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剧本库 > 电影剧本
标签:草原革命历史题材
7677人阅读 收藏
我的英雄母亲——巴彦玛
类型:
作者:张如荣
题材:电影剧本
时间:2008/6/18
剧本网评分:80
    

电影剧本《我的英雄母亲——巴彦玛》故事梗概
本剧根椐“草原刘胡兰”——女情报员巴彦玛烈士事迹改编。
1947年,国民党军队逼近镶黄旗草原。我(故事讲述者:巴彦玛烈士长女)的母亲巴彦玛那时是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镶黄旗支会鸿格尔乌拉苏木支委和村负责人,她日夜奔波着革命工作。我的父亲道乃不赞成母亲抛头露面,更对日益严峻的形势感到恐惧,终于当我们迁到夏营盘不久,父亲赶着羊群离开了我们的毡包、离开了母亲……
父亲离去后,我们家里的生活更困难了。母亲独自抚养四个儿女,妹妹苏布达还在哺乳,又在当地从事革命活动,通常她是一边做着普通牧民妇女的日常家务,一边又组织牧民群众开展支前工作。鉴于形势紧迫以及一些旧政权和宗教上层人士的动向,旗支会和民主政府准备撤往浑善达克沙地开展游击和“马背执政”,同时决定在鸿格尔乌拉山下建立一个情报站,派一个负伤的八路干部那音太以养病为名开展工作,委托母亲以牧民身份掩护他。
我们的夏营盘在雄宏的鸿格尔乌拉(黄花山)下,而我们的毡包就扎在一片盛开的黄花草地上,山下是一条南北走向的交通要道,是进入草原的必经之路。那音太住进我们家毡包后,母亲对人称是自已又找的男人。牧民们不了解内情,对母亲风言风语,更对那音太这个抢人毡包和老婆的陌生人反感和排斥。敖宝高勒一带有个活佛叫罗布僧却登,他让人四处打听哪些八路留了下来,好到时送给国民党军队邀功请赏,我们毡包附近也常有形迹可疑的人游荡。一天深夜,母亲听到走近毡包的脚步声,她急忙抱住那音太假装亲热。后来脚步声离去,当母亲听到熟悉的马鸣声,才知道是父亲道乃回来了,母亲追出毡包,明朗的月色下,只听见渐渐远去的马鸣声。
一天,母亲发现镶黄旗原总管穆格登宝等镶黄、商都两旗一些旧官员和反动宗教上层勾结国民党打着“脱离内战”的旗号在乌苏庙召开策反会议。母亲假借给佛爷献贡进入庙内侦查。那音太得到情报后,连夜以寻找走失的羊为名去给民主政府报警。就在内蒙古自治政府成立的次日,穆格登宝等叛匪血洗了伊和苏莫(大庙),逮捕了镶黄旗联合会主任富林嘎、政府旗长华贤宝,联合会副主任宝音图等少数人突围出来。当我们家的马带着空鞍回到毡包,母亲顺着一路滴在黄花草地上的斑斑血迹,在一座山包后找到了那音太带走的羊鞭,他在送情报半路惨遭叛徒杀害。
那音太建立的“黄花情报站”失败了。国民党军占领了镶黄旗草原,草原上笼罩着一片白色恐怖。穆格登宝被国民党封为察哈尔保安司令,他们四处抓兵夺马,扩充保安队,并以“清乡”名义滥杀无辜。在惨酷险恶的环境下,第二个情报员给母亲带来了内蒙古自治政府成立的“五一”精神,这时国民党军和保安队也尾随而至,母亲生恐情报员再遭毒手,急中生智,把酒洒在他身上,让他装成一个想占母亲便宜的无赖醉鬼,母亲骂着把他赶出毡包,他也回骂着母亲最难听的话。国民党军和保安队见状哈哈大笑,当情报员摇晃着爬上马背急驶而去,他们才醒悟过来拉动枪栓喝令站住。
此后,母亲就经常以做“买卖”为名赶着勒勒车串组串村极隐蔽地宣传“五一”精神,为八路军筹措军需品,同时主动承担起了搜集情报任务。其木格和朝鲁蒙是一对恋人,朝鲁蒙被抓去当保安队员后,其木格就拒绝再进朝鲁蒙家毡包。母亲说服其木格一起做了很多朝鲁爸妈的工作,动员朝鲁蒙弃暗投明。经过母亲的秘密宣传,“五一”精神很快在镶黄、商都两旗的草原上传开了,这引起了敌人的极大恐慌,他们利用部分群众的愚昧无知,支使罗布僧却登用最恶毒的语言为八路军行咒语,让群众相信佛爷降罪,八路是快灭亡的军队,一些牧民群众听信了敌人的欺骗宣传开始疏远母亲。鸿格尔乌拉敖包祭到了,母亲利用群众集会机会开展宣传,指出猖狂的敌人只是乌云遮天一时,使大家坚信共产党八路军最终将获得革命的胜利。
