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主旋律
标签:循环、民国、绝望与希望
972人阅读 收藏
玫瑰与黄莺
类型:电影剧本
作者:九醴
题材:主旋律
时间:2017/4/12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故事梗概:1946年,莳花馆的胭脂准备登台,她养了一只京巴狗。但她却已经是狗的第八任主人了。狗的第一任主人是红梅,她在21年的时候将刚被遗弃的小狗抱了回来,由黄莺和玫瑰照料着长大。黄莺是被戏班子卖入莳花馆的,为人事故;而玫瑰则是大家小姐出生,父亲破产后被卖入莳花馆,为人单纯、向往爱情。黄莺在正式的登台后,压榨着她的客人即使将他们骗的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只为了一份赎身钱;而玫瑰则与“郑先生”坠入爱河,直到被骗走所有积蓄……

人物小传
玫瑰:大家小姐,13岁父亲破产后被卖入莳花馆,和黄莺一起长大,16岁登台。因为小时候家庭富足和后期在莳花馆的学习,精通琴棋书画,但为人单纯,向往爱情。1925年和郑先生相识,并被其骗财骗色。27年被老鸨卖入二等茶室,29年被卖入三等临春楼,因意外怀孕在30年生下女儿胭脂,未出月子便沦落到窑子接客。为母则强,在黄莺的帮助下撑过六年,于1936年去世,临死前将女儿托付给黄莺。
黄莺:7岁被重男轻女的父亲卖给戏班子,12岁被戏班子卖给莳花馆,尝遍人间冷暖,懂事较早,为人现实。16岁登台后,一直想为自己赎身,脱离莳花馆。经常将自己的客人骗得倾家荡产,红极一时。但每次攒够赎身钱后都会被老鸨让人偷走。28年被老鸨卖入二等聚宝茶室,为人事故,对玫瑰的行为十分不屑,但在玫瑰堕入窑子后暗中接济。因常年喝药坏了身子,没有儿女。33年被卖入三等下处,36年被卖入窑子,再一次碰见玫瑰并在她死后照顾胭脂,并于同年将胭脂托付给莳花馆的旧友红杏,42年因一身病痛而被丢出窑子自生自灭。靠乞讨为生,挣扎四年后于1945年死于胭脂胡同莳花馆外。
京巴:1921出生不久因被母狗遗弃被当时的头牌红梅捡入莳花馆照料,经常被玫瑰与黄莺照顾,十分受人喜爱。25年红梅发疯后,主人正式变为了黄莺,28年黄莺离开莳花馆后被当时的头牌领养,32年又换了一任主人,35年被红杏领养,和胭脂一起长大。39年和43年又换过两任主人,在46年被胭脂收养,并于同年老死。
老鸨:莳花馆老板,曾经也为馆中妓女,老于世故、唯利是图、八面玲珑。
红梅:莳花馆曾经的头牌,25年发疯后被老鸨扔出莳花馆,不知所终。
红杏:6岁被卖入莳花馆,被老鸨带在身边调教,35年成为莳花馆头牌,36年领养胭脂,39年被卖入二等茶室,不知所踪。
胭脂:30年出生,玫瑰之女,和母亲在窑子里生活了六年,深知人间疾苦。母亲死后被黄莺照顾了一段时间,后被托付给红杏,进入莳花馆后被老鸨教养,于1946年登台。

分场概述
第一幕:1946年,莳花馆的胭脂养了一只狗,而她却已经是狗的第八任主人了……
第二幕:1921年,妓女红梅把刚出生不久的小狗抱回了莳花馆,老鸨带着小丫头红杏进了门,让人把狗带了下去养着,让红梅好好准备迎接吴大帅,笑说指不定下一个从良的就是红梅了。
第三幕:黄莺抱着狗和玫瑰一起在外偷听,对老鸨自吹自擂的话嗤之以鼻,她认为名气大的妓女其实都没有好下场,玫瑰有点犹豫,她看过的书上都不是这样写的。黄莺让她16岁登台以后再看看。
第四幕:1946年,胭脂坐在梳妆台前有点不安,今天是她第一次登台的日子,老鸨在一旁安慰她,说她比她母亲出色多了。
