就是耍点心机、使点手腕让落枷峒这个穷得渣都没得掉的小山村赚到第一桶金!彭小菲只好利用官二代、官三代的人脉资源做点小动作。
彭小菲的设法原本缺乏操作性,但有盘本柏和菜鸟村官配合很快就看到了阳光!一元赌局的筹码、彭小菲的真抓实干加上盘本柏不可动摇的威望,菜鸟村官充分利用历史应用学的精髓为陵园大做广告,落枷峒村第一桶金通过农村殡葬改革试点顺利到手,落枷峒前途一片光明。临时拼凑的三脚架信心大增,决定大干快上。但立即出现分歧:菜鸟村官的首要是争口气让陈家看看,陵园还没动工已经想好怎么公开、公平、公正赚点钱!盘本柏看穿他的心思,不动声色地等着菜鸟村官给自己铺路架桥,通过具体操作把自己前些年当支书时的烂账抹平!彭小菲则要把陵园赚到的第一笔资金撬动整个落枷峒村的各项建设找到农村通过自力更生脱贫致富的途径!
村林场内有七个泉溪长年不断流的冲嶆而且附带有几百亩集体化时期知青开垦的梯田,盘本柏任支书时报了退耕还林却并没有种一棵树,这就是菜鸟村官相中的金矿!林场承包合伙人菜鸟村官跟黄细女和彭芳这两大股东签下协议后在陵园立项的同时就开始经营。菜鸟村官这种全然不管不顾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的卑劣行径让彭小菲嗤之以鼻,但很快就认同了他是个人都要过日子的世俗观!因为盘本柏的想法更恶劣:从落枷峒村赚到的钱哪个都别想拿走!彭小菲一让步,菜鸟村官迅速转变立场,祖宗之法、圣人之言、法律法规一大堆帽子猛扣,盘本柏并不买账,但菜鸟村官一定帮助把烂账抹平的暗示正合心意!差点散架的三脚架重新支起!落枷峒村绿色食品品生产基地、灌溉渠建设、公路硬化项目同时上马。
各项建设有序进行时,盘本柏当年争水之战的后果显现:打鼓坪村拒绝连通道路!这一打击致命!足以断掉落枷峒村第一桶金的财路!眼见得信心崩溃,盘本柏土匪蛮子头的旧习爆表:从水库坝上过来!彭小菲暗自叹息,菜鸟村官暗喜:山庄有前途了!
  李月挖好的坑都快长草了菜鸟村官还没掉下来,这让她愤愤不平!细一打听发现菜鸟村官早被陈萍放了鸽子!没有了报复对象!静下心来发现菜鸟村官竟然还有可利用价值:可以帮李佳娟辅导功课!虚荣心爆表的菜鸟村官很乐意辅导李佳娟,竟然忘了“李老师谁都挨不得、惹不得”的村训,李月婆家打上门来,菜鸟村官被赶出落枷峒村!
  直销店和马路市场的成功让落枷峒村民看到菜鸟村官确实有点用,落枷峒村的发展逐渐向彭小菲希望看到的方向靠拢。彭芳一对龙凤胎的降生把节奏打乱,黄细女发现没妈的孩子确实像根草,因此必须把彭芳留下来。菜鸟村官殚精竭虑建设的滴水龙山庄眼见得成功在望,但欠了一屁股的债而且绝大多数是村集体和村民个人的,本来不存在大的问题,但黄细女一动心思问题就来了,村民要求清账,原本抱着拆东墙补西角能度过时艰的菜鸟村官无力招架,黄细女顺利地将菜鸟村官的心头肉滴水龙山庄收购过来,不但击碎了菜鸟村官的发财梦,还把彭芳孩子一断奶就拿钱走人的梦想粉碎!
  面对毫无诚信可言的黄细女,彭芳豁出去了,把欧阳凯聘为滴水龙山庄经理,以期用最快的速度赚到钱逃离落枷峒。
  官当不成、财发不成、彭芳又把备胎装上了,菜鸟村官仔细观察三江水库是否真的没盖盖!