一天早上,当地三个叛徒闯进了我们毡包,母亲十分厌恶地“接待”了他们。酒酣耳热之际,母亲从叛徒们口中得知敌人从康保运出20驼武器弹药准备装备保安队这一重要情报,结果这批物质很快被我军全部截获。不久,穆格登宝亲自带领国民党曹凯部动用60多辆汽车,企图偷袭和消灭活动在浑善达克沙地中的旗大队和民主政府骨干。母亲赶着勒勒车进入敌人驻扎的小山村,了解了敌人的兵力和武器装备情况,并把情报及时送了出去,从而粉碎了敌人的偷袭阴谋。之后敌人采取挖壕堑、填埋水井、焚烧毡包、枪杀我方联络员,并在草原上广布敌人的密探眼线,企图以此困死饿死渴死我军。母亲积极动员牧民群众为八路军捐献粮食,这时朝鲁蒙和另外两个伙伴来到我家决心弃暗投明参加八路。为更有力地打击敌人,旗自卫队决定派出一支草原武工队,深入镶黄、商都两旗草原开展敌后斗争。朝鲁蒙等人趁敌人熟睡之际,挥动套马杆驱散了敌人的军马群,当敌人惊醒时,武工队员们早已贴着马背趁乱冲了出来。
母亲的叔父安巴古尔敦巴在反动喇嘛罗布僧却登唆使下,为国民党干起了卑劣的特务勾当。安巴古尔敦巴发现了武工队的行踪,马上报告了罗布僧却登,后者让他密查武工队落脚地方。安巴古尔敦巴来到我们毡包,看到宝音图叔叔送给我的红蓝铅笔,就以亲戚和长辈的名义假惺惺地套我的话,最后架不住他教我学文化的诱惑,我就把武工队的去向说了。一天下午,宝音图和朝鲁蒙刚刚离开鸿格尔乌拉山下的哈少庙,就被保安队包围了。宝音图他们凭借一个粪垛的掩护,一次次打退敌人的进攻。鉴于武工队的活动处处受到敌人眼线的监视,武工队决定开展除奸斗争,拔除敌人布在草原上的所有联络点和眼线,母亲也如实反映了反动喇嘛罗布僧却登和安巴古尔敦巴背叛人民甘心投敌的情况,使他们受到了应有的惩罚。随后,武工队决心消灭保安队这一草原上最大的祸害。一天傍晚,母亲赶着牛车从农村做“买卖”回来,发现保安队宿营在乃敏敖包,当夜武工队和八路军两个骑兵团长途奔袭乃敏敖包,包围了穆格登宝叛匪的两个中队,一举铲除了镶黄旗一大匪患。
这时母亲八路情报员的身份已经暴露,当母亲得到最后一份重要情报,她已经被敌人监视了。太阳落山时,当地三个叛徒带着枪支闯进我们毡包,他们谎称自己想投靠共产党,想请母亲联系一下八路军转达他们的意思,可是他们的阴谋被母亲识破了,当母亲用暗语让我骑马把情报送走时,三个叛徒原形毕露,埋伏在附近的敌人也纷涌着扑向我们毡包,母亲被捆起来审问,我们四个孩子被赶到羊圈里,由于母亲拒不“招认”,敌人对她手铐脚镣相加,最后母亲提出最后奶一次妹妹,敌人同意了,以为这样可以软化母亲。在敌人闪着寒光的刺刀下,母亲一边轻拍着妹妹,一边唱着“别哭,我的宝贝,阿妈就要远行”的歌。母亲被抓走后,敌人埋伏在我们毡包还想抓其木格,最后其木格被朝鲁蒙救走。
此后几天,我每天带着弟妹们到我们家东面的小山坡上守望母亲,盼着母亲回家,可是母亲并没有出现。1948年农历4月18日,母亲在康保青白山被敌人杀害。但我们四个孩子一直不知道母亲被杀害的消息,也不相信母亲会离我们而去。后来父亲道乃回来接走了我们,并将蒙古包和家里的全部东西送到庙里给母亲念经。父亲处理完母亲后事对我们说“你们的阿妈已经去世了,是给国民党杀害啦,不要再想她啦。”由于妹妹年小,父亲就把她送养给了别人,然后父亲把我和两个弟弟抱上一个马背,带着我们离去了。
1949年春,镶黄旗支会和民主政府从浑善达克沙地游击区走了出来,结束了三年之久的“马背执政”。一个细雨纷飞的日子,宝音图、朝鲁蒙、其木格以及武工队员们肃立在我们毡包旧址前,悼念他们的战友——我的英雄母亲巴彦玛!而此时黄花草地上,毡包已无,只剩下了一圈压毡包的石头,至今这些石头还在,几十年来风雨如磐……
198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授予巴彦玛革命烈士称号。

    
张如荣的其他作品:
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留言评论 我要洽谈

买剧本就上中国剧本网

故事多 2万个剧本随您挑选
人才广 25万名编剧为您创作

版权声明
  • 本剧本版权已委托给《中国剧本网》juben.cn,任何未经作者或中国剧本网授权的转载或商业行为均视为侵权,我们将依法追求其法律责任。

同类型剧本推荐
你最近看过的剧本
Copyright © 2003-2017 www.jube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上海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