第五幕:1923年,黄莺和玫瑰都16岁了,她们在同一天登台。玫瑰按捺不住地到前厅偷看,回来与黄莺描述的时候,黄莺却对此不屑一顾,认为不过是个客人罢了。
第六幕:1925年,黄莺搬进了红梅的院子,并成为了狗的新主人。玫瑰前来询问是怎么一回事才知道红梅已经疯了。玫瑰对此感到惋惜,黄莺却认为这是一种幸运。玫瑰发现又有一个被骗的倾家荡产的人来找黄莺,而黄莺则发现玫瑰与一个叫“郑先生”的男人坠入爱河,并承诺会给玫瑰赎身……
第七幕:1927年,玫瑰把自己的银钱都给了“郑先生”后,“郑先生”却不见了;她找黄莺借钱,却知道了黄莺存下的钱又一次被老鸨找人偷走……
第八幕:1930年,被卖到茶室的黄莺被丫鬟告知玫瑰居然生了个孩子,还被扔进了窑子,不免有些怅然,而她即使想生也再也生不了了……
第九幕:1936年,曾经的丫头红杏带着玫瑰的女儿胭脂进了莳花馆,路上碰见原来的头牌红樱发着疯被人丢了出去,老鸨又开始鼓吹莳花馆的历史……
第十幕:1946年,胭脂登台。胡同口有个一生病痛的乞丐婆子换换走来,望着莳花馆的大门,是黄莺。她突然看见曾经骗光了玫瑰钱财的“郑先生”抱着个和曾经的自己很像的女人走进莳花馆的大门,她大哭复又大笑,渐渐没了声息。狗静静地趴在她身边,直到她在第二天早上被扔进乱葬岗。过了两天,狗也死了,老鸨给它准备了一个不小而且很精致的棺材……

















玫瑰与黄莺
第一幕
时间: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
地点:北京—胭脂胡同莳花馆
人物:京巴(狗)、胭脂
京巴:我是一只狗,虽然我常常认为我并不仅仅是一只狗,最起码曾经不是。但她们都说我是一条狗,还是一条乖狗,所以我便是一条狗了。(镜头由下至上,人影晃动,嬉笑声传来)
胭脂:(含笑)茜茜,你在这啊?我找你好久了……(抱起狗)
京巴:她叫胭脂,十六岁。我的第八任主人,茜茜也是我第八个正式的名字了,我不太喜欢这个名字,没有我第一个名字好听……
第二幕
时间:1921年(民国十年)
地点:北京—胭脂胡同莳花馆厢房内
人物:红梅、老鸨、红杏
(厢房内黄莺、玫瑰二人和几个婢女正在打扫、布置房间)
红梅:(抱着狗,惶急地推门而入)快来看看这只狗,它才会睁眼呢那母狗就把它推了出来,你们谁养过狗的都快来看看……
(众人放下东西围拢过来,老鸨带着才来妓院不久的小丫头红杏走进房内)
老鸨:(脸带笑容)哎哟喂,我的娇娇唉,这小东西还用你亲自看着?看着还算可爱,倒也可以养养,好讨先生们喜欢。(向众人)你们把它带下去找个人看着,要知道这吴大帅今晚就要过来见姑娘了,别让这小东西打扰了这好时候。
(黄莺抱着狗和众人一起退下)
红梅:(嗔怒)吴大帅、吴大帅……再是个什么样的大帅也害怕家里的那只大老虎。(轻咬嘴唇)
红杏:(笑道)即使再怎么大的母老虎,姐夫不是还来看姐姐了吗?红梅姐姐长的可真漂亮啊……
老鸨:(笑)你这丫头就是会说话,不枉妈妈疼你,长大了又是一个伶俐的美人儿。不过家花毕竟不比野花香吗……(谄笑)再说我们家红梅吹拉弹唱样样能行,琴棋书画也输不了别人,这吴大帅怎么能不惦记呢?
红梅:(羞涩)妈妈……
老鸨:(傲气道)陕西巷里出了个赛金花,又出了个小凤仙,名气大得不得了;可是仍然比不过我们胭脂胡同莳花馆,为什么?因为莳花馆里每隔几年都要风风光光地唱一出玉堂春,送姑娘从良。(笑)看这吴大帅隔三差五的来一趟指不定这次有这福气的就是你了啊……
第三幕
时间:1921年(民国十年)
地点:北京—胭脂胡同莳花馆厢房外
人物:玫瑰、黄莺
(黄莺带着玫瑰抱着狗在房外偷听)
黄莺:(讥讽)赛金花、小凤仙、玉堂春听得倒也好听,有几人能落得个好下场?
