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喜剧
标签:天价彩礼、天价新娘
1257人阅读 收藏
天价新娘
类型:电影剧本
作者:醉红颜zhy
题材:喜剧
时间:2017/5/8
剧本网评分:如何申请评分
    

热恋中的一对情侣王大辉和郑燕婷去参加一场婚礼。婚礼现场,新郎倌是一个卖菜的小摊贩,他提着一大箱子卖菜积攒下来的零钞当作彩礼交给丈母娘,笑料百出。
参加婚礼的王大辉和郑燕婷亲眼目睹了小摊贩新郎倌用零钞当作彩礼的尴尬局面,两人为当地结婚彩礼攀比歪风带来的恶果深感忧虑。拿不出五十万天价彩礼的王大辉在婚礼现场对女友郑燕婷说,他娶不起她这个天价新娘。此言一出,两人不欢而散。
王大辉拿不出天价彩礼,他与郑燕婷的婚礼一拖再拖,王大辉因此心事重重。郑燕婷母亲对彩礼一直不松口,郑燕婷恰好又是倒追王大辉的。无奈之下,作为女儿的郑燕婷被迫选边站队,与王大辉共商对策,用智慧和努力来反抗母亲提出的天价彩礼。
王大辉提出五十万天价彩礼分期付款,遭到丈母娘拒绝。
母亲问郑燕婷,王大辉手里到底有没有存款作为彩礼。女儿郑燕婷说王大辉的钱投资开工厂了。郑燕婷母亲要王大辉带她去参观工厂。谎言被揭穿的那一刻,郑燕婷灵机一动,告诉母亲王大辉的工厂是生产避孕套的,想以此来阻止母亲参观工厂。
村里高额彩礼的歪风害苦了不少家庭。村民刘二黑和刘大春是高额彩礼的始作俑者,因此遭到了村民的暗中报复。牛粪被涂抹在刘二黑家的大门上,以及刘大春的汽车挡风玻璃上,令人啼笑皆非。在现场看热闹的郑燕婷开心得要死,母亲却害怕得要死。郑燕婷借机劝母亲放弃收天价彩礼的想法,以免遭到村民用牛粪涂抹在身上变成屎壳郎,郑燕婷母亲拒绝了女儿的要求。
郑燕婷母亲由于拒绝了王大辉提出的彩礼分期付款要求,却又十分害怕王大辉以先上车后补票的方式来逼她就范,于是警告王大辉别乱来。
为了筹集五十万天价彩礼,王大辉厚着脸皮去跟老同学朱大牛借钱。谁知,朱大牛非但没有错钱给王大辉,反而给王大辉出了一大堆馊主意。王大辉按照朱大牛的馊主意在饮料里给郑燕婷下了催情药。结果,被细心的郑燕婷发觉,郑燕婷反过来硬生生把下有催情药的饮料灌进王大辉嘴里扬长而去。
为了筹到五十万彩礼,王大辉四处借钱,最终一无所获。王大辉想破了脑袋,设想了无数赚快钱的方案。为了避免犯罪,拿高薪、做兼职是首选。
为了多赚钱,王大辉在码头日晒夜露,连房租也舍不得交,睡楼梯过道下面,甚至连生日也不过了,郑燕婷很是心疼。
郑燕婷担心王大辉在码头上晒成非州黑鬼,要求王大辉重新找工作。王大辉为了拿高薪,应聘到足浴店去给客人搓脚,因此认识了一位从事肉类食品罐头加工厂的女老板。该老板承诺给王大辉二十万年薪,条件是王大辉必须把红烧牛肉罐头卖给全国各地寺庙的和尚。王大辉深知商人为了利益,也开始瞄准寺庙和尚这块“蛋糕”了。为了获取高薪,王大辉咬牙接下了这份极具挑战性的工作。
王大辉第一次背着牛肉罐头去寺庙销售,寺庙主持勃然大怒,说佛门净地不可破戒,遂命令众僧抬着王大辉扔出寺庙,王大辉被摔成骨折。
伤好后,王大辉第二次鼓着勇气又去寺庙找主持推销牛肉罐头。寺庙主持再一次勃然大怒,训斥王大辉在佛门净地卖肉类罐头是污辱僧人的行为,又命令众僧架着王大辉扔进大香炉焚烧。王大辉大呼佛门净地不可杀生。王大辉虽没被扔进大香炉烤“羊肉串”,但却没有逃脱被僧人按着脑袋在香炉前熏考的惩罚。
