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主旋律
标签:励志、因果循环
1233人阅读 收藏
古佛青灯红颜情犹浓(又名:红梅迎春
类型:小说
作者:安一民
题材:主旋律
时间:2017/2/24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古佛青灯红颜情犹浓(故事梗概)
(又名:红梅迎春)


故事由书法展览大厅一幅九华山广济寺修慧尼姑敬录的“开口诵佛教经文,闭目达极乐世界”一节佛教经文书法引出。尼姑修慧俗名迎春。
迎春妈红梅怀着迎春时,就与结婚不久的丈夫张家望生离死别。因所谓“三支毒箭”被打成“右派”,开除教师公职遣送回农村老家。仍住在土改时分给她娘的一幢两间破旧庙宇里。红梅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曾是她诞生的摇蓝,为她青少年时代充分提供过人间欢乐的处所,在红旗飘飘的光辉年代她戴上红领巾就朦胧地确立了共产主义崇高信仰的唯心主义遗址,竟然成了她接受无产阶级监督,劳动改造的栖身之地。凄风楚兩如同梦境的廿余年,不可思议的人生啊!可她仍不放弃人生追求,潜心教学研究、勤练书法。
迎春高中毕业,尽管高考成绩优异,但因政审不过关,没有录取。学校教导主任刘飞,以初中师资不足的名义在校务会议上提出迎春作为初一代课教师的建议并得以通过。殊不知初出茅庐、乳嗅未干,从记事时起就备受歧视、屡遭冷眼的迎春,中了刘飞的金钩钓鱼之计。他一次在她宿舍强制地亲吻了她。她的高声呼叫,幸得龙华老师救助。然而龙华气冲冲一拳打下去,将桌子上一瓶开了盖的墨水瓶震翻了,流出来的墨水刚好涂在一张《人民日报》头版的一幅毛主席像上,让刘飞抓住了把柄。本来就志同道合的迎春龙华两颗心,于此时栓得更紧密了。“无论命运把我俩分隔在天涯海角,我的心永远与你在一起!”从此便成了他俩共同的心声。
被解除代课老师之职的迎春,回到家乡陈村,与戴着右派帽子回乡监督劳动、孤苦伶仃的妈妈相依为命。一天晚上八九点钟,妈妈拉去批斗还没回来,遭到刘飞的强行非礼。她极力挣扎,呼叫着。然而外面已酿成瓢泼大势,哗哗啦啦的秋雨声淹没了她的呼叫声,使她求救无济于事……刘飞达到罪恶目的悄然溜走了。跑到河边本想轻生的她,虽然被坚定的信念战胜了回来,但天未破晓,她还是肩负行装,忍着屈辱和仇恨,心怀对倍受欺凌的妈妈不辞而别的歉疚,顶着狂风暴雨,脚踏污泥浊水,迈向九华山削发为尼。
削发为尼的红梅,对采访她的记者说:“……在妈妈的熏陶下,我从小就爱好文学,更嗜好书法。王羲之简直成了我心目中的偶像,临摹他的字帖便成了我学习之余最大的乐趣,常常为它废寝忘餐。社会的冷眼,朋辈的奚落,不仅不能使我降低或放弃这种爱好、相反,更激励我要把在人世间失去的欢乐,十倍百倍地从书法里补偿回来。俗世的假丑恶把我逼进了佛门,但当我从悲观里觉醒过来之后,要求补偿失去的欢乐和对理想追求的欲望就更为迫切了。不知怎的,虽身处违心之逆境,时间却觉得充裕,精力反倒旺盛。加上环境清幽,视野开扩,读起书来,练起字来,真好似鱼儿得水,老虎添翼。……”
追求的欢快使她忘却了命运的悲凉;顽强的毅力换来了非凡的成就。陈迎春百折不挠,奋发求索的人生态度,深深地振撼着高翔记者的心灵。此时此刻,他似乎觉得他告别的不是寺庙庵堂,而是一座在特定意义上的洪炉,一把正在锻冶、磨砺的剑锋,仍在眼前闪闪发光。又犹如离却的不是佛教名山,而是严冬中的花园,那历尽苦寒正在含苞怒放的梅花蓓蕾,还在鼻端幽香缭绕。
高记者采访红梅,让她谈谈丈夫的情况,可红梅出乎记者意外平静地说,“他是一个因为没有骨气而心狠的人,又是一个由于没有远见,目光短浅而令人怜悯心痛的人。……“他为了确保个人的社会地位而苟且偷生,竟然昧心绝情。抛弃结婚不到一年已有身孕,而且是志同道合、海誓山盟的结发之妻。这不能说他有骨气,心不狠。”红梅措辞严励然而情绪仍然平和地解释着,“然而由于他目光短浅在黑暗中看不见光明,在逆境中觉不出希望,被迫干出昧良心的糊涂事,以为能达到失彼顾此的目的,结果大出所料,自己被逼舍命。他的无谓的轻生又怎不令人怜悯和心痛呢!”