玫瑰:(不解)我原来在书上看到她们的故事可是羡慕极了,黄莺你原来不也跟着戏班子唱戏的吗?难道会不知道她们?
黄莺:(冷笑道)哎哟,我的大小姐,你还真是不知道人间疾苦,你父亲破产把你送到这馆子里来也没让你长点心子。
玫瑰:(恼怒)赛金花可是状元夫人,还跟着状元老爷出过国,这么威风,哪有什么不好的?
黄莺:(讥笑道)状元夫人?她算哪门子状元夫人?充其量是个妾。出了国又怎样?回了国她家状元公死了以后还是得跑到上海干那原来的行当。嫁了三次人也没见有个好下场,就她后来在北京住的那几年还不是入了狱,最后穷困潦倒病死在北京?
玫瑰:(语气稍弱)那小凤仙呢?她可是近些年来鼎鼎有名的侠妓!
黄莺:(冷笑)侠妓、狎妓,不过是涂个好名罢了。那蔡松坡在联上属个名都遮遮掩掩,连他那群道貌岸然的学生都怕那小凤仙污了先生“清名”,你看她近些年来可又有什么消息?怕是想与那蔡先生做“同靴兄弟”的都找上门去了吧。
玫瑰:(低声)那……那玉堂春呢?
黄莺:(讽刺)《玉堂春》我们戏班子里唱的可多了,版本也多。可从未写那苏三在沈家为妾被正妻磋磨的日子,也不会写他二人终成眷属、回归老家之后的生活。你道那苏三能嫁,再猜猜那王生可否又娶?我可不信那苏三再嫁之身又出身泥泞能为妻啊。
玫瑰:(诺若道)可是……可是书里不是这样写的啊……
黄莺:(冷笑)你且等再过两年我们十六登台看看吧。
第四幕
时间: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
地点:北京—胭脂胡同莳花馆
人物:京巴、胭脂、老鸨
(胭脂抱着狗走进厢房,对着梳妆台坐下,狗躺在她的膝盖上)
胭脂:(对着镜子,手微微颤抖着描眉)也就是今天了啊……
(老鸨带着笑推门进来)
老鸨:(笑)哎哟,我的胭脂啊,你果然是这胡同里顶顶漂亮的美人,在我们这一等的清吟小班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出色。不信你待会出去的时候看看外面有多少人等着啊,保准是这八大胡同里数得上的,也不枉我辛辛苦苦把你带出来。
胭脂:(低声道)当年母亲也是这样的吗……(摸了摸脸)
老鸨:(皱眉)你可比你那母亲有出息多了,我可盼着你啊向你那黄莺姨一样给我们招财进宝啊……
京巴:招财进宝……确实都招进你兜里了啊。(跳下胭脂的膝盖向外走去)
第五幕
时间:1923年(民国十二年)
地点:北京—胭脂胡同莳花馆
人物:老鸨、玫瑰、黄莺
(香车络绎不绝,诸人坐在厅内笑语不断)
老鸨:(笑)今晚是我们馆内最出色的两个姑娘开宝,相信各位都是为了她们来的,我这老女人也就不碍事了,就看哪位老爷舍得为我们姑娘花钱了。
(众人争相竞价,终于被一个中年富商和一青年士绅拿下魁首,玫瑰在暗处窥看后来到后院厢房找黄莺)
玫瑰:(忐忑)我可见着今夜的老爷了,虽年纪大了些,但也稳重,就像父亲一样。
黄莺:(镜前描眉,冷嗤道)父亲?不过又是一个喜欢玩弄雏儿的货色。
玫瑰:(羞恼)你浑说些什么呢?你难道不想知道今晚的来的会是谁么?