为了二十万年薪,王大辉第三次去寺庙找主持推销牛肉罐头。这次,王大辉变聪明了。他告诉主持,牛肉罐头不是卖给和尚吃,也不会在寺庙内卖,而是在寺庙门前卖,而且所得资金的一半捐给寺庙修路,主持总算松口破例一次。正当王大辉卖牛肉罐头刚有起色时,又被寺庙主持紧急叫停。王大辉思前想后,其他寺庙也会如此,二十万年薪梦破灭,一蹶不振,借酒浇愁。王大辉以无法筹足五十万彩礼为由,又提出与郑燕婷分手。
王大辉走进彩票投注站,希望一夜暴富。他要求老板透露几个心水号码给他,结果闹出笑话。
王大辉因气话提出与郑燕婷分手,郑燕婷就不搭理他,王大辉又主动认错,结果被郑燕婷狠狠修理了一顿,场面让人笑到肚皮痛。
买彩票一夜暴富不成,王大辉又开始寻找高薪工作。正当他看报纸上招聘启事时,一条女人的花裤衩砸中王大辉的头。王大辉本以为是倒霉运来临,正当此时,王大辉银行帐户被转入五十万现金。王大辉惊喜之余认为是砸中他的花裤衩给他带来了好运。
郑燕婷因为王大辉为五十万彩礼弄不到提出分手后,一直不理王大辉。郑燕婷母亲打电话质问王大辉是不是采取了先上车后补票的恶劣行为欺负了郑燕婷,王大辉坚决予以否认。
王大辉因为天上掉陷饼帐户上多了五十万现金,感觉心理不踏实,去咨询律师。律师告之,王大辉不退还给五十万属非法侵占他人财物。王大辉向律师提出了一连串认为自己没有过错的问题,并且提出可否以先借后还的方式来处理这五十万现金,律师和王大辉就这一问题进行了幽默风趣的讨论。王大辉一直没敢用这一笔意外之财,也没报警,静等失主出现,王大辉内心有强烈占有这五十万元的欲望,在法律强大的心里压下,他既喜又怕。
郑燕婷一气之下切断了和王大辉的所有联系方式。王大辉只好向郑燕婷妈求助,结果遭到郑燕婷母亲破口大骂,指责王大辉以非常规手段欺负了郑燕,王大辉喊冤枉。
郑燕婷母亲刚跟王大辉通完电话,郑燕婷就突然出现在母亲面前。母亲最后得知,王大辉并没有欺负女儿,反而是郑燕婷悄悄跑回家向母亲求情,说王大辉快被彩礼逼疯了。
为了尽快弄到五十万彩礼钱,王大辉放下身段应聘到一小区去做清洁工,他一人干了三人的活儿,这样可以拿三份工资。年轻人当清洁工招来他人怪异的目光,王大辉只好咬牙坚持。
为了省钱筹集彩礼,王大辉生活上很是节约,他给自己定下用餐标准:早餐两个馒头,一份豆浆;午餐一个素菜,两碗稀饭;晚餐一包方便面加白开水。
王大辉拿出银行卡打量着,猜测卡里天降五十万陷饼到底是穷鬼的,还是土壕儿的。他给出一千个理由,银行卡里多出来的五十万一定是个不缺钱的土壕儿,因为警察一直没有找上门来,有钱人才不差这点钱。
郑燕婷好长时间没与王大辉联系,着急的王大辉跑到郑燕婷家里去打听情况,郑燕婷故意避而不见。王大辉向郑燕婷母亲打听郑燕婷的情况,郑燕婷妈非但没有告诉王大辉实情,反过来问王大辉要人,王大辉尴尬离去。
没有见到郑燕婷本人,王大辉并不甘心,打起了五十万意外之财的主意,跑去郑燕婷家宣布了一个重磅消息。他把存有五十万现金的银行卡交到郑燕婷妈手上,并告之了密码。一向不冷不热的郑燕婷妈拿到银行卡后,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王大辉异常热情起来。谁知,一直躲在闺房的郑燕婷突然冲到客厅,从母亲手上抢走银行卡,并质问王大辉五十万元钱是从哪儿来的。王大辉说是跟陌生人借的。郑燕婷逼问王大辉,素不相识的人怎么会借钱给他。无奈之下,王大辉只好实话实说,这五十万是别人粗心大意转错帐户了。郑燕婷告诉她妈,这钱早晚要还给别人的。郑燕婷妈一听,瞬间从心花怒放转为垂头丧气,大骂王大辉有欺君之罪。
