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言情
标签:武侠感情
1936人阅读 收藏
天下无双差一点
类型:电影剧本
作者:沙亚
题材:言情
时间:2017/4/21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3千字以上,2万字以内祭门、乃是江湖上最大的杀手组织,其祭门的掌门人纪寥则是天下第一的绝世高手。
  渺渺原本一直是这么深信不疑的,可是现在……她瞅了一眼窗外灯火通明的祭谷,然后转头看向来人,不可置信道:“你是说,掌门师傅他死了?”
  前来传话的小弟子点点头,见她一脸的呆滞样,便又补充了句:“掌门临终前还说,由纪师兄继承新掌门之位。”
  “啊?” 渺渺闻言像只受惊兔子般的跳了起来,“传给纪小柏了?纪小柏现在是新掌门了?!”
  “是。掌门传位的时候四大护法也在场。师姐若是不信,可以去向几位护法求证。”
  “呵……呵……我不是这个意思。”渺渺干了笑两下,抬手将传话的小师弟推出屋外后,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嘭”的一声,木板门被震得抖了三抖,
渺渺靠着门板愁到
  师傅死了,那个总是号称自己武功天下第一的人竟然死了?!还传位给他那个心狠手辣儿子纪小柏?!
  在屋里呆立了一瞬,渺渺冷不丁地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不由地着急起来——完了完了,师父死了,现在该怎么办,唉,我还是逃走吧
  ※※
  夜深露重,两旁的竹林发出阵阵的涛响声。渺渺背着包袱飞快地行走在祭谷里,总觉得越来越冷。又走了一阵,她才终于反应过来,这股包围着她周身的冷意,好像是杀气?!
  她颤颤巍巍地抬眼,果然见到前方湖面的水榭上有人影伫立,月光下可看到一身紫衣随风舞动。
  渺渺吓得哦了一声,立刻刹住了脚步就要转头往回跑。
  可惜为时已晚,那人已经幽幽地出声唤住了她:“这么晚了,渺渺小师妹要去哪儿?”
(场景切入回忆说起来,纪小柏的武功是跟四位护法所学。几个护法的武功并不算顶尖,然而纪小柏天资聪颖,练功有事不顾一切,因此年纪轻轻,他就已经是江湖上排得上号的高手。
  而渺渺,从小到大都由掌门人纪寥亲自教导,却连只鹅都打不过,简直是整个祭门最没用的人。)
  说话的人是个少年。月光这么冷,可那少年紫衣烁烁,面上带着笑,墨色长发没有束起,铺在肩上垂至腰间,整个人漂亮得像是湖里的妖精。
  渺渺惊恐:“纪、纪小柏。”
  被唤作纪小柏的少年顿时笑得很好看。
  “渺渺小师妹,我爹才刚刚去世,你是他唯一的爱徒,却连他入土前最后一面也不去见见就要走,是不是有些太不孝了?”
  渺渺白了他一眼,小声的嘟囔:切,你有资格说我?你也知道你爹才刚嗝屁,你这就迫不及待地要来杀他唯一的爱徒了!
  刚说话渺渺就跟回过神一样,警惕地回望着他。对于面前的少年半夜堵在这里是为了杀她这一点,渺渺深信不疑。
  回忆:唉、谁让她六岁入门后就抢走了掌门师傅的全部宠爱,从此成为纪小柏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呢。两人同门十二载,纪小柏可是日日都恨不得要将她挫骨扬灰的。
  渺渺万分戒备地盯着一步步朝她走来的人,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蓄势待发。
  纪小柏却全然没把她的戒备放在眼里,嘴角扬起一丝轻笑:“渺渺,你知道我爹临死前交代了什么吗?”
  “不就是让你继承掌门之位么?”想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别妄想了。渺渺死死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半刻也不敢放松。
  “爹除了要我继承掌门之位,还要我娶你。”
  “啊?”
  想转移她的注意力?
  不得不说这家伙成功了!
  渺渺惊了一跳,睁大了眼颤声道:“什、什么?”
  纪小柏笑着地重复:“要我娶你。”
  确认自己没听错,渺渺差点脚下一软:“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爹生前最疼爱你这个徒弟,他临终前担忧你将来无依无靠,就将你许了我。”
  渺渺倒抽一口凉气,无奈道:“呃……那你要娶吗?”