黄莺:(漫不经心地涂抹指甲)我管他是谁作甚?他来,我接着,也不过一夜的露水情缘罢了。(涂指甲的手稍稍用力)
玫瑰:(皱眉)好歹今晚要点大蜡烛,怎么也要看看吧。
黄莺:(冷笑)反正又不会是真正的拜天地,走个过场罢了,吹熄了蜡烛还不是一样。(直起身来)你也该回你家院子候着了,他们花了重金买这一晚可不会浪费。
(玫瑰向门外走去,黄莺面无表情地在原地静默了一会,敲门声响起)
黄莺:(媚笑)老爷可算来了,黄莺可是盼了很久了呢……
(披红挂彩,花前月下。一夜尽去)
第六幕
时间:1925年(民国十五年)
地点:北京—胭脂胡同莳花馆
人物:玫瑰、黄莺
(黄莺抱着京巴在厢房内玩)
黄莺:(给京巴喂着吃的,怔然地)我的乖狗啊,你都这么大了,既然换了个主人也得换个名字,就叫你‘乖乖’好不好,你一定要乖乖地、乖乖地……
(玫瑰突然闯入,黄莺变得面无表情)
玫瑰:(怒)你怎么搬到红梅姐院子里来了?红梅姐呢?阿宝怎么在你这?
黄莺:(慢条斯理)啊,它现在可不叫阿宝,它是我的乖乖。(凑近狗鼻子亲了一下,冷声道)红梅啊,疯了啊。你没看见吗?早上在这房里投缳,适才不是被老鸨带着护院扔了出去吗。
玫瑰:(难以置信)那个……那个疯婆子真是红梅姐?她刚才要来抓我呢。
黄莺:(微笑)可不就是她,倒也是从这解脱了。
玫瑰:(惶恐)你说这是解脱!你怎么能这么无情啊。红梅姐原来待我们多好啊。
黄莺:(冷然)这样活着还不如疯了来得痛快,只是我大概还没有一了了之的勇气罢了。(笑)不过快了……快了,我就能离开这里了。
玫瑰:(不解)什么快了?旁的我不知道,倒是今天早上又有个穿的破破烂烂的人来找你了,谢老板怎么成了那副样子?还在到处嚷嚷都是你的错,八大胡同的人可都在外面看热闹呢。
黄莺:(摸狗的手微微顿了顿)不用管他,这胡同里的女人被人说闲话的还少吗?倒是你那郑大公子天天来找你,这些天你大概得了不少银钱吧?
玫瑰:(郝然)我……我没有收他那么多银子,我喜欢他,他说了要娶我回去……
黄莺:(嗤笑)娶你?你还是离他远点吧,那样的货色也只有你这样单纯的曾经的千金小姐才看不穿吧……
玫瑰:(嗫嚅,低声道)他……他对我很好的。
黄莺:(冷声道)你要听我的,就尽快和他分了,要不然被老鸨发现她的摇钱树在那倒贴,指不定能气成什么样呢。再说你还得留下钱来交税不是?
玫瑰:我会小心的,不会被发现的……(微笑)
第七幕
时间:1927年(民国十六年)
地点:北京—胭脂胡同莳花馆
人物:玫瑰、黄莺
(玫瑰匆忙地从莳花馆外面回来,推开黄莺厢房的门,黄莺正在喝药)
黄莺:(用手帕抹了抹唇,漫不经心地问道)又出了什么事,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的?
玫瑰:(惶急地)郑先生不见了,本来他前天说好给我赎身的,我把存下来的体己都给了他,可是他昨天没来,今天就不见了。
黄莺:(皱了皱眉)我说了让你离他远点,你就是不听。老鸨早对你不接其他客人的行为不满了,本来以为那郑先生能帮你赎身大赚一笔才勉强忍了,你现在来说人不见了又有什么意思?
玫瑰:(怔然)明明、明明说好的……
黄莺:(讥讽)男人的话又有几个可信的,瞧你琴棋书画都学遍了也学不会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从去年便开始贴钱给他,我就看着不好,你却说他会娶你,倒说我白操心,现在再来找我又有什么办法?
