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科幻玄幻
标签:刺青 悬疑 心理 惊悚
589人阅读 收藏
刺魂手记
类型:电视剧本
作者:陈戌敏
题材:科幻玄幻
时间:2017/3/31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序:

姬凌霄是一位专业的刺青师,在老北京的胡同里经营着一家属于自己的刺青店,店铺门面不大却很有名气。平日出入这家店的客人形形色色,有追求时尚个性的年轻人,有明星,有小混混,也不乏寻求刺激体验成瘾的纹身中毒者。凌霄入行十余年,手艺练得炉火纯青,再加上天生喜爱刺青,自然也喜欢了解搜集与刺青有关的各种各样的故事。他下午开门做生意,一直到晚上夜深了最后一位客人离开才关门。之后他会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牛皮纸本子,把今天纹身的故事记录下来。
凌霄好像与“雕刻”这事儿很有缘。他每天为客人们认真地在身体上雕刻出他们喜欢的图案,而且他家祖上传下来的图谱也跟雕刻有些关联。这本卷曲的图谱刻画记录的全是祖上们遇到的各种离奇古怪的东西和事情。原来,凌霄家族对周易,玄学,巫蛊等颇有研究,曾在明末清初时盛极一时,形成了规模十分庞大“姬氏家族”,妖,魔,鬼,怪各支流都有专人镇收。
与此相对应的便是“夏氏家族”,此族人精通八卦阵象,风水命理,还有阴阳眼。按规矩,姬族人捉妖出发前必须要请夏族人帮助推算天时地利,请其帮助出谋划策,精选阵法。长久以来两族人相助相生,便结下盟约:族人同龄后裔若同为至阳至刚之男儿身便结为兄弟,若同为至阴至柔之女儿身便结为姐妹,若一凌霄女便结为夫妻。这也是为了让两族互相依靠,开枝散叶。
然而,斗转星移,时过境迁,曾经神出鬼没的森林草地,村庄小河逐渐被改变成了高楼大厦,水泥立交。越来越多的监控摄像头和越来越密集的人流让鬼魂逐渐失去了自己的地界,变得越来越少。而曾盛极一时的两大家族也因为社会的变迁而逐渐不再从事祖传职业,也便慢慢衰落了。时至今日,就剩下了姬家族至阳至刚之身的姬凌霄,和夏家族一个至阴至柔之身的女子,也就是夏月了。
夏月经营着一家高级会所,经常早出晚归。凭着祖上流传下来的风水命理经验,她给会所选了个风水宝地,会所里面各种摆设也是颇为讲究,客人络绎不绝。夏月虽然如月亮般柔弱,但天资聪颖,几年下来把会所打理的井井有条。平时夏月经常会到刺青店里来陪凌霄。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更何况是青梅竹马的两个人。夏月经常教凌霄给客人看八字与纹身图案相生相克的关系,如遇到难题还会亲自出马给客户看相看风水。在凌霄夏月眼里,刺青可不只是一门赚钱的行当,而是应该慎之又慎的一份职业。因为他们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情,让他们看清楚了刺青的本质是刺魂,是与运势人命息息相关的大事。
在几年前,少不经事的凌霄因为听信了一个深夜来者的请求而酿成了一桩命案......

第一集:诡纹

随着滋滋的声音显露出来的是纹身师的手,臂和侧脸。他正在全神贯注地给客人纹身,突然“咣”地一声,纹身店的门被踹开,一群手拿木棒,身穿黑衣的年轻人闯进了店里。
一个带头的胖男人把木棒架在他脖子上,怒吼道:“是你害了我大哥!丫活腻歪了吧!竟然敢在他身上来阴的!”凌霄很淡定,眼皮都不抬一下,更没有接他的茬,而是一直忙完手上的活,才缓缓说道:“你大哥纹的是在姬姬地方纹了一条姬姬龙吗?我纹之前跟他说过后果,可是......”
时间回到了两年前。纹身师平日里会借着灵感自己设计一些图案。这几天他梦里总出现一条龙。这条龙在空中盘着想飞起升天但还无力腾起,不断地向着他上下窜动。凌霄看出来这条龙好像有求于他,却还不太清楚是怎么个事儿,就把这梦告诉了夏月。夏月想了想说应该是龙腾之前的盘龙,需要找个盘踞的地方盘一段时间才能飞天。
一天下午有个小混混来到店里要纹一条龙,说自己经常梦到一条龙,觉得挺好看,就想画下来照着纹在身上,希望自己能借势飞黄腾达。凌霄拿过那张纸一看:上面的龙跟自己梦里的一模一样,连姿势都不差。他忖度那条龙估计是要借此人之身盘踞一段时间,最后一飞冲天。于是就跟小混混说了盘龙的故事,还叮嘱小混混两年后要来店里再走一遍线。小混混听说盘龙可以飞天,急切地想要飞黄腾达,也顾不了那么多就满口答应了。凌霄一直忙到深夜,小混混看着胸口的龙头惟妙惟肖,心里美滋滋的,满意地走了。
果不其然,小混混很快就开始飞黄腾达,混成了当地大帮派的老大。这天晚上到了约定的日子,凌霄却一直没有等到再来走线的那个小混混。眼看着秒针约过了凌晨12点,凌霄轻轻吐出两个字:“晚了!”没想到刚说完,就有个人来店里要纹一个哪吒。凌霄说时间不早了,改天再来吧。外面突然狂风暴雨,雷电交加。此人固执不走,还要出双倍价钱,并且说外面无处去,铁了心要纹身,凌霄只好给他纹了个哪吒。谁料隔日就有前面那帮拿大棒的弟兄找上门来,说他们大哥就在昨晚被挑了龙筋,现在已经奄奄一息了。他突然想起昨夜来纹哪吒的那个人,该不会是来取龙命的吧?回到店里翻开以前的手记到小混混纹身那一天,一算命理,过肩龙命不该绝却气数已尽。让凌霄更加毛骨悚然的是:昨夜来纹哪吒之人的生辰八字竟然根本不存在...... 夏月看出了问题,说虽然哪吒挑龙筋惹祸上身,害人害己。但小混混的一切都有命数。小混混不该那么贪心把架不住的龙纹上身,借着盘龙飞黄腾达后又得意忘形,忘乎所以,所谓乐极生悲,物极必反,他的贪欲害了性命。没听纹身师的劝告没来重新走线,错过了最后挽回的机会,这一切,只能说是咎由自取。
梦里,那条龙来质问凌霄: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选错了人!我以为你能懂......第二天晚上,有个小年轻要来纹身,递上图案,居然是条一模一样的龙.....
第二集:彼岸