  纪小柏居高临下,眯起细长的凤眼睨视她:“那你要嫁吗?”这——嫁给纪小柏啊,会死人的吧。
  她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面前俊美出尘的少年,小声说道:“小柏哥哥,掌门师傅尸骨未寒,咱们这个时候谈婚论嫁不好吧?”
  “我明白。”纪小柏微笑着点点头,表情是十二万分的体贴,“我爹生前那么疼你,他一走,你心里定然是想下去陪他的。我都明白,所以我今晚专门赶来成全你。”
  “不不不……”渺渺着急的说道:“不要胡说八道啊啊啊!”
  渺渺的哀嚎声还未传出来,就见到月光下紫衣一闪,对方已经身形如电地向她袭来。
  幽黑的竹林边,响起了乒乒乓乓的声音
  纪小柏一剑刺出。这一剑又快又狠,渺渺招架不住,一个翻身滚到了地上才算险险避开。
  纪小柏冷哼一声,落空的剑刃顺势改为横削,眼看就能切入对方脖颈,渺渺却像是早已预料到他的行动一般,仰头擦着剑身再次往反方向躲开。
  他刺,她躲。他再刺,她再躲。
  尽管每一次都躲得狼狈,但渺渺却确确实实的每一次都避开了他的攻击。
  一盏茶过后,纪小柏已经处在了狂暴的边缘。明明两人实力悬殊,可是几十招过去了,他就是奈何不了她。他出的每一招都像是落在了镜花水月里,以为刺中了,却每回都是一场空。
  纪小柏生气的喊道,为什么,为什么我爹会教你一套克我的招式,我才是纪廖的亲儿子
  纪小柏越打越是恨意难掩,一张白皙如玉的脸也狰狞了起来。
  他就不信了,凭渺渺这种三脚猫的功夫,难道就真能克得了他?!
  他手中的长剑忽然疾速连刺,幽冷的剑光顿时如飞花般散开,密不透风地就朝对方笼罩而去。
  渺渺却忽然朝他身后大喊:“师傅!”
  饶是知道她在骗他分神,纪小柏还是下意识地身形一僵。只这一瞬间,渺渺已经算好角度闪身绕到了他背后,一溜烟儿地朝着水榭对面奔去。
  水榭对面可以通往后山,那里是祭门禁地,除了师傅和她之外无人可以进去。
  “就这几招,我才不会和你硬拼呢,看我进了禁地你怎么办”渺渺边跑边说道
  渺渺发足狂奔,生平第一次将所学的轻功发挥了个淋漓尽致,终于一头栽进了后山之中。然而还没等她把气喘顺,身后的人已经像鬼魅般追缠了上来。
  “渺渺躲着我做什么,难道你不想和我爹去地下团聚?”纪小柏还是微笑着说道
  渺渺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大惊着回头提醒道:“小柏哥哥,这里是禁地。”
  追在她身后踏月而来的纪小柏冷笑不已:“所以,这里只有掌门可以进入,而我现在已是掌门。”
  渺渺噎住。心想,“完了、怎么忘了这茬”
  眼看纪小柏再次挥剑,苦逼的她只得转身继续向里飞奔。
  纪小柏提着剑紧追不放,声音也越来越冷:“你对这里倒是挺熟?我爹以前带你来过?”连门中禁地也让她自由出入,父亲竟然对她纵容到这个地步?
  “呵……呵……”渺渺一边躲闪一边干笑。何止来过,这地方她已经熟到闭着眼睛都能来去自如,可这话她不敢在他面前说出来。
  纪小柏恨得要命,在她后面紧紧追着,却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正不知不觉地被对方引入了一处花海。
  浩瀚无垠,由大片虞美人花组成的,仿佛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的花海。
  等纪小柏终于察觉到情况有异的时候,已经被困在这片花海之中抽身不得了。
  渺渺的身影就在他身前几丈开外的距离,他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冲过去砍了她。因为他无论往哪个方向走,下一步都只是回到了原地。
  意识到自己中招,纪小柏咬牙:“九转玲珑阵?”