私下里,郑燕婷告诉王大辉,他卡里五十万天降陷饼的主人就是她。郑燕婷说,那段时间她从王大辉眼前消失的真正原因是,她去四处借钱了。好不容易凑足五十万才转到王大辉银行卡里。她这么做就是担心王大辉早晚会被彩礼逼疯。郑燕婷本想给王大辉一个惊喜,却没想到不知真相的王大辉却拿着这五十万去讨好丈母娘,结果弄巧成拙,让丈母娘空欢喜一场。
被忽悠的丈母娘并不甘心,处处刁难王大辉。王大辉去找郑燕婷,结果被丈母娘告之郑燕婷去和一位经商的老板相亲了,并大骂王大辉把侵占他人的财物当彩礼。
郑燕婷担心王大辉为了彩礼违心去做清洁工,劝他重新找工作。王大辉决定换工作,去参加现场招聘会。
招聘会现场,王大辉去一家“服装”企业应聘。这家“服装”企业不用布料用木料,是专门做“寿衣”的,月薪一万余元。主考官说,做寿衣是很赚钱的行业,从来不愁客户,每个人老了之后都将成为他们的客户,所以愿意出高薪招工人。王大辉吓得浑身发抖,最后以自己胆小担心提前成为招聘单位的客户为,放弃应聘。
王大辉又去一家行业内俗称“蜘蛛人”的公司应聘。这家公司专业从事高层楼房外墙玻璃擦洗清洁作业,月薪一万余元。王大辉本身就有恐高症,但在高薪诱惑下没告诉招聘单位主考官。公司对应聘者进行高空恐高测试。王大辉在专业人士的帮助下,系好安全带,从十五楼外墙下滑至十四楼。王大辉向地面看了一眼,当场吓尿,大呼工作人员把他拉至楼顶天面,王大辉在一片嘲笑声中暗然离去。
正在用餐的王大辉接到职业介绍所电话,工作人员告知,根据王大辉对高薪的要求,职介所为他匹配了几份高薪职位。
走进职介所,工作人员告诉王大辉,因为他有高薪的特殊要求,所以为他匹配的第一份工作是治丧委员会的职位,月薪一万二千元。工作职责是:为男性死者理发,擦洗身子,更换新的寿衣,并随送葬队伍与死者家属一起哭丧。而且还要念台词“我的亲爹呀,您怎么说走就走了?”
王大辉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紧接着问第二份工作。工作人员告诉王大辉,第二份职位是“鸡蛋性别鉴定师”,月薪一万一千元。具体职责是对鸡蛋进行性别鉴定。属于公鸡蛋的,要拿去市场直接卖掉。属于母鸡蛋的,养殖基地留着继续来个蛋生鸡,孵化后的小鸡苗比生鸡蛋要贵很多。王大辉要求企业买设备来对鸡蛋进行B超检查。主考官说行不通,全靠经验积累进行人工识别,否则不会高薪聘请职业鉴定师了。
职介所推荐的两份高薪职位王大辉均无法胜任,情绪很低落,借酒浇愁。心中又一次产生了与郑燕婷分手的想法。
郑燕婷走进王大辉屋里,发现王大辉倒在地上,口吐白沬,不醒人世。屋里有几个空酒瓶,并且留有遗书。郑燕婷赶紧拨打120急救电话。经医院抢救,王大辉脱离了生命危险。医生告诉郑燕婷,王大辉是酒精中毒。
郑燕婷母亲收到一个快递包裹,包裹里装的是十颗“伍萬”麻将牌,寄件人是“差钱先生”。郑燕婷妈立刻明白其寓意,“差钱先生”就是王大辉。十颗“伍萬”麻将牌与五十万彩礼对应。郑燕婷妈暴跳如雷,发誓要修理王大辉。并把此事也告诉了女儿郑燕婷,要求郑燕婷配合调查,立刻对王大辉下达“通缉令”。郑燕婷深知母亲受到了羞辱不会善罢甘修,将此事婉转地告诉了王大辉。