  落枷峒村唯一的五保户段伯伯来路不明,九十多岁了也闹着去上访,其诉求是放弃五保待遇换取土葬许可!闻所未闻的诉求当然得不到任何一个部门、领导的同意。为这事段伯伯天天焦虑不安,菜鸟村官耍了个手腕,竟然还办成了。段伯伯对菜鸟村官好感顿生。落枷峒村民最引以为傲的是人贱命大,因为全村六百多人中九旬高龄老人就有十多人。黄狗恋窠村的九旬老人李凤枝因陪伴自己十多年的一条老黑狗被盗杀竟然溘然去世!办大事时菜鸟村官发现段伯伯竟然就是自己梦想之中的偶像!菜鸟村官得以重生。
欧阳凯和彭芳的爱情没有打乱菜鸟村官的心性,但他们的离谱的经营策略让所有人都担心。为了削弱滴水龙山庄的负面影响,菜鸟村官跟领导和同事们加快旧村改造速度。虽然有李和平夫妇这样的重量级人物配合,但在现实利益面前村民们前不是太感冒。
血缘有时比爱情更要命!彭芳敏锐地感受到了,急于拉着欧阳凯离开落枷峒这个土匪窠!眼见得能在落枷峒赚钱,欧阳凯难以舍弃!
欧阳凯打理的山庄群成了三江乡难得的财源,虽然心知肚明,各方都不捅破。
陵园赚到的第一桶金在村道改造、农田水利和绿色食品基地建设中耗费殆尽,村支两委干部和村民都把目光盯在新农村建设的财政资金帮扶上!彭小菲和菜鸟村官端出最后的方案:利用旧村改造翻盘!两人直面的不再是村民之间的纠葛,而是踩到了法律的红线!举村震惊!
菜鸟村官竭尽所能规避法律风险,也得到全村绝大多数村民的认同,落枷峒村脱贫致富已然定局,小康在望!利益面前村民们开始撬墙脚,疲于应付时,奉如圭臬的法律利器被失意村民祭来重重砸下,村林场权属未定的魔咒终于显灵,菜鸟村官丢盔弃甲,不但众多干爹、干娘,全落枷峒六百多村民都拯救不了他。彭小菲黯然接菜鸟村官离开,无数次往返的村道上,只有村小学上下课敲的车轮毂沉闷的敲击声为他送行……
(谨以此剧献给为改变贫困山区面貌奉献青春的历届大学生村官们!)

【情境设置】
宣风市:内地省辖地级市,各方面条件一般。
楚庆县:宣风市下辖县,早期锻铸造、煤炭采掘、交通运输为三大产业。剧情开始因经济环境变化和环保严格,锻铸造和煤炭采掘业衰落导致运输业不振,经济发展动力失能。只剩劳务输出一项勉强维持。因系劳务输出大县、留守人员多,物价畸高而质量不佳。常有煤矿采空区和失地农民集体上访。
三江乡:楚庆县下辖纯农林乡,二三产业基本为零。境内三江水库为全县城乡供水一体化水源,较多水库移民,财政上捉襟见肘、省道贯穿全乡。辖三江乡居委会和三江、老鸦坪、雷打石、鸡鸣坳、枞树脚、闩关、枫烟桥、栖风渡、竹林、打鼓坪、杀军坳、(骆家洞)落枷峒、厉家等十三个行政村,人口一万余人。乡政府驻三江村,距县城近十公里。除乡政府大院内的工作人员外,仅有三江乡卫生院(距乡政府约四百米)、三江乡学校(在省道进打鼓坪村路口,距乡政府约一公里)和三江水库管理所(距乡政府约两公里)三个单位。
落枷峒村:三江乡下辖行政村,辖白水寨(冯姓,第八村民小组)、牛羊坳(周姓,第四村民小组)、弓弩嶆(赵姓,第三村民小组)、老落枷峒(胡姓,第二村民小组)、新落枷峒(盘、邓姓,第一村民小组)、牛塘砦(雷姓,第五村民小组)、虎狼塘(郑姓,第六村民小组)、黄狗恋窠(沈姓,第九村民小组)、石冲云(李姓,第七村民小组)九个自然村。