  不远处的渺渺笑眯眯地转身冲他挥了挥手:“没错哦,这个阵师傅说连自己都不能强行冲破,所以喽,小柏哥哥,师傅的后事就交给你了。渺渺不孝,要先走了,咱俩从此江湖不见,后会无期啦。”说完,她拍拍裙子,扭头就走。
  渺渺刚抬脚,身后却传来了纪小柏咬牙切齿的声音:“你以为你能跑掉?!”
  “切,姐姐我就是能跑掉,有本事你跳出来咬我呀!”渺渺说道
  渺渺强忍住跑回他面前再次得瑟一番的冲动,充耳不闻地继续往前走,然而还没走出几步,她突然感到背后剑气暴涨。
  察觉到不对,渺渺连忙回头,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茫茫花海之中,一袭紫衣的纪小柏长身而立,手中的宝剑被他高举过头顶。那像墨一样化不开的夜幕里,有苍白的月光流泻下来,如银雾般凝聚在高高举起的剑尖之上。
  反应过来他想做什么,渺渺慌了。
  “喂喂纪小柏你不要冲动啊——”渺渺着急的喊道
  可是已经晚了,长剑以雷霆之势横扫下来,艳红的花海顿时如火山爆发一样向四周迸发开来。无数被剑气斩断的虞美人花飞向了半空中,花茎的断口处刹那间溢出了阵阵袭人的香气。
  渺渺大惊失色,飞快地抬手掩住自己的口鼻,跌跌撞撞地向破败的花海里跑去。
  虞美人的花茎有剧毒,人一旦吸入隐藏在花茎里的香气就会死。纪小柏在祭门这么多年,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奔跑的时候加入回忆)
  (心声)到底是什么样的恨意,竟然让他不惜死也要拖上她。
  我总以为,师傅本来就是个残酷冷血的人。就算没有她,师傅也不见得会多疼爱纪小柏这个儿子,所以她从来就没有细想过他究竟会恨到什么地步。
  渺渺在漫天花雨之中不停地找不停地找,终于在零乱不堪的碎石堆里发现了昏迷不醒的纪小柏。
  匆匆摸了摸他的脉搏,发现还在跳动,渺渺连忙从裙摆上撕下一片布蒙住他的口鼻,然后费力地将他往阵外拖去。
  折腾许久,两人总算脱离了虞美人所散发出的雾瘴范围。渺渺郁闷地瞧了半死不活的纪小柏一会儿,终究还是叹着气检查起他的伤势来。
  因为刚刚强行破阵而牵动了碎石机关的关系,纪小柏的身上被打断了好几根骨头,虽然在最后关头他自闭了穴道没有吸入毒气,可他身上的伤口依旧无可避免的沾到了花茎里流出的毒液。
  渺渺皱着眉,抽出随身带的匕首,利落地割开他身上各处伤口开始放血。
  她下手又重又狠,惹得昏迷中的纪小柏直哼哼。
  “哼?我还没哼哼呢!”渺渺瞪着像死鱼一样任她宰割的纪小柏,泄愤似地自言自语道:“这几刀,就当是你这么多年来每天追杀我的回礼了!”
  昏迷中的纪小柏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渺渺吓了一跳,扭头瞧见他并没有恢复意识,才松了口气的去掰他的手指。
  “唉唉,这手抓得这么紧,是想留住什么呢。”渺渺望着他惨白的俊脸发起了呆。
  肌肤如雪,容颜如玉。少年此刻紧闭的凤眼被长长的睫毛覆盖着,脸上少了许多凌厉之色。然而即使昏过去了,他也依旧露着像刺猬一样孤傲的神情。
  真是自负又可怜。
  可是……她和他到底谁更可怜呢。
  放出的血很快就转红了,渺渺为纪小柏止了血,见他性命无碍,便扔下他打算继续跑路。
  夜风吹动着树枝,朦胧的星光洒下,柔和地照在了少年的脸上。已经站起身的渺渺,忽然又鬼使神差地低头看了地上的人一眼。
  他的双眼红肿,显然是哭过。
  渺渺的心突然就这么软了一下。
  ——师傅死了。原来今天晚上,有个人和自己一样伤心。

    
沙亚的其他作品:
该作者尚未发布其他作品!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 天下无双差一点

    言情

    3千字以上,2万字以内祭门、乃是江湖上最大的杀手组织,其祭门的掌门人纪...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