郑燕婷妈余怒未消,把十颗麻将牌重重扔到郑燕婷面前,扬言要严惩王大辉。郑燕婷灵机一动,承认十颗麻将牌是自己用快递寄的,想跟老妈开个玩笑,母亲并不相信,誓言要捉拿疑犯王大辉审问!郑燕婷又生一计,直击母亲“命门”,撒谎说王大辉在企业升职成了副总裁,出国考察业务了。并且大辉薪水杠杠的,月薪一万八千元。母亲起初半信半疑,最后还是信了,并夸王大辉有出息,彩礼指日可待,她也相信麻将牌不是王大辉寄的。
为了五十万彩礼,王大辉再一次喝得烂醉如泥躺在地上,额头上写着三个“烦”字。正好被郑燕婷母女俩进屋看见。郑燕婷妈出主意给王大辉嘴里灌洗脚水,只要呕吐后酒就醒了。郑燕婷提醒母亲,母女俩都是香港脚有脚气,不合适。母亲又出主意,把王大辉拖到厕所马桶旁,只要他闻到特殊气味就会呕吐,比解酒药管用。王大辉从马桶旁醒来,直呼好大的尿骚味。
王大辉酒醒后从马桶旁站起来回到客厅。郑燕婷母亲提醒王大辉作为公司副总裁得注意点形象。豪不知情的王大辉说漏了嘴,说自己并不是什么副总裁。郑燕婷赶紧给王大辉使眼色,王大辉心领神会。郑燕婷妈问起王大辉的领导,王大辉告诉郑燕婷妈,公司领导跟她很像,并给他分了五十万任务无法完成。郑燕婷妈立刻明白过来王大辉是在嘲讽她,由此更加确信,王大辉讲的全是假话,并揭穿王大辉的谎言,反过来嘲讽王大辉是在“忽悠公司”任副总裁,并一口咬定十颗麻将牌就是王大辉寄的。
王大辉一直没凑足五十万彩礼,郑燕婷妈担心女儿年龄拖大了,单独约谈王大辉,要他为郑燕婷的青春负责。王大辉说,不是五十万彩礼横在中间,他和郑燕婷早已结婚了。郑燕婷妈听了很生气,就把压箱底的话都拿出来摊牌说了,她抚养郑燕婷是需要成本的。
郑燕婷妈再三追问彩礼,王大辉不堪重负。一日夜里,王大辉进入梦境,梦见自己去山下挖银子,结果一无所获。正失望时,一老和尚突然出现在王大辉面前,告之第二天去东南方向的寺庙里烧香拜佛会遇上贵人,一切烦恼将会随风而去。王大辉从梦中醒来,终于明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第二天,王大辉早早就去寺庙祈福,果真遇上了“胖哥红烧牛肉罐头”公司的女老板前来寺庙捐款修路。女老板告诉王大辉,她本意不是让王大辉来佛门净地推销牛肉罐头。只是想考察他的勇气和销售潜能,没想到王大辉真在佛门净地成功推销了牛肉罐头。王大辉这才明白了女老板的真正用意。不但如此,叫停王大辉在寺庙门前销售牛肉罐头的不是寺庙主持,而是这位女老板,她认为考察王大辉的目的已达到。女老板再次邀请王大辉去她公司上班,薪酬优待。
也就在同一天,王大辉在寺庙门口又遇到了阔别十多年的老同学刘洋。此时的刘洋已是一家生产套套公司的老板。在得知王大辉的情况后,老同学刘洋邀请王大辉入股他的公司成为一名小股东,放弃了牛肉罐头女老板的邀请。两年后五十万彩礼早已筹齐。
婚礼当天,王大辉把装有五十余万现金的大箱子搬到丈母娘面前时,却不曾想到,五十万现金丈母娘不要了。丈母娘脖子上却挂着特意串成一串的十颗“伍萬”麻将牌,丈母娘对众嘉宾说,她就收这十颗“伍萬”麻将牌作为五十万彩礼。因为她经历了女婿王大辉筹集天价彩礼的艰辛。郑燕婷母亲在婚礼现场宣布,她将带个好头不收彩礼,希望当地天价彩礼的歪风早日刹住。

    
醉红颜zhy的其他作品:
电影剧本
喜剧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 天价新娘

    喜剧

    热恋中的一对情侣王大辉和郑燕婷去参加一场婚礼。婚礼现场,新郎倌是一个卖...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