玫瑰:(惨然)明明是他说的、他说的啊……(低下头,嗫嚅道)那……那你这还有钱吗?先借我点好不好,再不交钱给老鸨她会把我卖到“茶室”去的。
黄莺:(惨笑)钱……钱,我哪还有什么钱。藏得那么严实也总会被“老鼠”偷了去,果然这地方进来了就离不开啊……
(两人沉默地坐在厢房里,京巴窝在屋外晒着太阳)
第八幕
时间:1930年(民国十九年)
地点:北京—朱家胡同聚宝茶室
人物:黄莺、春桃
(房内,黄莺放下喝空的药碗)
黄莺:(看着药碗怔然道)从轻吟小班到这茶室不过两年,倒也是习惯了这迎来送往啊。(对春桃)想当年我骗了那么多人,榨出他们的骨髓也不过是想要一份赎身钱,却总也是凑不齐,当了五年莳花馆的头牌也凑不出一份赎身钱你说可笑不可笑。
春桃:(小心翼翼)可笑的不是您,听说在旁边临春楼出了件奇事,一个叫“玫瑰”妓女以死相逼怀了孩子,那楼里怕把事情闹大,影响客源,居然让她把孩子给生了出来。可惜是个女的,生出来怕也没什么好日子过,那女人没出月子就被扔到窑子里接客了呢,你说可笑不可笑。
黄莺:(摸了摸肚子)玫瑰?倒还是个故人呢,只是她起码能生,如今我喝了那么多药早坏了身子怕是生也生不了了吧。不过在这胡同里生了孩子又能有什么好下场呢?看在往日的情面上,我还是去看看她吧,但愿她不像往日一样天真……(摇了摇头,手仍缓缓抚摸着肚子)
第九幕
时间:1936年(民国二十五年)
地点:北京—胭脂胡同莳花馆
人物:红杏、老鸨
(厢房内几个婢女正在打扫、布置房间)
红杏:(牵着个小女孩走进厢房)来来,你们来看看,这可是曾经的头牌玫瑰的女儿,如今她撑不住死了。看在从同一个馆里出来,那黄莺又为着她求我的份上,我便帮她带带,顺便也给我家小京巴找个伴不是?
(众人放下东西围拢过来,老鸨带着婢女走进房内)
老鸨:(脸带笑容)哎哟喂,我的娇娇唉,这小东西还用你亲自看着?不过看着还是蛮标志的,像是一个美人坯子,倒也可以养养,指不定能养出个“李师师”来讨先生们喜欢。(向众人)你们把她带下去找个人看着,这张大帅今晚就要过来见姑娘了,别让这小东西打扰了这好时候。
红杏:(犹豫)妈妈,我刚刚在路上撞见红樱姐了,她怎么看起来有些……
老鸨:(敷衍道)她啊,昨晚上不知中了什么邪,就这样疯了,我便好心把她送了出去,免得冲撞了先生老爷。(笑)你也收拾收拾,搬到她院子里去,好东西可都给你留下了呢。(傲气)要知道这陕西巷里出了个赛金花,又出了个小凤仙,名气大得不得了;可是仍然比不过我们胭脂胡同莳花馆,为什么?因为莳花馆里每隔几年都要风风光光地唱一出玉堂春,送姑娘从良。(笑)看这张大帅隔三差五的来一趟指不定这次有这福气的就是你了啊……
第十幕
时间: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
地点:北京—胭脂胡同莳花馆
人物:京巴(狗)、黄莺
(厅内灯火辉煌,竞价声不绝于耳,胭脂静静地在厢房里等待,京巴趴在胡同口,一个乞丐婆子缓缓地拖着那长满恶疮的身子走来,是黄莺)
黄莺:(笑,疯疯癫癫)玫瑰啊玫瑰,你患了病,我也患了病,你死了,我也要死了。你等着,我也等着,现在轮到你的女儿等了。
(她看着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走来,是郑先生,那个骗光了玫瑰的钱的男人,她看着他走进了莳花馆,搂着一个女人,和她很相似的女人。)
黄莺:(大笑)看看吧,看看他这次遇上的是玫瑰还是黄莺,是谁啊……(大哭)
京巴:我换过很多名字,换过很多主人,不过我还记得她,大概是因为她以前抱过我?(向黄莺走去,静静地趴下)
(黄莺看着狗大哭复又大笑,渐渐地没有声息,狗一直在她身边趴着,看着她被早上扫地的人丢入乱葬岗,然后默默地回去)
旁白:过了两天,狗也死了,死的很安稳。大概是因为它有一身漂亮的白毛又讨人喜欢,所以老鸨还给它买了个棺材,一个不小而且很精致的棺材。胭脂哭了一场,歇了一天,然后在莳花馆里静静地等待她的下一个客人。

    
九醴的其他作品:
该作者尚未发布其他作品!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 玫瑰与黄莺

    主旋律

    故事梗概:1946年,莳花馆的胭脂准备登台,她养了一只京巴狗。但她却已...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