地理位置:由省道上山约6000米至打鼓坪村,再上约3000米至白水寨,出白水寨分两条路:右行1000米达牛羊坳,左行约2000米新落枷峒。牛羊坳右下约4000米至三江水库大坝、大坝至省道约3000米,牛羊坳前行约500米达牛塘砦。牛塘砦左行约800米新落枷峒,前行约500米虎狼塘。虎狼塘左行约500米滴水龙瀑布,前行约500米黄狗恋窠。黄狗窠前行约500米石冲云。石冲云仅此一条路通往外界。新落枷峒左行约500米老落枷峒、直入约400米弓弩嶆,前行约1000米村林场路口。村林场路口左行约10000米县黄蘗山林场场部,右行约1000米落枷峒林场场部、直行约1000米滴水龙瀑布(通天庙),向前翻过柳家岭下山约8000米至杀军坳村。牛羊坳、牛塘砦、虎狼塘、黄狗恋窠均东临三江水库。
人文经济:全村人口六百余人,小学校一个(初级小学,设一、二、三年级,校长周正韩、教师李月。与村委办公楼同一大院)、村卫生室一个(村医赵良玉,位置在其住宅)、小卖部一间(老板罗小玲,位置在村办公楼一楼)。绝大多数青壮年外出务工,留村多为老人、妇女、儿童。人均水田一亩多、旱地一亩多。主要经济作物为水稻、蔬菜、西瓜、香瓜,家庭散养鸡、鸭、猪、牛、狗和少量鱼。
组织机构:村委会成员邓铁运(代理村委主任)、盘本柏(综治主任)、詹慧玲(妇联主任)、周云莉(计生专干)、盘日林(会计)、邓铁林(出纳)。村支部李家润(乡党政办干事,代理支书)、盘本柏(文书)、詹慧玲、盘日林、邓铁林。改选后村委会成员邓铁运(村委主任)、赵良林(综治主任)、詹慧玲(妇联主任)、周云莉(计生专干、出纳)、唐慧姬(会计)。村务监督委员会成员盘本柏、盘日林、李耀庆、胡世安、盘毛仔。
水电通讯:在滴水龙建有自来水塔,自压式供水,全村九个村民小组均接通自来水。接入大电网供电。移动、有线电话均通,光纤网络为黄细女为儿子盘承钧回乡接通。各自然村仍保留有线广播。
落枷峒村委大院:地处十字路口,四方大院,四面围墙,沿围墙樟树,其中一棵挂着个车轮毂为村小上下课敲的钟。大门正对通牛塘砦村道,进正门沙地操场(操场建有标准篮球场一个)、过操场约十亩鱼塘,鱼塘四周柳树。操场和鱼塘中间三个砖砌的乒乓球台(中间用红砖砌成球网)、一排洗手池。左侧村委办公楼、右侧村小教学楼。大院公共卫生间在教学楼左侧。公共卫生间边为大院后小门。
村委办公楼:座南朝北,三层小楼,楼梯间正中,左右各三间房。一楼左侧第一间为王世锋宿舍,第二间为罗小玲商店、第三间为罗小玲一家生活起居室;右侧三间相通为大会议室。二楼左侧为支部办公区,第一间为支部办公室,第二为党员活动中心、第三间为学习资料室;右侧为村委办公室,第二间为档案资料室、第三间计生学校。三楼房间闲置,后胡安玉姐弟收拾一间居住。
村小教学楼:坐北朝南,三层小楼,楼梯间正中,左右各三间房。一层开始闲置,后王世锋用于仓储,后改为幼儿园、居家养老中心。二楼左侧为第一间为三年级教室,第二间为教师办公室,第三间闲置;右侧第一间为一、二年级教室,其余闲置。三楼右侧为李月宿舍,其余闲置。
滴水龙:属村林场范围,县黄蘗山林场泉溪汇集至通天庙处称为龙口,左侧盘本柏原建有全村自来水供水塔。瀑布(后王世锋在此建一缆绳为游客提供照相服务)下落约30米为龙潭约一亩余,龙潭右侧原有阶梯(后王世锋加装防护栏),左侧后由王世锋建设有碓坊、磨坊、榨坊、酒坊、腌腊坊;龙潭流出约300米(此河段王世锋建设廻廊)于十字河道汇集村林场泉溪再出约200米至虎狼塘流入三江水库(十字河道滴水龙一侧王世锋建有滴水龙山庄牌坊)。有荒废田地近百亩。后王世锋在此建成滴水龙山庄作为全村绿色食品生产基地示范区、落枷峒绿色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龙头。滴水龙山庄竹木结构半开放吊脚楼,占地面积近1000平方米,中心接待区有二层封闭阁楼约300平方米;门口约2000平方米空坪用于停车、展示。山庄后面王世锋整理有近万平方米草地用于盲奔项目。