待红梅得知丈夫仍健在,红梅和高记者都成了丈二金刚,她不是说她丈夫抛弃她后,被整而自杀了吗?张记者也曾谈起过她爱人在反右斗争中也所谓“畏罪”而自尽了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让她回忆起当年文教局长薛先授找她单独谈话时的情景。
薛先授:”……你知道,我赏识你的才和貌,无论过去现在或是将来。身为搞文化教育的局长,当然决不忍心让这样不可多得的人才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活活被葬送掉。今天请你来,我们开诚布公地订一个君子协定。原则是两个字:‘舍得’。 就是说要有所得,必有所舍,有舍才有得,不舍则不得。”薛先授自斟自饮,借助酒兴决定孤注一掷地说,“唉,我们处的社会,说到底,就是一个大交易所。人生在世,为的就是在这里进行各种的交易。你想得到的无疑是对三支毒箭否定的结论,从而得到你追求事业、实现抱负的机会;我想得到的呢,则是你的青睐,我梦寐以求的爱情,从而组织一个美满的家庭。”他又干一杯酒说,“一个是政治生命,一个是才貌佳人,如果我们都能如愿以偿,就是说能成交的话,则是皆大欢喜的百年大计呀。”
红梅怒视着薛先授,正气凛然地说,“收起你那一套假面具吧,堂堂正正的国家公民,犯不着昧着良心在你那里寻求什么政治庇护!‘舍得,舍得’,为了寻求真理,赢得真理,我将义无反顾地舍去我的一切!恕不奉陪,告辞了。”打这以后,揭批红梅的大字报,神奇般铺天盖地贴满校廊。
热恋新婚的欢乐,临别前的忧虑,生离死别的怨恨和痛苦,死而复生的消息,像搅拌着五味的浓汤,使得在床上辗转反侧的红梅觉不出究竟是哪一种滋味。特别是死而复生的消息更使她梦魂牵绕,如坠云雾,彻夜不眠……
张家望这边:一个星期以后,他单位的头头给他看了一份由B县中学左派发来的电报:“感谢你们的大力声援。在强大的红色罗网下,陈红梅于昨天畏罪自杀,自绝于人民。”同时安慰他说:“我们应该相信群众相信党。尽管她是自绝于人民,B中的左派依旧发扬了革命人道主义,给她妥善安葬了。”红梅遭致磨难,他早有预料,而被迫轻生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然而噩耗已经传来,他突兀地领受着这生离即死别的巨大悲痛。
而这一切,则是s市报社和B县中学联合上演的恶作剧!
不久,“历史出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转折,我苦心孤诣地期待,迎接廿余年的和煦春日,随着三中全会的召开,灿然普照祖国大地,也照耀着我们家庭。”红梅说。
“你是四喜临身哇,小鬼!”李会长乐呵呵地:“书法出展,初露头角;妈妈平反,光荣退休;爸爸复活,全家团聚;
她耷拉着眼皮,手弄佛珠道,“即使爸妈团聚了,可还算不上合家欢哪!”
“啊,别急嘛。”李会长语重心长地说,“四喜才说完三喜哩!”
我们佛教协会根据你当初违心进佛门的情况,和如今迫切要求还俗的愿望,按照党的宗教政策,同意你还俗回乡。你说,这不又是一喜吗?
“五年就修出了正果,实在是可喜可贺哇,修慧。阿弥陀佛……”老师父为她祝福。
此时的迎春想到与她有心灵契约的龙华:“四喜!嘻嘻,我心坎里是五喜哩!”
当年在B县法院工作、如今与红梅家望是亲家的老任,坦然说到由于政治眼光迟钝,极其错误地处理了一宗案件。廿多年来,一直没找到当事人把错误纠正过来。随之用严厉而真诚的口吻说,“办案不能维护法律的尊严,确保公民的合法权益,反而自觉不自觉地充当了坏人的帮凶,大大地伤害了无辜,作为执法部门的工作人员是很不称职的。尽管时间过去廿余年,你们又已团圆,为了使我内疚的心得到安宁,还是得请求你们的谅解和宽恕。”
红梅的《教学方法与智力开发》在A省教学杂志上发表了。
《红梅迎春书法作品选》刊登在A省日报第四版上。
最后,高记者第二次的采访,记录了下面的话:
红梅的话:我以前的大半辈子,好像是在拉奏刘天华的《独弦操》。尽管二胡上有两根弦,却被限制在一根弦上行弓运指,虽也能演奏出凄楚动人的曲曲来,但感到艰难,不那么得心应手。从今往后,我们可就是在两根弦上纵情自如地演奏他的另一首名曲《光明行》了。我人虽老了,心中的激情犹在,我要在我的有生之年,面对无限光明的时代尽情讴歌,放声高唱!
迎春的话:我呢,过去的岁月是在作跨栏越野赛跑,心中虽有最终目标,浑身有着矢志不移、致力奋进的热情和愿望,但障碍重重,欲速则不达。如今我可要在平坦笔直的人生跑道上,以跑百米的高速度来进行冲刺了。
龙华的话:有志的人生,犹如有顽强生命力的种子,从干旱贫脊、坚硬封闭的土层里,也能发芽,顶出地面,开花结果,然而茎杆畸形弯曲,果少质次。在松软肥沃,承受着阳光雨露的土壤中,它就能顺畅地生长发育,蒸蒸日上,硕果累累,质地优良。
高记者告别他们回去后,兴奋然而莫名其妙地翻开桌上那本有关介绍花卉的小册,翻开来的那页里几行字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他贪婪的读着:
“红梅花:斗寒吐艳,刚毅顽强,幽香宜人。‘独先天下之春’,被列为‘四君子’之首。”
“迎春花:性格强健,在背风向阳处能露地过冬。耐寒耐阴,喜阳光。”
望着阳光璨灿,勃勃生机的窗外,抚摸着采访杂记和花卉小册,高翔记者的思维展开了想像的翅膀,脸上明显地流露出希冀的微笑……

    
安一民的其他作品: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