三七是个大学生,她最喜欢的配制中草药,虽然带着酒瓶底似的厚眼镜,但鼻子特别灵,经常自己捣鼓研制一些功效性的中药香薰,在同学当中颇有人气。她这几天在找兼职,接到了一个面试通知,于是按照地址找到了这条胡同。三七的性格有点迷糊,把门牌号的6看成了8,便误打误撞地到了凌霄的纹身店。凌霄看这个小姑娘萌萌哒,就打算戏弄一下她。说店里没招人,你也没什么经验,还是回去吧。三七不依不饶,说哪有你这样耍人的,明明就是你打电话让我来面试的。说着还掏出手机找通话记录,凌霄看着偷笑,说你打打看我手机响不响。结果一打不是他的手机,小姑娘更是恼羞成怒,一把把简历从凌霄手里抽走了。
这一幕被进来的夏月看到,酸酸地说了一句你笑得这么开心,她跟你聊什么了?凌霄坏笑,说我店里也招人,你要不要留下来。夏月疑惑地看着他,意思是店里什么时候要招人了呀?凌霄抬手示意夏月不要说话,自己接着说看你脾气不小么,还喜欢中草药。我这家纹身店虽然不大,但也有很多客人,平时挺忙的。你这中草药和香薰的本事也许在这里用得着,不如留在我店里搭把手吧。夏月瞟了一眼三七的简历,悠悠地说也不是什么名牌大学,没什么社会经验,就算会中药香薰又有什么用啊,跟店里的活也不搭边儿。田七一听,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一股倔劲儿上来就非要留在纹身店打工。田七当面为夏月做了个小香囊,说这是专门为她配制的,可以养心安神,有助睡眠。夏月没当回事,随手放在口袋里了。
这天晚上没有月亮,对于至阴至柔的夏月来说,没有月亮的晚上总是有点害怕。凌霄在给客人纹身,夏月就在旁边玩这个小香囊,还是挺好闻的。过了一会儿她觉得头有点沉沉的,有点困,一看表九点来钟了,就说先回去休息。夏月走着走着突然从楼梯上跌了下去,摔了一大跤。
突然她看到胡同深处裂开了一条缝,里面透着奇异的光彩,甚是好看。她爬起来走到裂缝边缘,嗖的一下就被吸进去了。那里她来到了熟悉的地方,看到了小时候的家,家里的她也回到了小时候的模样。家中的陈列布置都是熟悉的感觉,桌子上放着一个木盒子,透着奇异的光彩。夏月好奇地走进盒子,伸手想要打开看看,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前好像也经历过同样的场景,感觉似曾相识。她把手放在盒子上的一瞬间,有人从后面叫月儿,月儿。夏月回头一看,是多年未见的妈妈!妈妈还是那么温柔美丽,夏月太想念妈妈的怀抱了,就顺着妈妈的召唤走向她。
这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凌霄的声音:“夏月,醒醒!你快醒醒啊!”夏月回头一看,凌霄站在后面。一面是妈妈,一面是凌霄,都在让自己到身边来。看到夏月慢慢走向妈妈,凌霄着急地说那都是你心里的幻觉,不是真的!那边是时间裂缝的尽头,你走过去就只能在里面无限循环,再也回不来了。我带你回到我们的世界,跟我走。夏月还是舍不得妈妈,自从妈妈不知为何突然消失后,她这么多年都没见过妈妈,太想念她了,不愿回到凌霄的世界里。眼看夏月快要走到妈妈身边,凌霄不容分说地拽起夏月的手,拼命往回拉。夏月还在挣扎,被凌霄一下打晕扛在肩上。一道耀眼的彩光,他们从胡同深处走了出来。
夏月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自己,发现站在边上的竟然是自己的魂魄。凌霄告诉夏月他担心她月缺之夜不安全,就跟出来送她,可是却看到她倒在地上,怎么叫都不醒来。凌霄看到了透出光亮的裂隙,明白了这是地月引力产生的时间裂缝,估计夏月的魂魄被吸引进去了,于是就进去寻找,也就发生了后面的一幕。
夏月慢慢坐了起来,摸了摸头觉得自己头晕得有点奇怪。这时三七突然眼泪汪汪地出现在他俩面前,上来就说对不起,她不是故意的。这三人回到店里,三七哽咽着说她送给夏月姐姐的香囊不是安神静心的,而是致迷致幻的。因为夏月小看她说中医香薰能有什么用,所以她就恶作剧地让夏月尝尝她的厉害。三七就悄悄跟着她看她出糗,没想到差点惹出大事,觉得自己太幼稚了,太抱歉了。
夏月原谅了三七,说托她的福,夏月还见到了想念多年的妈妈......
以上,2万字以内

    
陈戌敏的其他作品:
该作者尚未发布其他作品!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