黄细女别墅:距村道百余米,占地近1000平方米围墙院子,院内空地被黄细女种有蔬菜水果、一个近100平方米的小鱼池、鸡鸭笼舍、狗圈,别墅主建筑占地约两百平方米、两层半小楼,一楼钢筋水泥结构,二楼木结构地方特色楼有黄细女、盘承钧、彭芳卧室,三楼六角亭。

【主要人物小传】

王世锋:男,二十多岁,出身普通城镇居民家庭,本科学历,楚庆县三江乡落枷峒村驻村大学生村官。跟陈萍十年同学,大学毕业后已到谈婚论嫁程度,与陈萍的一元豪赌被陈萍母亲盛小琳识破后,跟陈萍的爱情夭折。后跟彭芳育有一对龙凤胎。任村官期间一直为保护孩子还是尊重彭芳的个人意愿纠结不已。事业上有主见,一旦确立目标行事果敢,事后又习惯复盘。英俊潇洒、思维敏捷但结果未显时优柔寡断,本性正直善良,为达目的不时偷奸耍巧。
盘本柏:男,五十多岁,落枷峒村新落枷峒村村民,三江乡落枷峒村支委、文书、综治主任、村委、松柏大酒店董事长。早期任村干部期间通过不太光彩的手段获得较大的经济利益,在县城拥有规模较大的松柏大酒店,家境殷实,一直希望通过体面的方式把任支书期间村里的糊涂账理清却苦无途径。彭小菲和王世锋表示愿意解决这一问题后不惜一切配合工作,最终如愿。跟詹慧玲关系暧昧,但又不想破坏双方的家庭。在维护村民利益上不遗余力甚至使诈耍横,外表冷酷、内心善良。妻子黄金玉,育有一子盘承波、一女盘承燕。
周云莉:女,二十多岁,落枷峒村委、计生专干。村小校长周正韩女儿,育有二子赵玉太、赵玉平。原在外务工,因事业小成的丈夫赵良银加入换妻俱乐部愤然返乡,房子建在娘家牛羊坳。回乡后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开有一家替人做仿制品牌服装的网店,与詹慧玲合伙为村民网上代购。家教甚严,思想前卫又不失传统。性感迷人,不怒而威,对王世锋既有姐弟之情又稍存幻想。
彭 芳:女,二十多岁,大专学历,贵州人,盘承钧妻子。因家贫,以收取二十多万元彩礼的代价嫁过来。新婚夜盘承钧因服药过量而成为植物人后,为得到盘家承诺的一百万元一直未离开。与欧阳凯网恋多年,准备跟其怀孕生子时被王世锋破坏。后与王世锋怀孕生下双胞胎盘湘、盘黔。与欧阳凯再次取得联系后,因两个孩子的秘密被胡安成透露,两人分手,盘承钧去世后希望能跟王世锋厮守终身。美丽大方,有追求更重亲情,不认命又难舍责任。
李 月:女,二十多岁,落枷峒村小学教师。早年跟一位乡干部自由恋爱,后恋人因自动承担一场安全事故责任入狱,作为交换从临时工转为公办教师并跟服刑的恋人办了结婚登记手续。为此婆家对其监视甚严。有名无实的婚姻引得不少人心存非分之想,数次无情报复后落下恶名。后因婆家到落枷峒来捉奸闹剧与丈夫离婚,自认跟王世锋适合,但一直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外在冷艳绝情,戒备心强,内心善良。
彭小菲:女,二十多岁,三江乡社会事务服务中心主任、民政所长,官二代、官三代。青春阳光,疾恶如仇,对潜规矩了如指掌还能应用自如又视如无物。一直执着于探索如何在不依靠长官意识、资金漫灌前提下从根上解决普通贫困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可复制性新路子。热情奔放、喜怒不形于色。
詹慧玲:女,四十多岁,落枷峒村支委、村委、妇联主任。跟盘本柏关系暧昧。体态丰腴,肌肤皎好。西瓜、香瓜种植大户。泼辣爽朗,贪财好利,心慈手软。育有长子雷利成、次子雷利功、女儿雷利云。
黄细女:女,五十多岁,落枷峒村新落枷峒村民,私营企业主盘本隆妻子,全职家庭主妇。育有长女盘承英、次女盘承娟、儿子盘承钧。因儿子盘承钧成植物人而有自卑心结,戒备心强。
胡安玉:女,近二十岁,落枷峒村老落枷峒村民,母亲患病后倾家荡产治疗无效,一家四口已无立锥之地,父亲胡世全外出务工失联后辍学打工供妹妹胡安琳、弟弟胡安胜上学,后为王世锋得力助手。勤劳能力、善良博爱、忍辱负重。
陈萍:女,二十多岁,独生女,父亲陈柏星为宣风市副市长、母亲盛小琳为宣风市自来水公司总经理,本科学历。与王世锋有一元赌约,后被母亲盛小琳识破,酒后失身于史振林而与王世锋分手,毕业次年考取省级公务员。后仍暗地里帮助王世锋在落枷峒村的各种工作。美丽大方、控制欲强、争强好胜。
周正韩:男,五十多岁,落枷峒村牛羊坳村民,村小学校长,周云莉父亲。因家庭成分高,高中毕业后回乡务农,后为村小代课老师、民办老师最后转为公办老师。妻子是市里下到落枷峒林场的知青,因返城无望又不堪骚扰与之结婚,后因儿子夭折绝望离家出走。这一变故让其心如槁枯,一辈子等待妻子会回来。谨小慎微、安分守己。
段伯伯:男,九十多岁,落枷峒村唯一的五保户。原名段兴华,国军潜伏人员,解放前奉命组建黄蘗山反共救国游击大队,解放后被歼,在战友的保护下幸存下来,守护压火岩下的军火库。因三江水库建成将军火库淹没而心灰意冷,曾经逃港被抓遣送回来。黄狗恋窠村的李凤枝系其恋人,同来落枷峒配合行动。游击大队被全歼后两人因是否外逃产生分歧,段伯伯逃港失败后两人老死不相往来,但相互关注。坚守信仰。
胡世保:男,六十多岁,落枷峒村老落枷峒村民,原林场工人、后被王世锋聘为林场工人。自幼父母双亡,家贫,靠叔叔养大,十多岁独立生活。三十多岁拾得一傻女人成家育有一子胡安成。沉默寡言,自卑、自立、压抑。后身患绝症,妻子去世后自杀。
盘熙仲:男,七十多岁,落枷峒村新落枷峒村民,退伍老军人,因参战待遇和砖厂拆除补偿问题长期上访。儿子因车祸去世,孙子在市区做小生意,孙女远嫁广东。跟妻子黄玉姣生活。认死理、倔强,处事公正。
赵良林:男,三十岁,落枷峒村弓弩嶆村民,个体司机。原在外务工为车间主管,因妻子罗小玲失去一只手返乡,后任村委委员。
邓铁林:男,三十多岁,落枷峒村新落枷峒村民,支委、村委、出纳。建筑业小包工头。
盘日林:男,四十多岁,落枷峒村新落枷峒村民,支委、村委、会计。
罗小玲:女,二十多岁,河南人,赵良林妻子,原在外务工期间失去一只手,返乡后租用村委房屋开了家小商店。育有一子赵玉龙,后育一女赵玉凤。

关于方言:
屘屘:叔叔
默起:以为
迲:去
教省:告诉
哪么:怎么
头前:刚才
斢:换
俟:捱、呆
揰:推
挕:提


    
飞来侠的其他作品:
微电影
励志微电影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Copyright © 2003-2011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剧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